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240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線上看-第759章 這……怕不是個騙子吧?熱推-f13ho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虽然心头有些担忧,但冯局还是挂了电话,因为他清楚,自己这会儿说再多也不管用。
这小子是一根筋……
可挂断电话后,冯局心头更担忧了。
毕竟,保卫局那边是专门干这事儿的,可这次居然想到找外援,这说明什么?说明事态严重,他们觉得自己的人不一定能镇住场子。
“希望小慕能行吧!”冯局在心头嘀咕了一句。
随后,冯局拿起电话,便给老杨拨了过去。
“老冯,这么快就确定了?”老杨挺高兴的。
冯局一本正经地说道:“没确定!你得先说说,这事儿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
“呃……”老杨有点隔住了,道,“你这家伙怎么就疑神疑鬼的呢?真就刚才说的那样。”
“我不信!如果你们不知道确切的风险程度,会直接找外援?”冯局一言直指问题核心。
老杨苦笑一声,道:“老冯,你咋还是这么敏感呢?我承认,这个事情找上你们公安部门确实有些……嗯,不合常理,但我这不是没办法嘛。一方面,我们仔细研究过,慕远同志的能力过硬,完全能胜任这份工作。另一方面,我们内部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从部队里走出来的,一走出去,那气质瞒不过专业人士。可慕远同志就不同了,他站在人群里,绝对不会有人将他与保镖联系起来,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冯局有点意外,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慕远参加这次的安保活动,并不需要跟随在目标身边,而是执行暗中保护任务?”
老杨道:“我们初步的打算是这样的。不过具体如何,还得根据测试的结果来决定。”
“还有测试?”冯局愣了愣。
老杨道:“当然,这么重大的安保任务,我们如果随便抓个人过来就用,你当我们虎啊?”
“那你这意思,是说如果小慕同志如果测试不合格,就不会参加这次的任务?”
“那当然不是!目前我们能找到气质符合暗中保护条件,且不容易引起怀疑的,就慕远同志一人,所以他是必须去的。”
冯局就很无奈了,说了半天,白说了。
不过对于将慕远安排为暗中保护,这还是挺不错的。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躲在暗处的保镖不容易被针对,危险性自然也会低许多。
不是冯局自私,自家的崽自己不疼惜,那说得过去吗?
“老冯,你们那边到底是什么意见,总得给个答复吧?”老杨见冯局这边不开口,终于憋不住问道。
冯局道:“原则上,我们是愿意帮你们这个忙的。我请示了郑市长,领导也同意了。而慕远同志也很乐意执行这次任务。”
“那就好!”老杨欣然道,“那你看什么时候让慕远同志到我们这里来一趟,做个简单的能力测试。”
“其实……我觉得你们不用测了。”冯局悠悠说道。
老杨一愣,问道:“为什么?”
“这个……测了以后你们会很难受。”
“为什么难受?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老杨很糊涂。
冯局一本正经地道:“因为当你们真正搞清楚小慕同志的能力后,你们会觉得自己这辈子活到狗身上去了。”
老杨:“(へ╬),你就吹吧!”
“我可不是吹!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说了这么多废话,你倒是给个准信啊!小慕同志什么时候能过来?”
“呃……他出差办案去了,乐雅市那边的命案,现在还在林南省呢。”
“这么巧?”老杨有点郁闷。
冯局苦笑道:“这不是巧合,而是必然。这小子,不是在办案,就是在去办案的路上。区别就在于他是在西华市办案,还是出差在外地办案。”
老杨头有点晕,这是被饶的……
“那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这边可等不了太久!”
冯局信心满满地说道:“没问题!那小子办案效率非常高,出差基本上就没超过三天的,一般都是当天解决,第二天就回来。回头我再催催,让他尽快回来。”
……
慕远不知道冯局与保卫局那边的小争论,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他这才刚从飞机上下来呢。
林南省距离西华市不远,坐飞机算上起飞、降落时间也就一个小时多一点。
根据之前查到的资料,那位女车主就是林南高官山市人。
而长山市正是林南省的省会,慕远二人现在降落的这座城市。
“慕支队,我们先去找当地公安机关?”方林询问道。
慕远倒也没有反对,虽说他就算不找当地警方,也能找到人,但又何必这样为难自己呢?
这次慕远倒是没租车,毕竟不需要抓人,也不需要追踪什么的,直接打车去了那女车主户籍所在的白塔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接待大厅,里面的环境……与西华市的各派出所也没什么不同。
慕远走在前面,径直来到值班室门口,将手中的警察证往前一送,道:“老哥,我是西华市公安局的。”
里面坐着的那位三十来岁的警察抬起头看了慕远一眼,笑着应了句你好,然后接过警察证,看了一下。
那上面,重案大队副大队长的名字有些耀眼……
而警衔,才三司。
他立刻又抬起头来,目光中带着几分狐疑。
这也太年轻了吧?
副省级城市,又是重案大队这种要害部门,副大队长妥妥的正科级。
这……怕不是个骗子吗?
倒是后面那个人,倒是有些警察的气质。
“不知你们有什么事?”这位警察没有将内心的疑窦表现出来,稳重地开口问道。
慕远道:“我们那边有个案子,涉及到你们辖区的一个居民,想与她见个面,了解一些情况。”
方林适时上前一步,递上了介绍信以及自己的警察证。
那警察看完方林递上来的东西,终究还是没忍住,问道:“这位老弟,你是西华市的,怎么去办乐雅市的案子呢?”
慕远还没开口,方林就抢先说了,道:“师兄,你们怀疑也很正常!毕竟我们慕支队尚未正式调到省厅,证件上的部门还是西华市局。但实际上,我们省厅现在成立了一个协侦支队,慕支队目前负责主持协侦支队日常业务工作。你别看慕支队年龄小,破的案子可不少,你们在网上查上一查,就能知道。”
那警察先是愣了一下,目光再次落在慕远脸上。
两秒之后,他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惊呼道:“对呀!你是慕远!我可是听说过你的名字,前几天你千米之外,一枪射伤绑匪,救了一小姑娘,我们这边还谈论过这事情呢。当时听介绍说你二十三四岁,也没太当回事。可当真看到这么年轻一位领导站在面前,还真不容易相信。”
他这一喊,倒是惹起了所内近处几间办公室的关注,立刻有几个穿着警服的民警和辅警围了出来。
这下子,慕远体会到了一把明星的感觉……
仿佛所有人都围着你一个人转,这种感觉……很不好。
至少慕远不喜欢这种感觉。
相对来说,他更希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惜,优秀的人,走到哪儿都宛如黑暗中的明珠。
一同简单而又热烈的寒暄之后,谈话终于回归正题。
“慕支队,你们是什么案子呢?”一位姓张的副所长热情地问道。
慕远平静地说道:“一件命案,七年前的。”
“你们也在搞命案清理啊?我们这边也正在弄呢。刑警队那些老兄们,现在估计脑仁都在疼。命案积案,哪有那么容易破的?”张副所长叹息了一声。
慕远淡定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们这边也有未破的命案?”
“呵呵……哪个局敢说自己没有未破的命案?除了新成立的局。”张副所长一副我可是过来人的样子。
慕远犹豫了一下,眼底深处颇有几分无奈。
“那倒也是!眼下的事情可得麻烦你们了,想办法通知这位叫毕燕妮的女士到你们派出所来一趟。当然,如果她实在不方便,我们过去找她也行。”
“好!我们这就联系。”张副所长当即说道。
随后,张副所长安排人进行了相关资料的查询,很快就找到了毕燕妮的联系方式。
他亲自拨通了对方的电话,以常住人口登记为借口与对方搭上了话,并要求对方到所里来一趟。
毕燕妮倒也没多想,只说现在正在上班,能否晚点过来。
张副所长自然是应许了,在他看来,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了,晚上过来也耽搁不了什么事不是?
慕远就很无奈了,他还想着今天下午就把事情搞定了,现在这样一说,就真只能等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