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g3m有口皆碑的小說 《諸天私人夢遊》-第八百一十四章 賣畫(求票票)推薦-8radm

諸天私人夢遊
小說推薦諸天私人夢遊
“不知羞!”
觉晴晴之言,尚思雅那秀丽的容颜上更为之红晕频生,还在这里胡言乱语,不知羞!
“我……我也没说什么啊。”
“思雅,那你还学不学长箫?”
“你要是不学的话,初三,你就教我吧,我还是很好学的。”
萱颜晴摆摆手,酥肩一耸,自己可什么都没有说,自己也没有别的意思,自己笑笑也不行了?
“晴晴。”
“够了啊。”
周佳涵也是很无语的摇摇头。
有没有说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嘿嘿,没看出来,佳涵,你了解的挺多的?”
“是不是一个人偷偷看的?”
又听佳涵之言,萱颜晴视线一转,落在周佳涵身上,刚才自己可是什么都没说。
还是佳涵告诉思雅的。
不由得又是一乐。
“看你个头。”
“小礼堂到了。”
“赶紧练舞去。”
周佳涵面上亦是一红,轻哼一声,不予理会,拉着思雅便是先一步进入小礼堂,尽管此刻还没有开始。
“初三,要不你教我长箫吧。”
萱颜晴仍旧笑语未绝。
“真想学?”
看着在自己身边晃悠的晴晴,易初三也是一乐。
“对啊。”
萱颜晴很是得点点头。
“学哪种?”
易初三低语。
“那……你想要教哪一种?你是老师!”
萱颜晴面颊浮现浅浅的霞光,白了初三一眼。
“看来你平时看的不少啊。”
“我都找不到渠道,你可以啊。”
易初三不予理会,给个杆子就向上爬?
继续聊下去,易初三觉得可能自己会率先撑不住,因为……自己现在还不是老司机。
“哼!”
“初三,你就装吧,我就不信,你不想要教我?”
萱颜晴很是鄙视的看向初三。
“咳咳。”
“……走吧,咱练舞去。”
得,又来了。
这个话题不能接,一接就没完了。
“有色心没色胆。”
萱颜晴继续鄙视着。
“咳咳……。”
易初三觉得晴晴一直是想要唤醒自己心中的小恶魔。
“早晚有一天,我让你自己老实承认。”
萱颜晴扬起自己的小脑袋,傲娇一言,时间还很长,自己很有耐心,看着初三在身侧那装着正经的模样。
伸出小手,直接落在那腰间,用力一拧。
“咳咳……。”
易初三不予理会,行进小礼堂,找到思雅和佳涵的初三。
数息之后,偷偷的摸了摸腰腹,就不能换个地方?
不对!
她凭什么拧自己?
好吧。
惹不起。
******
晚上六点钟多一些,练舞便是直接结束了。
现在所练的华尔兹舞步越来越复杂了,虽然基础的步伐就那些,可是连贯起来,配合音乐的踩点,就不是那般简单了。
当然,易初三还是很有自信的。
对于那个东西,还是……很简单的嘛。
“思雅,你们先去食堂二楼吧,帮我也定一份麻辣烫。”
“和你的一样就行。”
“我去校门口见一下佳涵她二叔,有点事交代,很快就去的。”
出艺术学院的大厅门口,易初三看了一下手机信息,上面佳涵二叔已经到了,也是上午定下的时间。
将刘心宜的那幅画拿在手中,对着三个人摆摆手。
“好的。”
“那你快点。”
尚思雅颔首。
“我二叔?”
周佳涵则是诧异,二叔要来学校?
自己还真不知道。
但既然是和初三说事情的,自己也不必去,反正也没啥事,经常见面。
“送这幅画?”
萱颜晴指了指刘心宜下午交过来的这幅画。
“算是一部分。”
“我先走了。”
没有多言,点点头,拿着那幅画,便是快步前往合州大学的门口,拐过一个角落,手里除了那幅画外。
还多了一大两小三个银色手提箱。
三分钟之后,快步之下,出现在校门口。
“叔,等久了吧。”
尚未靠近,易初三便是看到停在校门口不远处路边的车子,车子旁边不是佳涵二叔是谁。
“刚到一会。”
周恒光紧走两步,从易初三手中接过两个箱子。
“放里面吧。”
“叔。”
“这个大箱子里是五件瓷器,三件官窑的,两件清朝宫廷御品。”
“这两个箱子各有两幅古画!明朝的两幅,清初的两幅!”
“内容清单都在里面了。”
“还有这幅画,……也挂在书画阁区域吧。”
易初三指了指后座的车门,晃了晃手里的箱子,里面的东西算是自己挑选的,不算最极品。
算是上品吧。
三个箱子的总价值加在一块,如果富豪舍得出钱,很有可能靠近一个亿,如果不舍得,八九千万应该也有。
能够参加保利的拍卖会,应该有些家产的。
“好的。”
“对了,说起来……今天下午的时候,书画阁有一幅画卖掉了,从名录上看,是一个叫奚雨竹的女生。”
“八百块!”
周恒光点点头,虽然初三说的简单,但不自觉的双手为之凝重许多。
官窑的!
宫廷御品!
而能够与之相对的古画,怕也是上品,乃至于极品!
看着初三直接将那个瓷器箱子放在后座上,便是不住的心理咯噔一下,也太随意了。
看着初三递过来的一幅油画,到又是想起一件事,差点忘了。
书画阁那里,有一幅国画卖掉了。
那个女生运气不错。
“奚雨竹的画,卖掉了?”
“八百块!”
“这么快,……买家是什么人?”
呀!
这么快就卖掉了?
奚雨竹的那幅画自己见过,画的是一片竹林,有些仿古的,总体还行,但……水准有待提高。
但这就卖掉了。
八百块虽然不多,但……这个开头不错啊。
“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吧,那位女式购买的,哈哈,一开始我开价一千五的,后来讲价到八百块。”
“其实也算是正常的市场价位了。”
“尤其是还未毕业的学生群体,八百块……中等水准。”
“这副油画……也不错,画画的人技艺可以。”
接过初三递过来的那幅画,接着尚未暗淡下去的天色,大致打量了一眼,以自己的经验来看,还是不错的。
如果出售的话,价格比那个奚雨竹的高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