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ck8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十億次拔刀 起點-第六百四十四章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熱推-52evg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虚弱已经过去……
宅院的一棵老树下,沈侯白做着一系列的伸展运动。
厢房的门廊前,邪月梳着一个妇人发髻,环胸倚着一根廊柱看着此刻在院落中做着伸展的沈侯白。
而她的身旁,赤阳仙君抚着下巴的长须道:“还没动静?”
言语间,赤阳仙君的余光朝着邪月的肚子看了去,显而易见……他口中的‘还没动静’指的就是邪月的肚子。
闻言,邪月朝着师傅赤阳仙君看了一眼,然后撇了撇小嘴道:“没呢。”
“这又不是着急就能有的。”
赤阳仙君点了点头,然后又道:“那你就努力一点,争取给我们赤阳宗生上十几二十个天之骄子。”
听到赤阳仙君的话,邪月的一双眼眸立刻翻起了一个白眼,“十几二十个……”
“师傅,你以为我是猪吗?”
闻言,赤阳仙君笑呵呵的说道:“慢慢来吧,为师又不是让你一次生那么多。”
邪月没有在理赤阳仙君,只给了他一个白眼……
“师……师傅!”
正在这时,邪月,赤阳仙君的身后,一个弱弱的声音来到了他们的耳畔。
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穿着一身白衣,皱着眉头的天星,以及扶着天星一只手的三戒……
转身,随着眼帘中出现天星的面庞,邪月也跟着皱起了眉头,然后说道:“不是让你在屋里休息吗?”
闻言,天星不由得露出一抹委屈道:“人家想出来透透气嘛。”
说完,天星的余光朝着院落中的沈侯白看了去……
见状,邪月立刻便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然后黛眉一挑道:“恐怕……不只是透透气吧。”
‘唰’,瞬间……天星的俏脸上便浮上了一抹红晕。
“嗯,师姐想看看师兄。”
正在这时,三戒突然插话道。
“三戒,你胡说什么!”
听到三戒的话,天星立刻便瞪向了三戒。
闻言,三戒一只手挠了挠头道:“我没有胡说啊。”
“自从昨天你和师兄圆房后,我一直守着师姐你!”
“从睡着到醒来,你一共叫了师兄七百多次。”
‘唰’,此时此刻,天星的一张俏脸更加红艳了,也更加的美艳。
“三戒!”
似生气了,天星娇喝道:“要你多嘴!”
走到天星的面前,邪月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天星的小脸,然后说道:“还疼么?”
闻言,天星低下了脑袋,接着看了一眼赤阳仙君后说道:“比昨天好多了。”
“那就是还疼喽。”
“三戒……扶你师姐回去休息。”
邪月用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不疼了。”
几乎是立刻,天星面色通红中抬头看着邪月道。
见状,邪月先是一愣,随即红唇轻启道:“你这死丫头……”
说着,邪月的手已经摸向了天星的脑袋,然后又道:“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哪里好,一会儿不见就让人牵肠挂肚!”
邪月口中的男人无疑就是沈侯白……
“师傅,你也这样?”
邪月不知道……自己无意的一句话是如此的入骨……
使得她反应过来后,立刻和天星一样,俏脸通红了起来,然后小脸一正道:“先管好你自己吧。”
就在邪月和天星对话的时候,赤阳仙君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但是下一秒……他的双眼便陡然间变的锐利了起来,锐利的同时看向了沈侯白……
此时的沈侯白,在做完伸展运动后便停了下来,但是他没有回厢房,而是站在原地覆手一翻的手中出现了一块散发着氨氖之光的结晶。
而这结晶不是别人,正是一块仙格……
感受到仙格的气息,赤阳仙君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沈侯白的身旁,待眼帘中出现沈侯白手中拿着的仙格时,他不由得‘嘶’倒抽起了一口冷气,接着结结巴巴道:“徒……徒儿,你……你怎么会有仙格?”
扭头……
沈侯白看了一眼赤阳仙君,然后说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说完,沈侯白覆手又是一翻,然后‘仙格’便从他的手中消失了。
“很快就会知道?”
似不明白沈侯白的哑谜,所以赤阳仙君显现出了一抹无语之色。
“这小子……怎么神神叨叨的。”
确实……赤阳仙君很快就知道了。
随着时间来到了晌午的样子……
赤峰兴冲冲的回到了宅院内……
“宗主,大事!”
看到赤峰满脸震惊的模样,赤阳仙君不由得眉头一拧道:“怎么了?”
“金光宗的人来到这里了吗?”
“不是。”赤峰摇了摇头道。
“不是?”
“难道是……”
“也不是……都不是……是……”
赤峰气喘吁吁的说道,看的赤阳仙君那叫一个急。
“那你倒是说啊。”赤阳仙君无语说道。
“是那与无相宗联合攻打我赤阳宗的三家宗门被人灭了!”赤峰终于把话说完整了。
“什么?”
“你说什么?”
似没有反应过来,又或者太过震惊了,无法相信,所以赤阳仙君的一双眼瞪的犹如铜铃一般。
“是真的,就在昨天,被一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全灭了。”赤峰又道。
而在赤峰再次言语的时候,赤阳仙君不由自主的便将目光打到了沈侯白所在的厢房,接着喃喃说道:“我记得昨天这小子突然消失了一阵,难道……”
“难道那三宗的覆灭是沈侯白这小子干的?”
可能是越想越觉得就是沈侯白干的,否则的话……沈侯白手上的‘仙格’是从哪弄来的?为什么又会说出‘他很快就知道’那样的话。
“宗主,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看着赤阳仙君若有所思的模样,赤峰便下意识问询了起来。
闻言,赤阳仙君摆了摆手道:“本座好像知道是谁干的了。”
“宗主你知道?”
赤峰的脸上又露出了一抹吃惊。
“不过本座不敢确定。”
随着赤阳仙君说出这句话,赤峰不由得说道:“宗主……你想的那个人,该不会是沈侯白吧?”
赤阳仙君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不知道……沈侯白这小子手上有一块仙格。”
“如此……你觉得他这块仙石是从哪里来的?”
“除此之外,昨天我去这小子厢房里想找他说会儿话,结果他并不在屋里,一直到晚上才出现!”
“问他,他也没说去了哪,所以本座有种感觉,这三宗的覆灭搞不好就是……”
赤阳仙君没有说下去,不过即使不说下去,赤峰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宗主,你这么一说,我感觉应该八九不离十了。”赤峰说道。
“何以见得?”赤阳仙君问道。
“宗主,你想啊!”
“我们仙神世界有多少的宗门,怎么偏偏是这灭了我们赤阳宗的三家被灭了,而且是同一天,并且都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干的。”
“就算有仇也未必和这三家都有仇吧。”
“如此……”
听到赤峰的分析,赤阳仙君心中的犹疑没有了,他显得有些笃定的说道:“那就没错了,应该就是沈侯白那小子。”
“也就他有这种本事吧。”
一想到之前沈侯白的‘银河星爆’,赤阳仙君便不由得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另一边,金光宗……
“老道,我就知道你会来。”
金光宗的一间偏厅内,金光宗主手持一盏茶杯的看着一旁坐着的,身着修身道服的一名中年人道。
“你确定是沈侯白那小子干的?”中年道人手持一根拂尘,虚空甩了两下后说道。
“这还用确定吗?”
“被灭的只有灭了赤阳宗的三家,除了沈侯白,还能有谁?”
双眼微微一眯,道人看着金光宗主,看了足足有十几息的样子,他才说道:“灭了就灭了,反正是我白云观的一间分宗而已。”
“我白云观的分宗虽然没有你们多,但大大小小也有十几间,没必要为了一间分宗和这沈侯白冲突吧。”
闻言,金光宗主微微笑了笑,然后说道:“怎么说你也是一名神格存在,被一个小辈这么灭了分宗,你忍的下这口气?”
“忍不下又能如何?”
“这沈侯白的天赋你又不是不知道,把他逼急了,他去神宗怎么办?”
“以他的天赋,要拜神宗可谓轻而易举,到时候神宗为他出头,别说是你我了,就是帝玄也只能陪笑脸。”
“而你我可没有帝玄那样的底蕴。”
“到时候,神宗为了沈侯白,灭了你我可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个我当然知道。”
金光宗主打断说道:“只是……你我可以不计较,万一这沈侯白要计较呢?”
“从这沈侯白灭掉三宗可以看出,这小子绝对是睚眦必报的主。”
闻言,道人不由得一笑道:“那是你吧。”
“你徒儿元一被杀的时候,他可是虚影显现为你那徒儿站台了。”
“只是沈侯白完全不给面子,当场就格杀了你那徒儿。”
金光宗主没有说话,但从他急转而下的面色可以看出,他心里绝对不痛快,因为他已经三令五申,不准宗门的这些将这件事说出去,这老道又是如何知道的。
思忖间,金光宗主看向了偏厅内站在的十几名长老,因为这件事他就告诉过这些长老听,总之……此时的金光宗主非常的生气。
“你不用看他们了。”
“他们没有和老道我说过。”
“不过,就算他们不说,老道也有办法知道。”
听到道人的话语,金光宗主脸上的阴沉消失了,消失的同时说道:“你用搜魂了!”
闻言,道人拂尘一甩道:“没办法,老道怕被你坑了,所以只能搜搜这几位的魂了。”
金光宗主没有说话,不过心下却是思忖道:“这老道什么时候又变强了,他使用搜魂,我竟然没有察觉到……”
回到沈侯白……
此时,沈侯白正盘膝坐在厢房的床铺上,而手上则又拿出了那一小块的‘仙格’。
正如赤阳仙君所想的那样,那三个宗门就是被沈侯白灭的,然后运气不错,其中一个宗门还有一名仙格存在,而沈侯白此刻手上的这块‘仙格’,便是这名仙格存在死后,沈侯白从他的身上获得的。
不过,虽然现在外面疯传沈侯白一个灭掉了三个宗门……
但实际上也就是将他们的宗门毁掉了,以及将一部分不怕死的长老给击杀了。
至于这些宗门的普通弟子,绝大多数都逃出生天了,毕竟……沈侯白也不是那么凶残的,对于无辜的人,他并不会迁怒与他们。
言归正传……
手握‘仙格’,和仙石不同,‘仙格’是不能吸收的,只能靠领会,领会上面的仙意,如果能够领会,那么在仙意的帮助下,修炼者就可以凝聚出属于自己的‘仙格’,但如果天赋不强,那么就算在给十块八块也是无法凝聚属于自己的‘仙格’的。
正如此前沈如歌所说的那样,她们广寒宫并不需要比别人多多少块‘仙格’给沈侯白,因为以沈侯白的天赋,一块绝对已经够了,多了只是浪费,因为仙格从仙格强者的体内取出后,如果不妥善保管,用不了多久,上面的仙意就会消失,而仙意一旦消失,‘仙格碎片’也会跟着消失。
至于仙意的消失时间,一般来说最多一年,如果保管的好,没有人接触,可以保管至少一百年,不过对于修炼者而言,一百年真的不算太长。
也就是说,不是逆天之人,就算给予仙格也只是浪费,因为从脱离保管开始,就只有一年的时间可以领悟仙意,根本不足以让一名普通的修炼者凝聚出仙格,甚至就算是一些天才也不行,总之……唯一宗门认可的逆天之人,才能有机会得到‘仙格碎片’……
不过在此之前,沈侯白回到了妖魔世界,因为食了言,本说几天就会回去,岂料都快两年过去了,未免姬无双担心,所以不管如何,他都得回去一次。
而当沈侯白回到妖魔世界……
晚些时候,因为沈侯白没有出来吃饭,邪月便来到了厢房内,然后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疑惑沈侯白去哪里了的时候,她便发现了厢房桌子上的一张纸。
然后随着邪月走到桌子前,拿起纸张,看到纸上所书写的‘我去领悟‘仙格’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