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ggl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第375章 入場看書-jkr17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塞拉斯一脚踩在一道满怀恶意的狰狞痕迹上,不远处的废墟轰然倒塌。
凌冽的寒气悍然袭来,塞拉斯又出现了当初直面柴安平星辰之力的窒息感。
“呵——”
他体内的死亡之气翻涌,驱使他一步接着一步,走向那个小山一样的身影。
传说中的“蒙多医生”半蹲在地上,穿着一身破抹布一样的背心,露出大块的紫色肌肉,那把给人做手术的切肉刀就倚在他的身边。
他拄着自己的大脑袋,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面前破了个口子的破瓷罐。
里面正在炖煮着味道糟糕的黑色糊状物,隐约还能看到他嘴角的口水。
塞拉斯看到瓷罐里有一只连毛都没有褪去的黑猫在里面随着汤水浮浮沉沉,这一幕即使是他也不由感到一丝恶心。
越靠近,瓷罐中散发出的恶臭便越发浓烈。
“你是来看病的吗?啊……让蒙多先把早饭吃完!”
蒙多抬头看了看走来的塞拉斯,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像狗一样的厚舌头不受控制的伸了出来,塞拉斯只感觉浑身僵硬,无孔不入的寒气一度要驱逐他体内的死气。
禁魔石锁链拖在地上发出声响。
“看来你的病拖不了了!”
蒙多见状猛地伸手单手抓住火上的瓷罐,大口将里面的黑色物质咽下,接着那只被煮得半秃的死猫也被他硬生生咬成几段吞下,半凝固的血从他的嘴角流下来。
“医生可真是繁忙的工作……不是吗?”
“咣——”
他摸了下嘴巴,随手抓起身边的切肉刀。
“不过幸运的是,你是蒙多医生今天的第一个病人!”
他可能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塞拉斯生出一丝明悟。
“你的心脏有问题!”
切肉刀当空劈来,直接就指向了塞拉斯唯一的死穴。
塞拉斯钢牙紧咬,这一刀就像是一座山岳一样,险些将他的精神压垮。
因为他眼睛特殊的能力,面对这种不同位阶的力量,实际上遭受的压力要远比别人重得多,就像是狗鼻子一样,受味觉刺激也格外严重。
“呃……”
他低垂着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随即整个人在沸腾的死亡之力加持下迅速躲开蒙多的这一刀。
“不要乱动!”
蒙多一刀砍空,顿时愤怒的大吼:“当个听话的病人!”
恐怖、几乎囊括了半边天空的紫色光芒从蒙多的身后出现,并迅速蔓延,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这些光芒中飞出一道道饱含恶意精神冲击的链带,在这混乱的中心,沉重的压力几乎凭空翻倍。
塞拉斯闷哼一声,身体被动的崩裂成一团雾气。
空中的链带像是藤鞭一样抽向他雾化的身体,将其中附着的惨烈痛苦和诅咒施加在他的身上。
“让我喂你吃药!”
“滚开,怪物!”
塞拉斯愤怒的半凝出实体,饱含着死亡气息的鬼手猛地抓住穿过他身体的紫色链带,漆黑的鬼爪和链带剧烈摩擦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塞拉斯身怀的死亡之力位阶同样不低,甚至可以说比一般的魔法力量要强大的多,除非是克制他的神圣属性,否则他基本不会落于下风,毕竟严格说起来,他可是冥国主宰的眷属!
哪怕现在还没有正式效忠莫德凯撒,但是他力量的根源却是源于他的“赐予”。
或者说,乐芙兰诈骗而来的力量。
锋利的鬼爪抓断链带,蒙多顿时发出愤怒的咆哮:“你怎么可以伤害‘蒂蔓’护士!”
塞拉斯没有理会蒙多的怒吼,他第一次尝试夺取蒙多的魔力失败了。
紫色能量中蕴含的恶意让他的精神在飞速变得虚弱,他神情微凛,将他包裹住的领域则很快发生了变化。
他半雾化的身体被强行凝聚成了实体,变得无法规避链带。
“蒂蔓护士,帮我绑住他,他可真是个麻烦的病人……看来他不但心脏有问题,脑袋同样有问题。”
蒙多侧着头跟空气一本正经的讨论塞拉斯的病情。
塞拉斯看着数不清的触手朝自己袭来,顿时暗道不妙,他摊开双手,丝丝缕缕的死亡之焰迅速在他手中壮大,这是一种带着黑色灰烬,焰色惨白的火焰。
可以在短短眨眼之间就将人烧成一团火灰。
“嗤——”
链带径直穿入壮大的火焰当中。
塞拉斯双手一推,死亡之焰迅速蔓延到每一条发光链带上。
“不!蒙多要生气了!”
死亡之焰落到蒙多的身上,将他紫色的皮肤烧得焦黑,但是一烧到他的血液便会立刻熄灭。
塞拉斯神情肃穆,这个怪物显然对于自己的力量掌控的并不精通……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巨大的切肉刀胡乱劈砍,恐怖的刀气将原本就老化肮脏的地面犁出一道道深痕。
紫色的光辉随之在地底显现。
甚至空气中都不断残留着蒙多劈砍留下的痕迹。
这些都是无法消弭的恶意,触碰到的人将感受到比魔力低语还要疯狂的“馈赠”。
同时这也是领域的一部分,共鸣相辅相成之下,蒙多背后的邪神才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增加自己对祖安的影响能力。
事实上,在原本的时间线里,还将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情——
蒙多曾经遇到过彻底掌握了Z型驱动的艾克,已经饱经时间轮回磨练的艾克不但不是蒙多的对手,而且那还是因为蒙多满脑子只想着给他喂药吃!
在蒙多失去耐心,操起自己的切肉刀给艾克来上一下的时候,他险些被蒙多直接一刀斩死。
要不是艾克在最后的关头发动了时间机器,成功倒流了时间,可能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时间刺客”了。
之后,艾克不管在时间倒流里尝试了多少次,他也无法找到击败蒙多的办法,最后只能灰溜溜的逃走。
蒙多到底是怎样的一头怪物,在这则辛秘里便体现的淋漓尽致。
——艾克都不是他一合之敌!
而在此时,燃尽了所有的链带,杀死了“蒂蔓护士”这位帮手之后,蒙多的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初立志成为一名伟大医生时候的誓言:
“蒙多治疗一切病,蒙多行医用大力!”
他想要治愈塞拉斯的决心战胜了他内心失去助手的愤怒。
于是他全力抡圆了手中的切肉刀。
厚重的刀身破开空气,响起凄厉的哀嚎。
塞拉斯陡然瞪大了双眼,他仿佛看见了一座骤然喷发的火山。
他的双眼被无尽的紫色恶意覆盖,这一刻他只能勉力的将禁魔石锁链挡在切肉刀的必经之路上。
“锵!”
满是缺口的切肉刀绝非什么神兵利器,但在神力的加持下却是锋利无匹的神兵利器。
塞拉斯仅剩的一条禁魔石锁链从中间应声而断,势不可挡的斩击直接砍在塞拉斯的胸口。
他发出一声惨叫,虽然他的这副身体早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但是刀口上蕴含的力量却直接向他心脏的灵魂之焰侵蚀而去。
“治!病!”
无可匹敌的巨力将塞拉斯轰飞出去,就像是一颗被全垒打的棒球,他径直撞向了侧后方二三十米开外的一栋烂尾楼,将墙壁都撞开一个大洞。
在蒙多的身后,紫色的波纹不断的荡漾,蔓延,他身上所具备的威势也越来越强大。
因为察觉到了塞拉斯身上所具备的冥国气息,觊觎祖安的邪神不敢继续选择等待,而是转而想要抓住这次的机会……
直接舍身一搏!
……
“我需要做什么?”
“我需要你进入祖安城,找到媒介,消灭他!”
“媒介?”
柴安平眉头微挑:“也就是邪神子嗣?”
“没错,他实际上就是祖安都市传说中的‘蒙多医生’。”他肩上的青鸟说道:“但是邪神扭曲了所有人的认知,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存在。”
“竟然是蒙多!?”
柴安平难以置信的长大嘴巴——这在游戏里可是连匹配都没人玩的超级兵啊!
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风女所说的“忽略存在”,他在祖安寻找了那么多天,竟然还真的忘记了这个英雄的存在……
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要是他能及时意识到这个问题,肯定早就找到这家伙了!
身为一个联盟玩家,竟然直接忘记了一个英雄的存在,这绝对是玩家之耻!
更何况蒙多曾经有一个赛季还是属于能站上职业赛场的英雄!
“事不宜迟,我会将你送到……”
“轰!”
青鸟话音未落,她的术法便发动了起来。
柴安平的身后猛地出现了一股无比强劲的推力,他的速度瞬间就超越了声音的速度,这让他听到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怪异了起来。
“呃……啊……救救救命……”
周边的人声扭曲怪异,在他的面前还有着一块透明的护盾隔绝了风压,否则光是这持续性的高速移动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话说风女作为拥有神格的存在竟然连短距离的传送都做不到吗?
我会给差评的啊!
“把你送到祖安,这具化身上的能量也该用光了,接下来就要靠你了。”
视野重新变得清晰起来,柴安平微眯起眼缝努力适应光线的变化,祖安典型的玻璃高塔映入他的眼帘。
他轻轻嗅了口空气——今天绝对是祖安空气质量最差的一天!
而且他今天还没有随身带着面甲可以保护自己的嗅觉。
“真是失策……”
他现在站在一座高楼的天台上,隐约可以看见天空中爆发出的战斗波动,然而这种战斗即使只是窥见一眼就让他眼睛酸痛,他及时将视线收了回来,转向楼底下那些倒在路上的普通人。
在这些倒地的人中,还能站着奔跑的就异常显眼起来,尤其是头发是天蓝色那种还扎成两条长辫子的那种……
金克丝……
柴安平咂了咂嘴,他看见了金克丝的身边还跟着一坨绿色的泥巴人,不过很可惜现在不是去刷好感度的时候。
现在的祖安城,通过感知就能找到恶意的源头。
柴安平细细的感受了一阵空气中弥散的邪恶气息,他的炼金魔力都有种受到压制的感觉,这让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经过“性质扭转”的转化,他现在的炼金魔力已经掌握到49%的程度,算是小有进步,即将突破50%的大关。
这样的魔力已然不弱,没想到还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仍然被压制。
炼金魔力,真有你的!
柴安平撇了撇嘴,作为全面发展的好学生,虽然炼金魔力有点拉胯,但是他倒不至于直接战斗力大减。
认准了方向之后,他一个纵跃直接跳下高楼,随即飞速奔向蒙多可能在的位置。
“嘿!看到了吗,扎克,刚刚从高楼上跳下来的就是我跟你说的大厨!”
“啊?”
扎克一声怪叫,柴安平来时穿着素白的袍子,自然也是显眼无比的存在,金克丝一行也早早就发现了他。
“那他从楼上跳下来不就死了吗?”
“没有……我看到他往那边去了!”
金克丝指着一个方向:“那个让人害怕的地方……”
“那不是更必死了?”
扎克反驳道。
“咕噜咕噜……”
在他体内的子车则没有插嘴的机会,也幸好他没有看到柴安平的长相,不然恐怕就得想着怎么才能甩开金克丝和扎克逃命了。
——这尼玛,我还等着戴罪立功呢,人家亲密度已经快刷满了。
这还打个锤子?
好家伙,舔狗看了都泪目。
“我们跟上去!”
金克丝当机立断。
“什么?我可不要去陪着你疯!”
扎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还不如多久几个昏倒的祖安居民……”
“切~”
金克丝鄙弃的看了他一眼:“我看你是厨艺比不上人家,不敢去!”
她扭头朝着柴安平离开的方向就追了过去,两条麻花辫在空中招摇摆荡。
扎克和他体内的子车对视了一眼(这神奇的视角也是绝了),扎克把自己的黄豆眼从体内翻出来,思考着要怎么办。
“沃利斯,我先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吧。”
他们还不知道祖安城区之外,没有风女保护的地方,早就被犁了几十米深,已经是万物无存的寂灭状态了。
祖安已经是最安全的地方!
“咕噜咕噜……(我们不用管金克丝吗?)”
“你什么时候生出了她会听我们话的错觉?”
扎克无语的瞥了他一眼,他作为从生化黏液中诞生的意识,某种程度上对于趋利避害的本能甚至还要超过微生物。
所以他深深知道金克丝所选择的方向有多危险。
这完全不是和黑帮干架这种小事了。
甚至祖安在这场灾难中倾覆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不过对于他这种生命体而言,死亡其实是一种相当遥远的事情。
三人就此分道扬镳,柴安平还不知道看见了自己的金克丝此时就跟在自己的后头,随着他越发靠近不祥的源头,脸上的表情就越发凝重。
“这种窒息的感觉,真是让人本能的想要掉头逃跑啊……”
金克丝同样对前方感到害怕,她脑袋里的装置对于危险有着非常直观的提示。
但现在,她就像是一只灵巧的猫,追着自己认定的铲屎官而去,即使对前方感到不安,每前进一步都可能产生应激反应,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
当然,这跟她认定某件事情之后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有关。
此时跟塞拉斯引动邪神力量爆发已经过去了相当长的时间,中心区域的环境相比之前已经糟糕数倍不止,空气中散发的紫光已经会让人的皮肤产生刺痛感了。
这附近的街区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迹象,柴安平不由得默然。
普通人的性命在超凡力量面前实在是太脆弱了。
他握紧了月光剑的刀柄,跟他出生入死多次的宝刀似乎也感觉到了他愤怒的情绪,刀身上弥散着微弱的月光。
可惜现在是白天,它能够吸引的月华实在是有限。
……
这个世界的神灵实际上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当你所拥有的力量发生了质变,变成了最高层次的力量,那你就可以被称之为“神”。
所谓的神格是世界本身对你本身的认可而诞生出的一种“证明”,换而言之就是一张身份证罢了。
神明必然是先拥有了力量本身,才拥有了匹配的位格。
除了风女这种自然之灵外,远古的恶魔、人类情绪的集合体(或者说人类精神力量的表现)都拥有强大的力量,都拥有成神的资质。
当然这也会因为力量本质的差距而诞生出更为显著的阶级差异。
除此之外,还有一类特殊的人群——巨神峰的星灵。
他们本身便象征着某种意志,近乎不死不灭,而且即便死了也只是形体的消亡,祂们还可以通过附身信徒实现新生。
诸如曙光女神、皎月女神甚至暮光星灵佐伊,祂们的力量就都是继承而来。
被命运选择,成为某种责任的肩负者。
记载中唯一意志消亡的星灵应该只有潘森所代表的“战争之神”,战争星灵附体了一个叫做阿特瑞斯的凡人,骄傲的星灵判定他不配拥有战争的力量,便直接夺取了他的身体。这一代的潘森主要职责是寻找并杀死所有那些企图渎神的暗裔,那些远古时期被制造出来的活体武器。
尴尬的是,这一代的战神潘森,在巨神峰附近的一场大战中,被剑魔亚托克斯的弑神之刃捅穿了胸口,直接导致了天空中的战争星座陨落。
也杀死了“战争之神”所代表的力量本身。
这个故事的最终版本是凡人“阿特瑞斯”活了下来,并且通过自己的意志激活了战争之神所能使用的武器,并且斩下了亚托克斯的手臂。
他成为了新的“潘森”,当然并不具备战争之神所代表的神力,他所拥有的武器也是依靠战斗意志驱动。
这也是在新版本的重做中,潘森的尊号会变成“不屈之枪”的原因。
战神寄宿的神性离去,而他则是凡人中诞生的新战神。
风女在神灵中也是属于弱小的那种,甚至她的力量在离开了祖安和皮城之后,也将大打折扣。
这也是很多自然之灵本身的缺陷——祂们永远也无法与诞生了自己的这片土地割裂。
不过大部分的自然之灵也不喜欢离开自己的“母亲”。
此时在自己的地盘上风女要对抗一名上古强大的神灵,这可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要是皮城和祖安被摧毁,祂即便击溃了邪神积聚的力量,也只能算是惨胜而已,因为祂作为神灵的力量本源已经遭到重创!
所以她只能被经验丰富的邪神用远弱于祂的力量牵住了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