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i6x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北頌-第0997章 亂上加亂推薦-bks9f

北頌
小說推薦北頌
寇季看着范仲淹等人满腔热血在沸腾,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相信,再过一会儿,皇家发现了治疗发烧的药方的事情就会传扬出去。
此事立马会成为汴京城百姓们热议的话题。
至于太子赵润调戏房美人一事,百姓们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以后,立马会对其失去兴趣,然后兴致勃勃的参与到治疗发烧的药方当中。
发烧是一种常见病,家家户户都能遇到。
也能遇到那种发烧病死的人。
所以百姓们都清楚发烧的可怕。
如今有药方能治疗此病,百姓们自然关注。
毕竟,此药方关系着他们的性命。
相信太子赵润调戏房美人一事,很快会在药方事件冲击下,消声灭迹。
简单的一则谎言,轻而易举的抚平了太子赵润调戏房美人一事。
有那么点春风化雨的味道。
寇季向着范仲淹等人拱了拱手以后,笑呵呵的坐着马车离开了。
在御街上行驶了没多久,包拯就坐着马车追了过来。
“先生等等……”
包拯追上了寇季的马车以后,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喊了一声。
寇季同样掀开了马车的帘子,略微愣了一下,笑着道:“小日子过的不错,不坐牛车了?”
包拯轻声笑道:“絮儿说了,我如今好歹也是朝中重臣,再坐牛车,掉身份。”
寇季哈哈笑道:“你在乎这个?”
包拯笑眯眯的道:“絮儿在乎。”
寇季笑问道:“不怕花钱?”
包拯坦言道:“宫里送的,又不花钱,我不坐就浪费了。”
寇季闻言,仰头大笑,笑声十分爽朗。
当初他有心撮合包拯和赵絮,就是为了让包拯能够过好一点。
如今看来,包拯过的不错。
吃软饭吃的很滋润。
包拯在寇季大笑声中,叫停了马车,然后攀上了寇季的马车。
待到马车重新行驶起以后,包拯沉声问道:“宫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寇季收起了笑意,淡淡的道:“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
包拯苦笑着道:“学生又不是蠢货,怎么可能相信那一番假话。”
寇季质问道:“我要是说我说的是真话呢?”
包拯坐直了身子,正色道:“那就请先生解释解释,御林卫为何会抓走三位朝廷命官?他们可跟房家没有半点关系。”
寇季感叹道:“就知道瞒不过你们。”
包拯展颜一笑。
寇季盯着包拯道:“别人都假装相信了我的话,你为何还要追着刨根问底?”
包拯坦白道:“他们知道了太子并没有对房美人欲行不轨,自然不会再追寻真相。但是不同,学生家里还有一位等着知道事情始末的妻子。”
寇季感慨道:“驱使当朝三品做仆人,赵絮这个公主做的威风啊。”
包拯笑着道:“学生甘之如饴。”
寇季赞叹道:“看来你们夫妇过的很滋润。如此,为师也就放心了。不过你包拯可不是那种任人驱使的软骨头。”
包拯直言道:“学生自己也想知道内情。事情若是止步于此,学生自然会欢欣鼓舞。事情若是没有止步,那学生愿意助先生一臂之力。”
寇季笑道:“你都看出了什么?”
包拯摇头道:“不是我看出了什么,而是满朝文武都看出了夺嫡已经开始了。既然是夺嫡,手段不可能如此简单,牵连在其中的也不可能只有一个美人。”
寇季点点头道:“既然都知道牵连甚广,为何别人躲着,你却挤破了脑袋往进钻?”
包拯笑道:“学生只是觉得,以先生如今的地位,不该被皇家的这点琐事牵绊,更不该为了皇家这点琐事奔波。”
寇季哑然失笑,“你是觉得官家让为师出知此事,是大才小用?”
包拯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
寇季幽幽的道:“那你又知不知道,此事非我不可?”
包拯皱眉,疑问道:“何解?”
寇季双手放在了腹前,感慨道:“因为你们牵扯的越深,死的越快,知道的皇家秘密越多,命就越短。”
包拯一脸正色的道:“学生不怕死。”
寇季笑问道:“那你敢问罪于四妃,敢囚皇子吗?你不经过官家,能镇得住官家那一群妃嫔吗?”
包拯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他没办法问罪于四妃,就算拿了赵祯的圣旨过去,人家一样可以不给他面子。
囚禁皇子,更不可能。
整个大宋朝能囚禁皇子的,只有赵祯。
镇住六宫妃嫔,更不可能。
人家能给他一个好脸色,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
镇住人家?
洗洗睡吧。
他不可能像是寇季一样,说砍人就砍人,谁会怕他?
包拯苦笑一声,“看来此事只能由先生处理。”
寇季淡然一笑。
包拯看向寇季问道:“听先生的意思,此事看着小,但背后却牵扯到了四妃和皇子?”
寇季笑道:“你都说是夺嫡了,那么此事自然不可能只有一个房美人。她并无所出,为何会主动为其他皇子奔波?”
包拯点着头道:“也对,四妃中的德妃、贵妃、淑妃,皆有皇子在侧,年龄虽然还小,但比起其他皇子,已经不小了。
四妃现在出手将太子拉下马,也算是在帮自己的皇子剪除对手。”
寇季点着头道:“如今太子根基未稳,她们越早出手,对她们越有利。”
包拯沉吟着道:“官家春秋鼎盛,其实她们等下去,等到太子在太子之位上坐不住的时候再出手。”
寇季摇头道:“话虽如此,可面对那个位置,谁等得住?就算要等,为何不是自己坐在皇后的位置上,自己儿子坐在太子之位上等呢?”
包拯直言道:“太子之位,就是个靶子。”
寇季感慨道:“钱也不是个好东西,可大家都喜欢它。”
包拯长叹了一声,“大宋多事咯……”
寇季笑骂道:“做好你的事。如今改制还没有彻底的笼罩地方,你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还没有闲心惦记其他的。
为师之所以冲锋在前,就是为了不让这些琐碎的事情牵绊着你们,好让你们将改制彻底落实下去。”
包拯愕然的道:“先生……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寇季不咸不淡的道:“为师我这叫一举多得。”
包拯好笑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寇季瞥了包拯一眼,低声吩咐道:“帮我查一下房美人。”
包拯一愣,“陈琳……”
包拯只说了两个字,就明白了寇季的用意。
“先生是觉得,有人会盯着陈琳,所以陈琳查不到最后。所以才让学生暗中查探此事。”
寇季缓缓点头。
“查一查房美人从小到大都跟什么人来往过,跟谁的交情最为密切……”
包拯郑重的道:“学生明白……”
寇季摆了摆手,示意包拯可以滚蛋了。
包拯也没有含糊,立马下了寇季的马车。
寇季坐着马车回到府里以后,刘亨和管家赶忙迎上前。
“四哥……”
“老爷……”
寇季笑着道:“已经没事了。”
刘亨和管家齐齐长出了一口气。
“那就好,我还真怕掀起什么波澜。”
刘亨笑着道。
寇季摇头笑道:“纵然有什么波澜,也影响不到我们兄弟。”
刘亨感叹道:“话虽如此,可终究是个麻烦。还是平平静静的好。”
寇季笑着点点头,让刘亨和管家下去休息。
刘亨和管家下去以后,寇季就回到了书房静静的等消息。
一晃便到了夜半。
陈琳踏着月色赶到了竹院。
在管家的引领下到了寇季书房以后,开门见山的道:“那三个房氏的同乡已经审过了,此前并没有见过房氏。
不过在审讯房氏在朝为官的兄弟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消息。
房氏在入宫以前,有一个贴身女婢,似乎知道一点房氏的秘密。
房氏在入宫前一年,她犯了错,被逐出了房家。
咱家已经派人去找这个女婢了。”
寇季沉吟着道:“如此说来,房氏还真的有秘密。”
陈琳郑重的点头。
寇季再问,“其他的呢?”
陈琳沉声道:“宫里采买的人跟汴京城里的一家炮坊有接触。”
寇季瞪起眼,“炮坊?”
陈琳重重的点头。
寇季质问道:“哪一家?”
“常兴隆!”
“立刻去!”
寇季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起身,往外走去。
陈琳匆匆跟上。
二人出了府,坐上了马车,赶往了常兴隆。
寇季一路上心事重重。
做花炮的火药威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是数量够大的话,也会有相当规模的杀伤力。
朝廷自己的炮坊遍地都是,民间的炮坊也不少。
在火器出现以前,火药在大宋人眼里就是一个玩物。
火器出现以后,朝廷倒是严格监管着火器,但是并没有关停民间的炮坊。
因为没办法关。
数量太大。
关停了以后,很多人就会失业。
更重要的是,最大的花炮商家就是皇家。
花炮作坊一旦被关停,损失最大的就是皇家。
再加上大宋以前的保密措施并不严密。
火药配方流落的遍地都是。
知道火药配方的匠人也多。
一些流传甚广的书籍里也有记载。
即便是皇家关了炮坊,也止不住火药在民间的流通。
因为花炮已经成为了大宋庆贺的一个必备之物。
所以百姓们不会舍弃它。
皇家关闭炮坊,只会让民间的花炮价格上升,私炮作坊成风。
在后世那个各方面都远超大宋无数倍的时代,尚且做不到禁绝花炮,更何况是在大宋。
寇季和陈琳匆匆赶到了花炮作坊所在的街道,就听到了一声剧烈的炸响,看到了一团火光从街道中腾空而起。
寇季震的两耳嗡鸣,拉车的马儿嘶吼一声,开始疯狂的乱窜。
脚下的地跟着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陈琳眼疾手快,猛然铺出了车厢,斩断了捆绑着马匹的绳索。
马车车厢一瞬间倒在了地上,寇季狠狠栽了一个大跟头。
陈琳蹭了一下手上的血迹,快速的走到了寇季身边,扶起了寇季。
几个在马惊了以后跳下了马背的侍卫快速的聚拢在了寇季的身侧,将寇季和陈琳护卫在了正中。
寇季恍恍惚惚站起身,“马夫呢?”
陈琳沉声道:“被甩下了马车,不知道滚到哪儿去了。”
寇季缓缓回神,听到了街道上乱成了一团,尖叫声四起,炮仗声此起彼伏,立马吩咐道:“快,调遣五城兵马司的人来封锁此处。”
有侍卫应答了一声,匆匆跑去传话。
寇季在陈琳和侍卫搀扶下,走到了街道的一侧,眼看着街道上的乱局,耳听着连绵不绝的炮仗声,冷笑着道:“陈琳啊!人家在向我示威呢!”
陈琳往着那火光,皮笑肉不笑的道:“确实过分了……”
寇季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对陈琳道:“现在不是追究此事的时候。宫里那个跟炮坊接触过的宫人你可抓到?”
陈琳阴沉着脸摇摇头,“已经死了……还是咱家亲手埋的。”
寇季愣了一下,“你手下的人?”
陈琳脸色十分难看,低声道:“咱家掌管内府,采办监的人,都归咱家掌管。他算是咱家的人。”
寇季盯着陈琳感慨道:“你的人私自接触炮坊,你居然才知道。你是假装的吗?你准备图谋不轨?”
陈琳脸色一黑。
“朝廷推行改制,官家要知道动向,所以咱家大部分时间都盯着武德司。咱家对官家忠心耿耿。”
寇季冷冷笑道:“你忠不忠心,你说了可不算。你最好尽快弄清楚你手下的人被谁收买了,有没有带着火药进宫。
若是火药在宫里的哪一处炸响,你图谋不轨的帽子可就逃不掉了。”
“咱家……顶多是失职……”
“官家和皇子皇女若是有伤,你一句失职说得过去吗?”
“……”
陈琳垂下了头,说不出话。
若是赵祯和皇子皇女被火药所伤,那陈琳就算死一百次,也难赎其罪。
寇季对陈琳摆了摆手,“此处不需要你了,你尽快回宫去查明此事。看看你手底下的人有没有弄火药,火药有流向了何处,顺便再查一查此事跟房美人的死有没有关联。
你最好尽快查清此事。
对方敢在你我眼皮子底下点燃炮坊,就一定敢在宫里点燃火药。”
陈琳厉声尖叫道:“谁敢!”
寇季冷哼道:“喊那么大声有用?还不快去查!”
陈琳咬了咬牙,一个人匆匆离开了此处。
陈琳出宫的时候倒是带了宦官,只是那些宦官大多都不精通武艺。
马术也一般。
毕竟,陈琳自己就是一个武艺高强,且毒术精湛的高手。
他出行,一般不会带会武艺的。
刚才炮坊一炸,马就带着他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寇季在陈琳走后,盯着那仍然还在燃烧,还在爆裂的炮坊。
“惊喜还真是一波接着一波……到底是谁呢?”
寇季在原地等了许久,五城兵马司的人才匆匆赶到。
随后开封府的人和巡检司的人也到了。
寇季将收拾残局的事情交给了他们,然后离开了。
对方既然已经炸了炮坊,那就说明该毁的都毁的差不多了。
他就算留在此处,也查不出什么。
寇季回到府上的时候,就看到了刘亨手握着一杆大枪守在竹院门口,腰间还别着一柄火枪。
“四哥,有人在汴京城动用了火器?”
刘亨见到了寇季以后,立马迎了上来,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以后,将寇季迎进了府中,才沉声开口。
寇季摇头,“不是有人动用了火器,而是有人炸了炮坊。”
刘亨声音沉重的道:“明天给府上的人配上火枪吧。”
寇季眉头一挑,“目前汴京城内,只有御林卫配着火枪。”
刘亨郑重的道:“敌人敢明目张胆的在汴京城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可见是个狂妄之人。狂妄之人就会做出狂妄之举。
找一群死士冲杀寇府,也不是不可能。”
寇季冷哼一声,“对方只要脑袋还清醒,就不会有这个胆子。”
刘亨皱眉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寇季缓缓摇头,“炮房一炸,汴京城必然人心惶惶,我若是给府上的侍卫配上火枪,汴京城的人会更恐慌。
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不能乱。
一定要稳如泰山,以不变应万变。”
刘亨咬牙道:“四哥有没有怀疑的对象,说出来,我去宰了他。如此一来就一了百了。”
寇季居然点了点头,报出了五个名字。
“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曹皇后、官家……”
刘亨愕然的瞪起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寇季看到刘亨愕然的表情,淡淡的问道:“有问题?”
刘亨迟疑着道:“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三个人要除掉你,我能理解。可是皇后和官家又是为何?
你为什么又会将他们列入其中?”
寇季直言道:“房美人刚死,还没有过夜。嫌疑最大的就是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我如今也在暗中调查房美人的事情是不是跟她们有关。
但我并没有流露出怀疑她们任何一个人的神色,也没有明火执仗的跟她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对着干。
若是皇后借着炸毁炮坊,激起我心中的怒火,让我和三妃死磕。
最后无论结局如何,皇后和太子都是最大的赢家。”
刘亨思量了一下,道:“你今日刚刚经历了房美人的事情,刚刚怀疑上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刚刚查到炮坊,炮坊就炸了。
此事很容易联想到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三人身上……
其他人从中作梗,反而容易被忽略……”
寇季点点头,“不错,我要是和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死磕的话,得益最大的就是皇后和太子,所以我将皇后列在了其中。”
刘亨疑问道:“那官家呢?震慑你?恐吓你?还是想杀你?”
寇季摇摇头,道:“为了留住我!”
刘亨不解的看着寇季。
寇季解释道:“炮坊已经炸毁,宫里的人跟炮坊接触过。有没有暗中将火药运进宫,谁也不知道。
在找出那些火药之前,它很有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
其中就包括官家身侧。
官家知道我重情义,在他身处在危险中的时候,我绝对不会离开他。
所以那些火药只要一日在宫里,我就一日不会走。”
刘亨皱眉道:“可是四哥你如今并没有走的意思。”
寇季摇头笑道:“等到改制彻底在地方落实以后,我就该离开了。改制一旦彻底在地方落实,朝野上下就会形成一个完整的政务处理体系。
在这个体系上面可以有一个官家,但却不能再多一个总理大臣。
如今改制已经从府推行到州。
再过几个月,就推行到县。
只要推行到县,基本上已经算是完成了。
我也就到了离开汴京城的时候了。”
刘亨沉吟着道:“可是改制完成以后,依然有很多政务要处理。比如教化的推行。”
寇季感叹道:“政务是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我能提供给大宋的,就是一个大方向。教化已经步入到了正轨,贾昌朝做的不错,只要给贾昌朝一些时间,他一定会完善大宋的教化推行。
所以有没有我,对大宋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了。
你看看,我此前数个月不上朝,大宋还不是一样运转顺利。
各项政令还不是安安稳稳的在推行。
我如今在大宋不过是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而已。
但我并不是不可取代的。”
刘亨道:“所以官家会用这种办法绊住你的脚,将你留下。”
寇季点点头。
刘亨问道:“此事该如何追查?”
寇季摇着头道:“此事在暴露之前,并没有留下任何踪迹,唯一有牵连的宫人,早就被陈琳给埋了,炮坊里的人估计也跟炮坊一起被炸上天了。
所以我推断,已经没有活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