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5qu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仙道劍閣 txt-第七章 狩獵 (求訂閱,推薦)推薦-5f6me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
“风师叔,想不到这次依旧是你带队。”奕剑驻地内,灵舟方一降落,周渔便看着了等候在门前的风不平。
“不错,元婴初期巅峰的层次,我还以为你会达到元婴中期。”风不平看见周渔此刻的修为,不仅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颇为赞许。
看见风不平这笑容,周渔就懂了,明白了自家师叔赞许的原因。
故意卡着修为不突破,不仅彰显了他们奕剑此次参与大荒演武的真诚,更可以在关键时刻突破,使得众人惊愕。
当然,这些都不是风不平真正称赞的原因。
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与修为严重不符的战力,一旦获胜便可以给予众人一种。
即便奕剑弟子派出的是元婴初期修士,却仍然能够力压全场的惊艳。
而这,才是风不平一眼看见周渔修为之后,给出赞赏的真正原因。
“都是师叔教的好。”周渔顿时露出了敦厚老实的笑容。
“有酒吗师叔,我还差一点便可以修成酒灵咒的第四层境界,您知道的,在宗门里,长老们可不会供应这些。”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风不平点了点头。
“你带了东海仙城里五香阁的五香烤灵鹅,翡翠楼的糖醋里脊了吧。”
“放心,来之前我特意找机会在东海呆了七天,所有的美食全部都搜罗了一遍。”周渔当即点了点头。
这点门道,他还是懂了的。
当然两人的这些对话,都仅限于灵识交谈。
毕竟他们一个是奕剑驻守在外的长老,一个是当代弟子的大师兄,于面子一事还是很看重的。
所以刚从灵舟上下来的一众弟子,只会以为他们二人在认真的商讨关于大荒演武之事。
“十天之后,我们会前往莽荒界天武城,那里是大荒演武的举办地点,在此之前,你们先跟随苏全、方平二人先在住处休息。”
知道自家师侄懂了自己的默契,风不平当即一脸正色看着前来的奕剑弟子,朗声说道。
“切记,这段时间,不要随意的离开驻地。”
“明白。”闻言,刚下灵舟的奕剑门人当即高声回应道。
“诸位师兄师弟,且随我来。”见一切已经嘱托好,方平和苏全二人,当即在一旁引路道。
“师弟,过来。”周渔看了一眼还和林婉君缠在一起的风小瓶,当即挥了挥手。
这个师弟最近有点飘了,仗着自己有隐隐超过他的帅气,整天就知道和女弟子说话,眼力劲都开始消退了。
“师兄。”
风小瓶看着周渔的目光,又看了看一旁的风不平,与林婉君简单交代几句后,便一路跑了过来。
直觉告诉他,这位师兄与自家师尊,一定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师傅。”想到这里,风小瓶恭敬的给风不平行了一礼。
“孟师姐,这风小瓶,也太听他师兄的话了。”
看着风小瓶跟随着周渔两人离去,林婉君颇为不满的对着孟雪见说了一句。
……
小楼内,距离周渔师侄三人相聚,已然是半个时辰以后。
红香沉木打造的餐桌之上,铺满了已显得颇为狼藉的饭菜。
“师叔,此番演武,目前可有一些相应的情报?”周渔喝着醉仙酿,目光看向风不平道。
“你来之前,想必已经从苏师叔那里知道了一些消息,在没有正式开始之前,谁也不会知道此番参与的人选。”
“不过九州宗门这次可能参与的人选,你师叔我倒是知道一些,这是名单。”说着,风不平将一块玉简从桌子上推了过来。
“此次演武非同小可,你有大荒演武令,可争取踏入到那核心之地。”说着,风不平的目光又看向了风小瓶。
“至于你,既然选择在这个时间点踏入金丹境,那么万事小心。”
周渔他不担心,因为这个师侄,已经用多次的作死行为,证明了他在这其中的出色。
反倒是风小瓶,这些年虽然在门派里经过多次的试炼,但是一些经验,却还是显得太过稚嫩,让他有些担忧。
“好在你所在的区域不必踏足核心,多准备一些保命之物就好,就像你小时候打法华寺的和尚一样,打不过就跑。”
“放心师傅,徒弟明白的。”对于风不平难得正经的一次告诫,风小瓶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
……
在师侄三人正在商讨大荒演武一事时,于大荒仙城七十里外的一处山谷之内。
随着一道黑光一闪,一名身着黑色长袍的人,出现在谷中。
就见那山谷之内,此时堆积着密密麻麻的妖兽,不下百余只,且每一头妖兽的修为,最少都堪比金丹境的修士。
“莽荒界不亏是与妖界最为接近的一处地界,这些妖兽体内蕴含的精血,比之东海妖族还要略胜一筹。”
于这些妖兽尸体的中心之处,就见一名身穿灰色长袍的人,从中浮现而出。
“血河,此地距离大荒仙城太过接近,我劝你最少还是收敛一些。”
“收敛,谈何收敛……如今各大宗门,都在为大荒演武做准备,又有谁会关注这偏僻之地。”
名为血河的灰袍之人,于冷笑之中,对着面前的妖兽之尸猛然一抓。
就见整个山谷的妖兽尸体,在这一刻齐齐爆碎。
一瞬之间,骨肉分离混合着迸发而出的血液,化作一道道血光,向着血河掌心呼啸而去。
“只要我不是作死去屠戮莽荒人族所在的城镇,便没有人能够管我。”
说着,此人一口将那汇聚在掌心的血液吞噬,其双眼之内,顿时泛起了猩红之光。
“黑曜,你此番前来,是否是来通知我,那些人,都已经到齐了?”
“不错,此番各大宗门甩开我等实属不该,如此盛会,即便是有着些许阻拦,我们这些人,又岂能就这般错过。”黑曜缓缓的说道。
“也好,就看来的这些人是否够资格……能够参与这场盛会。
我很想知道,那些宗门弟子的血,是否会如这莽荒界的妖兽一般,鲜嫩可口。”说着,血河的脸上浮现一丝残忍的笑容。
“带路吧。”
咻咻……
下一刻,一黑一红,两道长虹呼啸而起,于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眼前的山谷之内。
不过片刻的功夫,两人便一前一后来到了一处峡谷之内。
就见黑曜打出一道法诀,一枚紫黑令牌飞向峡谷某地,顿时原本平平无奇的岩石出现水波一般的荡漾,露出一道黑色的门户。
而在两人踏入之后,随着令牌倒飞而回,这个门户又很快的消散无踪。
不过盏茶的时间,血河便跟着黑曜来到了位于地底的一处石室之内。
此刻这大厅之中已然有了不下百名身披黑色长袍头戴面具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