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iz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妙手神農》-第兩千二百四十五章 精彩的表演推薦-i3fch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正在给余飞带路的工作人员,显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对话,所以放缓脚步转头看向了余飞,管家微微皱眉,扫了一眼那个急匆匆而来的年轻人,神情十分的淡漠。
余飞和刀疤也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小伙子,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
“你们,冒昧打扰一下!”
看到正准备走向就餐区的余飞等人,对方急忙开口,脸上的表情从着急换上了一副笑容。
余飞和刀疤装作没听到,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继续向前,前面带路的工作人员和管家,自然很识相的也没有停下脚步。
“不好意思,我有件事想要麻烦你们!”
年轻小伙子看到余飞他们没有理会,干脆跑到前面,拦住了他们。
“不好意思,我们不想被人麻烦,请你让开!”
管家从刚刚余飞没有停下脚步,就看出来了余飞的态度,所以这个恶人他自然要主动来当,所以开口接了对方的话。
“我的情况有些特殊,我的客户不好伺候,他一定要在到达之后,立马吃到这里的烤鸭,否则就拒绝和我们工资签订合同,一点合同签订不了,我们公司几百人就要失业,大家的房贷、车贷全都会还不上,甚至老人没钱治病,小孩没钱上学!”
“所以我想要求求你们,将你们的就餐名额让给我,好人一定会有好报,你们一看就是好人,一定不会拒绝我对吗?”
那个年轻小伙直接大脑过滤了管家拒绝的话语,急忙将自己的困境抛了出来,比之前对这里的工人员说的还要详细和悲惨,一副余飞他们不答应,既要引起一连串恶性连锁反应的推论。
甚至最后这个年轻小伙子,直接用捧高高的方法,试图道德绑架余飞他们。
“麻烦你让开,我的客人也很重要,要是让他们不高兴了,我也可能丢掉工作!”
管家毫不留情的说道,对方之前和这里工作人员的对话,管家也十分的反感,地方又对他们故技重施,管家自然不会惯着了。
无论对方所说的情况是否属实,他们都没有义务和责任,将等候了许久的这个就餐机会让给对方,让了是情分,不让是本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来负责。
年轻人听完管家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怨恨,然后他的大脑迅速运转,想到了余飞和刀疤就是这个管家嘴里的客人,真正有决定权的是后面的余飞和刀疤,只要拿下余飞和刀疤,那这问题还是能解决。
“两位帅哥,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两位一看就是好人,对于你们来说这就是一顿迟一点吃或者早一点吃的饭而已,对于我来说,这几乎就是身家性命,就是几百个人的重托,两位是大人物,一定有同情心有善心,我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跪下了!”
年轻小伙子立马又对余飞和刀疤说道,此人脑袋的确灵光,而且思路转换的很快,脸皮也相当的厚,不愧是混京城的人。
但是他的个人能力看起来的确不错,就是这三观有点问题,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习惯性的用弱者身份来道德绑架,觉得自己只要开口求别人,别人就该大度的舍弃自己的利益来帮助他。
而且此人太会表演了,这次竟然要表演下跪,说
话的功夫向余飞和刀疤走来,一副要跪下的样子,按理说任何人见到这幅样子,就会将他拉起来,为了表现自己的大度,和防止对方再次跪下而答应。
对方先靠近过来,并且保证下跪的时候他们能拉得到的时候,对方这才开始缓慢的下跪,等待余飞和刀疤伸手。
可是他低估了余飞和刀疤,在他期待的眼神中,余飞和刀疤木然的盯着他,没有任何要伸手的打算,甚至都没有开口书画。
对方说着要下跪,但是可没有真的要下跪,在对方看来,余飞和刀疤自持身份,应该不会让他真的跪下,只要余飞和刀疤伸手,他就顺势站起来。
但是余飞和刀疤完全不按照常理来,他自己心里的剧本一开局就一位别人不入戏而毁掉了。
可是对方此刻没有人拉,要是不跪就显得自己太虚假了,可是真的跪下来,他都不敢想那场面。
可是余飞和刀疤不伸手,无论他如何缓慢,最后还是咬咬牙跪在为了地上,在他看来自己真的跪下了,余飞和刀疤总不至于再拒绝了吧?
然后就在大家的眼神注视下,年轻小伙子真的给余飞和刀疤跪了下来,顿时就寂静下来了,毕竟一直都是年轻小伙子在说话。
其他人都惊讶的看着余飞和刀疤,他们也在想余飞和刀疤怎么不拉一把?就这么坦然的接受了?
“你站起来说话,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都回答了,我就让给你也无妨!”
余飞看到总的说点什么了,便上前一步说道,并没有伸手去拉对方。
年轻小伙子自然不想就这样一直给余飞跪着,虽然余飞不拉自己骑来有点尴尬,但他还是赶紧起来了。
“您问!”
小伙子对于余飞不拉自己的事情很不满,甚至有点想发怒,觉得余飞太过分了,但还是忍耐了下去,装作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你看我的手好看吗?”
余飞抬起来了手,放在了对方和自己的中间,似乎晃了一下,然后就收回去了,余飞手指的晃动,其他人都没看清楚,然后他问道。
“就是普通的手而已,谈不上好看!”
年轻小伙子此刻已经被催眠了,因为没有接到指令,所以实话实说了。
其他人听到这话,正在震惊余飞这个问题的时候,更加震惊了年轻小伙子如此的实诚。
毕竟在大家看来,余飞这就是给对方一个机会,对方夸一句好看,余飞顺势找个理由将名额让给他,可是对方似乎突然脑子出现了问题了,竟然这样回答了。
“你今天邀请的客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之前有没有撒谎?”
余飞微微笑着问道,对方的回答余飞早有准备。
“对方其实是我从其他公司挖来的客户,要是我这一单合同签了,另外一个和我竞争关系的公司,前期的准备就会打水漂,公司就会倒闭,就会有几百个人失业。”
“我来这之前,给这个客户牛逼吹大了,将我的背景塑造的太大了,说我不用预约随时来这里都有位置,这里的老板惹不起我。所以我必须在他到达之前,将就餐名额搞到手,这样才能将我的谎言圆过去,否则他就会发现我一直都在骗他,这合同就可能黄了!”
年轻小伙子被催眠了,自然是老老实实的将真实的原因讲了出来,一点修饰都没有,内心想的是什么就说了什么。
听完这话顿时其他人全都嘴角狂-抽,看年轻小伙子的眼神满是厌恶,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太可恶了。
原来根本不是他的公司会倒闭,而是万一让他这单生意谈成了,会害的别人公司倒闭,几百人失业!
“你刚刚是不是心底里将这里所有人都骂了一遍?”
余飞笑眯眯的继续问道。
“是的!”
对方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你去门口等待你的客户,等他到了,就把你对他说的谎言全都坦白出来!”
余飞点点头,仿佛为了摸鼻子,抬手又给对方种下了醒来的暗示,那就是对方做完自己要求的事情之后,就可以从催眠中醒来了。
“是!”
年轻人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向门口走了。
其他人除过刀疤,全都惊讶的目送着对方走远,大家实在不明白,这个年轻小伙子怎么就突然坦白了,怎么就把实情都讲出来了。
这实在不符合常理,对方应该百般抵赖和隐瞒,然后继续试图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这般!
可是那个年轻小伙子就是如此的坦白了,就是按照余飞的要求做了,就仿佛突然傻了一般。
不过问题终究是解决了,余飞他们不需要让出来自己的就餐名额了,那个年轻人也将受到惩罚,只要他对自己的客户讲出实情。
余飞他们跟着带路的人走向了就餐区,就餐区和等候区竟然几乎一模一样,都是一个个单独的包间,保证了很强的私密性。
等他们进入自己就餐的包厢,管家给余飞他们推荐了这里的特色烤鸭和配套套餐,余飞欣然答应,然后管家将剩下的点餐自由权都交给了余飞。
这就是对方的高明之处,对方将特色推荐给了余飞他们,特色就意味着精品和好吃,保证了他们的就餐体验绝对不会太差。
剩下的点餐自由权给余飞他们,又可以让余飞他们补充一些自己喜欢吃的菜,这就保证了余飞他们的满足感。
就在他们点菜的时候,烤鸭店外面,那个年轻人的客户到了,年轻人按照余飞的要求,迅速走上去坦白了自己之前的所有谎言和卑鄙行为。
顿时那个客户大怒,一巴掌将这个能力不错,但是人品不行的年轻小伙子扇的差点摔倒,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年轻小伙子逐渐从催眠中醒来,一脸懵逼的看着已经走远的客户,他整个人陷入了呆滞之中,过了一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在这行完蛋了,将没有前途了,对方会封杀自己。
店内负责来客登记和预约登记的工作人员,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刚刚他其实也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在撒谎,但是没有证据,也只带对方不会承认。
可是余飞一开口对方老老实实的说出来了实情,然后仿佛幡然醒悟了一般的行为,让他也惊呆了。
此刻看到这个年轻小伙子的结局,他觉得有点唏嘘,内心感叹人无论职位高低,人品还是很重要的,否则有朝一日一旦败露,身败名裂只是正常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