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4h1熱門連載小說 校園修仙武神笔趣-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你對我做了什麼看書-fmo1o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推薦校園修仙武神
老芋头淡淡的道:“人性本来就很脆弱,尤其是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
原来,随着雇佣者本人的落败,私勇军中很多人动了歪脑经,他们一群人联合起来杀了燕不回,霸占了原本属于那些财主的资产,带着抢夺来的“新娘”和大队人马躲进了山里,成了当时为祸一方的土匪。
那些年的战火连天,百姓的日子本就很难熬,在加上这些毫无人性的土匪们肆意烧杀抢掠,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其实,当年我也想过出手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些土匪,可是我那个时候练功正在关键的时候,不能离开!”老芋头的神色一变,道:“可也正好是在那个时候,一名刀客来到了滨江县。”
“他自称是燕不回的好兄弟,但其实我知道,他并不认识燕不回!”
“您怎么知道他不认识燕不回?”陆遥不解的问道。
“我曾经和燕不回有过一面之缘,探讨过一些关于私勇军的事情,两人聊得投机,他告诉我他的老家在新陆省双塔市,可是,那个夏侯徽却说的是西京市!”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燕不回之所以不告诉人他的老家在双塔市是因为他在家乡犯了杀人罪才逃去在西京市当了兵,而他也不是人么传言的什么退伍军人,其实只是一个逃兵。”
“逃兵?”
陆遥也猛然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如今这个社会,有退伍军人一说,可是,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哪里来的什么退伍军人?
那个时候只有牺牲和继续战斗,哪里会有什么退伍军人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就从来没有人对他的退伍军人的身份产生过怀疑?”陆遥看着老芋头,问道。
“没有,一个也没有!”
老芋头淡淡的道。
“这怎么可能,那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退伍军人一说?”
“如果我说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你信吗?”
老芋头反问道。
“这个……”
“算了,不要纠结他的身份问题了!”
“那个夏侯徽打着替好兄弟报仇的旗号,杀光了所有当时参加了私勇军的家伙,带着一大笔的金银财宝离开了这里!”
“说来也巧了,谁能想到持续了那么多年的战争说结束就突然间结束了,当地很快就解放了!”老芋头道:“当时地方军进驻滨州县后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一项就是清算当年私勇军犯下的滔天大罪!”
“夏侯徽不是把他们全杀了吗?”
陆遥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和已经死了的人清算旧账呢?
“夏侯徽是杀光了他们,但是他杀的只是那些参加过私勇军的家伙和强虐过百姓的家伙,至于那些被他们抢走的所谓的新娘子,他一个也没杀!”
“她们刚好就是四十五人对吗?”
陆遥恍然大悟道。
“没错,他们刚好四十五人!”
“当年我没能救得了燕不回,但我决定救这些苦命的女人开滨州县!”老芋头道。
“您既然要救她们,为何又要在山谷中将她们全都杀了?”
陆遥追问道。
“当时地方军军法魏老四封锁了整个滨州县的交通要道,没办法,我只好带着他们走了一条只有我才能找到的路,可是,当我带着她们走到山谷中的时候,我却发现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什么错误?”
“我既然能够看出夏侯徽是一名修仙者,而他的实力比我高,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呢!”
“他不杀那些女人,并不是因为怜悯,而是为了陷害我!”
“虽然我不能确定他原本的计划就是这样,但有一点我可以断定,他的这一步棋就是为了我布下的!”老芋头的神色有些痛苦,道:“他在那些女人身上做了手脚,当我带着她们走进山谷之后不久,我猛然发现了一件怪事!”
“她们竟然可以吸食山谷中那些暴尸荒野的野兽死气!”
陆遥此时没有再问,因为他已经猜到了,夏侯徽一定会是用眼前老芋头所谓的这把魔刀对他们做了手脚,让他们早都变成了行尸走肉。
“我突然发现我做了一件错事,如果我将这些人送出滨江县,那外面会有无数人死在她们手上,所以,我便不惜耗费巨大的精力在山谷中布下了一个巨杀阵!”
“可是,我终究还是低估了夏侯徽的实力,没想到他留下的这些东西虽然被我杀死了,可她们的怨灵却是完美的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毁了我的修为,差一点就让我命丧当场同那些行尸走肉们同归于尽了!”
“原来如此!”
“丁老,我还有件事情想不明白,你说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和丁姑娘有一种神奇的熟悉感吗?”
两人沉默片刻,陆遥又问道。
“很简单,你手中的刀便是当年夏侯徽的刀,而子昂也并不是我的亲孙女,她是我从死人堆里带回来的!”
老芋头将丁子昂的身世告诉了。
原来,老芋头根本就没有子嗣,更不可能有什么孙女,至于丁子昂这个孙女,那是当年老芋头进山查看夏侯徽的杀人现场时意外发现的一个婴儿。
“我相信当年夏侯徽一定不是没有发现她,而是他没有想到竟然有个刚出生不到两个月的小女孩竟然躲过了他的魔爪,而且还健康的存活了下来!”
“至于你说的你和子昂有一种很奇怪的熟悉感,我觉得倒不如说是你手中的这柄魔刀和子昂有种熟悉的感觉,你不过是感受到了刀了的情绪罢了!”
老芋头的一番话若是说给别人,别人绝对不会相信,但是,对于一位修仙者而言,却又有着足够的杀伤力。
没有错,某个人的确是可以和某件神兵产生灵魂深处的共鸣。
而且,似乎除了这个解释外,陆遥找不到更合适的解释了。
一个根本不懂的修仙的人竟然可以用自己平平无奇的气息镇压住陆遥在即将癫狂时候翻滚的血气,这一点极其不正常。
“陆遥,你滴一滴血在那弯刀之上,看看会有什么反应?”
老芋头看着发呆的陆遥,突然说了一句。
“好,我试试!”
陆遥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毫不犹豫,轻轻的用手指在刀刃上划了一下,一滴殷红的鲜血便掉在了刀刃上。
一滴鲜血,本该是平平无奇,但是当它掉在弯刀刀刃上后,弯刀突然红光大作。
“把刀给我!”
老芋头突然大喊一声。
陆遥依旧没有犹豫,轻轻一甩,弯刀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手中,可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让陆遥做梦也不敢相信。
“咻!”
只见老芋头接到弯刀后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身上气势暴涨,急速攀升,在陆遥毫无防备之际,横刀朝着陆遥以雷霆之势砍来。
这一刀,出刀极快,时机拿捏的也是恰到好处。
来不及安然无恙的躲开,陆遥只能尽量保护好自己的要害部位不受到致命的打击,胸口还是给老芋头一刀结结实实的砍中,一股滚烫的血液如同泉涌一般顺着衣襟往下流。
“你说的都是假的?”
这一次,没有魔刀在手,陆遥没有暴走,只是吃力的向后退了十几步,让自己与老芋头处于一个相对安全的范围。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
“呵呵,这个世界充满了尔虞我诈,你以为我就那么好骗吗?”
“告诉你,我的伤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之所以顺着你说的承认,只是想要试探你实力的同时麻痹你!”
老芋头脸上洋溢着属于胜利者的骄傲,冷眼看着陆遥道。
“呵呵!”
老芋头脸上挂着胜利者的骄傲,可是陆遥的脸上也没有失败的自怨自艾,只听到冷冷一笑,道:“没错,你的伤的确不是在杀死那四十五名妇女的时候留下的,而是你贪图夏侯徽的这柄刀,跑去夺刀的时候被夏侯徽给伤的,对吗?”
“你……”
老芋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可憎的狰狞爬上眉梢。
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说的没错,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时假亦真!”陆遥淡淡的道:“丁姑娘的确不是你的亲孙女,但是她也绝对不是你从土匪窝里带回来的。”
“她是你从滨州市一位普通老百姓家抢来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要管我怎么知道的!”陆遥淡淡一笑,道:“你刚才卯足了劲给我一刀,那你现在在感受一下你自己的身体情况,是不是有惊人的发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