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spa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爛柯棋緣 txt-第738章 以指對劍相伴-zcqkb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计缘等人的气息在此前一直没有显露出来,此刻出现了也同样是气息全无,就好似江雪凌身边站了三个普通人一般,也就江雪凌从始至终都没有收敛自己的气息。
南荒群妖之中不算一众大妖和其他妖魔,此刻一共有七位妖王也围在远方,其妖气普遍要远超寻常妖物,将天空渲染出厚重的颜色,虽然这七个妖王的实力有高有低,但场面还是得做足的。
这七个妖王,除了最开始的妙云和黄古之外,其他五个妖王都是各自占据一片方位,手下也有数名大妖和更多化形妖物,在方圆数十里的范围内,这么多道行不浅的妖怪聚集在一起,即便是南荒也算得上是夸张了,更何况中心包围着一头山脉般巨大的仙兽。
一个猛虎妖王遥远悬浮空中,虽然是魁梧的人形,但额头的那个“王”字却依然存在,一双虎目遥视远方巨大的吞天兽,在其身边有两道幽光射来,很快就化为了两个男子。
这两个男子一个身穿云纹黄衫玉面斯文犹如书生,一个华服着身俊美异常,甚至显得有些妖艳。
“哈哈哈,两位使者来了?看,这便是天下各方有名的稀罕仙兽,名曰吞天兽,乃是仙道高门巍眉宗宗门之宝,更是天地间最有名的界域摆渡之一,如今却发了疯一样自己闯进了南荒,这可怪不得我们了!”
俊美妖艳的青年眉头一皱,看了一眼身边的黄衫书生后才看向近处的妖王。
“吞天兽?那上头有巍眉宗的仙人咯?”
妖王咧嘴露笑,口中尖锐的獠牙散发着寒光。
“那是自然,有一些个巍眉宗的婆娘,不过此番她们已经在劫难逃,嘿嘿,兄弟,这次说不定能让你尝尝这仙人血肉了,也算招待周全了吧?”
猛虎妖王口中的“兄弟”,不是指那个俊美的青年,而是另一边的黄衫书生,此刻听到妖王的话,书生看了他一眼,目光扫向远方的吞天兽。
“我听过巍眉宗,宗门高人应该不少,那吞天兽上的女仙也不简单,另外几个妖王依然貌合神离,不肯自损元气去攻,看来得拖一阵子了。”
俊勉青年眼睛一眯,开口道。
“此事要么不做,要么必须雷厉风行,迟恐生变,一头落入南荒腹地的吞天兽,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虎狂妖王,还请务必速速拿下!陆兄,你说呢?”
黄衫男子正是陆山君,如今的名字却叫陆吾,听到俊美青年的话,他眼神也冒出一缕凶悍妖光,然后又淡下去。
“速速拿下当然是好的,但若虎兄长主导猛攻,势必折损严重,此前可是已经被斩了一个大妖了,其余妖王怕是也盼着呢。”
“不错!兄弟说得对!本王下死力气,让他们得大利就不划算了,而且那巍眉宗的婆娘可不简单,一根发带打伤了妙云,看他那脸色苍白的样子,似乎可不是轻轻一下那么简单,还得再看看!”
听到妖王这么说,俊美青年不由眉头一皱,看向身边黄衫男子,并传音道。
“陆吾,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赶紧让这蛮虎上去,否则拖了久了夜长梦多,吞天兽对巍眉宗极为重要,她们不会放任不管的,而且那个女仙上方百丈清气自流,绝非简单仙人,一定要缠斗拖垮她才行。”
黄衫男子摇了摇头,低声道。
“有些不对劲,那巍眉宗的仙人,太过沉着了,而且吞天兽如此重要,忽然就发狂进了南荒?巍眉宗的人会犯这等低级错误吗?虎兄长贸然上去能拿下还好,万一……”
猛虎妖王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巍眉宗仙道名门,连我都听过名头,而且我不动手自然有人会动,你们看,那边妙云就忍不住了。”
正北方,妙云妖王麾下五个大妖有一个现出原形,是一只背上满是疙瘩的巨大妖蟾,其余四个站在那妖蟾头顶,一起冲向吞天兽,另外各个方向的妖王也都各自至少有两名大妖出手。
甚至妙云妖王自己也再次亲自出手,身上和脸颊上也全都是青鳞,一把妖剑已经满是寒意,剑光依然直取江雪凌。
妙云早就等着这一刻了,如今那巍眉宗女仙在几日里斗争不休,虽然看似并无什么伤痕,但应该已经消耗了大量法力,而他妙云则一直调息复原养精蓄锐,为的就是一雪前耻。
“臭婆娘,我们再来一较高下!”
在妙云持剑率众来攻的时刻,也正是计缘等人现身的时刻,在居元子用玉怀太虚藏形法隐藏巍眉宗弟子之后,吞天兽头顶就只有江雪凌和计缘等四人。
“嗯?”
妙云心头一惊,但此刻收剑未免令其他妖怪耻笑,索性运足了妖力以更猛烈的势头朝吞天兽头顶刺出这一剑。
计缘等人此刻也刚刚结束短暂的谈话,自然也望向来袭的一众妖怪。
江雪凌根本站都不站起来,只是看向计缘。
“久闻计先生剑术通天了。”
短短一句话什么意思谁都清楚,而计缘也并没有退缩的打算,青藤剑自动飞到其右手,但他却并未持剑相迎,反而右手持剑负背身后,一道剑意和剑气化为一道波浪在计缘身中扫过,随后将剑意剑气汇聚于左手,把袖一展,以剑指朝北天点出。
剑术剑诀可以说就是计缘最熟悉的妙法,也是从最开始阶段一直到现在的安身立命之法,剑意早已化入元神融入意境。
此时此刻的剑指虽不是剑气无双,但剑意却极为纯粹强盛,更无意间以袖里乾坤的意境施展,可以说这一指力虽不强,却极尽锋芒。
只是法眼一扫,计缘就能看出这妙云攻来的一剑,妖力强大剑势迅猛,但强而不凝,光中有暗,甚至让计缘有种“不过如此”的感觉。
没有太过夸张的力法神光显现,没有夸张的剑光和剑气显化,但计缘这一指点出,妙云只觉得仿若周围的一切都淡化了,甚至连原本指向的目标都不由自主的从江雪凌身上转移,变得直指计缘。
仿佛有一种玄奇的汇聚力,强行将这剑势和妙云的注意力拉扯过来。
这当然令妙云大感不妙,但这会面对那两根手指已经令他提起了十二位万分精神,在心神层面有种避无可避绝不可退缩的压抑和紧张。
“吼,找死!”
大吼一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妙云疯狂催动妖力,不断融入剑中,他越是如此疯狂,在计缘眼中,这妖王那一剑就越显得不纯粹,以至于计缘都微微摇头。
‘明明此前剑术精妙,此刻却越发落得下乘。’
计缘的动作更像是一种藐视,在妙云来不及升起愤怒或者恐惧的时刻,妖剑同计缘的剑指碰撞在了一起。
“波~”
同所有旁观者预料的不同,接触的那一刹那,光线仿佛微微暗了一下,发出几乎细不可闻一声,好似气泡被戳破。
下一刻。
“轰隆隆隆……”
庞大的妖光妖气爆发,如同炸弹爆炸一般冲击四面八方,光芒耀眼巨浪翻滚,但其中有一道细微的剑光却在这妖光中一闪而逝。
妙云妖王抓着妖剑的手已经彻底麻了,自身则借助这爆炸般的冲击快速飞退,一瞬间就已经退开数百丈。
这种情况下,其他正准备进攻的大妖也都停下了攻势,近一些的更是运起妖力防护,因为刚刚爆发开来的,混合着庞大妖力的剑气和剑意锋锐非常,冲击力可不小。
妙云的右手臂上的衣衫已经全都碎裂,露出满是青鳞的手臂,抓着剑柄的虎口处,少量鳞片已经崩裂,有一丝丝血液溢出,并且凭借妖躯强大的恢复力都居然不能马上止住。
尽管妙云手臂还一直发麻着,也下意识用左手扶着右臂,但他的视线却顾不上自己,而是惊骇的看着吞天兽头顶的四人,确切的说是看着刚刚以剑指和他交手的那个仙人。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计缘笑了笑,视线余光扫过自己左手指尖,和他想的一样,并无什么伤口。
“剑气和剑意都不错,在妖族中算是难得,可惜你只是用剑,而非出剑。”
这不是计缘狂妄自大故意贬低妙云,而是真的这么觉得。
这时候,妙云才看清了计缘,这是一个身穿白衫的长发仙人,但一双眼睛却是看似无神的苍色,而计缘背后居然握着一柄剑。
‘他刚刚根本没用剑,而且是左手……’
“你是谁?巍眉宗不该有男仙的,也不可能有你这等剑仙!你是谁,长剑山的?不,长剑山绝对没有你,没有你!”
妙云心情恐惧中居然带着亢奋,而在其他妖怪仅仅是停留在震撼层面的时候,猛虎妖王身边的俊美青年在看到计缘出剑的那一刻,瞳孔就剧烈收缩,他看向身边的陆吾,发现对方也是脸色剧变。
“北魔,他就是是计缘吗……”
“别说出来!”
北木想要阻止陆吾说出来,但对面陆吾已经“口快”了一步,然后他再看向吞天兽方向,心中猛然一凛。
果然,原本在看着妙云妖王的计缘,一双苍目已经朝向了这一边,哪怕相隔十几里之外,北木也几乎可以肯定对方在看这里,计缘道行玄妙莫测,这么近距离谈及他的名号,果然天人交感。
‘这下可大事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