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uwp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魚-第七百七十九章 香餑餑-5i2he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其实不用古沉鱼说张弛自然会找秦绿竹求证,如果古沉鱼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能让何东来和秦君实联手行动的事情绝不会是小事,寻找幽冥老祖的遗体,找到对付幽冥的办法,力求扭转目前的战局,这种事情何东来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但是秦君实居然也会去倒是出乎张弛的意料之外。
张弛想到了大祭司,大祭司是秦君瑶,秦春秋的宝贝女儿,古沉鱼是秦老的儿媳妇,说起来秦君瑶还要称呼古沉鱼一声嫂子。她们是否知道彼此之间的存在?
古沉鱼道:“时间还来得及,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之后给我确切的答复。”其实她算准了张弛肯定会答应。
张弛起身告辞,分别之时,古沉鱼提醒他要小心宗九鹏,宗九鹏既然能够将他的消息出卖给自己,就能出卖给别人,在古沉鱼看来,张弛还是尽快离开北冰城更为稳妥。
张弛本来也没打算在这里久留,留在这里的原因是等候纪昌帮他寻找丹炉和药材,没有现场答应古沉鱼的原因也是因为他要回去求证这件事。
回到日月记酒坊,只见纪昌和黄启泰在那里喝茶聊天,没有见到曹诚光,问过之后才知道曹诚光一个人出去了。
黄启泰看出张弛有话要说,借口去找曹诚光,留给纪昌和张弛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纪昌问起中午做客的事情,张弛只说还凑合,宗九鹏气量狭窄,睚眦必报的事情不提也罢。
张弛把刚才和古沉鱼见面的事情说了。
纪昌点了点头道:“幽冥老祖的事情我的确听说过,可何东来的事情我是一次都没有听说过,反正这十年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见过,我还以为他早就和你们一起回去了。”
张弛心底深处倒是希望父亲还在幽冥墟,与其回去被人追杀,四处逃避,不如在幽冥墟自在。
“纪先生,我想尽快去冰雪长城,劳烦你帮我尽快找齐需要的东西。”
纪昌道:“好,我争取明天这个时候将你需要的所有东西都备齐。”
“先谢谢了。”
纪昌笑道:“你我之间还用得上这么客气?我冒昧问一句,你是不是已经打算答应古沉鱼的邀请,去极北之地了?”
“如果她没有骗我,我自然要走一趟,没有何先生我根本活不到现在,他遇到了危险,我怎么可以坐视不理?”
纪昌点了点头。
张弛没有勉强他,强扭的瓜不甜,纪昌、曹诚光都属于同一类人,他们凡事利益为先,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幽冥墟,总算摆脱了过去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他们现在的心思就是好好享受,大把挥霍,对这样的人是不能寄予希望的。
纪昌道:“如果你决定要去,我愿意同行。”
张弛有些错愕地望着他,上次纪昌选择了临阵脱逃,这次居然主动请缨。
纪昌笑道:“我已经多活了十年,这十年的日子虽然安逸但是极其无趣,几年前我就意识到,眼前的生活并非是我想要的,幽冥墟给了我十年时光,我也算得上半个幽冥墟的人了,眼看大难来临,我总得帮忙做些事情你说对不对?”
张弛微笑道:“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纪昌道:“极北之地就像是被人下了诅咒,除了我们这些外面过来的,本土之人很难越过冰雪长城,他们也不敢。”
张弛道:“那咱们就马上准备,争取明日出发。”
张弛回到住处,推开房门,却发现一个人坐在窗前,张弛心中一怔,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可当独北峰回过头的时候,张弛意识到这就是自己的房间。
独北峰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仿佛他才是这房间的主人。
张弛居高临下地看着独北峰,微笑道:“请坐!”其实独北峰已经坐下了,根本用不着他说这句话。但是张弛有他自己的意思,他是在告诉独北峰这里是自己的房间。
独北峰的声音平静深沉,但是从中你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已经坐下了,我比你早来了一步。”
张弛拉了张椅子在独北峰对面坐下:“跟踪我?”
独北峰道:“北冰城也有我的人,想跟踪你不用我亲自动手。”阴沉的目光打量着张弛。
张弛道:“你老婆还活着吗?”
独北峰道:“不劳你费心。”
张弛笑道:“没见过你这样登门拜访的,说起话来硬梆梆冷冰冰,不想谈啊?”
独北峰道:“你见过幽冥老祖吗?”
张弛叹了口气道:“你我之间好像没熟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你如果不说,我就动手将你的同伴全都干掉。”独北峰的语气仍然不紧不慢,可字里行间却充满了杀机。
张弛啧啧叹道:“你这个人当真是不可理喻,你想杀他们只管去杀,何必向我报备,搞得好像你在这世上就没有亲人似的。”
独北峰冷冷望着张弛道:“威胁我?”
“有没有搞错,是你在威胁我,独北峰,这里是北冰城,你仇人比我多,非得要这么装逼吗?既然坐下来谈,就拿出点诚意,你以为呢?”
独北峰没有将张弛吓住,他也意识到自己也无法将这小子吓住。
独北峰道:“皇甫望投奔了风满堂,他说见到幽冥老祖复生,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当时他和你在一起,我来找你是为了证实这件事的真假。”
张大仙人真是服了皇甫望的那张嘴了,没个把门的,这下连独北峰都知道了,感觉这小子有些居心不良,到处乱说,难不成是故意在转移注意力?
张弛道:“搞了半天你是登门求我啊,人家都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说你求人办事从来都不送礼物的吗?”
独北峰有点懵逼了,这小子在直接索贿,礼下于人?我独北峰让人帮忙需要送礼吗?再说了,我就是过来证实一件事,这还需要送礼?可看到张弛的表情,他顿时就明白了,肯定要送,这小子不尝到点甜头是不会吐口的。
独北峰道:“你想要什么?”
张弛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我要你以后永远都不要再找我的麻烦。”
独北峰点了点头。
张弛道:“我没见过什么幽冥老祖,不过我见到了一支山蛮氏的队伍,由皇甫修统领,那支队伍简直就是行尸走肉。”他挑选一些情况说了。
独北峰听得颇为专注,等张弛说完,他低声道:“应该是幽冥老祖,皇甫修和那些山蛮氏人都已经死了,幽冥老祖可以做到灵能附体。”
张弛道:“你见过幽冥老祖?”
独北峰摇了摇头道:“这个人出现整个幽冥墟就要大乱了。”
张弛倒不认为幽冥老祖能掀起那么大的风浪,自从他在冷山高原和幽冥老祖正面相逢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关于老怪物的消息,不知他去了什么地方?就算幽冥老祖能够藏起来,他率领的那支数千人行尸走肉般的队伍也不好隐匿,难道这么多人全都隐身了不成?
张弛道:“放着幽冥大军你们不联手去对抗,找幽冥老祖一个个都表现得那么积极,你们为了什么?”
独北峰道:“你既然从外界而来,就应当知道免疫的概念。”
张弛吃惊地望着独北峰,这货居然知道免疫,难不成他也和自己一样是从外面进来的。
独北峰道:“幽冥老祖可能是唯一一个对幽冥拥有免疫力的人,找到他,幽冥就不再可怕。”他停下说话,起身道:“有人找你来了。”说完推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张弛跟上去再看的时候,发现独北峰已经在窗外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张弛暗叹独北峰耳聪目明,自己的感知力比起独北峰还要稍逊一筹。
前来拜访张弛的居然是楚江河,两人从风暴城分别之后,一直都没有对方的消息,现在在北冰城重聚,彼此都感到非常的亲切。
不知为何张弛总感觉楚江河改变了许多,并不是对他的态度,而是楚江河自身。
张弛和楚江河握了握手,在幽冥墟很少有人用这种方式来打招呼,张弛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找我该不是为了叙旧吧?”他有种直觉,楚江河也是为了幽冥老祖的事情前来,因为这件事,自己突然成了香饽饽。
楚江河道:“我听说你见到了幽冥老祖?”
张弛叹了口气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皇甫望的这张嘴实在是太碎了,早知如此就让这货自生自灭。
楚江河道:“他现在和风满堂在一起。”
张弛点了点头道:“这小子到处宣扬我救他,我看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搞得所有人都认为我见到了幽冥老祖。嗳我说,你关心这事儿干什么?”
楚江河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找到幽冥老祖就能够击败幽冥大军,这事儿都传遍了。”
张弛道:“你是代表重目氏过来的吧?”
楚江河被他看破心思,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张弛拍了拍楚江河的肩膀道:“说实话,是不是跟小红樱日久生情了?”
楚江河哭笑不得道:“你这张嘴就会胡说八道。”
张弛从他表情就看出他和小红樱肯定是有问题,其实这事儿也正常,毕竟小红樱从小就把他当成偶像,现在小红樱长大成人,也到了恋爱的年龄,楚江河也不是圣人,这两人遇上了,不发生点故事才不正常。
楚江河也没有隐瞒:“张弛,重目氏也很看重这件事,风满堂现在将五大氏族的人全都召集到了北冰城,他说已经找到了对付幽冥的办法,可现在谁也无法证实这件事。”
张弛道:“这帮人都猴精着呢,没那么容易上当,楚江河,咱们是外人,幽冥墟的事情还是留给他们自己去处理,咱们也帮不上忙,再说了,咱们早晚都是要回去的。”
楚江河道:“幽冥墟要是完了,外面同样完了,我们不可以坐视不理。”
“草,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高风亮节,对了,白小米到现在都没找到,咱们是不是应该先找到她啊?”
楚江河道:“她没事,我见到她了。”
张弛闻言一怔:“真的?你在什么地方见到她的?”
楚江河道:“暗夜森林,她说要去极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