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cyt火熱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村笔趣-第九五五章:酒精看書-z53p3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城门口的商业同样发达,烤土豆的摊子就有好几个。
席云飞将孩子还给妇人,顺便招呼商会的管事带她们去吃一顿饱饭。
处理了此间事情,席云飞登上老爷车,载着张亮前往城外的工坊区。
在席云飞提议下,京兆府特意在城外圈出了一片工业区。
这片工业区面积很大,主要集中的都是危险的化工产业。
“火柴坊、烟花爆竹坊、还有用来开山用的炸药,目前大唐所有的硝石都由朝廷垄断,如果没有特殊的经营许可,任何人或者官员都不可以私下买卖硝石。”
席云飞身旁的副驾驶位上,工部尚书段纶开口说道。
方才他没有下车,他是文官,还是驸马爷,被人看到自己与席云飞走得太近不好。
后车厢的张亮听着他的解释,点了点头,随后小心翼翼的与席云飞问道:“郎君,军中可以采购一些雷火吗,我听说雷火也是用硝石制作的,威力比炸药小一些。”
席云飞摆正方向盘,将车开进工业区的岗哨大门,头也不回的应道:“今年我会提供三千颗手榴弹,哦,就是你说的雷火,给朝堂装备西南边的军队,如果还要采购……嗯,回头我私下送你五百颗吧,我记得张叔的两个儿子都在西南防线的松州城?”
张亮闻言一喜,激动的说道:“如此甚好,郎君说的没错,犬子确实是在松州,最近半年来,西南几个小部落动静不小,虽然他们是内斗,但我们也不得不防啊!”
“这倒也是。”
段纶听他说起西南的布防,笑着看向席云飞,说道:“得益于郎君的震慑,如今北面和东北防线已然无虞,今年兵部才能喘口气,一下子裁撤了近二十万府兵,但西南边陲却增加了三成兵力,就怕那帮子西番仔打着打着越了边界。”
又是一个西番仔,席云飞心中苦笑一声,没有回应他。
这时,老爷车已经在车位停稳,席云飞直接开门下车,转身看向一座巨大的竹棚工坊。
“段叔,张叔,这里进去后,你们看到的一切,我希望不要又其他人知道。”
段纶与张亮闻言,相视一眼,接着同时点了点头。
三人走进竹棚,门口负责守卫的人竟然是席云飞的护廷队员。
见到席云飞,队员们也只是微微颔首示意,接着一个高大的白面汉子走来,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恭敬道:“郎君,照例,工坊内不得出现任何引火器物,得罪了!”
席云飞不在意的点点头,展开双手,任由他搜身,一旁的段纶和张亮见了,也没有托大,学着席云飞的动作,让另外两个队员检查了身上的物件儿。
随着火柴坊的产量大增,如今大唐有点身家的人,伸手都会随身带一盒火柴,就算用不到,也喜欢带着,时不时划一根,就当是玩耍了。
席云飞是没有这个习惯,不过他有一个Zippo打火机,自己掏出来放在托盘上,张亮身上的火柴也被搜了出来,段纶则是被搜出了一块火烧石做的小装饰物。
确认过没有其他引火之物后,三人才被放行。
竹棚的四周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在外面看不到什么,但是走进去后,感觉就不同了。
首先,是冷,扑面而来的寒气,好像把空气都冻住了一样。
席云飞紧了紧衣领,呼气的时候,还能看到眼前吐出一团白雾。
而段纶和张亮,则是被面前一排排造型奇异的超大型铁筒惊呆了眼。
“酒?”
段纶指着最近的一台大型蒸馏器,几个女工正提着木桶从机器旁的水龙头接水。
不,正确来说,是酒精,或者更专业一点:乙醇!
张亮也顾不上冷暖了,惊奇的走上前,闻着空气中浓郁的酒精味,看着如水一样清澈流淌的‘琼浆玉液’,嘴上啧啧称奇,那垂涎的表情,一看就是个爱酒之人。
段纶倒是淡定了一些,走到席云飞身旁,亮着眼睛道:“郎君,这就是你说酒精?”
席云飞点了点头,笑着朝张亮提醒道:“张叔不要凑那么近闻,这个不是用来喝的酒,这玩意儿闻多了,虽然也会醉,但一个不好,怕是直接酒精中毒。”
席云飞朝张亮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张亮见状,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口鼻,爱酒归爱酒,咱可不想为酒而死啊。
“郎君,这酒精不是用来救命吗?”段纶本想迎上去,闻言急忙止住了脚步。
席云飞示意他不用担心,才慢悠悠的说道:“这玩意儿用途十分广泛,遇火就燃,可以做燃料,经过特殊处理,可以用来做成食物添加剂,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可以救命,比如温病患者,用这个擦拭身体,可以起到降温的作用,还有伤口流脓感染的,有了它这种情况就不会出现……其他还有很多用途。”
张亮其他的不懂,但是席云飞说到伤口化脓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战场上那些受了刀伤或者箭伤后不治身亡的士兵们。
“郎君,这东西真的有这般神奇?!”
张亮神情格外激动,席云飞描述的酒精,简直是与阎王索命的神药啊!
席云飞微微颔首,笑着说道:“张叔稍安勿躁,酒精的普及,就有包括军中的配置,这些酒精都是用红薯经过特殊工艺酿制出来的,如今我大唐,最不缺的就是红薯!”
“那是,那是,哈哈哈……”张亮放声大笑。
段纶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工坊里的几十座大蒸馏器,开口说道:“郎君,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酒精……可是我们那娱乐会所也用得到?”
席云飞闻言,嘴角微微上扬,指着工坊最里面的几间屋子:“刚才我说过,这酒精还可以用来做食品添加剂,也就是说,如果使用得当,这酒精也是可以食用的,这就是我找二位来的原因了,我打算会所的酒吧里推出一种全新的酒品。”
张亮急忙开口道:“可以喝的酒?”
席云飞重重点了点头:“当然,不仅可以喝,还非常好喝。”
“这酒可有什么由来?”段纶随口问道。
席云飞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摇头说道:“这酒种类上千种,酒液也是五颜六色的,就跟公鸡尾巴一样,就随意称之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