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7gj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笔趣-01555 地獄 天堂熱推-dbwmd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时间2149年6月1日。
当初口头约定的三股绳被张丰宇拧在了一起,现在经过严格的筛选后,剩下了三十人。张丰宇是这三十人的BOSS,秦欢、宋振林和张世清是副手,陈爽和闻静带人负责后勤。
“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秦欢问张丰宇。
张丰宇只说了两个字:“参战。”
“参战?”秦欢愣住了。
是的。
参战。
“太阳消失”数年以后,没想到人类社会居然又一次陷入了战争的漩涡。这一次围绕的主题是赖以生存的各种资源。
干净没有冻结的水、粮食、石油天然气等等……
新美联和非洲南部共荣体会突然发动战争其实一点也不意外。早在最初的灾难应对反馈报告中就提到了新美联地区的避难所建造严重不合格,大量原本用于投入建设的人力物力都不知去向。虽然第一中轴这边也曾想过派出调查组,可全世界都在抢时间,都在抢资源,能稳固自身已是万难,如何再有精力分心其他。
可这些隐患结的果终有成熟的那一天。
张丰宇此次离开雄安不只是去招募人手,他还和几个老朋友碰了面,并从他们那里了解到新美联和非洲南部共荣体目前面临的困境已经到了“不打出去,就冻死在避难所的坟墓里”的极端局面。
不得不说,新美联的高层和精英人士真聪明。
他们高瞻远睹,早就想到了这场浩劫不可能这么快就结束,所以他们给自己的避难所进行了“饱和式”改造。什么叫“饱和式”改造?通俗来说,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亘古不变。
曾经一度影响人类文明进程和走向的人权和平等在此刻成了天大的笑话,迷信这一条的新美联和非洲南部共荣体的民众们终于在发现自己所住的避难所里根本没有储备粮,也不可能支撑超过五年之后决定揭竿而起。
可漫漫长夜,一座座足以抵御核弹冲击的避难所如果大门紧闭的话,莫说这些本身就没有后续补给的民众了,就算是真正的军队也未必能够破开那扇用钛钢打造的“阶级”大门。
“非洲南部那边我们暂时管不着,不过新美联这边离环太平洋核电系统太近了,所以我打算带你们去美洲战场,目的不是为了搅浑他们的战局,而是要保证核电系统不受战争损坏。”张丰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秦欢却皱眉道:“就凭我们这三十几号?你确定不是去送死吗?”
张丰宇却笑着道:“兵贵在精,不在多,我带你们去参战,肯定不会是带着你们直接去正面战场,而是要去警告他们不要跨越红线,否则等待他们的就是被‘斩首’。”
秦欢听到这明白了,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唔……原来是这样……不过你真的有把握?”
“有没有把握要到了前线才知道,而且我们人少,这一点非但不是劣势,反而是优势。”
“哦?怎么说?”
张丰宇笑了:“喂,秦队长,你也是世界顶级的特勤人员了,人少的优势你会不明白?”
秦欢闻言一呆,随后尴尬的笑起来:“我懂了。”
“那行吧,我们这就出发,争取明天下午抵达目的地。”
“嗯,好!”
……
张丰宇的队伍出发了。
冰封的太平洋上,另一群人也总算是抵达了目的地。
十几辆大型雪履车只有领头的车辆开着灯,其他的车都尽可能的处于隐蔽状态。到达坐标地点后,头车的司机看着空空荡荡的冰面愣住了。
“这……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司机旁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他眸子晶亮,再次确认坐标后他拍了拍司机的肩膀道:“没错,就是这里了,通知工兵人员下车,准备开工挖隧道。”
“挖隧道?”司机愣了愣,随后赶紧把通知发出去。
不一会,十几辆大型雪履车上下来百十号人,他们都穿戴者特种的工兵机械外骨骼。这种外骨骼套件之前专供重石采集厂的工人使用,后来经过特殊改造后,成了耐寒性能极佳的破冰神器。人都下来后,雪履车再次发动然后圈出一个圆来阻挡寒风。
车内的人员贴着窗.看着外头忙碌的众人。
这些人里就有商君骁。
零下一百二十摄氏度的低温下破冰开掘隧道的工作量负荷极大,即使有一百多人一起工作,也用了足足七个小时才挖到冰下一角。这时再接入地形勘测设备,车内的工程师才最终确定他们没有走错。
只不过当初灾难发生的时候这里发生了大海啸,海水淹没了目的地,并彻底冰封了这里,所以雪履车来到这里的时候才找不到那座岛和岛上的秘密基地。
大家都很兴奋,商.君骁也终于松了口气。
可接下来,没等众人高兴多久,守卫车队的特勤人员就送来不好的消息——他们还是被追上了。
一时间,商君骁所在的车厢乱成一团。好在这位颇有大将风范的男人依旧气定神闲,他沉声道:“都别慌.,不过是一支孤军,暂时对我们还造不成威胁。”
众人这才稍稍安静下来。
送来消息的特勤人员欲言又止,他知道这是商君骁安抚人心的说法……事实上,追踪到此地的可不止一支孤军,而是有一位难缠的人物坐镇的钢铁劲旅。
不过那又能怎样,商君骁是不可能再逃了,他立即把所有负责车队安全的指挥人员叫到一起紧急商议阻击对策。
从目前情况来看,敌人距离他们所在的位置还有三百多公里,目前呈扇面搜索状态,力量并不集中。商君骁果.断制定了集中人员逐一击破的游击策略,目的不仅是要吞掉这支队伍,还不能让他们搞清楚秘密基地的具体位置。
房间里的气氛很凝重,大家都清楚这一战极有可能是他们人生的最后一战,可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后退。
“除了安曼的队伍,其他人按计划行事。”
“是!”
安曼是商君骁的侄子,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可听到自己被留在这里守卫车队,安曼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立马就拉住叔叔的手道:“指挥官,我觉得让我的游侠去阻击敌人远比让九民的重型.防卫步兵去来的要好,干嘛不让他留在这?”
商君骁还没说话,和安曼一个番号出来的战友李九民就先笑着道:“你小子省省吧,我的人是笨重了点,可我是阻击队的盾牌,少了我怎么行,所以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吧,啊,乖,听你叔叔的话!”
商君骁笑了笑没说话,安曼却差点跟李九民翻了脸:“那也不行啊,我不能看着你们出去以身犯险,我在家呆着,所以……指挥官,我申请阻击!”
众人却只是笑,有几个.甚至直接就出去了,毕竟时间紧迫,现在可不是闹性子的时候。
商君骁也是脸色一变道:“驳回!”
安曼急了:“叔叔!”
“服从命令!”商君骁严肃起来的时候是真的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安曼无奈,只好哭丧.着脸敬礼出了屋。
外头寒风凌冽,一众三百余人的阻击队伍整装待发,这些人都是商君骁信得过的心腹手下,他们在接到秘密指令离开第一中轴的时候一点犹豫都没有,绝对是一支执行力满分的劲旅。
可敌人也不是吃素的。
据前方哨兵汇.报,此番突袭并里应外合入侵了第一中轴的武装人员各个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军人,绝非等闲之辈拼凑而成的杂鱼。虽然一开始商君骁的队伍离开的时候没有引起注意,可等到第一中轴那边.基本上被占领,腾出手来的长空浩意还是派出了一名名为中野镇安的心腹大将带着其麾下的钢铁战士追击而来。
这伙人似乎是抱着不死不.休的态度来收尾的,因此在阻击队伍出发前商君骁就已经给几名指挥官下了死命令。
“死战不退!一定要把他们全部吃掉!”
这个命令的含义大家都懂,作为军人,保家卫国,义无反顾。
等到安曼等留守车队的人看.着阻击队伍消失在黑夜中的时候,寒风呼啸,不禁让人想起一首古诗所写……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这场发生在太平洋某座孤岛附近的阻击战持续了十一个小时。
一开始阻击人员凭着自身.的灵活机动与先发制人收获不小,可等到敌人反应过来开始收缩队伍后,一场恶战便拉开序幕。
据幸存者回忆,黑夜中,双方士兵经过几轮远距离攻守交替后直接改用近战肉搏!在机械外骨骼的辅助下,真真就是一场超人大战。
冰面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被画上休止符,到最后士官长李九民与追击人员的领队中野镇安殊死一搏双双战死时,冰面上还站着的人已经不足十个。
要不是安曼偷偷带人来搜索幸存者,这十个人里的三个阻击人也得死在那场恶战中,不过阻击队伍经此一站也基本上是全军.覆没了。
不过他们的牺牲不是毫无意义的。
有历史学家曾缜密的统计过这场人类空前浩劫中的各种正向影响人类命运的变量时将这场阻击战的意义标注上“决定性”三个字。
因为如果没有他们的牺牲,就不会有后来商君骁重燃烽火,也就不会有第三批、第四批和第五批前往探索“太阳消失”真相.的勇士,更不会有后来带给全体人类幸存者最终庇护的福音之地。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安曼没有带着俘虏回来,这也是商君骁暗中透露给他的意思。其实没有商君骁的间接授意,肩负着车队安危的安曼也是断然不敢离开车队半步的。
到了七月初。
全球各地大都知道了非洲南部共荣体和新美联正在发动一场悲壮的求存战争,只是很少有人清楚这两场战争中出现了一群特殊人员,而正是这群人的存在保障了其他安定地区的供电供水,也为人类保存下了关键性.的火种。
但第一中轴失守,三套应急方案被泄露这件事却意外的被隐藏了起来。
这是长空浩意没想到的。
坐在曾经属于商君骁的位子上,已经有半个月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先生的消息的长空浩意心烦意燥。桌子上的红酒美食堆叠成山,地板上横七竖八,全都是衣着暴露的少女。这些少女原本都是不愿意屈服的俘虏,可长空浩意就喜欢这种不屈服,因为比起恐惧带来的服从,长空浩意更享受神性催化后被解放.和污染的这些所谓的白莲花。
不过他本人并不参与其中,具体原因鲜有人知。
门外传来敲门声的时候,长空浩意懒散的问道:“谁啊?”
“我。”
听到这声音,长空浩意总算是.有了点兴趣,他笑着起身过来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高佻的女人,她叫闻人静雪,当初一句话差点把雄安新区1号避难所最高行政长官气死的那个邪异女人。
和长空浩意一样,闻人静雪也不是一般人。
看到屋子里躺着一地白花花的尤物后,闻人静雪只是冷淡的说了一句:“先生让你去一趟冰岛。”
长空浩意闻言一愣:“去那干嘛?”
“听说那里有一位‘旧神’的.化身,已经隐姓埋名活了几千年了,先生希望你去解决他,顺便搞清楚最后一位‘旧神’的下落。”闻人静雪说完从胸前摸出一张还留有余温的照片递给长空浩意。
长空浩意接过照片后没有看,而是先放在鼻子下方嗅了嗅。
闻人静雪微微一笑,可笑容里泛着杀机。
长空浩意的举动本就是为了.激怒闻人静雪,他可对这个女人没啥兴趣,只是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罢了。
照片里的男人胡子拉碴,看起来像个乞丐,长空浩意问道:“就这一张照片?”
“对,另外先生让我提醒你,不要和他正面交锋。”说完闻人静雪转身就走。
长空浩意拿着照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后自言自语道:“会不会死在冰岛呢……”
……
同一时间的新美联 沃森德匹斯 原洛杉矶。
南方军的攻势经过一个多月的消耗已经减弱了许多,不过他们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南方军裹挟着新美联超过一半以上的避难所内武装人员从原墨西哥地区向新美联核心腹地“五大湖”地区进军,沿途虽然遭受过一定程度的阻击,但并没有给这一支绝望大军造成太多的影响。
反而是更多人的临阵倒戈,选择加入南方军的势力,他们自称“祈求活下去的军队”,有点类似于曾经五胡十六国时期为.了保存汉人火种的“乞活军”的意思。不过在张丰宇眼中,南方军如今面临的最根本也是潜在的,目前还没有为他们意识到的问题就是即便他们能够顺利的攻陷新美联政府军在五大湖地区部署的防线,夺得足够多的物资,他们也不可能保障人人都能度过这场浩劫,因为这场战争本身就与“求存”是背道而驰的。
但不打更没有活路,所以张丰宇这个外人此时也就自觉的保持沉默。
面见南方军西线指挥官杰森法耶尔是一个星期前商定的,不过当时秦欢表示反对。
这个法耶尔虽然是一名悍将,他的西线军队也很勇猛,可从他的一路高歌猛进后的所作所为来看,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值得信任的和追随的好人,他根本就不在乎这场战斗会死多少人,他在乎的只有他和他的心腹能从战争中获取到多少利益。
用秦欢的话来说,这个法耶尔就是活脱脱一个袁世凯在世,分明是打着民主共和的旗号准备伺机窃取革命果实的恶人,和新美联政府军那边的掌权者基本上是一路货色。可西线军队的推进毕竟或多或少的威胁到了环太平洋核电系统,并且这个法耶尔当初还真过通过断电等方式直接把美国北部西海岸的十九.座避难所变成坟墓的打算。
好在有张丰宇这支人数仅有.三十人的“斩首”小队立威在前,担心自己命令下达后就会脑袋搬家的法耶尔这才放弃了染指环太平洋核电系统的打算。可今天,法耶尔摆下鸿门宴来招待张丰宇,看那奸诈.的表情,想必还是没死心。
瞧着桌上的美味佳肴,张丰宇非但没有露出笑容,反而冷着脸看着法耶尔道:“你的部下每天都有人被冻死或者饿死,他们是跟随你离开避难所来寻求公平和人权的,却没想到,无意中却又养肥了你这么一只硕鼠。”
丝毫不在乎自己言语会否激怒眼前这个白人胖子的张丰宇连坐下的想法都没有。
法耶尔闻言眸子里掠过一抹冷冽,他干笑两声,也不生气:“您说得对,这些美味佳肴在此时看起来确实有点腐朽的色彩,不.过按照你们中国人的规矩,怎么可以慢待来自远方的客人呢?更何况,如果您能赏脸坐下来,我们坦诚布公的聊一聊,或许可以尽早的结束这场战争,我的人也会少死不少,不是吗?”
没想到法耶尔这个胖子看起肥头大耳,脑袋却还算给用。
张丰宇沉默了一会突然泛起微笑,他坐下了,而且端起了红酒杯。
法耶尔自然是高兴的,在他看来,这个时代还提什么人类存亡大义实在是矫情。所以还不如什么都不想,坐下来喝一杯。
两杯红酒下肚,桌上的牛排.、乳酪馅饼吃了大半,完全不客气的张丰宇拍了拍肚皮笑着道:“多谢款待,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谈一谈正事了。”
喝了酒就是自己人,这一点不止在中国有效,放眼世界也都是最直接的沟通方式。
法耶尔看着很胖,却吃的不多,他擦了擦嘴笑着道:“张先生,我知道您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人物,您和您的组织最近这半个多月里也让整个美洲战场刮目相看,我想不仅我们忌惮您,那些依托五大湖打算自己.活命的新美联政客们肯定也都躲在避难所最深的地方了,所以,我们就不要绕弯子了,您说出您的目的,或者我们谈一个合适的‘价钱’,然后由您出面帮助我们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不知您意下如何?”
早知道这个死胖子不会无缘无故请自己吃美式大餐的张丰宇一点也不意外,他从衣兜里摸出牙签剔着牙缝说道:“其实你们都错误的理解了我们的意图,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分一杯羹的,事实上我们就只是一群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只是行为偏向现实主义而已,所以……我也就明说了吧,对于你们新美联的内部战争我个人是期待能有一个妥善的和平解决办法的,毕竟再这么打下去,无论最终谁胜谁负,都会元气大伤,这显然是不利于人类整体命运的,所以……我们对你们的战争抱有关注,却并不是十分感兴趣,也不会参与其中,我们来这只是为了守住环太平核电系统,组织.你们有一些人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坑害了无辜的平民,除此之外,你们是正面战场拉开阵势决一死战也好,还是互相派出暗杀人员执行‘斩首’命令也把,都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也就意思是说,我们不会因为你们是偏弱势的一方就会心地善良的帮你们一把,也不会因为对方胜算更高就转投他们的庇护,怎样,我说的够不够清楚。”
法耶尔听罢点了点头,他又不傻,自然是明白了张丰宇的意思。
只不过法耶尔这个人向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想的是,就算你不帮我,我也不可能让虎归山让其他人有可以利用的机会,.所以……
“唔,张先生果然大义,不过呢……作为西线指挥官的我是个无法免俗的男人,我承诺过会让追随并支持我们发动这场战争的人们过上幸福安定且无需过于担心未来的日子的,因此我只能对您说声抱歉了。”法耶尔说着说着表情自然涌现一种奸诈的笑意。
张丰宇突然眉头一皱道:“你给我下了毒?”
法耶尔看了看张丰宇面前那被吃的干干净净的一餐牛排道:“这是我从一位政府军军官的背包里找到的口粮,据说里头的牛排是.取自日本的上等海饲牛排,口感鲜嫩,又香味浓郁,实属令人赞不绝口的顶级食材……只是可惜了,再好的食材加上了足以致命的氰/化物后就成了最后的晚餐,张先生,您应该能够理解我的苦衷吧。”
张丰宇闻言当时就脸色一变,跟着眉头一皱,捂着肚子跌坐在地。
法耶尔见状冷笑一声:“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大义凛然的人物,没想到一块肉就能解决,真是可笑。”
张丰宇倒在地上满头冷汗,他嘶声道:“你就不怕我的人会来报复吗?”
“怕,当然怕,不过我也是熟读中国兵法的,所以在请你来做客的同时我的人已经找上门去给你的兄弟们送那个叫什么……你们中国人常说的,哦!送温暖去了。”法耶尔真真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张丰宇已经疼到说不出话来了。
氰/化物的毒性极强,一般人沾染了一丁.点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丧命。
张丰宇体质特殊,所以坚持到了现在。
他想挣扎着爬起来,却被法耶尔的手下一脚踏在了后背上,随后还被人啐了一口道:“呸!黄种猪!居然还想当救世主!BOSS,干脆让我一枪崩了这混球吧。”
法耶尔走过去笑着道:“不着急我的兄弟,比起让他这么快就死去,我倒是很想知道人类的极限有多强。”
被氰/化物折磨得痛不欲生的张丰宇开始出现幻觉,他迷茫的看着法耶尔,然后浑身抽搐的说道:“竖子尔敢!”
法耶尔一愣,问手下道:“他说什么?”
手下摇摇头:“不懂。”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道.:“他说的文言文,意思是‘小子你竟然敢这么对我?’的意思,哎对了……你不说你读过兵法吗?这都不知道?”
法耶尔抬头看去时,门口站着的是一个一米九高的亚洲男人,他手上拿着匕首,刃尖还沾着血。
“你是谁?”法耶尔迷茫道。
门口的男人这才自报家门:“我?我叫尹才,就是你身后地上那位演技拙劣的大哥的手下,来给你送温暖的。”
说完尹才微微一笑,身后突然钻出一个女孩。
不等法耶尔和他手下把枪,只见尹才一捂耳朵.,女孩一张嘴,法耶尔和他那壮实的手下就双双暴毙当场。
好在现在张妙已经能够熟练的掌握自己的力量,不再像过去那样一发动攻击就是全力以赴,然后弄得到处都是血污。
已经起身回到桌边坐下的张丰宇摸了摸鼻子看着地上两个还没死透的坏蛋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了,演技一般般,凑活着看吧。”
法耶尔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大搞他怎么也无法理解一个人吃了放了那么多氰/化物的牛排是怎么活下来的。
搞定了不守规矩的南方军西线指挥官后.,张丰宇冲张妙招招手。经过一段日子相处已经很熟悉的张妙笑着跑过去。坐到张丰宇腿上后.,张丰宇从桌上众多好吃的里挑出几样没有下佐料的美食放到张妙手里。
张妙这丫头现在也活泼多了,嘻嘻的笑着,吃的很开心。
倒是尹才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面露难色了:“老大,杀这两个人容易,可南方军西线这边有好几万人,一旦他们群控无首,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咱们这么做,岂不是间接造了孽啊。”
这一点张丰宇早就想到了,他摆摆手笑道:“这你不用担心,其实我来之前,已经和南方军的领袖谈妥了,只要法耶尔不守规矩被干掉了,自然会有这位亚裔领袖安排靠得住人接受西线的指挥,我们只要安安静静的来.,安安静静的走就行了。”
尹才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张丰宇问道:“秦欢那边呢?搞清楚19号核电机组那边的情况了吗?”
尹才摇摇头:“挺复杂的,好像不是单纯的遭到了入侵,而是有其他力量插手。”
“其他力量?”
“嗯,这个我说不清楚,咱们还是直接过去吧.。”尹才提议道。
张丰宇点点头,他笑着问张妙.:“吃饱了吗?丫头?”
张妙正努力把一块乳酪披萨塞进嘴里,闻言后眯着眼笑道.:“嗯!吃饱了!”
“那行了,出发吧。”
张丰宇带着张妙和尹才离开了屋子.。
门外的黑暗中还有七八个人正在把十几具尸体堆起来,他们就是法耶尔原本要去送温暖的对.象。
带队反将一军的陈爽点燃铝热剂丢在尸体堆上后拍了拍手。
众人立即沉默的消失于黑暗中.。
这支三十人的队伍在经历了数次实战后已经磨砺成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影子部队,它们来无影去无踪,执行力和实战能力都恐怖非常.。
等到张丰宇这边全都撤离.。
那位接替法耶尔的南方军西线新任指挥官才带着人小心的踏入这片临时营地。看着已经烧得不成样子的尸体,这位黑人指挥官眉头紧锁,他不清楚南方军领袖到底和这些亚洲人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但他总感觉和这些人打交道是很危险的举动。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了.。
接管南方军西线部队后,黑人指挥官的第一条命令就是法耶尔私藏起来的物资分配下去,同时下令全军开拔,争取一周内拿下政府军部署在西线临时营地背面一百公里外的最外层防线。
新美联的战争仍在继续.。
也没有人统计这场已经持续了一个月的战争死了多少人,总之大家都在为了活着做最后的疯狂挣扎。
张丰宇经过唐明忠的无意点拨,终于明白了自己于这个世界的意义,那就是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守护环太平洋核电系统不受战争摧残就是他存在的意义。
不过一周前发生在19号核电机组那边的诡异事件还是超出了张丰宇的预期。他原以为只要新美联的战火不扩散到这边来,环太平洋核电系统就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然而被冰封的太平洋似乎本身已经成为了污秽的黑暗森林。.
最早一份关于袭击核电系统的武装人员的调查报告中就提到过,这些人的基地应该就隐藏在太平洋某处。可太平洋这么大,就算把五大洲全都丢进去都未必填满,以现在张丰宇所能掌握的力量,别说去把他们找出来了,就是单纯的被动防守也已经是十分困难了。
好在经过之前望野生态区的袭击事件后,第一中轴已经部署了更多的兵力作为核电系统的守备军,如果单纯只是为了防守.这些核电机组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但问题是,19号核电机组发生的事情似乎与人为的袭击事件无关。
……
“他们……消失了……”这是目击者描述的情形。
偷偷进入19号核电机组防卫区域的张丰宇和这里的防务指挥官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他们不会问张丰宇从哪来,什么目的,.只负责给他们提供补给,而作为回报,张丰宇将保证新美联内部的战火不扩散到这边。
起初这些区域防务指挥官都是不屑一顾的,.但张丰宇很快用行动告诉他们,他们这三十人绝对是靠得住的。
尊重强者就是尊重自己,19号核电机组的防务指挥官派拉蒙迪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消失了”其实只是个笼统的说法。
其实更确切的说法是一部分消失了,一部分被一些奇怪的东西替代了,而且消失和被替代的不止有这里的工作和守卫人员,还有许多设备。
来到现场,张丰宇才算是真正明白尹才所说的不好描述是什么意思。
只见约莫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上,之前的设备和走道都消失了,却而代之的居然某种类似珊瑚的结晶状物质,它们在极寒下冻成了璀璨的艺术品,看上去还挺漂亮。可如果这些东西不是出现在这里,而是出现在可控核聚变的反应堆里或者其他某些关键设备附近,那么19号核电机组可能就要成为太平洋上的小太阳了。
“我们根本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也搞不清楚这些物质是什么东西,他们就这么凭空的出现了,同时我们的人也凭空消失了。”这一片区域原本是员工们的就餐区,当天意外发生的时候,正有二十多名换班准备吃了饭去睡觉的工作人员在这里就餐,可他们才刚坐下不久,意外就发生了。
张丰宇走到区域外援地带,他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后眉头一皱,抬手掀起隔离带直接进入了现场。负责人吓了一跳,正要阻止,张丰宇已经走了进去,并且安然无恙。
看到他没事,负责人稍稍安心。
派拉蒙迪站在远处提醒道:“张先生,请您一定小心,那里边还不算稳定,我们之前有研究人员就这么当着我们的面消失了。”
张丰宇闻言点了点头,他又一次闭上了眼睛,跟着……
“啊!这?!”
张丰宇也消失了。
守在外围的张妙吓得咯噔一下,眼睛瞬间就红了。
尹才也没想到张丰宇会突然消失,他紧张万分,毕竟张丰宇才是这三十人的主心骨,他要是出了事,队伍可能就散了。
好在张丰宇只是消失了短短的几秒。
再出现时,他手上多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只海螺,新鲜的海螺。
手上脚上都湿漉漉的站着藻类和泥沙的张丰宇凝望着手中的海螺良久不语。
张妙不管不顾,直接冲进去抱住张丰宇问道:“你别再消失好不好!我害怕!”
张丰宇闻言回过神来,他笑着摸了摸张妙的小脑袋瓜,然后带着她离开了那个区域。区域外的众人都一脸惊讶,完全看不懂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派拉蒙迪问道:“张先生,到底怎么回事?”
张丰宇把海螺丢给尹才,然后苦笑道:“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就在刚才我去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那里……就好像一片天堂……”
“天堂?!”派拉蒙迪诧异道:“您确定你神志清楚吗?”
张丰宇知道这很难理解,他轻声一叹,又回过头看了眼那片诡异的区域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据我在那呆了一年的感受来说……”
“什么?!一年?可你才消失了几秒钟啊!”派拉蒙迪蒙了。
张妙也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张丰宇。
张丰宇这时才猛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是了……时间上的感觉有种不融洽的顿挫感。
“我需要静一静……你这有干净的单人间吗?”张丰宇问派拉蒙迪。
派拉蒙迪点点头:“有的,我这就去安排。”
张丰宇深呼吸一次,笑着对张妙道:“你去找你叶子姐姐呆一会,我有些事情需要确定一下。”
张妙却不是太乐意。
不过最终她还是乖巧的跟着尹才走了。尹才拿着海螺经过食堂负责人的时候直接把这新鲜的海产品丢给了他并说道:“这不是空的,挖出来可以煲汤喝。”
食堂负责人拿着海螺愣在了原地。
张丰宇却只说:“这次的事件应该不是偶然的,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类似的情况发生……所以……我个人建议你讲发电机组功率降低至预防灾难级别,别等到真出了事,逃都没法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