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xzi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司禮監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四章 其人之道還治其身熱推-ikssw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对魔忍阿莎姬、leechange、萨尔拉丁sylar三位同志是平奴战事最大的赞助商!公公谕令,大屏滚动表扬。
…………..
“汗王,多积礼真是该死!臣这就把他抓来处死!”
一个多时辰前,得知家哈岭失守,明军已然越过家哈岭向牛毛岭杀来的何和礼又气又急,愤恨交加便去拽马要去把那不争气的儿子活劈了。
“你给我站住!这事怪他干什么!”奴尔哈赤叫住了只比自己小两岁的女婿,他不可能杀多积礼的。
因为,奴尔哈赤很疼多积礼的额娘,也是他的长女东果。从前奴尔哈赤征战在外,东果的额娘又早死,是东果将禇英、代善他们这些兄弟拉扯长大。
所以,就算多积礼犯了天大的错,身为科罗玛法的奴尔哈赤也不可能对多积礼生出杀心,他是不会让东果伤心难过的。
“汗王,家哈岭一丢,明军就能畅通无阻的直奔牛毛岭,不杀多积礼,八旗将士哪个肯服!”
何和礼恨恨说道,他为人规过责善,赏罚分明,无论对谁都从不循私。但多积礼毕竟是他的亲儿子,他内心的痛楚是外人难以想象的。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并不知道多积礼在哪,是死是活。
“事已至此,杀掉多积礼又有何益?…你我都没有想到明军来的这么快,他一孩子又能做什么!”
奴尔哈赤一挥手,几个亲兵摆牙喇忙上前将何和礼的座骑牵到一边。
“汗王,是我何和礼对不住你,对不住大金啊!”何和礼恨恨的一跺脚,万分愧疚。
“我大金败了吗?我八旗亡了吗?你有什么对不住我的?难道丢了家哈岭,我数万八旗将士就统统葬身于此了吗!”
奴尔哈赤一连数个质问,把何和礼滞住了。
“阿玛,明军杀来了。”
一直跟在阿玛身边的小阿济格弱弱的朝东南方向一指,远处明军的呐喊声听得清清楚楚。
汗王帐左右的八旗将领听了明军叫喊,个个都是色变。
“皇军到了,好,不错,”
奴尔哈赤静静的听了片刻,转身面朝众人,道:“都听见了吗?都吓着了?”
众人不知如何回答,一个个看着奴尔哈赤。
奴尔哈赤摇了摇头,道:“你们是听见了,可是他们越是叫的凶,就越说明他们心虚。”
“汗王的意思是?”十六大臣之一,总管镶红旗事务大臣纳尔察不解道。
奴尔哈赤看向纳尔察,问他道:“如果是你领着大军到来,会如此张扬叫嚷,唯恐我八旗将士不知吗?”
“奴才…”
纳尔察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是了,明军是在虚张声势,他们的主力根本没有赶过来!”
何和礼等人闻言也是一下清醒过来,眼下夜黑风高,倘明军真的大举来援,他们根本无须声张,只须悄悄抵近便能杀八旗个措手不及,何至于要漫天叫嚷。
“明军如此叫嚷,只是为了给牛毛岭上的刘綎报讯,让他们坚持而矣。”何和礼松了一口气,刚才家哈岭失守的消息可真是惊着他了。
“用汉人的话说,这就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十六大臣之一,总管镶白旗事务大臣席尔泰嘿嘿道。
“奴才也是这般看法,汗王勿需过多担心。”
一边的汉人学士范文程也是如此看法,但有件事他没敢说,那就是不管明军来了多少兵马,哪怕只有一百人,也说明东边五女山的扈尔汉部已经完蛋了。
只是,眼下可不是讨论扈尔汉大败的事。
“既然如此,有何好慌张的。家哈岭丢了不打紧,再去夺回来便是!”
奴尔哈赤一抬马鞭,很是精神吩咐道:“传令莽古尔泰和汤古代,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将明军堵截在断河谷,若使一个明军从他们防线越过,本汗就要他们脑袋!”
“喳!”
数名白甲传令兵手持火把翻身上马,前往两黄旗传讯。
“不要管来援的明军,拿下牛毛岭,他们翻不了天。”
奴尔哈赤一脸沉着,打了四十年仗的他,可不会给明军的小把戏吓住。
正欲传令攻打牛毛岭的代善、阿敏、阿巴泰、雅尔哈齐等,要他们不必理会东南明军继续猛攻刘綎时,正蓝旗的败报和镶白旗的败报同时递了过来。
“明军有妖术?”
听了阿敏派来的人所说,奴尔哈赤忍不住抬手给了对方一鞭子,骂道:“什么妖术,不过是明军的火器而矣!回去告诉你们旗主,本汗只要牛毛岭,只要刘綎的脑袋!”
“喳!”
阿敏派来的报信的那个戈什哈慌忙捂着脑袋赶回本旗复命。
“你们也中了明军妖术?”奴尔哈赤示意阿巴泰派来的人近前说话。
那人近前之后,却是一脸恐惧,吞吞吐吐道:“回汗王,十一阿哥他…十一阿哥他阵亡了。”
说完,那人本能想往后退,因为他害怕听闻十一阿哥死讯的汗王会鞭打自己,甚至会怒极之下一刀砍了自己。
但是,却是什么动静也没有。
他偷偷抬眼朝汗王瞧去,发现汗王的脸色十分难看,火光照映下很黄,很黄。
何和礼、席尔泰、纳尔察、李永芳等一干人也都怔怔的望着奴尔哈赤,他们都不敢相信十一阿哥巴布海就这么战死了。
汗王的白甲亲兵和戈什哈们也都肃静的站立,谁都不敢动一下。
这一方小天地好像忽然被移到了深潭中间般,静的不能再静。
“阿玛,十一哥,他死了吗?”
小阿济格的问话打破了这难得的沉寂。
奴尔哈赤没有回答小阿济格,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面容十分的憔悴,也十分的痛苦。
然后,他挥手对那镶红旗的什得拔道:“去告诉阿巴泰,就说本汗知道了,让他把弟弟的尸首找回来。”
“喳!”
报信那个镶红旗什得拔如蒙大赦,头也不回就奔走了。
“汗王,”
何和礼一脸关切的看着比自己大两岁的岳父,岳父现在的样子很不好看。
席尔泰他们也是揪心,生怕汗王受不了这个打击。
奴尔哈赤却挺住了,他朝众人摆了摆手,淡淡道:“我没事。”
然后挺了挺身子,平静的吩咐众人不必在此,都去各旗助战。
“只要我八旗不乱,明军断无可趁之机!”
奴尔哈赤深信他的判断没有错,魏阉的兵马不可能尽数赶来。但是,随后一连串的急报让天命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
“汗王,正黄旗急报,他们遭到了明军骑兵的攻击!”
“汗王,正红旗急报,有大股明军自断河谷迫近,二贝勒正在拼死抵御!”
“镶蓝旗、镶白旗二旗未能攻占牛毛岭,明将刘綎亲率军下山反击,镶白旗抵挡不住,七阿哥只能收缩兵力全力保大营。”
“正蓝旗急报,他们也遭到了一支明军背后袭击,人数不明!”
“…….”
一连串的消息让汗王帐乱成一团,谁也没有想到明军并不是虚张声势,更是没有人想到,派去堵截明军的两黄旗竟然没能挡住对手。
“不可能,不可能!”
范文程失声道,如果各旗的急报是真的,那牛毛岭这一带岂不都出现了明军。
战场局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这可是大混乱,大混乱啊!
众人急的团团转,这种局面他们谁都没有经历过,谁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汗王!”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的主心骨。
奴尔哈赤显然也被这乱局搞的心乱,望着四面八方时隐时现的火光,听着远处传来的喊杀声,他突然很想坐下,但他没有坐,而是伸手扶在了一棵松树上。
众人见状都不敢出声。
许久,奴尔哈赤的手离开了那棵松树,似是想明白什么,胸有成竹的挥手对众人道:“乱就乱吧,没什么打紧,我乱他也乱…明军这种打法便是想叫我八旗大乱,那么,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吧…传令各旗各自为战,哪里有明军就打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