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v48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四百二十一章筠瑤的猜測讀書-hzoo7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呼延玉愕然的望着毫不掩饰自己美眸中迷惑之意的小妹呼延筠瑶,本能的思索了起来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事情。
感受着谷底柔和的微风,呼延玉的神色从愕然变得有些明悟,明悟之中又夹带着些许的疑惑之色。
如此反应,说明呼延玉也渐渐地的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又无法准确的想通其中的关键缘由。
呼延玉回过神来,默默的望着小妹呼延筠瑶:“大汗的意思是?”
呼延筠瑶轻轻地撕扯着手中的肉干:“你仔细想想这十多日所发生的情况,大龙的兵马对咱们的合围之势接踵而至,可谓是毫不停息。”
“远的不说,就说今日张狂与其麾下的龙武卫,咱们刚刚甩掉他们不足半天的时间,他们就追寻着咱们战马留下的踪迹追了上来、”
“既然他们已经找到了咱们的踪迹,为何不金雕传书就近蕲州中的大龙兵马与严州中的大龙兵马对咱们展开合围呢?”
“这………..”
“会不会是因为咱们都是骑兵,他们自知纵然展开合围也无法全歼咱们,所以才没有如此行动?”
呼延筠瑶默默的摇摇头,从怀中摸索出一副绢布地图扯开,映着皎洁大月光扯开递到了呼延玉的面前。
“二哥你看,以张狂的位置,与咱们的位置来看,只要张狂通知蕲州,严州的大龙兵马对咱们展开合围,以咱们所处位置的地势,咱们机会没有任何撤退的可能!”
“那里地势复杂至极,三方兵马完全可以呈现犄角之势将咱们所有的后路全部斩断,纵然狼神庇佑,咱们能冲出去的兵力十不存一。”
“可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这说明了什么?”
呼延玉盯着地图思索了一会,眼睛骤然睁大:“说明他们没有足够的把握对咱们展开合围,留下咱们全部的兵马。”
呼延筠瑶纤纤玉指重重的弹在绢布地图之上:“一语中的。”
“大龙的兵马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对咱们展开合围之势,彻底的包围咱们!”
呼延筠瑶卷起地图收入怀如,目光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张狂他们不是不想联络严州,蕲州的兵马对咱们展开合围之势,而是他们害怕一旦严州,蕲州的兵力出来被咱们拖延住,其余各路的兵马就会伺机冲出严州,蕲州的地界从而北撤关外,远遁而去。”
“也就是说,他们不是不想出来,而是不敢出来。”
“细细想来,无论是在蕲州,还是汉州,丰州,檀州境内的情况全都与今日在蕲州境内发生的情况如出一辙。”
“他们不是不想全力吃掉咱们某一支步入他们口中的兵马,应该说他们比谁都想将送入口中的战功大吃特吃下去,而是他们不敢,因为他们不想因小失大!”
“严州,蕲州……..至檀州这一十二城的兵力构建了一条强有力的封锁线,其目的就是为了阻挡咱们的兵马北撤而去。”
“反之一想,他们任何一批兵马只要出来包围咱们,就等于打开了一个放任咱们离开的缺口!”
呼延玉神色严肃的沉思了起来,良久之后呼延玉诧异的望着小妹:“大龙兵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不是号称百万雄师吗?完全可以大张旗鼓的对咱们展开包围啊!”
呼延筠瑶也不知道呼延玉是真糊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无奈的看着二哥叹息了一声。
“我的好二哥,你怎么还没有想明白啊!”
“大龙兵马若是真的有百万雄师,又岂会想方设法的阻拦咱们撤离的脚步,早就对咱们挨个的展开歼灭行动了。”
“咱们全都再次中了师兄的谋划了,现在北疆的兵力绝对没有百万雄师,最多只有能够阻拦咱们仓惶北撤的兵力,想要对咱们逐个的展开围杀只怕还远远不够。”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一路追杀咱们,却又不敢大动干戈的包围咱们落单的兵马。”
“除了小部分他们可以围歼的兵力,大部分实力强胜的兵力全都在他们的追缴下安全撤退了!”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现在大龙并没有咱们预想中的那么多兵力,全都是咱们自己在吓唬自己。”
“他们之所起气势凶猛,就是为了不给咱们喘息的机会,让咱们无法静心下来思索这些事情。”
“所以才有了现在僵持不下的局面。”
“小半月的时间,咱们在他们的围追堵截之下,其实并未折损太多的兵力,折损的全都不过只是一些他们追兵能够全歼的小队兵马。”
“所以说小妹才说他们看似来势汹汹,却总有那么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便是源于这一点。”
听着呼延筠瑶的推测,呼延玉倒吸了一口凉气,若真是如小妹猜测的这般,柳兄弟对于人心的掌控简直令人汗毛炸立。
明明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却硬生生的被其打出了百万雄师的气势,也让自己等人陷入了他的算计之中,令人误以为他们之所以会攻势凶猛,全部都是因为兵多将广的缘故。
呼延玉轻轻地吐了一口浊气:“也就说,现在大龙兵马所做的一切行动,就是为了遏制住咱们北撤的进程,想尽办法将咱们包围在他们的圈子之中,等候他们真正的百万雄师合兵于一处,然后将咱们四分五裂的兵马逐个的蚕食殆尽!”
呼延筠瑶目光复杂的轻轻颔首:“对,十有八九是这种原因,也不排除这是师兄跟云阳他们的计谋,想要将咱们一网打尽的计谋,只是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咱们两国的兵力虽然在师兄逐个击破的计谋之下损失了十多万兵马,可是目前起码还有六十五万左右的兵力迂回在大龙北疆各个州府疲于奔命。”
“反观大龙,你好好想想,咱们与大龙这些日子的糜战之中,各路兵马的旗号全都是咱们熟悉的旗号,北疆六卫,师兄麾下的陷阵六卫,西域府兵跟各路援兵的旗号比比皆是,但是你可曾发现一支兵马的旗号是陌生的?”
呼延玉思索了一会缓缓摇头:“确实如你所说,也就是说截止目前,大龙三十万新兵还没有奔赴到大龙北疆,加入这场混战之中,这岂不是说,大龙目前真正对咱们展开合围的兵马比咱们多不了几万人。”
“这……..这也太阴险了吧,打了一个月了,连敌人真正的兵力都没有搞清楚,咱们不被压着打才没有天理呀!”
呼延筠瑶将手中的肉干收进腰间的行囊里拍了拍手掌中的肉屑。
“唉,咱们又一次中了师兄的疑兵之计啊!”
“小妹与他师出同门,太了解他不过了,师兄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若是他真有百万雄师,咱们两国的兵力早就被他合围起来蚕食的伤亡过半了,又岂会是目前这种混乱糜战的局势。”
“七十万兵力,六十多万兵力,几乎可以说是一对一的情况,一个一心想撤退,毫无久战之心,一对一的情况下,咱们想冲杀出去,他怎么可能留得住。”
“要留,顶多也是留下部分兵马而已。”
“师兄的用兵之道囊括了太多的东西,与我在兵书上学习钻研出的东西截然不同。”
“看来小妹终究是输了他一筹!”
“对比下来,小妹似乎有那么点纸上谈兵的样子。”
呼延玉望着小妹有些落寞的神情叹息了一声,抬手拍了拍小妹的肩膀。
“不要气馁,他征战沙场的时间比你早了几年,经验自然比你老道了许多,这并不能说明你就不如他。”
“反观完颜叱咤,耶鲁哈他们两个跟武国公万步海同期之人,且成名多年,不一样一步步进入了柳兄弟布置的陷阱之中吗?”
“只要这次咱们能保留住实力,以后卷土重来的日子多的是,只要咱们的根基还在,我突厥就一定能在你的统领之下再次踏上争霸天下的道路。”
呼延筠瑶听着二哥的安慰,落寞的俏目逐渐的明亮起来。
“没错,只要小妹的根基还在,就一定还有卷土重来跟师兄一较高低的时候,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再说吧!”
呼延筠瑶喘息了几下,平复好波澜起伏的心境取出地图翻看了起来。
良久之后呼延筠筠瑶目光炯炯有神的收起地图。
“传书一切能联系上的兵马,听本汗号令,迅速朝檀州清风河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