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64j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有一枚合成器笔趣-第569章 被猜中的計策熱推-3wnqd

我有一枚合成器
小說推薦我有一枚合成器
“艾斯蒙德的儿子么,手段还真是像啊!”
克莱因没有反驳,他也不想去反驳,就像是罗杰想要为自己的部下负责一样,克莱因也需要为自己的人负责。
这一次的行动,他不仅带着自己的主力,还有自己的爱人,自己的母亲。
如果他在这里摔倒了,那他就真的是一波团灭了。
“罗杰大人,你的任务完成得越好,我们的行动就越发顺利,只要行动的时间足够迅速,那么我还是有很大的把握把你安全带回去的。
至于你的部下们,好好珍惜和他们在一起的最后时光吧。”
克莱因说完话,便撤销了两人之间的静音结界,他不打算给罗杰讨价还价的机会,这里是格朗多克的军区。
他们随时都有被格朗多克发现的可能性,在这里拖延时间,是最愚蠢的行为,他相信罗杰能够明白这一点。
罗杰的眼神挣扎了一会后,又重新归于平静,他走向自己的部下抽出自己的战刀。
“钢铁兄弟会,冲锋!”
……
钢铁兄弟会的200人走了之后,凯蒂最先来到克莱因的身边。
“你做的很过分啊,克莱因,而且我也没想到,罗杰居然会答应这样的事情,一点犹豫都没有答应。
他们是了不起的英雄,你说呢?”
克莱因的表情依然冷漠,对于英雄这个词,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因为英雄,通常意味着牺牲。
“等我们回去了之后,我们也是英雄,不是吗?”
克莱因的反问让凯蒂愣了一下,不过她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克莱因的说法。
一旁的普罗杰特已经观察莉莉丝半天了,因为整个战术规划都是克莱因来做,这个时候的她居然闲到和莉莉丝聊天。
“莉莉丝,克莱因会娶你吗?”
“会!”莉莉丝十分肯定的说道。
“我觉得不会,因为他还没有觉醒,等他觉醒了之后,我们才是最为般配的一对。”
“那是你觉得,并不是他觉得,而且现在的你,实在太小了。”
“小?你还是太年轻了,莉莉丝,我只需要几个月就可以长大,到时候,你就会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恐怖。”
克莱因这时走了过来,打断了普罗杰特的骚话。
“你是不是特别无聊?如果你很无聊的话,等会战斗的时候多出一些力就行,别在这里骚扰我的人。”
克莱因直白的护短让莉莉丝心里很舒服,不过却惹恼了普罗杰特。
“你的人?她是你的人,那我算是什么呢?”
“我们目前只是盟友而已,在完成我们的目的之前,一直都是,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额外的关系,你要搞清楚普罗杰特。
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信任你,你需要做一些让我觉得可以信任你的事情。”
此时的克莱因冷漠而强势,他的态度似乎是从上岸的那一刻起,就彻底改变了,好像对谁都很冷漠。
不仅仅是普罗杰特,罗杰,就连莉莉丝和凯蒂也发现了这一点。
不过她们也大概猜到了克莱因此时的心情,因为担忧和紧张吗?
普罗杰特见克莱因的心情并不是能够看玩笑的样子,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和他争吵,便开始转移话题。
“我们什么出发?那些钢铁兄弟会的人,应该已经碰到一些格朗多克的巡逻队了吧?”
克莱因拿出一块怀表,看了一眼时间之后对其他所有人说道。
“对表,5分钟后出发。”
……
格朗多克第四集团军中,上将拉斐尔正听着下属的报告。
“目标大约200人左右,有一名疑似超阶的职业者带队,现在已经从我们的西北角攻了过来。
他们的行动力十分强大,已经撕开了外部防线,为首的超阶职业者,看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战斗方式,很像是泰尔瑞拉三大社团的首领,钢铁兄弟会的狂战士-罗杰。”
“罗杰,是个老兵了,没想到来的不是奥路恩,而是他。”
“将军,现在我们要派人对他们进行围追堵截吗?毕竟是超阶战斗力,如果不尽快处理,很有可能造成一些无法估量的后果。”
拉斐尔并没有太过于担忧罗杰的问题,因为他们的军力实在压过泰尔瑞拉太多了。
“通知塔姆他们,让塔姆那边去处理,我们的职责是保护魔法融合团,所有的一切,都是泰尔瑞拉的障眼法罢了。
他们的最终目标,一定是魔法融合团,所以我们只要守护在法师的身边,就不愁没有军功。
让将士们都保持镇定,我觉得罗杰他们只是诱饵罢了,泰尔瑞拉的这次攻击,还在这后面。”
“是,将军!”
拉斐尔十分期待,他觉得泰尔瑞拉如果想要摧毁魔法融合团,派遣的肯定不止一只200人的队伍那么简单。
想要完成斩首行动,这样的队伍起码需要2个超阶带队,至少500人的精锐,由罗杰引诱,后手再让另一个超阶进行斩首突袭才行。
正如拉斐尔预测的那样,克莱因几人已经开始向格朗多克的第四集团军潜行移动了。
拉斐尔的分析其实是非常正确的,只不过就算是格朗多克的名将,也低估了克莱因的骚操作。
他们的队伍满打满算也就克莱因,莉莉丝,乔,埃里克,艾伊,凯蒂,普罗杰特6个人而已。
而且他们的超阶战斗力也不止是2两人,而是4人。
由罗杰作为诱饵,克莱因,普罗杰特,凯蒂三人作为主力,这支6人的小队已经靠着他们各自的隐迹手段,逐渐接近了格朗多克的第四集团军。
拉斐尔此时已经抽出了自己的大剑,拿出常备的刀油缓缓擦拭着自己的武器。
培庞是拉斐尔私人培养的5阶高手,虽然拉斐尔觉得自己在集团军中央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多年的谨慎还是让他做了一些防御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