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g8y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兩百四十八章 兩個世界熱推-t9pnp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血神,倒在了血泊中。
一只小小的,穿着拖鞋的脚,踩在祂的头颅上。
恐虐的神国,已经分崩离析。
那枚击中祂的火球,燃烧着一切。
神国中无数年积累的仇恨与愤怒,都在烈焰中燃烧。
这断绝了血神的力量来源。
但真正致命的,还是那一只踩在血神身上的脚。
一只人类的脚!
单薄、白皙而简单。
一只拖鞋穿在脚上。
即使如此,这也不过是一道残影。
在很多年前,留下的残影,从时间的彼岸踩过来的残影。
这残影看似平常,但,能在时间彼岸留下印记,这本身就已经是传说中的事情!
更何况……
这只脚上,缠绕着规则之力,是那么的浩瀚与恐怖,又是如此的伟大的神圣。
仔细观察的话,每一个够资格的人,都能看到,这残影实际上是由数不清的数字与符号组成的。
这些数字与符号,在扭曲中,慢慢的变形。
一个又一个可怕的公式,在高速旋转。
即使是神,即使是从无数智慧种的精神与灵能中诞生的混沌诸神们。
看着那一个个数字与符号。
祂们也感觉到了空前的心悸与恐怖!
特别是被踩在脚下,动弹不得的血神恐虐!
祂被这一脚,直接踩进了神国的土壤之下。
恐虐神国之中,无数的恐惧花,瞬间枯萎。
然后新的东西,长出来。
数不清的眼球、肉块、口器、触手。
密密麻麻,它们尖啸着,它们狂呼着。
不可名状的呓语,传遍整个亚空间。
伴奏出一曲无法言喻的狂乱乐曲。
在这狂乱的乐曲中,血神恐虐,终于明白了何为恐惧,也终于明白了何为痛苦?
“原来这就是恐惧吗?”感受着灵魂中的心悸与颤抖,血神却是笑了起来:“原来着就是痛苦吗?”
所有的血肉都在撕裂,每一块骨头在断裂。
血祭血神,颅献颅座!
这句血神最爱的话,今日将要变成现实!
只是……
直到此刻,恐虐终于明白了。
祂不想死!
祂害怕死亡!
因……
祂是从凡物的愤怒与仇恨中诞生的邪神。
是凡物的欲望,在维持着祂、壮大着祂。
同时也支配着祂,主导着祂。
虽然这欲望是扭曲的疯狂欲望!
但……
终究是欲望啊!
一个有欲望的智慧种,怎么可能会想死?
不……
但是……
死亡,已经不可避免了!
那只脚,从时间彼岸踩过来的脚。
数不清的数字与符号,交织出无数的公式。
每一个公式,都是宇宙的规则说明。
祂们阐述着时间,阐述着空间,阐述着物质,阐述灵能,阐述着一切。
祂们也规定了时间,规定了空间,规定了物质,规定了灵能,规定了一切。
隐隐约约中,恐虐看到了那只脚,变成一块抹布。
而祂则是一块镜子上的灰尘。
这块镜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了。
现在,终于有一个人发现了它,于是,这个人拿起抹布,擦了起来。
灰尘,从镜子上落下来。
一点一点。
镜子开始干净!
轰!
一切轰然破碎。
恐虐的身体与一切,四分五裂。
祂陷入了最深沉的永恒之梦。
就像最初那样,就像祂诞生之前一般。
血雨在亚空间中淅淅沥沥的下起来。
自亘古以来就存在的血神陨落了。
混沌四神之中,最不可能陨落的神明,在一只脚下陨落了。
所有混沌诸神,都瞪大了眼睛。
“血神死了……”祂们轻轻叹息着。
某个角落里,感受到血神陨落后的大角鼠,发狂的尖叫起来。
祂的尖啸声,传导到了每一个鼠辈的灵魂中。
跑!
这是神谕!
立刻跑!
狡鼠三窟,不能被人一网打尽!
双头的绿皮怪物,看着自己面前熊熊燃烧的血神神国。
祂仔细观察了一阵,在得出了恐虐陨落的事实后,祂闭上眼睛,开始回归。
绿皮双神的影子,从亚空间中消失无踪。
就像祂来时一般!
但是,祂知道,所有邪神都知道,恐虐的回归是必然的。
只要凡物们还在仇恨中厮杀,在愤怒中斗争。
恐虐就必将归来!
当然,归来的恐虐的力量是要大打折扣的。
而且,祂的神国已经被毁,想要重建,需要漫长的时间!
…………………………………………
亚空间。
浩浩荡荡,贯穿于整个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杀戮、愤怒、疯狂、堕落、邪恶的低语与呢喃声,在这片可怕的能量世界中此起彼伏。
忽然,某个声音咦了一声。
祂睁开眼睛,一个8在祂的面前绽放。
祂喜欢8,这是祂最喜欢的数字。
祂看着这个8.
一个个画面开始回放,一条条记忆碎片开始归来。
最终,一只脚,隔着时间与空间,踩了过来。
这让祂浑身紧张,恐惧与死亡的感觉,袭上心头。
但好在,那只脚只是踩在了祂面前的数字上。
然后,一切归于寂静。
祂咽了咽口水。
血红色的双眼睁开。
“有意思……”祂说:“竟有可以直接威胁到我的存在……”
多少年了?
一万年?
十万年?
已经记不得了。
但,毋庸置疑,这让祂亢奋起来。
再没有比痛苦和死亡,更能让祂亢奋的事情!
尤其是,那一脚只是时间彼岸的残影!
“有意思……”祂再次感叹:“有意思!”
不仅仅是那一脚有意思,那个世界也很有意思。
“古圣?”祂抬起头,仰望着永恒混乱与无序的亚空间。
祂感受着,那一条条古圣留下的管状网道。
那是它诞生的地方,也是宇宙第一场可怕的战争的遗迹。
古圣与星灵的大战,撕裂了亚空间。
新生种族的灵能交织在一起,那些可怕的愤怒与仇恨,将祂孕育而出。
“中古世界……”祂感受着,那一点记忆碎片。
那里有祂,有色孽,有奸奇,也有纳垢。
还有人类、矮人、蜥蜴人……
甚至绿皮……
对了……
绿皮双神!
祂眯起眼睛来。
两百年前,绿皮双神消失了。
中古世界也是一样。
但祂却不明白,为何如此?为何会出现祂毫无所知的个体?而这个同样从战争与杀戮,愤怒与仇恨中诞生的邪神,在陨落后却会回归祂?
“那里有秘密!”可怕的邪神,从手心凝出一个徽记。
祂的圣徽。
一个X状的标记。
“去吧!”祂轻轻挥手:“为我带来更多杀戮与毁灭!”
圣徽立刻漂浮起来,钻入亚空间的能量通道,顺着痕迹向前。
可能一天,可能十天,可能一年,可能一百年,也可能一千年,终有一天,这枚圣徽会找到中古世界。
或许,那时候会有答案!
至于其他人?
邪神想了想,闭上了眼睛。
不需要和祂们说。
与中古世界的血神不同,宇宙中的祂,并非无脑的疯子。
事实上,祂更欣赏,那些使用高明战术,想尽办法赢得胜利的信徒。
此外……
祂闭上眼睛,重新坐到自己的黄铜马桶王座上。
祂感受着,一道璀璨的光,像火把一样,照亮了整个亚空间的光。
“忠诚!”祂轻语着。
………………………………
早上,灵平安醒来了。
他挠了挠头,总感觉自己昨天晚上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但怎么想都想不起。
“真奇怪……”他站起来,走进浴室,开始刷牙、洗漱。
然后,他带着手机,顺便拿上手环,走下楼去。
喵呜!
小猫贝斯特看到他,立刻就起身迎接。
小小的猫咪,蹭着他的裤腿,开始撒娇。
“小乖乖……”灵平安抱起这个小可爱,然后走到门口,将店门打开。
阳光立刻直射进来,早晨的空气扑面而来。
“舒服!”灵平安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隔壁,照例要了两笼蒸饺和一碗豆腐脑。
然后他回到店里,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
李安安站在镜子前,她的头发比想象中恢复的要快。
不到两天,就已经恢复正常。
乌黑的秀发回来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白皙如玉,没有丝毫瑕疵的小脸,简直是上天缔造的奇迹。
玲珑有致的身体,更是恍如雕像一般。
可惜……
她轻轻将秀发扎起来,嘴角如弯月一样:“我那个臭外甥,就是一个脸盲啊!”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外甥,姐姐的儿子,没有任何审美。
或者可以这么说,他眼里就没有美丑的概念。
这就真的是让人着急!
笃笃笃……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李安安走过去,打开门。
一身休闲打扮的褚微微出现在门口。
“队长!队长!”褚微微笑着说道:“你恢复了啊……”
她拍着手说:“咱们一起出去逛街吧!”
“好!”李安安听到逛街两个字,立刻就将一切事情都抛到脑后。
再没有比逛街,让她更开心的事情了!
……………………………………
吃过早餐,灵平安拿起了手机,他将环表放上去。
是时候去看看自己培养的蚁后的情况了!
那可是关系着新书的成败啊!
所以,他已经决定,从今天开始,尽可能的减少游戏时间。
为了兴趣,暂时挤占一点爱好的空间。
当然,等到新书搞定,那就是兴趣偿还爱好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