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mzi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娛樂超級奶爸 愛下-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憤怒的張雨石看書-saf13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
“你,你是张董的儿子?”
孙潮然捂着肚子想要站起来,张雨石一脚就踩了下去,俯下身子,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孙潮然,集团雇你是为了把我爸搞出来,不是让你把我爸搞进医院的,现在闹成这种局面,你说,怎么解决?”
“孙律师,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找你麻烦的?”
就在张雨石说到这里的时候,一道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却是穿着一身警服的方溪,正拿着一堆单子,看着俩人。
张长弓毕竟是被他们给带回警局的,在此期间,张长弓都应该在他们的监管之下。
所以,就算是来了医院,许鹏依旧安排了四个人过来,看着他。
刚刚方溪也是替张长弓去缴费了,事后这些单子是需要张长弓来缴纳的。
“方,方警官。”
孙潮然咳嗽了两声,从张雨石脚底下挣扎了出来,脸上带着尴尬的神色,说道:
“没,没什么,我们闹着玩呢!”
张长弓家大业大,不光有钱还有势,孙潮然可不敢惹张雨石。
“没事就好。”
方溪当然看出来张雨石和孙潮然之间有猫腻,不过他也懒得管,而是说道:
“孙律师,这些是张长弓住院、动手术的缴费清单,回头你让他的家属去一趟我们警局财务科,把这些费用给缴纳了。”
“给我吧。”
张雨石阴沉着一张脸,直接从方溪手上把单子给抢了过去,抖手丢出一张支票,说道:
“这张支票上有10万,应该够缴费了!”
“你是谁?最好把单子都还给我。”
方溪眉头皱了起来,说道:“就算你是张长弓的家人,一切也都要按程序走,还有,拿走你的支票。”
“方警官,这位是我的当事人的儿子,张雨石。”
孙潮然赶紧过来,介绍道:“这10万的支票你就先拿着吧,如果有结余的话,你到时候结算给张董就行了。”
“不行,不符合程序。”
方溪固执地摇摇头,说道:“而且张长弓还在我们警方的监管內,他没有用钱的地方。”
在看.守.所里管吃管住,还给发衣服、被褥,确实没有用钱的地方。
“你们……”
听到方溪的话,张雨石怒了,低声咆哮道:
“你们有证据吗?仅凭几个口供,就想拘留我父亲?而且我父亲是在你们公.安局晕死过去的,你们也难逃干系!
我要去告你们,告你们执法不严、刺激我父亲,导致其吐血住院,信不信分分钟扒了你们身上的这层皮?”
“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态度。”
方溪看着张雨石,皱眉说道:
“首先,我们手中证据齐全,而且还有证人在;其次,张长弓是在见了律师之后才吐血晕倒的,我们的人全程只说了一句花,这一点有视频监控可以证明。”
说到这里的时候,方溪义正严辞地说道:
“所以,我请你放尊重点,如果你还想去投诉或者告我们的话,你可以去找督.察,去法.院,我们欢迎你的监督和批评!”
说完这句话,方溪把支票塞回张雨石的口袋,然后拿回那些缴费单子,朝着张长弓的病房走了过去。
“嘭!”
听到方溪的话,张雨石狠狠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上,顿时墙上出现了几个血印子。
“张先生……”孙潮然有些紧张地说道。
张雨石面色阴沉地问道:“孙律师,你有没有把握把我爸保出来?”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需要见见其他几个人。”
孙潮然打了个激灵,赶紧点头道:“如果张先生能够安排我见他们,我保证张董今天凌晨之前就能出来。”
“好!”张雨石点点头,说道:“你现在回橙埔区公安分局吧,我马上就联系。”
“是。”孙潮然应了一声,急匆匆地朝着电梯口跑了过去。
看着孙潮然的背影,张雨石掏出手机,道:“喂,光子,帮我查一个人,她是熊猫短视频直播的主播兔兔牙……”
……
上沪半岛酒店,顶层白金汉宫包间。
月月吃得满嘴流油,刘子夏坐在她旁边帮她擦着嘴,这时候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咚咚咚!
然后,一名漂亮的女服务员,领着两女、一男,走进了包间!
赫然是栗晟、兔兔牙以及李佳杭。
她们是在来的路上碰上的。
毕竟他们的事情已经在网上传遍了,兔兔牙又是主要传播人之一,当然知道这俩人是谁了。
同样的道理,俩人也认出了兔兔牙,而且对兔兔牙充满了好感。
因为网上那些信息他们也都看了,张长弓和张晨熙,现在在网上之所以人人喊打,就是因为兔兔牙的缘故。
没有她的直播,鬼知道这件事什么时候才会曝光!
“你们来了!”
看到三人,刘子夏站起身来,为双方介绍道:
“叶导、吴总、许队,这三位是我的朋友,栗晟、李佳杭还有兔兔牙……
三位,这位是叶菁叶导演,橙埔区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许鹏,还有半岛酒店的执行总裁,吴山海吴总!”
“叶导、吴总、许队,你们好。”
“栗女士、李先生,还有兔兔牙女士,你们好!”
两方人问好,然后各自落座。
刘子夏关切地问道:“栗晟,你身体怎么样了?”
“夏哥,我没事了”
栗晟摇摇头,说道:“其实这一觉睡得还是蛮舒服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睡地这么好了。”
“那下次实在忍不住,你就喝一片安眠药。”
刘子夏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既然人都来齐了,我就提一杯!咱们有这个机会坐在一起用餐就是缘分,吴总、郑总,喝一个?”
之所以没提许鹏、叶菁他们,是因为刘子夏和他们都是朋友。
吴山海和郑明成,则是今天晚宴的东道主,总要给他们一个面子不是?
“当然,当然!”
两人连连点头,然后一仰脖子,干了杯中酒。
这场晚饭,也总算正式开始了。
吴山海和郑明成倒还算聪明,尽管心里很着急,但是并没有一开始就说‘声誉’这件事,而是拉起了关系。
吃到中途的时候,许鹏他们倒是在称呼上近了一些,但是吴山海他们俩还是有点拘谨。
“刘先生,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