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oy2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後漢長歌-第498章論古往,英雄鬥智(三)看書-r8dh7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自从王黎的谛听堂名闻天下之后,天下诸侯群起效之。
但是很可惜,一来他们并不清楚谛听堂的具体运作模式,二来他们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丹阳张家,他们只好退而取其次,纷纷打起了传统信息战的注意,在狼烟和篝火上大做文章。
比如在刘备的军中,紫色的狼烟就代表了第二种方案,而第三种方案的颜色却是蓝色。
当然,颜色这个问题也并不难解决,毕竟我们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还是无穷尽的。只要他们在狼烟中加上一些特殊的矿石,比如含碘高的矿石,就可以制造出燃烧时冒出紫烟的通讯方式。
孔明自投入帐下之后就再也没有露出过如此焦急的情绪,刘备心中一紧,明白事情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连一侧的传令兵也不使唤,直接就向军营走去。
刚到门口,又听得诸葛亮一声呼唤,再度匆匆转身回来,看着诸葛亮,满脸的期待。
“主公,第二套方案干脆也弃之不用吧,郭嘉至今都没有出现在新息城方圆五六十里外,我估计他并没有出兵,而是打算坐在新蔡隔岸观火,任凭曹操和我们争一个你死我活。
期思乃是我军大本营,虽然没有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不过却也有文纪先生以及元休和粱纲一干人等,相信就算曹操突袭,数日内也难以破城。
而曹操如今大军尽出,褒信反而格外空虚,莫若直接启用第三套方案,点起蓝色狼烟,传令二将军和三将军直接兵压褒信,打曹操一个措手不及,达到围魏救赵的效果。”
原来,诸葛亮在关羽出征之前,不但给了他一个锦囊,还送了他一句话:蓝色烟起,围魏救赵,万军一出,兵下褒信!
刘备点了点头,大手一招,与那传信兵一起消失在诸葛亮的视线中。
……
“那帮狗贼实在是太过分了,就算是两军对阵,就算我刘曹两家负有血海深仇,也不能这么放肆的欺侮我们的兄弟吧?
二哥,兄弟们已经被贼寇所杀,难道还要再让他们的尸身蒙受戮尸的这种奇耻大辱吗?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阻止不了我替他们复仇!”
看见曹操的骑兵缓缓走出谷口,却又再度纵马回来在斥候们的遗骸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张三爷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打掉关羽的手,抓起地上的丈八蛇矛站了起来。
“三弟,三弟!”
关羽连连呼唤了几声,见张飞头也不回的跃出壕沟招呼着麾下的将领,扫视了一下在峡谷中暗布的眼线,心中的愤懑简直就是无语言表。
可惜了,这天然的包围圈!
可惜了,在这峡谷中布置的那么多火油!
关羽摇了摇头,跟着张飞跳出壕沟,却听见身旁的小校一声喜呼:“将军,快看,狼烟,蓝色的狼烟!”
举目一看,果见青龙山脉的方向燃起几束蓝色的狼烟,沉甸甸的浓烟仿佛蓝色的云朵高悬在青龙山顶,又如一只在青天上奋笔疾书的蓝色鹅毛巨笔。
围魏救赵,绝地反击?
在这个人影都见不到的谷中埋伏了半日,又亲眼目睹自己的麾下被曹贼肆意屠杀,关羽早就装满了一肚子的气愤。
此时见到诸葛亮传来的命令,哪里还顾得上与诸葛亮置那种闲气,关羽提着他那柄标志性的青龙偃月刀一纵一跃,便赶上了前方的张飞:“将士们,跟我冲啊,杀尽山下的曹狗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一声怒啸,接着又是两声口哨声响起,两匹战马打着鼻息从林中飞奔出来,关羽二人相视一眼,借着身势就地一跳,已经牢牢的坐在了马背上,就像两枚插在飞鹰谷中的楔子。
“杀!”
张飞长啸一声,身子向前一扑,战马前蹄腾空一跃,亦如闪电般冲下山腰,手中的丈八蛇矛在半空中刺出一条银色的光线,好像虚空里一条若隐若现的长蛇。
“兄弟们,快走啊,张黑炭来了!”
听见山腰上传来滚滚的雷声,曹营骑士中那名为首的将领回身一看顿时面如白纸,心中大骇,提起马鞭就啪叽啪叽的抽打在战马的屁股上。
然而,张飞和关羽兄弟二人早已经将他上升到了数年前祸患江山的董贼一样的高度,对他的仇恨亦和黄河长江一般滔滔不绝,又岂能轻易的让他逃离开去?
“狗贼,纳命来!”
啸声如雷,后世中那个喝断当阳桥的莽张飞再次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只见他刚刚奔下山坡,就已经单手一拍,双脚在马背上狠狠一踮,大鹏展翅般高高跃起,跳离马背,一手紧握长矛,一手抓住面前的一条大树的粗枝一荡一松,恍如一枚出膛的炮弹朝为首那名骑士砸了过去。
声先至,影紧随。
骑士首领刚才还听见张飞的怒吼,转眼间就见到一条人影从天而降,一道银色的蛇矛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风,冷冷的寒风骤然刮起,骑士首领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觉得喉咙处一道冰凉,自己全身的力气如潮水般退却,手中的武器和眼皮都似泰山一样的沉重,意识跟着渐渐消散,最终飘飞在飞鹰谷中茫茫的大山里。
张飞一招制敌,却并不打算放过眼前的百十名曹营骑士。
如果说骑士首领是杀害和侮辱兄弟们的罪魁祸首,那么这些曹营骑士也是他的帮凶。
祸首固然不可饶恕,帮凶同样非常可恨!
祸首既已伏诛,帮凶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战马一阵狂奔,已经从山坡上跳了下来,在张飞的衣服上轻轻的摩擦着。旁边那倒下去的首领以及那殷红色的血液并不曾使它有半分的犹豫,跟随张飞多年,或许这战马也练就了和张飞一样不怕死的大条神经。
张飞抱起战马亲了一口,长矛向前一戳一顿、一提一抛,首领的尸身已然腾空而起,带着森寒的杀气卷向前方奔逃的士兵。
“快逃啊,吴校尉已经被张黑炭杀了!”
“张黑炭又追杀过来了!”
听见身后的厮杀声和马蹄声如附骨之疽,骑士们早已经吓得魂不守舍,典韦将军的前车之鉴,他们可都是亲眼所见的,而半空中飞起来的首领尸身更是他们亲自所经历的,一个个嚎叫着,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撒开四蹄沿路狂奔。
“呔,狗贼们,杀了关某的兄弟,你们还想逃吗?”
一声惊雷再次在耳边炸响,骑士们顿时哀嚎连连叫苦连天,刚刚躲过了一个张屠夫,如今又来了一个关砍头,谁特么的还能给他们一条活路?
关二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当然不会体谅到他们此时的心思,卧蚕眉一挑,颔下长髯倒竖,一声暴喝,青龙偃月刀猛然腾空再于半空中落下。
首领的尸体恰巧“来”到他的刀前,只听得入骨之声骤响,尸体已经断成两截,满腹的血水怦然炸开,恍如在飞鹰谷中下起了一场桃花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