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8m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第八百零五章 異火焚身,血脈進化鑒賞-a8jky

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小說推薦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得益于蛇人族的富有。
在打算开始帮助彩鳞进行血脉进化前,白歌来到了蛇人宝库,挑选了一批药材。
因为目的是要在彩鳞异火焚身的情况下,帮助彩鳞减轻受到的痛苦和伤害,提升进化的成功率。
因此白歌挑选的药材大部分都是寒性药材,像冰灵寒泉、雪莲花、冰灵草、雪绒藤等等。
以拿到的这些寒性药材,经过不断的推演和实验,白歌炼制出了一种能够在火焰焚烧下,作用在身体内部保护身体的丹药。
因为是以冰灵寒泉为主药,因为白歌将炼制出的这种丹药称为冰灵护体丹!
由于彩鳞进行时,并不会以蛇人形态进化,而是会施展秘法,化身为体型庞大的蛇类魔兽来进行进化。
因此单单服用一枚丹药是无法护住变身后彩鳞的身体的,所以白歌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一连炼制了好几瓶的冰灵护体丹。
在一切准备好后。
终于,第二天,在蛇人绿洲外的一处古城的废墟地带,白歌和彩鳞舒展着斗气之翼,从空中降落了下来。
“就在这里进化吗?”
看了看四周的废墟城市,一片破败与荒凉,廖无人迹,白歌问道。
“嗯,就在这里吧,在绿洲中进化太过危险,而如果在沙漠里进化,那里太阳太过毒辣,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有些适应了,这里正好位于一片戈壁下,有着荫蔽,气温也比较适宜,刚好适合。”
眼神扫了扫四周,彩鳞轻声说着,蛇尾的扭动带动了身上挂着的一些铃铛类的饰品,发出一阵清脆的“叮当!”、“叮当!”声。
“那就在这里吧,你先准备好。”
观察了一下四周,白歌也点了点头,看向了彩鳞。
“好。”
彩鳞轻声应了一声,脸色变得凝重,红唇紧抿,双手开始不断结印,并同时念诵起了蛇人族的秘语。
随着秘法的发动,无数紫色的鳞片开始从身上不断从彩鳞身上冒出,很快,紫色的鳞片从腹部起始,如同潮水般覆盖满了彩鳞的全身。
而在紫色的鳞片遮盖了全身后,彩鳞顿时收回了身上的衣物和饰品,而后满是紫色鳞片的身体突然涨大、拉长起来。
几乎刹那间,彩鳞便由一个身材妖娆的美女蛇人化为了一头通体遍覆紫鳞,身长达数十米,身体粗细几乎要三人合抱,双眸紫金,獠牙锐利的紫色巨蟒。
而在变身后,一枚戒指顿时从空飞射向了白歌,这是彩鳞的纳戒。
在变身成为了紫色巨蟒后,没有了双手,彩鳞自然就不能再戴着纳戒了。
而因为待会儿要用异火淬炼身体,为了防止纳戒的毁坏,彩鳞便将纳戒交给了白歌保管。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修长的蛇躯微微盘曲在地上,蛇头抬起,一双如紫宝石般的眸子注视着白歌,彩鳞吞吐着蛇信,用带着淡淡嘶哑的妩媚声音问道。
虽然变身为了紫色巨蟒,但是相对于真正的魔兽来说,彩鳞所化身的紫色巨蟒,丝毫没有真正的魔兽给人的凶残和暴虐感,反而微微盘起的修长蛇躯,配合精致的蛇首上,两颗犹如紫宝石般的双眸,眸子中透露着的淡然和平静,以及眼神深处的妩媚,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
“等等,你先服下这些丹药。”
对于彩鳞的询问,白歌连忙阻止,一边从纳戒中取出了一大瓶冰灵护体丹,一边背后斗气之翼轻轻一振,漂浮而起,来到了彩鳞的蛇首前,打开丹药瓶,将里面的丹药都喂给了彩鳞。
“好冷!”
大量的冰灵护体丹在被进入了嘴里后,顿时化为一股股寒流快速流遍了全身,一股奇异的冰凉感顿时涌上心头,彩鳞不禁双眸流露出一丝难受,忍不住缩紧了蛇躯,吐出了一口寒气。
这是一口真正的寒气,在被彩鳞吐出后,接触到地面,竟然直接在地面上凝结出了一片寒霜,上面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碎冰。
看到彩鳞的异状,白歌很清楚,这是冰灵护体丹开始发挥作用了。
趁着现在,看着化身紫色巨蟒的彩鳞,白歌一边迅速召唤出了青莲地心火,一边眼神中闪过一丝担忧。
“彩鳞,忍住,马上就开始了!”
看着化身紫色巨蟒的彩鳞,白歌忍住心中的担心,将右手上燃起的青莲地心火缓缓向前推去。
在白歌的控制下,深青色的清莲地心火顿时爆燃而起,从白歌的右手中,犹如爆炸般,化为汹涌咆哮的深青色火龙,迅速席卷而出,瞬间将前方化为了一片火海。
彩鳞所化身的紫色巨蟒自然也包括在了其中!
“嘶!”
随着被青莲地心火吞噬了身体,就算有冰灵护体丹的保护,但是在那股剧烈如焚烧般的痛苦下,彩鳞还是瞬间被吞没了意识,忍不住痛苦地嘶吼起来,修长的蛇躯在火焰中不断翻腾。
“彩鳞,忍住,一下要坚持住啊!”
看到在火焰中不断痛苦翻腾的彩鳞,白歌很是担心,不禁大声给彩鳞打气。
但是其他的,他就无可奈何了。
虽然他能够尽量降低青莲地心火的温度,但是美杜莎女王的血脉蜕变,就是要靠异火淬体,用异火狂暴的火属性能量,来刺激体内隐藏的远古血脉,完成蜕变。
用冰灵护体丹在体内形成寒流,减少痛苦和对体内的伤害可以。
但是如果贸然降低异火的温度,却很有可能让彩鳞蜕变失败。
所以哪怕看着彩鳞在青莲地心火的焚烧下无比痛苦,白歌也只能忍着疼惜,在心底给彩鳞加油。
“嘶!”
“吼!”
“砰!”、“砰!”、“砰!”
……
在不断的嘶吼和痛苦的咆哮中,化身紫色巨蟒的彩鳞,带着身上熊熊燃烧的青莲地心火,在地上不断翻腾着。
一会儿撞倒大片的废墟,一会儿撞击到不远处的戈壁上,将戈壁撞得满是裂痕,一块块碎岩不断簌簌落下。
因为异火的不断焚烧,彩鳞身上本来如同温玉般闪亮透明的紫色鳞片,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焦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