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0j5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祭煉山河 txt-第1798章 懸賞天下鑒賞-of8bk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大秦帝都,咸阳!
一片废墟,死伤无数。
大地还在塌陷,天空不断破碎,浮现大片裂缝。
秦皇落在帝宫。
突然,空间扭曲中,国师从中走出,脸色大变,“陛下!”眼前的秦皇,双鬓斑白面浮皱纹,一日苍老无数。
“发生何事?”
秦皇淡淡道:“无妨,些许反噬而已,她比朕伤的更重。”
国师瞳孔收缩,“她出手了?”
秦皇点头,“确如朕预料,这名女子应该知道一些事情,可惜没能将她留下来。”眼底爆开一团精芒,“秦宇手中底牌,已经被朕废掉,传令中荒任何找到或杀死秦宇的人,朕裂国土封疆,赐异姓王!”
国师皱眉,“陛下,此事……”
秦皇挥手,“朕意已决,国师不必再言。”
秦宇,一定要死!
廖师的出现,让秦皇感受到了,强烈无比的威胁。与实力无关,而是一种宿命感,似乎秦宇的出现,便是为了终结他所拥有的大秦。
“是。”国师躬身行礼。
一日间,消息传遍中荒。
裂国土封疆。
赐异姓王!
这是前所未有的诱惑,杀死秦宇或许很难,但要找到他的行踪,那只是运气的问题。
中荒沸腾!
而此时,秦宇还躺在白云间,跟廖师说着话。
他讲的很细,基本没有任何缺漏,将分别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告诉她知道。
就好像,这么做了以后,廖师便没有缺席,这些年的空白,他们还一直都在一起。
廖师听的很耐心,没有打断秦宇罗嗦到,近乎无止无休的讲述。但过往总有说完的时候,讲到界虚中成就真皇,再去往秦都咸阳时,终归要停下。
“经历挺精彩,而且很丰富。”廖师点评,“唯一遗憾的是,没什么精彩的个人小段子,秦宇你这个人,修为都这么强了,而且卖相也一流,没事玩什么守身如玉。”
“人活着不止是修炼,身体总有需要嘛,也能反哺精神世界,让自己过的更开心。所以这点要改,以后别过的跟苦行僧似的,这对身体不好。”
秦宇沉默不语。
廖师也沉默下去。
“还有多久?”
“一天吧。”
“我想带你见个人。”
“秦七七?”
“嗯。”
廖师起身,“那就走吧。”
唰——
她拂袖一挥,两人直接消失不见。
下一刻,天牛城外某处,空间悄无声息塌陷。
城中牛家,正神情凝重的牛鼎天,脸色微微一变。他犹豫一压,咬牙一步迈出,直接出现在廖师、秦宇面前。
“牛鼎天,拜见大人。”
他恭敬行礼,余光看着秦宇,心头暗暗叫苦。
秦宇道:“牛前辈不必担心,本宗只是来见一面七七,绝不会给天牛城带来麻烦。”
牛鼎天心头一松,还是不敢大意,咸阳的情况,他是亲眼所见。
万一再来那么一出,牛家就完了!
余光小心看了一眼廖师,他恭敬道:“请大人跟秦宗主稍等,老夫马上带她过来。”
转身就走,几息后回来,身边多了一人,正是秦七七。
“哥!”
她瞪大眼,一脸欢喜。
秦宇面露笑容,拉住她,“过来,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廖师姐姐,是……我的好朋友。”
廖师白了他一眼,“别听你哥的,当初我差点就做了你嫂子,是他自己胆子小错失良机,现在心里老后悔了。”
秦七七瞪大眼,看着眼前的廖师,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人在哥哥面前这么“放肆”。
秦宇苦笑,摸了下鼻子没说话,而他的这份态度,让秦七七眼神更亮,“廖师姐姐好。”
她认认真真见礼。
廖师笑着点头,“乖,嘴真甜,姐姐给你糖吃。”说完,真的摸出一块糖。
秦宇脸色微变,没等说话被廖师眼神制止。
“张嘴。”
秦七七吃到嘴里,一脸笑容,“真甜!”
一下子,对廖师的态度,就变得亲近起来,两个人凑到一起,叽叽喳喳说话。
秦宇沉默不语。
牛鼎天面露惊疑,想了想,道:“秦宗主,老夫先回去,你离开之前再来找我一下。”
他拱手,转身离去。
秦七七睡着了,躺在草地上,面容恬静。
她体内,生机断绝的隐患,已经消失不见。
秦宇沉声道:“你不该……”
廖师瞪他一眼,“闭嘴,有什么不该?我最多少留半日,却能救七七不再受苦。”
“哪有你这么做哥哥的!”
秦宇苦笑,“我没想过……”
“我知道!”廖师打断他,翻着白眼,“你觉得,我有那么好骗?”
秦宇略微沉默,“还有多久?”
廖师道:“不久了。”
空气陷入安静。
绿草之间微风徐徐,可这份静谧之中,却多了几分难言的悲伤与沉寂。
“不能不走?”秦宇终于开口,打破沉默。
廖师叹一口气,“没办法啊,咱不是主角,就只能走配角的路。”她侧过身,眼睛看着秦宇,“说真的,这次我再走了,是真的真的不会再回来了,你想不想我?”
秦宇不说话。
廖师哀叹,“伤心啊,你个小男人实在太没有良心了。”她抬手,摸了摸秦宇的脸,“真要走了哦,你确定不再看我一眼?”
秦宇转身抱住她。
“这才对嘛!”
廖师贴在他胸口,磨蹭一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笑着闭上眼。
她整个人,飞快变得虚幻,跟当年在深渊时一样,就像是一道影子般快速淡去。
秦宇很努力,可还是没忍住,眼泪落下来。
滴在廖师脸上,她长长的睫毛抖了抖,缓缓睁开眼,“别哭,你记住,我就是她。”
“我们终会再见。”
她消失不见。
这一刻,秦宇感受到了无尽的落寞,廖师来了,她又走了,匆匆的重逢与别离。
终会再见……终会再见……
秦宇深吸口气,重重吐出,擦拭了一下眼角,“白菲菲!”
唰——
她身影出现,恭敬行礼,“大人。”
秦宇翻手,取出永恒之心,道:“在你炼化之前,本宗还有几句话要问。”
他抬手,一指点在永恒之心上,“醒来!”
嗡——
它表面的金色纹路,此刻闪亮起来,星星点点金色在其中流淌。
略微沉默,不满声音响起,“秦宇,你这个人很烦啊,都把我交给你了,让她融合掉就是,干嘛还要叫醒我!”
她愤愤不平,“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很残忍,你这是让我,第二次做出杀死我自己的决定,真以为我不会变卦。”
秦宇道:“你可以变卦。”
永恒之心一顿,更加愤愤不平,“我不!你赶紧动手,罗嗦什么!”
白菲菲瞪大眼,看看秦宇又看看,他手中的永恒之心,一脸难以置信。
如果不是很确定,眼前这颗永恒之心,的确就是真的。白菲菲都要怀疑,秦宇是不是做了个假的,居然这么配合?一点挣扎都没有。
讲不通啊!
秦宇道:“回答本宗一个问题,否则本宗保证,白菲菲不会融合你。”
永恒之心大叫,“过分了!你居然敢威胁我?”
咚——
咚——
它剧烈跳动,震荡出强大气息。
秦宇面无表情,“你可以试试。”
短暂沉默,永恒之心咬牙切齿,“算你狠,问吧!”
秦宇道:“为什么这么配合?”
“老娘活够了,想死不行啊。”
“认真回答本宗的问题,不然我就将你丢回咸阳,秦皇失而复得,想来会很高兴。”
永恒之心:……
“姓秦的,你给老娘听好,答案就是没有答案,老娘也不知道为什么。”
“刚见面的时候,我恨不能一把掐死你,但听到你的名字,老娘就觉得我活该被你抓走,反抗是不对的。”
“这答案,你满不满意?”
秦宇皱眉。
在别人听来,这或许是一个,极其荒诞无稽,根本不可信的答案。但这一刻,秦宇想到了当初,在星海洞天时,苍龙之灵跟他说的话。
它一直,都在等待秦宇的到来,所以当他到了之后,苍龙之灵直接融入秦宇体内,帮助他成为新的天地气运之灵。
没有办法解释,但这就是事实,也是秦宇对自己身份,产生怀疑的重要原因之一。
很可能,眼前的永恒之心,也是相同的情况。
“你一直都在,等待某个人的到来……而本宗,就是那个人!”
永恒之心沉默。
但有的时候,沉默本身就是答案。
秦宇松开手,“白菲菲,它是你的了。”
白菲菲有点没听懂,秦宇跟永恒之心之间的对话,但这并不重要。此时她眼前只有永恒之心,双方一旦融合,她将实力大涨。
咸阳一战,让白菲菲认识清楚了,自己的“弱小”!跟在秦宇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出事。
之前,觉得长生种永生不死,可巨兽尸体就在那,她还亲自“穿过”一段时间。所谓长生种永生,或许的确如此,但事实证明,这条铁律并非不会被打破。
白菲菲不想死。
所以,她迫不及待的,要让自己变得更强。
“多谢大人!”
伸手,将永恒之心拿住,白菲菲深吸口气,缓缓将它按向自己的胸膛。五指落在高耸上,深压勾勒出惊人弧度,一片白腻勾人。
永恒之心就这么,直接融入到她体内,没有半点意外发生。
轰——
强大气息破体而出!
秦宇心思一动,山河剑飞出,剑息瞬间封禁周边,将白菲菲释出气息尽数挡下。
虽说,廖师与秦皇之间的大战,他并未看到结果。
但廖师的消失,足够说明一切。
秦皇现在,一定非常非常,想要找到他、杀死他。
秦宇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能在未来某天,与廖师重逢。
我就是她……
那她又是谁?
秦宇想到了肉肉,也想到了主宰阁下,他身边最强大的两个女人。
小蓝灯或许知道一些什么,但很可惜,这家伙嘴巴紧的很,从没有露出半点口风。
而现在,更是彻底装死、躺尸,想从他口中得到答案,可能性近乎于零。
深吸口气,秦宇压下念头。
眼前白菲菲出现变化,她身上长裙越发精致,皮肤更加白腻,整个给人一种完美无瑕感觉。
唯一的缺点,就是长裙更小了,露出的部位更大胆,在“风光乍泄”的边缘疯狂试探。
唰——
她睁开眼,面露喜意,恭恭敬敬行礼,“多谢大人!”
永恒之心顺利融合。
白菲菲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秦宇,如果只是她自己,想要融合永恒之心,绝非简单之事。
甚至于,还会面临极大凶险。
要知道长生种的残躯,被镇压太久之后,每一块都会诞生自己的意志。而永恒之心无疑,是其中最强大的,没有之一。
哪怕白菲菲已经,融合了一颗本身心脏,与永恒之心争夺也没有半点把握。
而现在,她直接成功。两颗心脏在手,其余部分残缺,再无法跟她争夺主导权。
这,才是她如今欢喜、恭敬的根本原因。
秦宇道:“恭喜。”
白菲菲道:“都是大人帮我。”
秦宇点头,“你留在这,照看一下七七,我去去就回。”他一步迈出,来到天牛城中。
这里,肯定是秦国的重点监控地点,但只要不是秦皇亲临,就没人能够发现他。
不过既然答应了,不给牛家惹麻烦,秦宇只是现身一下,就又转身离开。
很快,牛鼎天追了出来,拱手道:“多谢秦宗主。”
秦宇道:“是我要谢牛前辈,帮我照顾七七。”
牛鼎天摇头,“只要她身份不暴露,留在牛家并无问题。”他拂袖一挥,封禁一方天地,“秦宗主,今日请你过来,是有一些东西给你看。”
他取出一枚玉简,表面有无数纹路亮起,像是一层层大网,将玉简封禁于其中。
可即便如此,玉简仍在细微震颤,而随着每一次震颤,它表面都多出一条裂缝。
细微而密集。
看情况,即便有封禁存在,也没办法让玉简保存太久。
秦宇接过玉简,眼神看来。
牛鼎天道:“这其中,是不久前发生在,咸阳城中的大战影像收录,老夫觉得你该看一看。”
秦宇神念探入,片刻后“啪”的一声轻响,玉简变成粉碎。
嗡——
山河剑出现重重斩落,剑锋划过空间,将一份无形气机,直接斩成粉碎。
牛鼎天脸色微变。
秦宇收剑拱手,“多谢牛前辈,玉简收录的内容,对我很有帮助。放心,本宗斩碎气机交感,秦皇不会有所察觉。”
牛鼎天苦笑,“那就好。”
秦皇,牛家真的惹不起!
他犹豫一下,道:“那位大人……”
秦宇道:“走了。”
牛鼎天点头,他没有多想,毕竟如此强大的存在,不能久留于世间也是很正常。
“秦宗主,你一定要小心,秦皇悬赏天下,现在所有人都在找你!”
秦宇淡淡道:“那就让他们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