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gdl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詭三國 線上看-第1889章 制詔拜將,分陝而治熱推-ypaw1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龙首原。
晴空万里,碧色如洗。
拜将坛上,旌旗招展。
『赵云赵子龙,上前听封!』
礼官的大嗓门纵然是在钟鼓声当中,依旧清晰明亮。
隆隆鼓声之中,赵云步出行列,抬头挺胸,一步步的登上拜将坛。
这一刻,是属于他的荣耀。
战鼓震荡,声声就像激扬血气,角号悠扬,声声宛如黄沙扑面!
赵云一路向上,面容依旧平静,可是心中难免澎湃,毕竟他是众将之中,第一个封赏之人,这也说明了在骠骑此处,已经从一个黑山贼寇,如今成功的转变成为了三色旗帜之下第一武将。
斐潜选择赵云作为排名第一,除了赵云的军功确实彪炳之外,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赵云沉稳,沉稳得不像是他这个年龄的人。
当然,赵云也并非完全没毛病,据斐潜留心观察,赵云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坚定保皇派,这一点,让斐潜有些奇怪。毕竟当年抛弃常山等等边境的,是大汉皇帝,让这些民众走投无路,变成黑山贼的,也是大汉昏庸的朝堂,而再这样的情况下,赵云依旧是一颗红心,甚至有比吕布还要更加坚定的尊皇之意,这真是有些意思。
历史上赵云投了刘备,未必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罗老先生书中,为了衬托刘备,很多人自然成为了乱臣贼子,但是实际上一些人并非像是三国演义当中所描述的那么不堪。比如袁术和吕布。虽然袁术最终名头也臭了,吕布后来在陈珪的劝说下,也和僭越的袁术断绝了联姻结盟,可见吕布在对待汉室的态度上仍然是拥护的。并且吕布的这种拥护的态度,是当时广为人知的,因此孙权后来于赤壁之战之时才会说:『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
这一句话,很有意思。
虽然孙权话语的意思并非是赞扬吕布,而是标明自身,但同时也说明了,如果说袁术当时真的已经称帝,吕布之前就顶着一个乱贼名号,那么爱面子的孙权,是不会将袁术和吕布都放在自己前面的。
所以袁术和吕布,其实在孙权眼中,至少不是公认的乱臣,顶多就像是刘表一样,有些僭越的投机分子而已。而在东汉末年,僭越之人还少么?那个诸侯没有僭越?从这一点来看,要么是陈寿写三国志到了吴书的时候疏忽了,要么就是陈寿故意留下来的后门……
当然,作为保皇党,见到刘协那么不堪于用,尤其是这一次赵云亲眼见到了刘协所表现出来的迟疑和软弱,想必也是对于赵云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国之重任,唯之嘉勋,分陕而治,实委贤良。常山赵云赵子龙,智勇果敢,亲率精锐,并逐阴北,斩将夺旗,靖清并幽,忠孝克敏,长驱卑庭,功在社稷,资质殷实。今奉天子令,行诏制,拜平北将军,封上曲阳亭侯,邑二百,寄爵关内,领幽北阴山军事!此诏!』
赵云上前拜倒,双手接过诏令,然后叩谢,起身,面向拜将坛之下,将诏令双手高高擎起,顿时钟鼓丝竹之声大作,奏以嘉贺之曲,同时四野观礼军民一同高呼,三次方落。
赵云转身再拜斐潜,斐潜点头,再从一旁侍从金纹红底漆盘之中,取了紫白二色的绶带,亲自给赵云悬挂在腰间,然后再授予金印。
赵云再次转身,接受军民恭贺,然后三拜斐潜,然后从东面通道缓缓下到了拜将坛的二层,等待结束之后的夸街游行。
第二名站上拜将坛的,是从函谷赶回来的太史慈。
太史慈多少还算是比较近的,而一些身处偏远赶不回来的,也就自然没有办法在现场接受斐潜的亲自封授,只能说等待斐潜派人分头传达了。
『德懋懋官,功懋懋赏,克宽克仁,方正有夏。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气勇雄浑,首赞奇略,亲率飞罴,突进远飚,肃清槐路,威镇宵小,忠于王事,肃遏警巡,抚慰河洛。今奉天子令,行诏制,拜镇护将军,封惤亭侯,邑一百五,寄爵关内,领弘农司州军事!此诏!』
太史慈同样获紫白二色的绶带,龟钮金印。
『御侮折冲,德抚西土,戒戎于伐,戡翦患遗。雁门张辽张文远,忠孝克彰,策用谋远,西城冲要,镇蕃治藏,典戎教化,声绩备举,战功显著,内外聿宣。今奉天子令,行诏制,拜征虏将军,封西都亭侯,邑一百五,寄爵关内,领汉中陇南军事!此诏!』
张辽举步上前,受紫绶金印。
吕布原本的旧有温侯之称,如今去之,改九原县侯,称安西将军,拜任西域都护,也同样是授紫绶带,金印。
徐晃、魏延在外统兵,不能亲自到场,便只是宣读了诏令,分授镇军将军和征蜀将军,授青绶,金印,分别驻守关中和川蜀。
另有黄成、马延、马越、张济、张绣、姜冏、许定、蒙恕、李典、朱灵、张烈等人,分授中坚将军、虎牙将军,游击将军,骁骑将军,以及屯骑校尉、越骑校尉、步兵校尉、长水校尉、射声校尉、平虏校尉等职位。以上校尉,虽说名为校尉,但是其实都是大约等同于四品杂号将军,所以也不算是差了。
至于像是凌颉,廖化,徐羽,王忠,刘雄等等暂时都没有什么新功勋的,也就略微上调了一点点,从无名校尉都尉,换成了杂号,大约等同于上调了半个级别,凌颉是建忠校尉,然后同时也追封了张晨,龚俊为建义校尉、讨寇校尉。至于廖化,则是护军校尉,也算是斐潜给与这个三国著名长跑将军的一点偏爱。
黄旭为定威校尉,许褚新来,就排在了魏都后面,分别也是加了一个杂号的武威、武卫都尉,作为斐潜的护卫头领,维护斐潜周边安全。
既然称之为拜将,所以庞统之流基本上就暂时作为观礼之人了,即便是徐庶那样半个武将加点模式的,既然领的是文职的官,那么就顶多被称之为『相』,而不能称之为『将』了。
同时,四方镇守不能长期缺少重将,所以封将不能拖,至于文官么……
庞统等人的安排和升迁,并没有在拜将坛之上进行,而是要在腊月初十那一天,在将军府拜授。
赵云等人,在兵卒护卫之下,奔驰长安,绕城受夸不提。这样的一次大规模的封赏,意义深远,除了之前提及关于军功爵位的制度,也是让斐潜当下底盘当中的士族百姓,明白在三色旗帜之下,有如此强盛的武将队列,可保护平安稳定。同时斐潜也借这个机会,搭建出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上的防御战区,划出了区域防御体系,打破了汉代原有的郡县局限,类似于唐朝的节度使,只不过民生政务依旧是在郡守县令的管理之下,这一点,尤为重要。
汉代律法之中,郡县之兵并不能跨越郡县调动,当年孙坚担任长沙太守的时候,打败了区星之后,又有周朝、郭石等人在零陵、桂阳一带行乱,孙坚就越过郡界,前往征讨,最后平复。虽然说孙坚当时也未必全数都为了公心,但是跨越郡县征讨,纵然有功,也受到了弹劾。
而现在片区防御体系建立之后,郡县的边界概念就会变得模糊了起来,而且更加灵活,斐潜可以根据需要增加或是减少军区管辖范围,以对应新的需求,而且也将军权和民政彻底的剥离开,使得地方太守的权限进一步降低,同时也可以通过调整军区的大小,来很便利的制衡将军的职权,或者说干脆轮值,五年调换一次等等,都可以有效的遏制军权派系泛滥……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制度维护良好,运作合规有效的情况下,而大多数的时候,破坏远比建设来得更容易,就算是再完善的制度,也有被玩坏的时候。
若是斐潜这一代过后,会不会在某些人的破坏和钻营之下,斐潜当下看起来不错的举措,届时反而成为了恶政,也很难说。毕竟人类先天性的自我毁灭的因子还是很多的,使得一部分人即便是看小说也要动不动谩骂一番,发泄戾气,更何况若是真的牵扯到了利益的时候?
热血民众为了赵云等人的荣耀欢呼,看着如林如岳的军旅夸耀行进,便是高呼雀跃,兴奋异常,但是士族子弟之中,并不是所有人愿意吃风沙,饮雨雪,踏生死,战九荒的,或许是因为觉得自己羸弱的身躯并不适合战斗,或许是觉得自己天生下来就是智慧型的人才,拿刀弄枪的太过于低级了,所以这些人更感兴趣的,是赵云等人被册封之后所展示的那些东西……
『啧啧,分陕而治啊……』
一些人开始挤眉弄眼起来,心照不宣的发出各种声音。
而另外一些没读过这个典故的,亦或是还没有想起来的,便略显得尴尬的附和着,然后攒唆着已经领悟的人来解释一二。
『此乃周王典故是也……』
『周武王劳病而逝,周成王年幼懵懂,便由周公旦和召公奭共辅之……』
西周灭商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周文王周武王两代人,虽说最后完成了灭商大业,但是周武王姬发,却没能够长久的享有天命,在刚刚建立西周之后不久,或是因为过度劳累,或疏是因为感染了疾病,很快的就去世了,甚至来不及为身后做出安排。
虽然说当时将周武王之子,周成王推上了王位,但是成王年幼,不能执政,因此在当时的西周形成了一种王权真空状态,西周国体动荡。
当时的周公旦作为周武王姬发的亲弟弟,他决定摄行天子政,以此来辅佐年幼的周成王,维护周王朝的延续,但周公旦的举措却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不仅有远方诸侯的反对,就连周室内部的宗亲也对他的摄行天子之政产生了怀疑,其中最大的阻力便是来自同等地位的召公奭。
后来周公旦说服了召公奭,两个人将周王朝土地一分为二,凿了一根高三米五的石柱栽于分界之处,称作『立柱为界』。据史籍《左传·隐公五年》记载:『自陕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陕而西者,召公主之』,由此两个人分别治理周朝国政,度过了周成王危险期,也才有了后来的『成康之治』。
当然,斐潜用在对于赵云的评语之上,肯定不能算错,毕竟『分陕而治』这个词,本身也有切割出一部分区域委任贤才进行管理的意思,而赵云统管阴山幽北,也正符合这样的情况,但问题是,如果说这个不是仅仅针对于赵云,而是有另外的意思呢?
如今山东山西,加上斐潜现在手中的西京尚书台,这不就是当年周成王年幼不能理政,然后立柱为界,划分东西的再次呈现么?
然后便有人恍然大悟,『在东,周公旦平遗民之乱,召公奭在西,则鼓励农桑,方有甘棠之词也……如此说来,骠骑如今,欲效召公?』
一群人相互看看,都觉得很有这个可能,毕竟现在东面确实还有叛乱未平,曹操还有好几个对手,倒是西面斐潜这里,四周都差不多平了一遍,倒是可以好好发展一下农桑。
『故而方有「德懋懋官,功懋懋赏」之语也……』忽然有人冒出一句来,『骠骑心思,果然巧妙啊……先有「分陕」,后有「懋懋」,啧啧,真是绝妙,绝妙啊……』所谓『德懋懋官,功懋懋赏』,出自《尚书仲虺之诰》,简单来说,就是德行高尚的便授以高官,功劳大的便给以丰厚的赏赐。
『仲虺之诰,此乃仲虺之诰!啊,哈,此为古文书也……』
『咦,如此一说,倒也真是!骠骑厌今文繁琐,谶纬难辨久矣,「分陕」乃言周公事,古也,另有「折冲」亦为大雅之诗,皆取古文!呜呼哉,莫非今文,不得其用乎?』
『今文繁琐,多有违驳,青龙寺有论,且言真正,古文今文,唯真求正……』
旋即楼就歪了,从武将的诏书讨论到了今文古文身上,然后越歪越远。
普通人士,大体上就是说个热闹,就算是真的说了一些什么,也未必当作一回事,但是消息在几天之后传到了在许县的曹操之处,当这几份的制诏摆在桌案之上的时候,曹操也不免心中升腾感慨,一时间难以言表。
尤其是『分陕而治』四个字,简直就是直透进曹操心中,觉得墨色如血,就连那些笔画转折都锋锐无比,刺得脑仁生疼,心间烦闷。
虽然说大多数人都认为,周公旦和召公奭的分治,奠定了成康之治的基础,但是曹操知道,其实周公旦和召公奭,还有周成王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未必像是儒家所传颂的那么和谐美好……
在『分陕而治』之中,获得声名的,是召公奭,而周公旦么,就有些多少哑巴吃黄连的味道了。
牧野之战只是战胜了商王朝的中央政权,地方贵族未必完全顺服周王朝,而周武王短祚,幼主在位,朝野不稳。早在武王时期,周公旦就作为王室的重要人员,参与到周的政权建设的方方面面。周公旦有相当的政治能力,也积累了相当的政治经验,所以周公旦摄政,似乎顺理成章,但是问题是周武王并没有任命其摄政。
这就很有意思了。
周文王有五个孩子,分别是长子伯邑考、次子武王发、三子管叔鲜、四子周公旦、五子蔡叔度,伯邑考被纣王做成了人肉羹,周文王吃了之后还装作不知,称赞其鲜美无比,方让纣王放下心,说『谁谓西伯圣者,食其子羹尚不知也』,最后放了周文王。
所以当周武王去世时,管叔鲜、蔡叔度在外作战镇平诸侯,因此,在武王的嫡亲弟弟中,周公旦是最年长,且身在朝堂之中的。
史记当中记载,『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诸侯叛周,公乃摄行政当国。』这也就是说,成王是武王的合法和指定继承人,周公摄政并不是出于武王临终时的安排,至少不是正式的任命,也不是出于周王室众人的推举,而是出于周公自己的决定。
《史记·鲁世家》记载,周公『践祚代成王,摄行政当国』,《礼记》中更是直言『周公践天子之位以治天下』,在《大诰》等多处也发现周公称王,并以『王命』的名义发布命令的。可见,周公所做的,不仅仅是代行摄政而已,很有可能还直接将周成王踢到一边,自己称王了。
而周成王的年龄,大概也就是十来岁的样子,就和曹操担任司空,开始摄政的时候的刘协差不多,因此若是将『分陕而治』套用到当下的话,究竟意图所指是什么,也就很清晰了。曹操甚至能想象得到,如今在长安之中,斐潜通过这几分制诏,所露出来的一张从容且略带嘲讽的嘴脸……
周公旦想要成为王,但是无法脱离周王朝的禁锢,又必须以周王朝的名义征讨四方,结果辛辛苦苦谋划经营了七年,最终还是不得不还政于周成王,那么曹操呢?
沉默了许久,曹操最终拍桌而起,高呼酒来,然后站在了堂下回廊之处,迎风举起了酒爵,『有此对手,方为人生快事!且行之,看孰为周召?!』
感慨了几声,曹操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回过头又盯着桌案上的抄撰而来的那几份斐潜封令,然后一丝笑意扩展出来,旋即大笑起来,笑得甚至眼泪鼻涕都快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