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0or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吾乃大皇帝 線上看-第1599章 奸臣必須死-lf5ps

吾乃大皇帝
小說推薦吾乃大皇帝
“你知道几十万贯几千万贯意味着什么么?”
“也许,对于你而言,几十万贯几千万贯不算什么,但是你知道我大唐百姓一年的消费么?”
“大部分人一个月度花费不到一百文钱!”
李泰盯着对方,冷冷的说道:“几十万贯几千万贯意味着几十万人几千万人人好几个月的口粮!”
“为了取乐,为了游猎,要花费这么多的钱财,你觉得合适么?”
“当官,不为民着想,反而天天想着如何让皇帝享乐,这是一名臣子,应该做的事情么?”李泰盯着对方问道。
听闻。
侯善业整个人害怕极了。
他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好心好意的为皇帝出主意,却被这样对待。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皇帝不应该享受生活么?
皇帝不应该率领君臣围猎么?
这可是历朝历代传下来的传统啊。
我难道错了么?
不少的人看向侯善业,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完了。
侯善业的前途算是完蛋了。
上一次劝说皇帝享乐的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关着呢。
我们这位皇帝,可不是一位喜欢别人劝他享乐的皇帝啊。
“陛下,臣……臣知罪。”侯善业俯在地面上,惊恐的说道。
全身冰冷。
对于他,李泰眼中的厌恶更浓郁了。
侯善业和许敬宗、李义府、王德俭、崔义玄、袁公瑜等人勾结,狼狈为奸,贬杀忠臣,协助武后得以窃取权柄。
因为许敬宗和李义府比较有名气,所以这两个人比较有名气。
不过,李泰知道这唐朝的奸臣之中就有侯善业。
大唐是一个出奸臣的时代。
许敬宗、李义府、来俊臣、李林甫、杨国忠、傅游艺、鱼朝恩、卢杞、崔胤、刘季述……
有名有姓的奸臣一大群。
但是却能够存在两百多年。
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
对于这些奸臣,李泰恨不得他们全都死光光了。
我的大唐,绝对不允许这些奸臣活着!
奸臣,必须死!
“身为大唐的官员,却整日的想着如何让皇帝享乐,此乃是奸臣也!”李泰冷冷的说道:“我不昏庸,也不傻!”
“我也想享乐,也想耗费钱财去围猎,但是不行!我现在的权势、钱财、富贵都是来自百姓的。”
“所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李泰看着群臣,说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很快的。
宴会就结束了。
李泰回到大殿,找来了不良人。
“你们好好的查一查这几个人,看看是不是结党营私。”李泰冷笑的说道。
对于这些奸臣。
他向来都是不会手软的。
哪怕那些人现在还不是奸臣。
在这些奸臣之中,最最幸运的要善于许敬宗了。
许敬宗这个家伙因为女儿入了太子府,然后现在成为了贵妃。
现在,也得了个县公的爵位。
现在处于半退休的模样。
但是,至少能够安度晚年。
至于其余的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李义府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死翘翘了。
大唐的大臣,基本上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毕竟,这是一个封建时代。
吃拿卡要算是常事,收受贿赂的大臣也一大把。
所以,只要查,这几个人绝对死翘翘。
“诺!”
一声令下。
不良人快速的行动了起来。
……
新世界。
一片一片的麦田成熟了。
金黄金黄的。
又是一年收获时。
原本是茂密的深林,现在变成了良田。
原本是部落,现在变成了村落,变成了镇子,变成了城池。
整个世界一片欣欣向荣。
大唐在新世界的移民已经足足有好几千万。
未来还会更多。
李泰计划大唐人口的三分之一都在新世界。
三四十年的发展,大唐的人口在快速的增加。
大唐移民和当地部族的女子联姻,生育出了更多的后代。
现在,新世界已经是大唐的后花园了。
其余的岛屿上,大唐的势力也在快速的扩张着。
……
拜占庭。
一座靠近法兰克的城池之中。
城内,几名法兰克的贵族偷偷的进入了城池内。
此刻,正在接见拜占庭的城主。
“博尔总督,你也看见了,现在拜占庭已经是风雨飘摇了,你若是能够投靠我们法兰克,我们法兰克愿意让你继续当亚里沙城的城主。”一名法兰克贵族高声的说道:“你若是愿意响应法兰克王国,愿意联络附近的城主加入法兰克,我们依然还封你为公爵,你依然还是拜占庭的总督,你觉得如何?”
“博尔总督,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拜占庭的皇帝已经变成了东方人了,是长相和我们不一样的东方人。”旁边一名法兰克贵族微笑的说道:“我们才是自己人啊。”
“正是啊,你看我们,不管是肤色还是眼睛,不管是头发还是长相,我们才是自己人啊。”另外一名法兰克贵族微笑的说道:“难道你就愿意被一群黑色头发黑色眼睛的人统治么?”
“我还听说,现在那些东方人正在大肆的清理你们这些旧贵族,你们可得想清楚了,若是老老实实的听从东方人的话,以后你们可就是真的连自己的家族都保不住了。”
“难道你们要将自己的女人送给东方人?要将自己的女儿送给那些东方人?将自己的所有一切送给东方人?”
“听着,我的朋友,东方人都是一群穷凶极欲的家伙,他们不但是来占据我们的土地,他们还要将我们从自己的土地上赶走!”
“看吧,你们在无所动的话,东方人一定将你们吞噬的干干净净的……”
来者不停的劝说着。
在知道了拜占庭的变故后,法兰克人不但将自己的大军派遣了出来,还派遣出了自己的一些人,意图说服这些拜占庭的旧贵族。
只要这些旧贵族能够投靠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