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8n2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極品妖孽至尊-第2398章 水潭修行!推薦-zgi1v

極品妖孽至尊
小說推薦極品妖孽至尊
朱璃静静地看了楚风一分钟,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接下来,她便直接脱掉了衣服进入水潭之中。
而朱璃进入水潭后,并未沐浴,而是在修行。
随着朱璃进入修行状态,这水潭深处好似有着一股股神秘的能量进入到她的体内。
至于朱璃的表情,时而狰狞,时而扭曲,透着浓浓的痛苦之色。
一个时辰后,朱璃停止了修行,她开始了正常的洗澡。
而在她面前便站着一个男子,但朱璃倒是没有任何的害羞,楚风更是没有任何察觉。
此刻,楚风一边运转天地造化诀,疯狂吸收着这里的神元和神石中的神元力量提升实力,一边感悟万剑归宗,而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顿悟之中。
他的意识中,好似进入了一个奇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断的凝聚剑气,然后剑气崩溃,再凝聚
随着他每次凝聚剑气再崩溃,再开始凝聚,这剑气都变得更强了。
楚风就这么静静地观摩着对方不断的凝聚剑气,然后剑气崩溃,再凝聚。
不知不觉,这人凝聚出的剑气越来越强,越来越凝实,就像是真正的一柄神剑,蕴含着无上力量。
随着时间流逝,这人凝聚的剑气不仅越来越强,而且越来越多。
从一道,到两道,再到三道,然后四道,五道,六道等等……
一直到足足凝聚出上万道剑气
而这每一道剑气都好似经过千锤百炼,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威力,好似一道剑气便能毁灭一界!
渐渐地,这上万道剑气变成了十几万,然后便是百万道剑气!
这一切,都被楚风看在眼里
他这一看,便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内,楚风一边疯狂吸收神元,一边不断修行感悟万剑归宗。
这一个月内,朱璃来了四次,四次当着楚风的面脱光衣服修行沐浴,但后者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察觉。
很快,又是大半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晚上,朱璃再次出现在这里。
她扫了一眼楚风,面色平静的脱掉了衣服,进入到水潭之中。
正当她准备开始修行之时,突然楚风的脸色一变,神情突然扭曲开来,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额?
朱璃察觉到楚风的神情变化,其脸色一变。
很快,楚风脸上的痛苦表情越来越强,他整个人体内的力量都开始躁动紊乱。
“这是走火入魔了?”
朱璃脸色一变。
“楚风!”
当即朱璃对着楚风直接叫道,她朝着楚风而去。
这时,楚风的灵魂小人闪烁着神魔之光,直接让其清醒过来。
轰!!!
刹那间,楚风身上爆发出滔天的力量,水潭中掀起了千重水花。
而他整个身子直接冲天而起,其身上爆发出一股恐怖如斯的剑意,这股剑意爆发出来,席卷蜀山。
一时间,蜀山弟子,长老,甚至是掌门全部感受到了这股可怕的剑意,他们目光纷纷朝着朱璃所居住的山峰扫去。
“那里是太上长老的地方,难道是太上长老在修行?”
一位长老议论道。
“不像,这不像是太上长老修行的剑意!”
另外一位长老否决道。
轰轰轰!!!
这时,楚风体内爆发出一道道轰鸣,随之他身上爆发出一道道可怕的剑气,这一道道剑气爆发出来,直接凝聚成真正的利剑,悬浮在空中,散发着锋芒锐利,无坚不摧的威势。
转眼间,上万道剑气便从楚风身上爆发出来,化作万剑遍布蜀山苍穹,散发着恐怖如斯的剑威!
这一刻,蜀山弟子们看着虚空中上万柄剑气凝聚而成的利剑,全部惊呆住了。
“万剑归宗!!!”
突然冰冷无情的四个字从楚风口中传出
瞬间,这万剑直接朝着虚空轰杀而去。
轰轰轰!!!
一时间,苍穹之上,传出一连串的轰鸣爆炸声。
随着这万剑攻击,苍穹直接被轰爆了,产生了可怕的攻击效果!
“万剑归宗?”
“竟然有人修炼出了万剑归宗?这是谁?”
林清扬看着这一幕,其瞳孔一缩,一脸震惊道。
“难道是他?”
这时,三长老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知道是谁?”
林清扬目光扫向三长老。
“应该是哪个楚风,他当初在藏书阁中选功法便是选到了万剑归宗,我还让他不要修行以免走火入魔,但他坚持要修行这门功法,没想到他竟然修炼成了!”
三长老一脸震撼的说道。
“怎么可能?这万剑归宗早已残缺,一旦修行便会走火入魔,无法从那意境中走出来,就算是我们都无法修行,他不过区区神境实力,怎么可能修炼成功万剑归宗?而且还是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
另外几位长老纷纷说道。
“走,去看看!”
林清扬目光闪烁着,直接朝着朱璃的山峰而去,其余人都跟了上去。
而在藏书阁,那位守阁老者双眸蓦然睁开,同样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他竟然修炼成功了?”
“此子的剑道天赋竟然如此之强!”
这老者眼中闪烁着精芒,其早已古波不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动容。
“看来蜀山有希望了!”
老者喃喃自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在这后山腰,随着楚风身上爆发出万道剑气,施展出万剑归宗后,他再次来到水潭之中。
当即水潭内的神元全部朝着他体内汇聚而去,甚至就连朱璃吸收的那股神秘力量都朝着他汇聚而去。
一时间,楚风整个人都被浓郁的神元所笼罩着。
“这家伙,竟然修炼出了万剑归宗,而且连那股力量都能吸收,有意思!”
朱璃看着楚风娇媚一笑,眼中泛着光芒,一幅对楚风充满兴趣的样子。
不过很快,朱璃眉头一皱。
“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