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ygy熱門小說 唐朝小白領 txt-第二百九十六節 吐谷渾的來回(46)展示-cex14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人在极度愤怒的时候,会失控。
人在极度绝望的时候,会做出一些平时都没有的事情。
人在极度的被人欺负的时候,就会变得宛如鬼魅一样。
而面前的这个女子却是如此,她将这个恶霸一样的人脖子咬住,然后用力一拉扯,竟然用牙齿将这个男人的喉管给拉出来了,热气腾腾的,在这样的天气里,显得格外的刺眼。
而这个男人却是双手抓住了地面,虽然地上都是冰雪,可是还是被他抓住了手印了,可见真的很疼。
然后等到这个人慢慢地死掉了之后,女人再次站起来,然后接过了那把刀,来到了这个军士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里都是绝望和害怕,竟然哈哈大笑,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一样。
然后一刀就砍中了对方的脖子,让他的血喷的老高,随即晕过去。
可是呢,这个女人却是没有放弃的意思,手里的刀,她是将它当成了砍肉的那种刀具了,将这个人慢慢地越来越小了,剁成肉泥的感觉。
而血迹喷的到处都是,女人身上和脸上也是有很多。
然后她跪在那里大喘气,随即趴在地上大哭起来。
因为这个该死的村子里的人,自己的未婚夫,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两个弟弟,全部都被弄死了,而自己的好几个好姐妹都被他和他的手下给糟践了,似乎当成了一种生活的模样了。
她自己后来却被他献给了军士了,似乎是当成了礼物了。
人有的时候,带着无数的心疼,可是呢,却没有办法去将自己的想法给摆脱了。
你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情,你不要让人家说什么,要讲道理,一般这么说的人,你都要小心了,这样的人都是很可怕的。
过了一会,女子才慢慢地站起来,走到叶檀的面前跪下来道,“谢谢公子,奴家珍娘,以后一定听从公子的一切。”
叶檀挥了挥手,让她离开,没有说话。
等到这个香马上就不见了之后,叶檀发现还有不少人没有出来,就对着慕容顺说道,“走吧,既然人家不需要,我也不在乎。”
慕容顺看了对方一眼,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对方和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竟然没有全部要走,他知道,还有差不多上百人躲在那里,不愿意出来。但是呢,如果叶檀一直都要求的话,说不定这些人就会出来,如果出来的话,也许就可以活命,但是呢,他却没有,这就很有意思了。
不过呢,这个时候,他倒是不担心这个,一挥手道,“撤。”
这些人都朝回走,似乎是在担心什么一样。
他们的人不少,上万人呢,来回堵住的人却有五千,就是说,万一出现战事的话,真正意义上可以打仗的人不多,这些人和中原的人不一样,中原的人会讲究排兵布阵,这个算是一种习惯吧,但是呢,这里的人却喜欢做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顺风仗,有好处有能力的时候就会动粗,但是如果不行的话,就会跑。
这些人刚刚离开这里,就听到了厚重的马蹄声,没有想到二王子的人马还是来了。
而就在这些人到了这里的时候,看到满地的死尸,领头的是一个老者,这个老头子是一个大胖子,坐在一匹非常不错的马背上,看着地上的这一切,宛如气疯了一样。
他是接到了通知来的,可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地上的这些人都是他的人马,他能不心疼吗?
然后就看到那柱巨大的香,终于烧完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老者手里的鞭子抽在空气中,发出巴拉巴拉的声音。
“见过长老,迟而蛮死了。”
一个斥候模样的人从帐篷里带出来差不多一百多人,但是呢,都不是这个老者的孙子,而很快,就有人从后面的一堆尸体里找到了迟而蛮的尸体,慢慢地抬过来。
老者之所以会派自己的孙儿过来,就是因为这件事很轻松,还有一点好处,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留给自己的孩子了。可是没有想到,这次却失算了,自己的孙儿死了。
“也熊呢?”老者手里的鞭子似乎不动了,可是四周的人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只能低头说道,“长老,也熊也死了,被人击中了胸口,胸骨断了。”
“哼,这个废物,我让他保护迟而蛮,他竟然敢死了?回去就将他们家都贬为奴隶。”
“是。”
过去的草原上的人身份除非你是贵族,否则的话,你的家里的人根本就和你没甚关系。
“长老,这里还有一百多人,没有逃走。”之前的那个斥候说道,可惜,这句话却不像是什么好话。
“好好,这些中原的奴才,竟然敢杀死我的孙儿,都拉出来。”
老者的话刚落,这些人都出来了,不过呢,他们的胆子早就被吓破了,只能跪在地上,虽然地上很冷,可是呢,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喊道,“饶命啊,饶命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
老者的手一挥,那些武士就直接抽刀,将这些人之前不愿意走的人全部斩首,血流了一地,不过呢,很快就冷却了,这个不得不说,是个本事。
“来人,给我追,一定要将这帮人都给我留下来,给我孙儿报仇。”
老者是不会说什么家国天下的,没人会在乎这个东西,他们在乎的是什么时候有吃的,什么时候有大餐之类的,至于其他的,你想多了。
不过呢,虽然是有点着急,可是对方还是派人过去看了。
过了一会过来说道,“长老,他们不知道有多少人,不过有人将路给踏的宽敞了,可以走两人或者一匹马。”
“哦?难道他们来了太多的人?”老者虽然生气,可是不代表就没有脑子,按理说,一般情况下,这样的环境下,肯定是有很多的人才可以,否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这里的人干活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他们的工作更加的原始,一旦原始了,往往就是用人命来填充。
“长老,都是黑应答人的错,他是负责外面的,竟然让这些人进来了。”一个坐在他身后的男子说道。
“这个自然不用你费心,我回去之后就会动作的,不过呢,二王子似乎也出事了。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大王的意思?”
老者年纪大了,做事也是更加的稳妥了,对于二王子,他是效忠的,不过呢,这样的效忠带着浓烈的味道,和之前的对付慕容顺的木瓜长老是一个意思,对于他们来说,效忠一个人,就是为了能够获得一定的地位和好处,否则的话,一个老者,为什么要和一群年轻人在一起啊?丢人呢?
“来人,先去一百多人。”
老者思考了一下,就让手下人过去。
果然,很快就有一百人过去了,然后就是两百人,很快就是三百人。
就在人数过去了十分之一的时候,老者的心中似乎是踏实了不少,一挥手就要让自己的人都过去,却忽然听到了一阵的惨叫声。
“啊……”
像是有人在杀戮一样,过去的这些人除了惨叫声,几乎没有其他的声音,而这一切不过就是在这里发生的一样。
老者一怒,难道是他们是躲藏在哪里,如果是这样子的话,自己岂能让你们舒服了?
他一挥手道,“都过去,救援他们。”
在这里,救援和中原的也是不一样,中原都是说你如果救人弄不出来的话,那么,你也不要回来了,而在草原这里不需要,否则的话,多少人都不够死的。
老者不会在前面,所以就让手下的人冲过去,结果刚刚到了中间位置,就看到了一个黑影。
“那是什么?”
一个手下指着那个黑影说道,然后就看到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然后将这个人活活地砸死在通道里。
老者就是距离这人的身边差不多两米的距离,虽然没有被击中,可是呢,碎石还是将他的脸给划拉了一下,流出血来了。
“来人,给我上。”
老者抚摸了自己的脸蛋,发现上面都是血迹,不由得怒了,喊道。
“长老,过不去了。”
一个人冲过来,说道,似乎是有点担心。
“为何?”老者皱眉地问道。
“那个石头太大了,将通道全部都堵死了,根本就没有路了。”
老者没有想到还会如此,不由得沉吟了片刻道,“上山。”
那个人倒是没有犹豫,不过上山不是个好事,因为现在的天气很冷,之前下雪不少,所以上面很滑,一个人你是不要想了,根本就站不住的,所以他们都是四五个人一起朝前走。
速度不快,可是呢,可以过去的话,倒是不错。
而老者是最后过去的,眼看着他们就要通过这里,然后来到了对面,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对面的那些人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看到一块雪白的宛如雪花一样的石头忽然飞过来了,它没有集中任何人,而是直接就将山上的一个不大的石头击中了,几个人倒是吓了一跳,但是呢,却没有其他的想法,这个算是什么啊。
可是呢,就在老者走到了中间,他手下的人有人准备下山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脚下一震,似乎是有什么声音一样。
老者奇怪地看着地下,觉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他沉思的这一刻,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脚下的这个小山竟然开始剧烈的抖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
而前面的人本来打算是下山的,却直接被着落了,摔在地上,很疼,很晕。
随着这个声音越来越大,这个里面的环境越来越要命的时候,老者对着身边的人喊道,“撤。”
这句话一出来,身边的人还没有来得及跑,就感觉到自己的脚下一软,然后人就掉下去了。
一个两个没事,可是一堆人就要命了。
这些人掉下去的时候,发出的惨叫声,八百里外都可以听到,简直就是要命了。
而在上面依旧时不时地会不少的石头掉下去,将落在地上已经摔死的人更加加油地弄死,这个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老者带来将近一万人,没想到全部都死掉了,而且死的很干脆,没有任何的浪费。
慕容顺听到手下的人的报告,坐在马背上,脸色苍白,不是因为死的人多,而是因为这件事太过奇怪了,人家就是靠着一个人就弄死了这些人,这样的本事,他是真的没有。
而等到一切都安静了之后,叶檀再次来到通道里,将那块石头弄碎了,出现了一个可以让一人走过去的路。
慕容顺派人过去,回来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大王子,那些没有跟过来的人,都被处死了。”
这句话一出来,那些人跟过来的人脸色一变,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于是更加的听话了。
“回去。”
慕容顺带着大家离开了这里,至于这里的烂摊子,过了一个冬天,就会有人打扫的,现在不用操心。
因为有这些人,回去的时间走了一周,要不是因为当初黑应答人哪里存了不少的吃食,这样的人都得被饿死。
回到了慕容顺的地方,大家开始休息。
就算是叶檀很厉害,可是依旧非常的辛苦,所以也是如此,而来的人一共两千多个,吃的全部都是一个东西,那就是羊肉汤,现在吃慕容顺的东西,叶檀不心疼的。
不过呢,这些人却是担心自己等人的去留,在草原上,他们没有看到一个人像是人的模样,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希望可以有一点其他的变化,不是其他的人不行,而是因为其他的人真的不行。
这是一种威胁了,对方手里捏着刀具,就是为了如此吧。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