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s2xt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笔趣-第418章 相忘於江湖相伴-s0ubr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对余秋来说,接下来的几天,是出生到现在,自己情绪最复杂的一段时间。
一方面,女儿的出生,让他心里充满喜悦。
另一方面,非爷的变化,又让他感到不安和担忧,还有听不懂他说话之后的失落。
好在非爷还能听懂他们的话,也还能用打字来进行交流。
方欣雨总是抱着非爷,跟他呆在一起,似乎怕他突然就忘了自己一样。
在花房的房间里,非爷在手机上敲着字对她说:【如果我连你也忘了,那肯定就是修炼有成,已经去变人了。】
方欣雨靠在床头一顿点头:“嗯嗯!我等你!”
非爷宠溺地看着她,然后抬起爪子,轻轻地摸着她的脸。
谁的心里没有担忧,和不敢深想的害怕呢?
眼下的情况,怎么看怎么像灵魂的消散。
可是,谁都抱着那一丝渺茫的期望,却不敢明言。
余秋又发微信来了:“你不用操心我啦,省着点精神。我会好好研究你给我的东西,努力变强的。你早点睡觉,多休息。”
非爷回了一句【知道】,就又对方欣雨说:【睡吧,明天何诗就出院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小心荷。】
方欣雨就躺了下来,用手轻轻地圈住非爷,让他枕在自己的臂弯里。
非爷看她闭上了眼睛,像是在睡,但肯定是没有睡着的。
甚至时间过了很久都是。
他希望从明天开始,所有人都慢慢开始习惯,从此回到自己正常的人生轨道中。
……
方欣雨到了很晚才睡着。
她又梦见了顾言所描绘的那个场景,面目有些模糊的顾言在对她唱歌,歌声很好听。
方欣雨梦见自己听完歌之后就对他说道:“以前我就在想,我的意中人一定是个盖世英雄。上天既然安排你变成了一只猫,你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那时候我想象,有一天你会在一个突入起来的时刻,变成帅气的大叔,拿着鲜花站在我面前,对我说让你久等了。”
她就听顾言笑着说:“念什么台词?那个片子最后不是个悲剧吗?”
方欣雨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成真了吗?”
顾言就指着天空对她说:“那你说得也没错,我确实成了盖世英雄,我们的日子还很长呢。”
方欣雨正想问他为什么指着天空,就只见天空风云变幻,世界仿佛都在崩塌。
而身边,顾言也忽然化为光点就消失了。
方欣雨惊醒了过来,心想难道自己终究觉得关于未来的一切只是幻想?
顾言仍旧在她旁边安静地睡着,方欣雨轻轻摸了摸他的背喊道:“顾言?顾言?”
但他似乎睡得很熟。
于是方欣雨先轻轻地起了床,去刷牙洗脸。
非爷在床头缓缓睁开了眼睛,开始调整着自己的眼神,想着后面得该怎么表现。
方欣雨很快就洗好出来了。
他已经听余秋说了,顾言的身体早就开始衰老了。也许是怕自己担心,所以这么长时间他都没跟自己说。
方欣雨有些怪他,又更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在乎。
所以现在,她已经把新买来的、更适合老年猫吃的猫粮和零食准备好了。
顾言似乎仍然在睡觉,方欣雨没有打扰他,让他继续休息。
何诗出院回到家,估计也是快到中午的时候了。
她就先拿了一本书,轻轻拉开了窗帘,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
非爷过了一会就抬起了头,迈着轻盈的步伐下了床。
看着方欣雨,他“喵”了一声,然后就小心翼翼地走到小茶几旁边,两条后腿站着,很好奇地用鼻子闻着。
方欣雨说道:“跟昨天的口味不一样,但对你的身体也很好。”
非爷跳了上去,埋头就开始吃。
方欣雨手里拿着书,在一旁微笑地看他。
非爷吃完之后,就趴到了阳光下面,舔自己的毛。
方欣雨乐呵呵地说道:“要是小花在这里,你就不用自己动口了。”
她也知道猫自己舔毛比较好,似乎是唾液里的成分有保护自己的功效。
但她总觉得,这家伙舔毛的姿势跟以前有点不一样。
怎么说呢……过于不讲姿势了一点。
再过了一会,她就看顾言似乎对自己的尾巴感兴趣了一点,站在那里追着自己的尾巴打转。
方欣雨脸上的笑容渐渐没了,声音有点颤抖地问:“顾言,你在干什么?”
他仍旧玩得不亦乐乎一样,像是没听到自己的话。
方欣雨的脸唰地一白,伸手就把他抱了起来对着自己:“顾言?”
非爷手脚并用地挥舞着,似乎不乐意,嘴里喊道:“喵!”
“你……这么快就忘了我吗?”方欣雨看他的眼神里,一点亲近的意思都没有了,就像自己看到的每一只猫一样。
非爷仍然在她手上扭动着,似乎不想被这样提溜着。
方欣雨不甘心地把他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眼睛已经红了,嘴里喊道:“顾言?你还在吗?”
非爷翻身就从她手里挣脱了,跳到了地上,寻了一处太阳照得到的地方,趴在那里不动。
方欣雨走了过去,把手机拿给他:“你说话啊!”
只见他像是很好奇一样,先闻了闻,然后警惕地拿爪子试探着,笨拙地拨弄着手机,似乎那是什么奇特的玩具。
方欣雨看着他,就像一只真正的猫一样,眼泪止不住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哭着说道:“顾言……你不记得我了吗?……你还在吗?”
非爷抬了抬头,就看了她一眼,然后就低头继续玩了。
手机在地板上,被他拨得一动一动的。他一会跳到这边,一会跳到那边,像是在调戏一只猎物。
方欣雨把他抱了起来贴在心口,擦着眼泪却止不住。
她把手机拿了起来放在一旁,开始用手摸着他的背,用哽咽的声音说:“你去变人了对吧?那你不要急,慢慢来,我等你。走,我们去看余秋跟何诗的宝宝吧。然后,咱们就回陈家湾去,我在那里等你。”
非爷似乎被安抚了下来,静静地被她抱着了,表情像一只被人摸得很舒适的猫一样。
他的心里满是歉意。
但这样才好。
与自己有关的人生前半段,早一点结束才好。
无法相濡以沫,不如早点相忘于江湖。
接下来的一切,都只能交给贼老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