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z3k寓意深刻小說 漢當興討論-第三百八十八章 凡事皆有可用之處鑒賞-kya49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益州之世家门阀,纵使是比之荆楚中原等地有所不及,却也并非是可以随意欺凌的存在,这一点相比少主是深有体会。”
诸葛亮说着却是带着刘禅一句。
而对此也正如诸葛亮所说一般,眼下在座众人当中,貌似还真就是刘禅对益州内这些世家的了解情况最深入了一些。
当然了,这也仅仅只是表面上的,对此刘禅自己也并无什么反对的意见。
谁让他前前后后搞定了两个益州数一数二的世家呢,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容不得他有什么反驳的余地。
再者说了,这种事情刘禅也完全没必要掩饰什么,更不用说他会因为这点事情就遭到了益州其他世家门阀的集体排斥。
要知道这些世家虽然在有的时候是很团结,但大部分时间他们的利益都是相互冲突的,所谓姻亲之家都有可能因为某些事情而反目成仇,那就更别说在寻常时候都小矛盾不断的了。
而且论说战绩,刘禅比之他的前辈刘焉,着实还是差了那么一丁丁点的。
纵使是之前的李家,那也不过是在刘焉清理过一批益州世家之后站出来的一把手而已,真要论说底蕴上面,益州内比之李家强大的也是有不少呢,只不过相较于李家的风光高显,其他时间明显是要差了一点点,不声不响没做到那么的张扬而已。
再说后来的建宁郡雍家豪门,虽然什邡雍家这个名头在老一辈人的眼中很厉害,而且雍家也的的确确是南中一霸地头蛇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那种。
可说到底益州内本土地域的鄙视链,如果说广汉郡人独树一帜,蜀郡中人后期新秀,这些只能算是益北内部的纠葛问题。
那算上南中之后,益北就天然的将自己摆在了高处上,先天性的站在了鄙视链的前头,俯瞰着下方的南中诸多世家。
没有人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鄙视链到底是从何而起,但要说这种事情能不能避免,恐怕却是难度不小的啊。
除非什么时候南中少了那些蛮夷动乱,开发程度加大到与益北都相差仿佛,人口什么的充实起来。
最后再有一些门面人物站出来走近世人的眼中,那南中诸郡内中世家说不定也就可以趁势而起了。
但对于现在的南中那些世家来说,他们此时此刻最想要做到的就是销声匿迹保住自家的安稳就好了。
没办法啊,前面最大的那一家闹腾的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到这个本来被南中诸多世家寄以厚望,相信其会带领南中崛起,甚至说雍家就是他们所等待的机会。
可到最后的结果呢,雍家确实是厉害,也确实是崛起了,但却是如同流星一般转瞬即逝,造成了巨大的风波结果却是黯淡收场,甚至连建宁郡都丢了,雍家的根都被人砍断。
这种结果虽然让人不忍直视,但实际上却是很多人心中早有预料的。
妄想凭借一郡之地去抗衡一州之主,也不知道雍闿那家伙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难不成真就是被江东来人胡诌八扯的说了几句蛊惑的话语,就真的相信上当受骗了不成?
然而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完了,雍闿具体的想法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此时他人已魂灭,这个问题的答案怕是难有被解开的时候。
可雍闿虽死雍家虽无,却完全不影响刘禅对南中的震慑跟威名,甚至恰恰是因为雍家的凄惨下场,那些个南中世家到现在为止才会老老实实的连个屁都不敢放呢……
但就算是如此,若说想要彻底的将这些世家不放在眼里,那也未免有些太过于目中无人了。
傲气可以,但不能盲目自大。
小觑敌手的事情更是万万不能出现在上位者的身上,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因小失大的前例还少吗?
诸葛亮正是很清楚这一点,他深知就算是能够瞒得住益北的这些世家,可如何将南中那些地头蛇也盖住不让他们知道内情,才是最大的问题!
“先生所言不差,我的确是了解益州内的诸多世家,更是清楚这些世家其实比之那些真正的传承门阀还是差了许许多多,尤其是在眼界跟胆魄之上,更是比之不及远矣!”
刘禅很清楚这时候自己该说些什么,尤其是在世家的问题上。
只不过他这番话乍一看貌似是有些贬低益州世家的样子,但是紧接着却是话锋一转。
“然而,正因为益州内这些世家的眼界缺失目光短浅,他们仅仅只会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少有会往更高处更长远的方向去看去着眼,如此才会对我等将要做的事情有不小的影响!”
说到这里刘禅看了眼另一侧的法正,毕竟法正的所来自于法家也是益州内的世家。
但却是归属于东州一脉,是当初虽刘焉进入益州的那一批人。
法家真正的根实际上却是在三辅之地,跟益州虽然是邻居但却是天地之别的差距!
然而诸葛亮听了他的话正待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刘禅却是把头一转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但是!在我看来,这些世家的短浅目光虽然是计划的阻碍,却也可能是我等可以趁机利用的方面!甚至于铜矿隐匿的处理办法上,没准还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哦?少主此言何解?”
本来还要附和一句的诸葛亮突然见到刘禅又将话题转了圈,将世家的难度变成了所为的机会,顿时是有感而问想要知其深意。
与此同时刘备也是一脸探求的样子,心里的好奇比诸葛亮还要更甚几分,毕竟刘禅表现的越是出彩他这脸上也越沾光的。
唯独法正法孝直,在刘禅说完话后,脸上的表情却是几多变化。
一会儿是认同,一会儿又是反驳,眉宇皱起散开动来动去的样子好生奇怪,但却又是他此时此刻内心复杂情绪的最直观体现……
刘禅伸出一只手在面前翻转着,目光中神采却是越发的鲜明,嘴上却是不停。
“世家,会坏事也有可能会成事,凡事物皆有两面,黑白日夜周而复始,永远不会出现白昼黑夜长暗的时候,那我等为何不能够擅用世家中可用之处,可用之人呢!”
言罢,手掌反复之际便是横在了刘禅的双眼之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