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bqg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二十三章 神女其實就在身邊看書-30lza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还在让人击杀怪物的时候,慕雪已经接近了内部区域。
不过在接近的时候,她感觉天女掌门那边又一次传来了信号。
慕雪闲着无聊,自然查看了一下。
在慕雪路途所过之处,负面气息退散,无人敢近身分毫。
所有的负面气息都在畏惧慕雪。
仿佛对混元之气天生的畏惧。
很快慕雪就看到了天女掌门跪在地上,周围貌似有不少人。
“又跟人起冲突了?”慕雪看着有些意外。
不过感觉是在秋景宫,刚刚好可以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顺便通知一些事。
随后慕雪便用混元紫气,在外面投放个身影。
————
“素栾仙子,并不是我们不让你查,而是现在陆家人在查,你们现在去不是添乱吗?”金长老对着素栾跟天女掌门说道。
这次是南北长老跟素染失踪,天女掌门跟素栾自然无法等待消息。
只能亲身前来。
她们宗门加上附属的所有宗门,一个七阶都没有,所以素栾来了作用其实也不大。
只能天女掌门亲自来。
“陆家的人只是在一个地方调查,他们主要在调查地上,我们可以查别的区域,绝对不会触及到贵门派核心区域。
就算不让我们查别的,让我们去请教下陆家调查进度,能帮上忙的,我们自然可以帮忙。”素栾开口说道。
“素栾仙子,你可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修为?”其他长老说道。
这句话让素栾直接无话可说。
是的,陆家人的修为太强了,他们这里所有人几乎都无法参与其中。
不在一个层次上,连对话或许都很困难。
天女宗一个七阶的都没有,这就是差距。
要不然之前千灵峰为什么只能勉勉强强挤进中等势力末流?
天女掌门看着一切,最后她把目光放在金长老等人身上。
金长老自然察觉到了天女掌门的目光。
不过天女掌门太弱了,四阶,他无法理解这种人是怎么当上掌门的。
依靠神女吗?
可是那个所谓的神女根本不在天女宗,谁也不知道那位神女会不会哪天就消失了。
所以天女宗其实没有那么让人忌惮。
至少可以少给她们面子。
六阶在秋景宫虽然很强,但是并不能怎么样。
“天女掌门,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实力不够根本无法参与这件事。”金长老说道。
天女掌门看着,她没感觉对方说的不对。
不过对面的气场好大,她一直站在这里压力很大。
可是她又不能什么都不做。
万一只是差了几分钟呢?
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最后太女掌门跪了下去,更轻轻的磕了个头,就算被神女大人惩罚,她也想早点找到南北长老那些人。
她们宗门无能为力,唯一能依靠的只有神女大人。
她们已经很努力变强了,可是始终那么的无力。
看到天女掌门突然跪在面前,金长老眉头皱了起来:
“天女掌门这是做什么?身为掌门就这样跪下,不觉得丢脸吗?”
跪下有什么用?
实力不够就是不够。
只是很快金长老就有些意外,因为天女掌门带来的那些人,脸色都变了。
尤其是附属宗门的掌门。
而且气氛都有些不对,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素栾脸色也不好,掌门又跪下了。
以前掌门跪下是一件很丢脸的事,现在掌门跪下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此时很多人都看了过来,很多人都有些不屑。
天女宗是这样的?
然而这个时候他们突然看到天女掌门上方有一点紫色出现。
在这紫色出现的瞬间,素栾等人脸色大变,同样跪了下去。
那些附属宗门的掌门更快。
随后一道声音传出:
“恭迎神女大人。”
声音落下,风云大作,紫气东来三百里。
紫气汇聚,力量呈现。
恐惧在所有人心中滋生,原先不屑的人,直接僵硬在那里。
他们无法动弹,因为可怕的存在正在降临,而他们的生死仿佛就在对方一念之中。
行动不由人,生死不由己。
这就是他们最为直观的感觉。
而最为靠近的金长老等人,感觉浑身气息直接混乱不堪,他甚至有一种直面恐怖的错觉。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人脸色苍白,明白气氛为什么骤变。
因为天女掌门跪下了。
因为神女即将出现。
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会拦着天女宗了。
这可怕的存在,翻手间就能灭杀他,秋景宫在对方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神女的出现,枯树老人也感知到了。
“好可怕的力量,这是什么人来了?”枯树老人心悸道。
“天女宗的神女,没想到比传言还要可怕,你们继续查看下方,我去看看。”那个老者一脸严肃道。
面对神女这种人物,他完全不够看。
但是对方既然出现了,他不得不去见见。
万一起冲突可不是什么好事。
慕雪出现了,她就站在天女掌门身边。
这次她没动用杀戮领域,只是正常的站在这里,特效动的也少。
不过在她打算开口的时候,突然飞来了一位老者。
“老夫陆家近卫上剑道人,有幸得见天女宗神女。”上剑道人轻声说道。
他只是想知道神女此行的目的。
当然,他其实并不是陆家近卫,说是近卫完全是因为好听一些,他做的事说出来有些挂不住脸面。
“陆家?”慕雪看着上剑道人,她其实有些意外,陆家这次居然派出了这么强的人。
她记得陆水失踪,陆家找起来挺敷衍的。
是因为她跟茶茶的缘故吗?
还是这次的事比较夸张?
确实有些夸张,不早点找到,陆水是有生命危险的。
“你们是在找地下的弱水空间?”慕雪又道。
“神女知道?”上剑道人有些意外。
他们只知道下面有空间,但是不知道有什么空间。
慕雪点点头,随后轻声道:
“不过以你们的实力,只够找到,不够打开那个空间。”
上剑道人没有生气,对方说的话他需要仔细考虑。
慕雪没有再理会上剑道人,而是低头看着天女掌门,随后道:
“带着你们的人离开这里,不就之后弱水将会爆发,此地将被弱水短时间覆盖,对你们来说是致命的。”
听到天女宗神女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惊。
上剑道人也是皱眉。
天女掌门更是担心:
“那里面的人…”
“无碍。”慕雪轻声说道。
是的,天女宗的人基本无碍,坐在原地的她,感知到了天女宗那些人。
听到慕雪说的,天女掌门就松了口气。
之后紫气开始消散,该说的她都说了,也警告了外面这些人改撤离的撤离。
至于听不听,她不在意。
当神女离开之后,天女掌门等人才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金长老再看天女掌门,脸色都不一样了。
人家当掌门,不是没有理由的。
“给你们添麻烦了。”天女掌门对着金长老非常很抱歉的说道。
说着就想跪下赔个不是。
看到这位掌门要跪下,金长老魂都要吓飞了。
其他人更直接退后了许远。
不过天女掌门还是被素栾扶住了。
“呵呵,天女掌门客气了,几位想要调查,我秋景宫自然欢迎,没有什么核心区域,请随意。”金长老立即说道。
他现在一刻都不想逗留,再也不想见这个天女宗掌门。
别人一言不合动手,她一言不发跪下请神女。
商量的机会都不给。
难怪有传言说天女宗附属宗门,只听天女掌门的。
看来不是谣言。
————
慕雪回过神来,随后起身往前面走去。
她刚刚可没有往夸张的说,这个弱水空间,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空间。
很少有人破的开。
要么内部瓦解,要么等它自己爆炸。
其他的难度就有些大了。
慕雪一起身离开,她身下的椅子就直接化作紫气消失不见。
她可不会跟陆水一样,随身携带椅子,混元之气可以转成混元紫气,然后化作临时座椅。
比陆水方便多了。
这时候她带上了面纱,换了一个发型,用的自然还是陆水送的发簪。
就算把长发放下,她也会随身带着这个发簪。
有时候可以用这个发簪给陆水开脑壳用。
结实。
不过她其实也剪过短发,陆水有段时间喜欢短发,所以她就剪了。
喜欢长发她就留长。
她这么迎合陆水,陆水就不迎合她了,她想看陆水长发及腰,可是陆水打死不留。
太可恶了。
很快慕雪就听到了前方的打斗声。
当她一步步靠近的时候,她就开始变得普通,衣饰也出现了感官上的差误。
别人这时候看到她,绝对不会联想到她跟陆水在一起的样子。
这次她穿的是衣服裤子,所以动起手来,很方便。
不过,纵然她装弱,周围的怪物也不足以让她出手。
一步踏出,慕雪身上就爆发出一股独特的气息,直接击退了要过来的怪物。
而慕雪这边的力量爆发,自然惊动了前方一些正在探查的人。
南长老看着前方有些意外道:
“那边有人好像是一个人,我去看看。”
说着南长老就带了两个人过去查看,她自然不敢乱来,而是试着靠近。
当她发现确实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南长老才远远的开口:
“请问道友也要往里面而去吗?”
“你们也是?”自然是慕雪的声音,她的声音很平缓,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无法干涉到她。
不疾不徐,非常动听。
原来是个仙子,南长老有些意外,不过她还是开口道:
“在下天女宗南长老,不知道仙子有打算一起同行吗?我们有对付怪物的办法,但是需要更多的人。”
很快慕雪走了过来,南长老一脸的警惕,她可是看着天女掌门长大的长老。
哪会那么轻易相信别人,不过掌门那种腿软的天赋,她们虽然有所学习,但是完全没有天女掌门那种果决,以及敏锐。
因为不够及时,所以成果上还是有所差异的。
当然,现在不是用那一招的时候。
很快南长老就看清楚了,确实是一个女的,这个女的虽然带着面纱,但是她可以确定面纱背后绝对是一张沉鱼落雁之容。
而且这个人的气质超级好。
让人感觉不到对方有丝毫的恶意。
不过南长老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有时候这种人拔刀就切你肠子。
当然,她还是无法想象这个人会是干这种事的人。
“不知道仙子是?”南长老又问了句。
“雪霁。”慕雪轻声开口。
她自然能够察觉到对方的警惕。
随后继续道:
“你们有办法对付这里怪物?”
“仙子是什么宗门的?”南长老问了句。
“秋景宫当代弟子。”慕雪说道。
这里没有秋景宫的人,所以伪装起来没人识破,问题不大。
其他的就难说,她能察觉到天女宗找了不少人。
不过能走到这个区域,人数不够是不行的。
只是再往前的话,可能迎来的就是灭亡。
可不走迎来的就是弱水,那时候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她们选了一条只有一线生机的路。
听到慕雪说的,南长老有些不太相信,对方是秋景宫的?
可是她发现这里一个秋景宫的都没有,不过她也没有多问,只要知道是外面的人就好。
她担心的是这个空间的人假装外面的人靠近她们,这才是最危险的。
虽然目前没发生过这种情况,但是越靠近核心,越应该警惕。
“那仙子打算加入我们吗?至于办法,到了地方仙子就知道了,当然,如果不愿意加入我们,我们也可以告诉仙子办法。”南长老说道。
慕雪点点头,告诉的人越多,自然越好,毕竟有人解决了核心,就等于所有人都有了生机。
随后慕雪就跟着南长老往人群而去。
当她过去的时候,发现基本都是天女宗的人,其他人则在远处。
各个宗门虽然都达成共识,但是凑在一起不一定是好事,有些距离就不会被直接包围,推进不算难,而且绝不会被团灭。
慕雪来的时候,天女宗一个个都看了过来。
在南长老介绍过后,素染则皱起了眉头,她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人的修为。
“你们是打算用封印的办法?”慕雪看到她们的阵法,就知道了她们的目的。
不能说是好办法,但是绝对是这些人唯一能用的办法。
“是的,这是我们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南长老开口说道。
慕雪点点头,然后看向素染道:
“能把阵旗给我下吗?”
素染以及南北长老都很意外,随后素染给了一支没有用的阵旗。
慕雪没有在意,而是接过阵旗,随后在上面刻画了一个阵纹,是一个素染她们从未见过的阵纹。
慕雪肯定是会阵法的,而且层次非常高。
陆水教她的,手把手教的。
教了好多年,毕竟两个人心思都不在阵法上面,结婚没多久嘛,还在努力要孩子的阶段。
随后慕雪不再多想,在刻画完成后,便把阵旗还给素染:
“用这个替代你的阵法试试。”
素染看着手中的阵旗有些不明所以,她真的完全看不懂。
但是看到对方没有解释的想法,她还是打算试试。
南北长老以及其他人自然也看着。
“我找个不重要的位置试试。”素染说道。
她其实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总感觉自己没办法拒绝一样。
很快她找了个不重要的位置将阵旗替换了下。
所有人都看着阵法,她们很好奇会不会出现什么新的变化。
很快阵旗完全替代了之前的阵旗,而在新阵旗融入阵法的瞬间,一道微弱的光出现了。
这光照耀到附近两个阵旗上,当光芒出现周围负面气息赫然间开始消退。
“这,这是在净化?”北长老看的很清楚,不是压制,不是禁锢,是真的在净化负面气息。
素染自然也感知到了,而后难以置信的看着慕雪。
她看不透慕雪的容颜,但是不妨碍她惊讶。
其他人也是惊讶。
如果,如果这样的阵旗够多,是不是意味着她们赢面大了很多?
慕雪看着她们轻声道:
“这只能勉强针对气息,如果是怪物用处不大。”
确实不大,想要让阵旗有足够的用处,需要动用足够的力量。
既然有足够的力量,那还不如直接处理负面气息的核心存在。
当然,对于天女宗等人来说,这个阵纹是很宝贵的。
“仙子还能制造这种阵旗吗?”素染立即问道。
她感觉这个人一点都不简单。
慕雪点头:
“可以是可以,不过量不多,动用全力的话还能制造四面。”
“够了,已经很好了,后续我们会保护仙子的,除非我们身死。”素染立即说道。
南北长老也是点头。
慕雪点头,她没有多说什么。
五面确实够她们推进。
人越多越容易找到核心,也越能让核心具现出来。
当然,她跟着天女宗等人,也是想顺便指点一下天女宗一些人。
等嫁给陆水后,她不可能一直庇护天女宗。
她会跟之前的神女一样,选择离开。
后面就只能靠她们自己,天女掌门足以撑起这一切。
毕竟有那么多的血提帮助,半年之内七八转完全没问题。
九转之后,再刻苦一些,修为进阶会非常的快。
尤其是她还有祸乱古城的馈赠。
不死族可一点都不弱。
之后慕雪又制作了四面阵旗,在五面阵旗融入之后,天女宗这边的进度突飞猛进,其他宗门自然以天女宗为首开始推进。
————
“前辈你教我的是不是假的口诀?”东方茶茶记了好久,就是记不住。
这真的不是她的原因。
“可能是假的吧。”弱水三千平静的说道。
她放弃了。
她无法理解,一个身具如此之多功德的人,为什么会无法记住功德之法。
“前辈的功法是哪来的?”东方茶茶问道。
“捡的。”
“哦,那肯定是假的。”
“嗯,假的。”
弱水三千没有动气,虽然有些无奈,不过头发被梳着挺舒服的。
是的,东方茶茶帮她洗完头吹完头后,就开始梳头发。
说要绑一个适合的发型。
可惜一直没有绑出来。
但是弱水三千也没有丝毫的阻止,任由对方绑,虽然没有绑出来,但是东方茶茶动手很轻,对她来说很舒服。
“你用过眼睛的力量吗?”弱水三千问道。
她自然能够猜出来,眼睛就是功德异变的部位。
“有啊,我能用眼睛御剑飞行,二阶的时候就会。”东方茶茶有些小得意的说道。
如果能夸她两句,她就更高兴了。
“御剑飞行?能试试吗?”弱水三千说道。
“好啊。”对于这种是东方茶茶还是很乐意的。
随后她就用手撑开了眼罩,接着一道金光如同流水一般从眼中出现。
接着在开始在空中快速书写,剑字眨眼间成型。
不过刚刚成型就Duang的一声掉落在地,貌似飞不起来。
东方茶茶看着飞不起来的剑,眨了眨眼,然后对着弱水三千努力解释道:
“可能油用完了,之前真的能飞。”
弱水三千自然是相信的,在这里其实很难飞起来。
不过她终于理解东方茶茶为什么记不住功德之法了,不是因为其他,而是脑子长的不一样。
思路不同寻常,自然需要非寻常之法。
“我教你一个新的口诀,但是最后能领悟出什么样的功德之法,就看你自己了。”弱水三千说道。
这一次东方茶茶瞬间记住了功德之法。
只是记住的瞬间,她有些好奇,她好像在哪听过。
功德之法是无法言喻的,只要记住之后才能具现语言。
所以就是弱水三千,都不知道东方茶茶的功德之法念出来是什么句子。
当弱水三千想要询问下东方茶茶的时候,她突然头晕,整个人倒了下去。
东方茶茶吓了一跳,立即跑过去扶住。
好一会弱水三千才缓过来,刚刚一瞬间,她感觉天地倒转根本坐不住。
“前辈我这里有药。”东方茶茶说道。
弱水三千听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不过她觉得自己很庆幸。
“继续绑头发吧,我再教你一些小技巧。”弱水三千说道。
她没有时间了,这里即将吞没她。
不过她死前会让这里存活的人尽量都离开。
一切因她而起,她不愿意拖累无辜之人。
毕竟她也被善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