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qn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是一個原始人-第一二一五章 部落第二人(二合一)-6wsxt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部落里第一个指南针出现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依葫芦画瓢之下,渐渐的就又有了新的指南针出来。
并且,这些新出来的指南针,还逐渐在原来的基础之上,进行了改进。
变得更加的完善。
而韩成也将贸易队的人,以及那些在船厂的河面上,驾驶着帆船来回腾挪的水手们召集了过来。
专门教授这些人如何辨认与使用指南针,如何依托指南针来辨别方向。
在教授这些事情的时候,还特意专门再一次的强调了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这个类似口诀一样的东西。
当然,在强调这些东西的时候,韩成也再一次的让人给这些人教授了一番左右。
虽然老早的时候,韩成就已经在部落里给出左右的概念、并经常教部落里的人辨认这两个方向,但这样长的时间下来之后,部落里还是有着不少人分不清楚左右,容易将左右给弄混,尤其是那些在后来的时候,加入到部落之中的那些人。
但有些时候,有些人也并不是真的分不清楚左右,只是一旦到了尝试着使用指南针的时候,就容易拎不清楚了。
这样的事情一时间是让韩成既觉得无奈,也觉得颇为好笑。
毕竟类似的事情他遇到过不少。
在后世学生开学军训、驾校学车的时候,这样的情况最是容易发生。
对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所能够做的,也就是让人多多进行教授和练习,不断的加固他们的记忆,对他们的记忆进行强化,将分左右训练成为他们本能一般的存在。
这些人是部落最先、也是最需要使用的指南针的。
所以韩成才会将这些人召集起来,最先对他们进行培训。
磁石,还是被开发出来了另外一个方面的作用。
这个作用就是拿着它们在河里面吸铁砂,然后用铁砂打造出来一些铁器。
青雀部落如今确确实实是有铁矿的,并且也对铁矿进行了开发与生产。
只不过铁山居住区那里的铁矿,开发的时间尚短,生产出来的铁器有限。
再加上主部落与铁山居住区之间的距离过远。
韩成之前回来,以及大师兄等人前去铁山居住区那里带着粮食支援韩成归来的时候,都是尽可能多的携带铁器了,但所得到的铁器终究还是有限,主部落这里,还是有些缺铁器的。
铁制工具的好用,部落里的人是有目共睹的。
而部落里在见到了磁石的特性之后,想起用磁石吸铁砂,然后再用铁砂打制铁器的自然不止有巫一个人。
于是,不知不觉之间,部落附近就出现了拿着绑在木柄之上的吸铁石,在河道之中吸铁砂的人。
与直接用铁矿石炼铁这些相比,先用磁石辛苦的吸附上很多的铁砂,然后在忍受着铁砂疯狂的缩水,最终打造出铁器来,是显得麻烦与费力太多。
不过与韩成最开始的时候,依靠着一些铁细菌,进行炼制一些铁器相比,那快的简直是太多太多了!
韩成发现了这个事情,又明白了部落众人的心中所想之后,倒也没有强制性的将这个事情给禁制了。
只是将每日吸铁砂的人做了一个限定而已。
比如,比较忙的时候,吸铁砂的人不能够超过二十个,不怎么忙的时候,不能够超过五十个。
其实这样的限定,又与没有是没有多大区别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部落里每日吸铁砂的人数,都还没有超过二十个。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而然这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站在一株有些歪脖子的树下,韩成望着部落里那些人在河中辛苦淘铁砂的样子,心中有所触动。
一开始在秦岭的南面找到铁矿的时候,自己是非常开心的。
觉得自己部落今后就有源源不断的铁器使用了。
现在看来,自己之前时候的所想,未免有了一些理所当然。
自己部落确确实实是有铁矿了,但是自己却忘记了铁山居住区与自己部落之间的距离。
这样长的距离确确实实是有些过于不方便了。
若是在这秦岭的北面也能够发现一些铁矿就好了,这样的话主部落这里,获取铁器就方便的太多了……
靠南的地方温度回升的总是要快些。
锦官城这里,已经有着许多的小花开始绽放了。
有些年前就已经翻耕过的水田,这个时候也开始蓄水了,一些小鱼小虾随着水流一起进入到了稻田之内。
不远处有人拎着桶往已经蓄好水的稻田之中放入一些鱼苗……
草原之上的积雪也已经融化,扒开枯黄的草木,能够从里面看到一些冒出来的草芽。
飞马部落的酋长,站在这里弯腰在地上扒了一会儿,将手松开,把一小根嫩嫩的草茎给放到口中,缓缓的嚼着。
青草的气味,随之在口中弥漫。
天气已经变得暖和了啊!
看来外面覆盖下来的积雪也已经是融化了。
那些家伙们,也该离开这个山谷了!
飞马部落的酋长转首朝着的周围看去,入目的都是牛羊,以及诸多在这里放牧着牛羊马匹的女人与孩子。
与冬日里他带着部落里的人,刚刚来到这个山谷的时候相比,他们部落的人口,再一次的得到了一个飞速的增长。
人口以及牛羊马匹这些牲畜,往上增加的不止一倍!
每每看到这样的情形,飞马部落的酋长都是忍不住的满心欢喜!
整个人心中的那股子舒坦劲就别提了!
只不过,这样的舒坦在持续了一阵儿之后,最终还是会被一些遗憾与恼怒所取代。
原本按照飞马部落酋长的心中所想,来到这个山谷之后,他是要带领着部落里的勇士,将所有来到这个山谷之中躲避寒冷的部落,都给打上一遍,依靠着强硬的手段,将所有的部落都给纳入到自己部落之中,让自己的部落变得更加的强盛的!
但这个愿望终究是没有完成。
因为那些该死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得到的消息,然后汇集到了一起,共同的来对抗自己部落!
自己带着人前去理会了几次,这些汇集在一起的人,依旧不是自己等人的对手,但终究人数还是太多了。
自己虽然能够取胜,但却不能够取得大胜,难以真的将他们给击败,然后得到诸多的东西。
飞马部落的酋长,尝试了多种办法之后,也没有将这种局面给扭转。
对于一个一心想要将事情给做成的人来说,这种情况如何不让人感到恼怒?
不过现在好了,现在天气开始逐渐变暖了,这些汇聚在一起的部落也该离开山谷,到外面去生活了。
离开山谷之后,这些人也就不会再在一起生活,会分开到不同的地方进行放牧。
这样一来,就是自己部落的机会所在了!
这些人合在一起自己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但一旦分开,那自己部落的人,前去攻打他们就跟玩的一样!
心里面这样想着,飞马部落的酋长,用力狠狠的咀嚼了几下,将自己口中的那根草茎给嚼碎咽下。
然后转身朝着一边走去……
飞马部落酋长的身边汇集着不少的人,这些人都是手持青铜武器的部落勇士。
不少人还都在石头上,就着水对手中的青铜武器进行打磨,以期让其变得更为的锋利。
见到这样的一幕,不少在周围进行放牧的人女性原始人与未成年人,都是不由的变得不自然起来。
她们明白,这些残暴的家伙们,准备再一次的从部落出发,前去寻找其余部落的人,准备对那些部落的人下手,做残忍之事!
对于这些,他们是敢怒而不敢言。
只能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
看着这该死的家伙们,骑着马,拿着那种可怕的武器,前去攻打其余无辜的部落。
不过,她们没有办法,并不代表着其余人没有办法。
很快,一个人就出现在了她们的视野之中。
这个人身上裹着厚厚的皮毛,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臃肿。
在她身上的皮毛之上,还沾染着不少的泥土。
这人不是旁谁,正是红虎部落的巫女!
如今俨然已经是成为了这飞马部落之中的二号人物一般的存在!
说起来也是神奇,就在去年的时候,这红虎部落的巫女,在飞马部落之中还是一个俘虏。
但是现在,不过是过去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她就已经是取得了这样高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奇迹了!
看到红虎部落巫女走向残暴的、正在整理兵刃,不知道是准备残害哪个部落的飞马部落酋长等人,这些看到这一幕的女人与孩子心中不由的就升起了一些希冀。
历来善良、见不得飞马部落酋长等人做恶事的红虎部落巫女,应该是会劝阻这些人少做些恶事的!
在这些人心中想着的时候,红虎部落巫女,已经是走到了飞马部落酋长的身边,并且开口说话。
“@¥QW#AW#……”
红虎部落的巫女,看着飞马部落的酋长这样出声进行询问。
飞马部落的酋长,闻言便开口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明白了飞马部落酋长意思的红虎部落巫女,想了一会儿之后,再度的开口:“[email protected]#3^……”
红虎部落的巫女是在告诉飞马部落的酋长,他这样的想法或许并不怎么对。
那些部落,正是因为自己部落才联合到一起的。
这个时候天气转暖,他们会从山谷之中离开,应该会分开前往他们以前所生活的地方继续进行生活。
但,不能够因此就小看了这些人。
他们之前的时候知道依靠这样的办法来应对飞马部落的攻击,现在就未必想不到飞马部落会在之后,对分开的他们,进行一个个的攻打。
他们说不定还会汇集在一起。
当然,按照这些时间以来,红虎部落巫女对这些生活在草原之上的部落的了解,这些部落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有人提议继续在一起生活,一起抵御飞马部落,还是会有一些部落执意要离开的。
当然,前提是在这个时间里,飞马部落的酋长,不要带着人前去惊吓这些人。
不然的话,这些原本想要分开的部落,见到飞马部落的人过去之后,受到惊吓,一定会紧紧与其余的部落生活在一起,不会再做分开独自前往别的地方进行生活的事情。
这样的情况一旦发生,那飞马部落酋长就需要再一次的面对在这山谷之中一样的情况,再一次的陷入到僵局之中。
弄明白了红虎部落巫女所说话的意思之后,飞马部落酋长站在这里愣了愣,随后伸出巴掌在红虎部落巫女的肩膀上,连着拍打了几下,同时口中还满是感慨的说道:“@#WW#”
飞马部落的酋长,确确实实是非常的感慨。
如果不是在这个时候,红虎部落的巫女过来对自己说出这些话,那自己一定会按照心中的想法,带着人,对那些部落动手了!
那到时间真的是弄成了红虎部落巫女所说的那种局面,可就是真的让人头疼了!
并且,飞马部落的酋长,经过了一番的思索之后,基本上是已经确定了,倘若自己真的是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事情,那结果十有八九就跟红虎部落巫女所说的一样,变得令人头大!
自己部落能够得到这样的一位女人,实在是太大的幸运啊!
飞马部落的酋长,再一次的在心中发出这样的感慨。
虽然听不到刚刚红虎部落巫女与飞马部落的酋长都说了什么,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距离这里有着一定距离、一边放牧一边留意着这边上动静的那些被飞马部落酋长带着人给掳掠过来的人,却是看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