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e6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真不想劇透 txt-第445章你從哪聽說我是三刀流鑒賞-n7mvy

真不想劇透
小說推薦真不想劇透
此时距离路飞看到《海贼王》已经十年,漫画里的大部分内容都记不太清楚,只记得自己的几个伙伴。
这不,一吃饱,他就向克比问道:“你听说过索隆吗?”
克比还真知道:“海贼猎人索隆?”
路飞一轱辘从地上爬起来,大喜道:“你知道他?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你找他,是想和他一起当海贼猎人吗?”
“不,我找他,是想让他和我一起当海贼。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哼哼!”
“海贼王的什么?”
“……你别管那么多。告诉我,索隆他在哪?”
路飞一想到萨博曾经开过的玩笑,就觉得自己的梦想遭到玷污,没有后面两字,喊起来总觉得少了几分气势。
如今的他终于长大了,知道当年的那个梗。
克比正要告诉他,突然轰隆一声,一只巨大的狼牙棒将头顶的甲板砸开,然后一只女金刚俯视着他们。
这只女金刚,正是克比的老大——女海贼亚尔丽塔。
女海贼听手下报告,说酒桶里有个怪人,可能是海贼猎人,于是赶紧过来,没想到和克比在一起的,竟然只是个小鬼,顿时放心了一大半,对克比戏谑道:
“克比,这片海上最美的是谁?”
“自……自然是……”
“克比,这个粗鲁的大婶是谁?我好像也有些印象,可我明明是第一次出海。”路飞突然出声。
克比吓得直接失声。
接下来,女海贼自然大怒,怒极出手,手……手下全被路飞像玩闹一般打倒,连带她自己也被打飞,连一句“我还会回来的”都没留下,便当领得干净利落。
紧接着海军出现,路飞放下一条小船,和克比一起逃离现场。
至于他们的船,压在一条更小的船上面,把这条船连同船上的财宝,还有一个叫娜美的女孩压入海里,一向大条的路飞自然没注意。
娜美:“……”
此时的路飞,正继续询问之前的问题:“克比,我要去哪里找到索隆。”
“索隆被抓到海军基地了。”
“什么?这么弱!”
“才不是呢,他可是像魔兽一样恐怖的家伙!”
“这样啊,不愧是我的伙伴。”
“你就这么确定他会成为你的伙伴?万一他拒绝怎么办?”
“不会的,漫画里他同意了。”
克比:“……”
漫画是什么鬼?
……
谢尔兹镇海军分部基地,海贼猎人索隆呈大字型绑在操场上,因为已经三个星期滴水未进,整个人萎靡不振,头低低地垂着,像是死了一般。
三个星期前,基地负责人蒙卡上校的儿子贝鲁梅伯,带着一条凶恶的大狼狗闯进镇上的小酒馆,把里面搞得一团糟,酒馆老板娘只有几岁的女儿试图阻止,却差点被狼狗咬死。
索隆看不过去,把狼狗打晕,结果贝鲁梅伯威胁要将酒馆老板娘和女儿判死刑,唯一解救她们的办法,是代替她们被绑起来,只要坚持一个月不吃不喝,没死的话就放了他。
索隆答应了。
离一个月期限只剩几天,他正垂头养神,节省体力,突然有人前赴后继地来找他。
先是酒馆老板娘的女儿,偷偷带了两个饭团过来,然而被贝鲁梅伯这个没天良的家伙发现,不但把一个饭团抢了,把另一个饭团丢在地上踩,还要手下将小姑娘丢出去。
不是普通意义的丢,是丢石头一样,高高地抛过墙头,以基地的围墙高度,这么高摔下去,小姑娘不死也伤。
好在那名负责执行的海军有点同情心,让小姑娘蜷缩起来,丢的时候也用了些巧劲。
希望她没事吧。
接下来,一个戴着黄色草帽,身穿红色背心的少年大大方方地站在他面前,说:“索隆,你不愧是我的伙伴,饿了这么久都没事,如果是我,饿三天就死了。”
索隆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我什么时候成你伙伴了?”
草帽少年理直气壮地说:“你就是我的伙伴啊!”
“魂淡,不要替别人做决定!”索隆气得大喊,原本所剩无几的体力又被浪费不少。
草帽少年,也就是路飞毫不在意地挥挥手:“就这样说定了!我去把你的刀找回来。”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往基地深处走去。
索隆:“……”
这家伙又替他做决定,却不知道就算其帮自己把刀拿回来,自己也不会离开。
就在这时,又一个少年溜进来,一边战战兢兢替索隆松绑,一边告诉他:贝鲁梅伯骗了他,根本不会让他坚持一个月,而是决定明天就将他处决。
索隆:“……”
好吧,替他做决定就替他做决定,问题是后面来的这家伙手脚能不能麻利点,解了半天的绳子,什么效果都没有。
直到铁下巴蒙卡上校扛着一把巨大的斧头,带着一群手持火枪的海军士兵将他们团团围住,他依然挂在架子上。
眼看着士兵举枪,对准他和那个叫克比的少年,他只能闭眼,回忆起某位将他暴打9999次的少女。
永别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抱歉,我只找到了两把,还有一把刀怎么也找不到。”
是路飞回来了。
索隆精神一振,随即愕然:“我只有两把刀啊。”
路飞:“你不是三刀流吗?”
索隆不解:“你从哪听说我是三刀流?我明明是双刀流!三刀流,我只有两只手,怎么使三把刀?”
路飞:“你可以用嘴叼住啊。”
索隆大怒:“你才用嘴叼,你当我是狗啊!你别以为帮了我,就可以对我的剑道指手画脚!”
路飞:“……”
这情况好像不对,到底哪里错了?他明明记得自己的同伴是三刀流来着,难道记错了?
他在这边抓耳挠腮,蒙卡上校却怒了:“该死,什么两把刀三把刀的,你们是不是当我不存在?”
贝鲁梅伯:“……”呜呜呜,粑粑不爱我了?
与此同时,在驶向谢尔兹镇的一艘客船上,有位背剑……说背刀也行……的少女,正站在船头向远处眺望,嘴里嘀嘀咕咕道:“笨蛋索隆,我来找你了,你别以为被抓,就可以逃过第一万次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