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7z优美都市言情 大道紀 起點-第717章 那一日,元陽滅世!(第一更)相伴-gjj0u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道一图…..”
凝望闪烁流光的斑驳古卷,安奇生神情平静中也有着波澜。
千年静坐大始山。
之所以是大始山而非天鼎国亦或者其他地方,除却大始山气运汇聚是东洲之冠外,也有着道一图的原因在其中。
那一位不知名的道一图主留下了字迹于大始圣地,但哪怕以入梦大千之法探寻,也寻不到道一图的所在。
却不想今日于这天劫之中见到了。
这一副道一图自然不是庞万阳所留下,而是庞万阳口中的‘麻烦’。
因为伴随着道一图的出现,一道莫可名状,似宏大无边,又缥缈无踪的‘意志’也随之降临。
嗡!
在庞万阳的敕令之下沉寂许久的雷海开始复苏,一道道令人惊悸的电光闪烁着。
随着这一道意志的降临,漫天雷海之中的雷霆都似发生了蜕变。
遥隔星海,孙恩等观看着都只觉一阵心惊肉跳,心头浮现出乌云盖顶般的压抑之感。
“这是?!”
孙恩等人尚且茫然,躲在铜棺之中的永生门主却是心头狂震,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来袭。
瞬息而已,他已启动了铜棺的禁制,气息跌落低谷,直接陷入了假死之中。
这一番动作让阳神等人眼皮都是一跳。
“无怪乎我遍寻不到,原来落到了祂的手上……”
安奇生自道台之上起身,衣衫无风而动,阴阳两色在周身流转,太极图应激而出,徐徐转动,隔绝雷海侵袭。
他的神色有着变化,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降临。
哗啦~
道一图浮现之刹那,漫天雷霆随之而动,好似水流一般逆流而回,汇聚于那道一图之上。
继而,化作一道朦胧而模糊的‘人’影。
那人影缥缈而模糊,似处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浮现之刹那,安奇生就感觉到一道生涩而强大的意志降临在他的身上。
无声无息,他却感受到了这一道意志之中蕴含的意思:
要!
祂,要道一图?
安奇生心中升起一丝明悟,也有着一丝恍然,无怪乎自己的示警并未有什么效果。
因为自己也在祂的窥视之中。
甚至于相比于未来可能的毁灭,祂更想要自己的道一图。
呼~
前后不过几个刹那,那一道缥缈的身影已经凝实了。
那是一个身披战甲的青年,身形高大且修长,头角峥嵘,面有桀骜,但违和的是,祂的眸光,生涩而又纯粹。
清澈如水,懵懂似孩童,恍惚而又充满了对于一切的好奇。
“诞生了自我意志的天……”
安奇生瞳孔微缩。
他能感受到这一道意志的强大与生涩以及缓缓的变化,祂,在适应与学习。
天,是宇宙一切信息的集合体。
说其存在也存在,说其不存在也没有什么差错。
祂不是生灵,也不该有着‘自我’这样的灵智,如今看来,必然是因为道一图的原因,让祂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哪怕,这只是真正的‘祂’的一部分,可这天,成精了!
“万,万物,皆,皆可成灵,我,自然也可以。”
安奇生的注视之下,那未知青年缓缓开口,从初时的生涩到后来的流畅,仅仅是半句话的时间:
“你们人,将异种成灵者称之为妖,那么,用你们的话来说,我就是‘天妖’……”
那青年漫不经心,亦或者说是略微有些恍惚的看着安奇生,顿了顿,道:“当然,我更喜欢你们称我为,‘天父’!”
祂的声音很平静,好似风声水声,自然而然,没有丝毫的不和谐之处,如同上苍之音。
垂流而下,横扫无涯,任何人,但凡看到,则必可听到,无视任何虚空距离,直接响彻在众人耳侧。
如同风声雨声,无有什么惊人破坏力,却无所不在。
而随着他开口,他眼神之中的迷茫,言语之中的生涩,一切的不和谐之处就已全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苍茫,漠然。
其目光所至之处,天地间的万物都为之发起共鸣,安奇生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自己四周的虚空在扭曲,灵机在沸腾。
自己,无形之间,已经变成了天地之敌!
天父?!
星海之中,孙恩面色有着波动,心中升起剧烈的震惊之意。
他强压着心头升起的想要纳头就拜的冲动,这才震惊的明白,自家老师一直找寻的,竟然是‘天’!
天,也可成妖吗?
“天妖,天父!天,成精了!”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是天!天怎么可能会成精?”
这一天,对于宇宙各族的高手来说,注定是一个难以忘却的日子。
大世降临,一日诸王现,疑似广龙至尊留下的后手出现,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足以震撼天地寰宇的事情。
谁能想到,最后竟出现了一尊自称为‘天父’的诡异存在!
这样一个存在的出现,连正自渡劫的风形烈,元独秀,楚梦瑶三人都有刹那的呆滞,好似受到了惊吓。
整个皇极,偌大星海之中,一切关注此处的高手,全都震惊的面无人色。
感受到这一股苍茫浩荡,涵盖万物的无上意志,不知多少人忍不住叩首在地,竟站不起身来。
这其中,甚至有着凝练了洞天,甚至粉碎真空的高手!
“祂,祂,祂……”
皇极东洲大始山,齐仓凝望星海,听着这一道如同上苍低语的声音在耳畔炸响,彻底陷入了呆滞之中。
他的记忆之中,绝没有这般存在,自称天父,疑似苍天诞生的意志,如果前世有,他绝不可能会遗忘!
如果,自己脑海之中的记忆不是虚假,那么,是谁能从自己脑海之中抹去这些记忆?
‘祂,是谁……’
齐仓杂念翻飞,心头彻骨冰寒,陷入深深的震怖与恐惧之中。
“天生万物万灵,你自称天父,倒也恰当……”
压下心头的悸动,安奇生微微点头,带着忌惮,带着探究:“如此说来,齐仓,也是你送来的了。”
看到这‘天妖’的刹那,他心中之前不少疑问就迎刃而解了。
为什么,齐仓的记忆之中,绝大多数的记忆都与自己有关,为什么,有关于其他的事情显示的很模糊,甚至有着错乱的地方。
又为什么,没有一星半点关于他所窥见的未来一角的毁灭的迹象。
诸如种种,实在太多。
魔龙不过是适逢其会,真正将其送来的,不是魔龙,而是面前这一片‘天’。
“很早之前,我就在找你了。”
天妖凝望安奇生,漠然的眼神之中不含丝毫感情:“你隐藏的很好,可你太跳脱了,这一世,不应有人成道,更不应该是你。”
却是默认了齐仓的来历,只是祂用来找寻安奇生的手段。
包括魔龙,也是祂暗示之下才会前来试探安奇生的手段,而直至天劫之下,祂才真正确定了安奇生的身份。
“你不是‘天’,或者说,不是完整的‘天地意志’。”
听闻此言,安奇生的神色却反而有所舒缓,他曾于人间道感悟过天地奥秘,自然懂得。
如果是一方真正的天道意志复苏,那么天地间一切存在的过去,未来皆如掌纹,俯可见全貌。
自己的横空出世已然足够其定位自己,而不需要什么试探了。
“你很懂‘天’。”
天妖深深的看着安奇生,语气平淡却带着一抹波动:“你的语气,态度,与曾经的那人,好生相似。”
“是吗?”
安奇生心中有着念头转动,却也不想去猜测那位道一图主是如何身陨,亦或者是为何丢弃道一图,这‘天妖’又是如何诞生。
转而问出心中疑惑:“未来世,将有大劫,那一劫不止是针对万族万灵,也会损及天地,你又将如何应对?”
“你只知未来有劫,却不知劫数为何……”
天妖凌空而立,双臂徐徐张开,好似整个天地都在此时沸腾,无穷无尽的灵机自皇极,自星海,自每一寸虚空喷薄而出:
“你,就是劫!”
轰隆!
极静至极动,只是刹那而已。
天妖的话音响彻大千之刹那,天地各处,寸寸虚空就齐齐震荡,席卷万千灵机滚滚如龙而来。
顷刻而已,星海之中一片绚烂,本就惊天的雷劫之海,霎时间暴涨十倍,百败,乃至千万倍之多!
无形的意志铺面而来,不止是霸占此处雷海,更充斥无垠宇宙,安奇生神色变化,只觉天地虚空之中浮现出无比的憎恨。
好似要将自己彻底的排斥出天地之外!
“我,就是劫……”
无边雷霆滚滚纵横,铺天盖地般淹没而来,安奇生神色有着变化,心头之中明镜却骤放光明。
刹那而已,他竟自冥冥之中感知到了某种天机变化。
恍惚之间,他似乎看到了未来。
看到了比曾经在祭坛之中所见更为遥远的未来。
同样的一片枯寂星空,万灵俱灭之相,同样的无边毁灭场景,战于宇宙星海之中的恐怖战斗。
而这一次,他看到了与自己大战于星海之中的大敌。
其着黑白道袍,白发垂肩,眸若星海,气贯长天,双拳开合之间,太极化生,举手投足间星河断裂,宇宙沸腾。
那是,
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