f519d火熱言情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討論-2390-紅色書信鑒賞-5l2ez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阿烟一张口,一口血直接喷在了飞鹿的脸上。
争奴的刀刺进阿烟后脖颈,这里,是没有铁甲保护的地方。
“飞鹿大人,快,快跑啊。”阿烟嘴里艰难说着,下一秒,他整个人,直接被争奴提了起来,一甩刀,阿烟那百十多斤的身体被争奴甩开落在了地上。
脖颈处神经被切断,阿烟躺在地上,浑身高频率的抽搐着,大脑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就连抬手,都是奢望。
飞鹿惨叫了一声,翻身爬起来,提着逸龙剑就要去杀争奴。
可飞鹿不是超级赛亚人,不是身边亲近人死亡他暴怒就可以增加战斗力的。
逸龙剑几次强攻占不到便宜不说,还让争奴看上了逸龙剑。
因为短暂的几次刀剑相撞,陨铁打造的逸龙剑将青铜刀给劈开了好几个缺口,若是飞鹿力气再大一些,怕是直接就可以斩断青铜刀了。
争奴越看越是欢喜,躲开飞鹿的攻击,一把握住了飞鹿的手腕子,手上用力一掐,疼的飞鹿吃力不住,武器坠落。
争奴却是扔了青铜刀,捞住了坠落的逸龙剑:“武器不错,我要了!”
言讫,争奴一脚踹在了飞鹿胸口。
巨力直接让飞鹿倒飞了出去。
你想啊,飞鹿跟着姬贼起家的时候,就已经是四十余岁的年纪了,这十五年过去,飞鹿都五十多将近六十了,争奴是什么样的实力?年龄状态正处在巅峰的的他,漫说飞鹿了,就是阿晃来了,他也游刃有余。
这一脚,差点就隔着铁甲将飞鹿踹死。
争奴白水两边进攻,让飞鹿这两千人叫苦不迭,甚至于,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摆开床弩和投石机这种重型武器呢,就被迫近身格斗。
贴身打就贴身打吧,关键问题是,这些敌人不只是首领,他们这些小兵战斗力也是强的逆天。
原本大家都是经受过刻苦训练的,彼此兵种配合之下,本该是碾压的局势,却被迫的和这些敌人打了个四六开。
这直接颠覆了众人的认知。
本来己方就摇摇欲坠,再赶上,飞鹿受伤,一下子,阵线直接崩了。
两千人,被争奴带着千百号人给打了个溃败。
混乱之中,有族人背着手腕被争奴捏断,更是让争奴一脚踹的昏迷的飞鹿火速撤离战场。
看飞鹿他们撤退,争奴可不管你这个,一声令下,千把人追着两千人跑。
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飞鹿手下灰熊壮士断腕,带着三百人留下断后。
结果却是刚打了一个照面,灰熊就被争奴用逸龙剑割断了脖子,三百人全军覆没。
对方根本就不接受投降,全都给你杀了。
众人撤进了青岩郡城,困守一地,紧急送信到神都来求援。
···
新式床弩今天是批量制造出来的第一天,乌斯玛特地的邀请姬贼在神都外的试射场地来现场实验。
姬贼很高兴,就带了部落一批统领来,更邀请了列山和他的手下人来观看。
当床弩一弩七矢呼啸而出,击碎了八百步外的石头时,大家都欢呼不断。
你别说,改造之后的床弩虽然射程少了许多,可是这破坏力,却是没有任何减少的。
这要是放在战场上对付敌人,不说多,一百架改造后的床弩摆出来,你多少人也扛不住造。
阿良最是高兴,因为他是战斗部门总负责人,床弩改造,加强的不还是他的实力么?
而且严格来说,作为战斗部门总负责人,就是列山所部,也要归到他手底下。
只是姬贼碍于列山那边的面子,没有这么做罢了。
大家试验了床弩连发,又拉上了投石机,也就是装了油罐的那种,姬贼将其称呼为火油车。
又将火油车拉上来实验,因为火油车投射的是一次性的油罐,造价颇大,所以姬贼没有一次性实验多个,只是简简单单的试了十架,当看到瓦罐落地破碎,火油覆盖周围一片形成了火海之时,不难想象,这要是拉到战场上去,对敌人将会是多大的打击。
跟在列山身背后的赤松刑天他们瞧见了这一幕都惊愕不已,尤其是赤松,呆呆的站在那,喃喃自语,嘴里捣鼓着什么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姬贼的联邦这么强大了。
就眼巴前漓火联邦的实力,整个原始社会你都找不出来第二个的情况下,他都不忘提升自己的实力,这要是强大不起来,那真是有鬼了。
刑天听到了赤松的嘟囔,不过他也就是哼了一声,继续不屑。
这么会儿,大家都围着连弩和火油车上去拍打,一副瞧新鲜的样子,反观列山和他的手下几个人,都原地站着没有上前去,抱膀子立在原地远远地瞧。
虽然姬贼一直提倡双方和平共处,毕竟往后都是一家人了。
可列山能做到,不代表他手下的这些大爷也能做到。
终究只是寄人篱下,谁真的会跑上去不开眼的套近乎?
反正刑天他们是不可能的。
正瞧着,有打远处,蹭蹭小跑来了一个人。
列山转头去瞧,见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阿多。
列山是认识阿多的,抬手还和阿多打了个招呼,就是阿多不待见列山,理都没有理列山,这让刑天愤怒不已。
你说姬贼无礼就无礼吧,你皇宫一个打杂的得意个什么劲?
刑天眼瞅着要发怒,列山那边却沉吟了一声,说了一声不好。
刑天揎拳掳袖:“炎帝大人,您放心,没什么不好的,我这就给那个混蛋抓过来收拾一顿,我就不相信了,他姬贼能因为这个家伙跟咱们翻脸!”
说着刑天就要上去,列山忙一把给刑天拉了回来,瞪着眼看他:“我说了让你动手了么!”
刑天眨眨眼睛:“可是炎帝大人您刚才说不好了啊···”
列山摇头:“我说的不好不是这事。”
赤松想不明白了,问列山那是因为什么。
列山拿手一指阿多手中握着的一封书信:“看那个。”
“那是啥?”不明所以的赤松刑天都问。
而在漓火曾经待过一段时间,熟知漓火习惯的列山却清楚,一般书信上都是无色的,除非发生特别紧急的战事,才会使用红色染料涂抹,这是姬贼定下的规矩。
至于阿多手里抓着的那封书信,正是鲜红的发亮颜色。
当下里,列山捏起来了下巴:“看样子,联邦不知道什么地方又发生了战事呢。而且,还是当地无法解决的那种。唔,看来大王又要忙活了。”
赤松皱眉:“不能够吧,就算是有战事,就漓火现在的实力,当地很轻松就可以解决了,怎么还有必要让姬贼动手?”
列山要说话还没说话,刑天旁边幸灾乐祸:“好,好啊,出事了正好。”
列山瞪了一眼刑天没有说话,转而是迈步走了上去,来到了姬贼身边来。
到跟前的时候,姬贼刚好接住了阿多递来的红色书信,脸上收起了笑容,一脸凝重的表情。
列山没敢打扰,继续瞧着。
姬贼那边脸色却越发的阴郁,一张脸,几乎要拧出水来了。
有半天功夫,姬贼方才将书信收了起来,环顾一圈:“回去开会。”
说着,姬贼推开众人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