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wpe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神祕復甦討論-第七百八十五章誘餌推薦-6cnyu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
恐怖的厉鬼入侵了二楼。
陆陆续续的有信使死亡。
二楼积累的信使比一楼要多,七个房间加起来足足有十几个人,但是随着杨间昨晚干掉了21号房的三个,以及今天死掉的几个人,现在二楼信使的数量锐减,而且这种锐减的速度还在加剧。
因为厉鬼的威胁依旧存在。
毕竟二楼的信使还没有脱离普通人的范畴,仅仅只是比一楼的信使有着更丰富的应对经验,更理智的头脑而已。
可鬼要杀人,绝大多数人是毫无抵抗能力的。
但,这并不代表无力反抗的普通人遇到厉鬼就一定会死。
能来到这一层的信使并且活到现在,或多或少已经觉察到了一点灵异事件当中的真相,亦或者说是规律。
灵异事件当中是存在着活下去的方法,前提是你能够发现,并且利用。
杨小花身为一个女人,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靠的并不是运气,她的头脑和心理素质是好几次存活的关键。
此刻,她咬着嘴唇,浑身悚然的站在了一间房门的门前。
这是23号房间。
刚才有一个信使已经被鬼抓进了这个房间里,目前的房间大门是紧闭的,她猜测这个关闭了的房间大门暂时是安全的。
至于是不是真的安全,她不知道。
眼下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想办法能活一刻是一刻。
其他的信使见此立刻就冲向了那些刚刚关上的房门口。
但关上的房门并不多,于是就有人争抢了起来。
“滚开,你也敢和我抢么?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
“左右都是一个死,活不过这次,说什么都没用。”
“找死。”
场面顿时有些混乱起来,所有人都展现出了暴戾的一面,为了生存开始入野兽一般的拼命。
王善见此立刻做出了决定。
他不可能去和这些人争抢那仅剩的两扇关闭的房门,而且也抢不赢,与其如此倒不如相信蔡玉,蹲墙角去。
已经没得选了。
王善也是聪明人,立刻放弃了争抢的想法,跑到了蔡玉对面的一个墙角站着。
他身体微微蜷缩,退到了最后,夹在了墙角内,有点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瑟瑟发抖。
不恐惧是不可能的。
鬼已经出现了,并且一分钟之内就杀死了好几个人,连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照这样下去的话,不到十分钟,整个楼层的信使就要彻底的死光了。
“如果这次能有活下来的人,那么一定是杨间还有李阳吧。”
王善心中想道。
他不认为那两个人会死,尤其是杨间,那可是敢和厉鬼对抗的猛人,根本就不是所为的信使可以相比的。
“不,不好。”
又是一声惨叫声响起,有一个男子正在争抢一个房门,但却突然感觉到了身旁传来一股巨大的拉扯里。
他无法反抗。
迅速的被拉近了隔壁那个昏暗压抑的房间内。
那是22号。
“砰!”
人被拖进去的瞬间,大门关上,发出一声巨响。
其他的人愣了一下,随后大吼道:“是对的,没错,鬼要杀人先会打开大门,靠近打开大门的地方凶险无比,关上大门的地方是安全的。”
说完,这个人抓住了机会冲到了22号房间的门口。
前面死了一个人,这里暂时是一处安全的地方。
“真的会没事么?”那个叫杨小花的女子依旧抿着嘴,内心忐忑而又惊恐。
她浑身都是紧绷的状态,身后的房门虽然紧闭,可却让她有一种如同站在地狱深渊边缘的感觉。
毛骨悚然。
因为,杨小花不确定这厉鬼到底会不会从自己的身后出现。
一旦出现。
她必死无疑。
死亡还在继续,凄惨的叫声和那恐怖的关门声回荡在了二楼的楼道间。
剩下的人见到这样的情景越发的恐惧了。
但很快。
随着第一批信使的死亡,厉鬼杀人的过程稍稍得到了中断。
活下来的人不多。
只有七个人。
死亡的信使已经超过了一半了。
这七个人当中,其中有五个信使站在五扇紧闭的房门后,剩下的王善和那个叫蔡玉的人则是躲在了墙角,同样也避免了被鬼盯上的风险。
21号房间的大门虽然敞开着,但是没有人敢靠近。
除了畏惧被鬼杀死之外,他们还畏惧一个人。
杨间。
21号房间正是杨间刚才进去的房间,虽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但谁也不敢进去窥视,哪怕是争抢的时候也是有意的避开了那个房间。
“外面的惨叫声停止了?”
杨间此刻目光微动,转身看向了房间外。
“你的感应是对的,鬼的确不在这个屋子里,这二楼的鬼已经去往别的房间杀人了,现在看起来这七个房间某种程度上来讲是相通的。”
说着,他伸手摸了摸那墙壁。
阴冷的墙壁后似乎存在着某种让房间相连的媒介,亦或者说是通道。
李阳的鬼堵门都没有堵住那只鬼,还被其溜走了,这已经能说明一些东西了。
“队长,需要想办法关押那只鬼么?我感觉我很克制那东西。”李阳压着声音道,心中多少有了些底气。
杨间问道;“你现在驾驭了几只鬼?”
“一只,队长你不知道么?”李阳诧异道。
杨间说道;“那之前你开门的能力是怎么回事?”
“是灵异之物。”
李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老旧的木制门把手:“我能和总部的那扇鬼门连接,关键时候可以把那扇门当做后门溜走,当然也能让总部的人迅速的赶到我附近,上次卫景就是这样去大海市的。”
“原来如此。”
杨间脑海里回忆起了当初在总部的见到的那扇诡异木门,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对了,有没有兴趣驾驭这只鬼。”
忽的。
他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一双微红的眼睛盯着李阳。
李阳顿时睁大了眼睛:“队长,你这是在开玩笑么?”
“不,我是认真的,这鬼会被你的堵门鬼堵住,这就意味着你驾驭了这只鬼之后可以延缓厉鬼复苏的时间,你驾驭了一只鬼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使用能力也很频繁,不提前一点想办法的话,真到了厉鬼复苏的边缘那就晚了。”
杨间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想法。
“那要怎么做?”
杨间此刻大步走了出屋子:“很简单,想办法压制那只鬼就行了,那鬼恐怖级别不高,我有了一点底气,不过需要你配合。”
“没问题。”李阳急忙应了下来。
他如果能够驾驭第二只鬼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我以为你们都死光了,没想到活下的人还有不少。”
杨间站在21号房门口,左右看去,他发现其他房间的房门口也都站着人,还有远处的墙角也有人存活。
他留意了一下。
发现了之前一楼的那个万兴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那个王善。
听到他的声音。
其他人纷纷侧目看去,紧张的眼神之中透露出几分难以置信的震惊。
这个人,居然没事?
要知道,刚才开始到现在21号房间的房门可都一直是开的。
“果然,只有他才能真正的做到无事。”王善看在眼中,他不觉吃惊,反而有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这家伙……”也有人对他咬牙切齿。
毕竟就是杨间撕碎了信引来厉鬼的。
可以说,所有人都被他害死了。
“瞧你做的好事,就在刚才已经死了七八位信使了,你根本不该撕碎那封红色的信件,如果你不想送的话,大不了不参与,把信给我,让我们去送。”那个叫刘明新的二楼信使压抑着怒火道。
杨间巡声看去,目光停留在了这个人的身上:“我做不了的事情,你们去了也是死,而且连这里的鬼都应对不了,你们凭什么说可以送那封红色的信件?”
“至少送信的期限很长,我们能活上一段时间。”旁边的一扇房门前,一位体型消瘦的男子咬着牙说道。
“那和我有关系?”杨间冷漠的回应。
“你…..”那位体型消瘦的男子想要争执,却又忍住了。
这这家伙争执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
那个带着眼镜的律师杨小花抿着嘴道:“那你现在站在那里说这些话又是为了什么?嘲讽我们这些人么?”
“嘲讽你们?我又那么无聊么?”杨间说道:“我只是在等待罢了。”
“等什么?”
杨间说道;“等鬼的出现。”
他神情冷淡,没有丝毫的恐惧,仿佛徘徊在二楼的厉鬼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
恐惧是属于普通人的,不属于他这种层次的驭鬼者。
“而且你们不会真的天真的以为,站在关了门的房间前鬼就真的不会袭击你们了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鬼袭击的对象应该是房间里的人,以及房门口附近的人。”
“但二楼有足足七间房,一个没有出路的回字走廊,这是就是一个牢笼,几乎必死的。”
“角落或许有一线生机,但也得看情况,看这里的鬼到底凶险到何种地步,如果超过了一定的界限,所为的活路是根本不存在的。”
杨间看了看王善还有那个蔡玉。
这两个人躲在墙角的举动,他一眼就看明白了。
对于普通人而言,能在短时间内想到这点已经是很不错了,算是力所能及的极限。
“这个人就是一个疯子。”杨小花心中这样想道。
她确定此人的确是有在厉鬼面前自保的能力,但仅仅只是因为这样就要撕碎信件,害死所有人,甚至是眼睁睁的看着厉鬼出现,杀死他们。
这已经不能用疯子来形容了。
或许说是变态更加合适一点。
杨间可没有理会这些人对自己的敌意和评价。
他只是在做他应该做的事情。
“来了。”忽的,李阳的觉察到了危险的靠近,他忽的一扭头看向了对面一个房间。
那是25号房间。
房间门口站着的是刚才那位身体消瘦的男子。
下一刻。
那位身体消瘦的男子眸子猛地一手,紧绷的身体瞬间涌出一股莫名的寒意。
就在刚才。
他听到了。
听到了身后房间内传来了的动静。
那是什么东西快速的爬过房间地板发出来的响声。
声音很大,也很沉,在这昏暗死寂的环境之中听的是格外的清晰。
“不,不对啊。”
随后他猛地想到了什么。
刚才被抓进去的人随着房门一关,所有的声音都是戛然而止的,连惨叫声都听不到,为什么这次却有声音传出来?
难道说…….
浑身冒冷汗的他忍不住往后瞥了一眼,身体甚至已经做好了逃走的准备。
这一看,让他瞬间头皮炸裂了。
身后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缓缓的敞开了一道缝隙,透过那道缝隙他甚至看到了里面一个模糊的轮廓,已经一颗歪着的惨白死人脑袋,那脑袋上的一双眼睛空洞,死灰,透露出一种说不出来的邪性。
鬼?
他吓的想要呐喊,呼救,身体想要迅速的远离这里。
可是一切都晚了。
一股巨大的拉扯力量从身后传开。
“不。不要,放开我。”这个身材消瘦的男子拼命的在挣扎,他发出了惊恐的叫声,伸手在空气之中胡乱抓着,想要握住什么阻止被鬼拖进房间。
然而无济于事。
大门还未彻底敞开,这个男子就已经迅速的倒飞了出去。
惨叫声伴随着那只伸出门外的手臂一起消失在了房间的深处。
昏暗笼罩,里面传来了异物的活动声音。
“砰!”
25号房间的大门再次关上了。
“怎,怎么会?”见此一幕,其他四扇房门前的人彻底绝望了。
他们以为找到了一条活下去的路,没想到打开过一次的房门居然还能被鬼再次打开。
这里已经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了。
杨小花也浑身颤抖了起来。
极度的恐惧袭来,摧毁了她的内心防线,之前找到的一点规律,一点活下去的方法因为这个人的死彻底的被推翻了。
房门前并不安全……
“太远了,来不及动手,等我冲过去的时候鬼已经杀完人走了。”杨间站在对面看的一清二楚。
他刚才想要动手损失关押那只鬼,但是距离不够,所有做了一回观众,没有动手。
“队长,我们需要一个饵。”李阳压着声音道:“与其被动的追踪,倒不如主动的等待,就盯着一扇门,这样机会大一点。”
“有道理。”
杨间眼睛一眯,立刻扫看着其他人。
他当然不可能做饵,李阳也不可能。
因为两人都需要动手。
所以只能在第三人之中挑选了。
杨间直接开口道:“我打算处理掉这二楼的鬼,但是需要一个人站在门前当诱饵,把那只鬼引出来,虽然风险是大了一点,但是好处很大,做诱饵的人有机会在我的保护之下活下来,就是不知道谁敢接下这个任务。”
什么?
惊恐绝望中的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顿时一幅杀人似的目光投了过来。
你还嫌死的人不够多么?
唯一没有这种想法的人是王善。
他听的有些心动。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杨间是不把普通人放在眼中的,不会去刻意的害死普通人。
但王善却又迟疑了。
因为这种行动是要承担风险的,并不是一定就安全。
万一杨间出手不及时,那这个诱饵可就死定了。
“没有人么?那真是可惜了,这可是一个活命的好机会,生存率最起码比你们东躲西藏要高。”杨间微微摇了摇头。
“普通人就要有普通人的觉悟,机会给你们,就得抓住。”
有人骂道:“放你娘臭屁,老子就算是死也不给你当诱饵,你害的我们还不够惨么?”
绝望之中,有人戾气爆发,丝毫不忌讳杨间了,破口打骂起来。
杨间没有生气,他不会跟一个死人置气:“如果没有人愿意的话,那我只有选人了。”
“等等,我,我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杨小花的二楼女信使咬着嘴唇开口道。
“我来给你当诱饵。”
“你?”杨间目光微微一凝,看了看她。
“你叫什么名字?”
“杨小花。”
杨间说道:“没想到你也姓杨,很好,那就是你了。”
“杨小花,你别答应他,大不了死就死了,何必听从这家伙的命令,他害的我们这些人还不够惨么?你真相信他可以解决厉鬼,别开玩笑了,他只是有点特别,打不死而已,面对厉鬼的时候保准会推你进去送死。”
“我做的决定不需要你们操心。”杨小花怒斥道。
她不想死,而且经过考虑,她认为当诱饵活下去的机会比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要大。
什么都不做,死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如果选着相信这个杨间一次的话,指不定有奇迹发生。
而且杨小花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拿命去赌,而是通过自己的观察和留意。
这个人虽然是个变态,但却有特别的地方。
“我这人比较讨厌出尔反尔,做人还是要有诚信的,说了当诱饵那就是要当,如果中途反悔的话,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杨间说道。
“放心,我不会反悔。”杨小花盯着眼睛。
隔着有些模糊的眼镜,她依然可以看到这个人眸子之中散发出来的淡淡红光。
黑暗之中宛如两盏灯火,摇曳明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