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u3s精品玄幻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二百二十四章 你對力量一無所知鑒賞-h02pa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走在弱水边缘,现在的弱水已经溢到了宫殿前。
不过这个宫殿大的离谱,想要到达最里面还有一些时间。
这些就是陆水的时间。
当然,现在怪物的攻击越来越少了,这说明慕雪即将遇到隔壁的核心存在。
核心存在会被慕雪击杀,届时慕雪会破开空间,然后让上面的人来接他们。
陆水不用做什么,不过他还是想要做点什么。
总之他要跟里面那个人聊一聊。
这里应该跟真神有关。
他想弄清楚,远古的一些人,是怎么盯上他们陆家的。
远古时期有没有陆家都是问题。
嗯,陆家虽然传承了很多年很多年,但是真可能没有涉及到远古。
不过具体家族历史,陆水也不知道。
别说是他陆水了,就是大长老都不一定会知道。
如果只看族里的文献,那绝对没有触及到远古。
不过也可能刚刚好触及到,毕竟谁没事会提前给自己家编写历史?
还不是后来人闲着无聊才会编?
然后没有编到最开始。
又或者起源太弱鸡了。
之后陆水便继续开始在弱水画阵法。
而真武跟石明还在跟怪物热血奋战。
他们两个人浑身是伤,石明相对惨一些,整一个血人。
真武抽个空给石明上了个治愈术,道:
“不是说你体质特殊打你都没好下场吗?为什么我感觉你才是倒霉的一个?”
真武亲眼看到石明莫名其妙中枪,不是摔倒就是出剑失误。
路边的石头都能让石明挂彩。
“你不看看我在跟谁在一起吗?”石明一脸的忧愁。
虽然这次还是得到了指点,但是惨也是真的。
真武道友的治愈术不行啊,太蹩脚了。
下次还是叫上初羽好。
真武没有说话,他自然知道石明指的是谁,不过他挺好奇石明跟他们家少爷怎么认识的。
看来这个号称谁靠近谁就倒霉的石明,在他们少爷那吃了不少苦。
————
许久之后,天女宗一众人来到了一处漆黑的区域,这里的天空是漆黑的,大地是漆黑的。
如同一处深渊一般,尤其是里面的漆黑如同海浪一般在翻滚。
“或许这就是最后的区域了,穿过这里应该就能看到核心。”素染看着前方说道。
慕雪只是在这里看着,其他人没有打扰她,也从未让她出手过。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慕雪不简单,经过慕雪的“无意”指导,她们感觉修为的疑惑直接解开了,甚至有人直接更进一步。
这让她们很不可思议,可是又感觉对方只是随意一提。
所以只能在心中默默感谢。
不敢张扬。
“已经休息了差不多了,进攻吧,后面基本没有退路。”其他宗门五阶强者说道。
是的,有一些人拒绝冒险,所以留在外面,可是那些人顺着他们的路追了上来,说后面已经被奇怪的水淹没。
后面是必死之路。
所有人点点头。
“动手吧。”
随后所有人驱动着阵旗开始进攻这漆黑的区域。
这已经不是怪物了,是纯粹的负面气息。
或者说这个巨大的漆黑区域就是一只大型怪物。
素染等人动手了,慕雪依然只是看着。
而对于天女宗以及其他宗门的到来,这漆黑的区域仿佛已经知晓了一般,对方开始进攻,它们自然也开始疯狂进攻。
轰的一声,大战瞬间爆发,无数的力量交织在一起。
然而不过瞬间的时间素染等人直接被这漆黑区域压制,几乎没有丝毫的悬念。
漆黑的区域如同海啸,推动了所有人的身形,让所有前进之人不得不后退数十步。
如果不是那五面阵旗在,或许他们直接就会被淹没在这漆黑的海洋中。
素染等人看着前方,她们不停的驱动阵法,想要对抗镇压漆黑的负面气息。
可是根本办不到,对面太过庞大。
他们的行为如同以卵击石,螳臂当车。
就好比想要用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压住一只猛虎。
简直异想天开。
轰!!!
巨大的冲击又一次袭来,这次直接穿透阵法击中了驱动阵法之人。
噗!
素染吐出一口鲜血。
面对这恐怖的负面气息,他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素染站在最前方,气息有些紊乱。
“南长老,还有其他退路吗?”素染问道。
不可能赢的,她能感觉到。
南长老自然也看出来了,这漆黑区域看的让人有些恐惧。
“没,没有。”南长老艰难的回答。
是的,没有任何退路。
这时候漆黑的区域中突然出现了变故,在最上方仿佛出现了一双眼睛,这眼睛低眉俯瞰大地。
看着下面一群渺小的人类。
被这目光注视的瞬间,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颤,他们感觉自己出现了变化。
变的愤怒,变的自私,变的迁怒与人。
他们明明是无辜的,为什么要承受这种苦难?
南北长老跟素染也是一脸的痛苦。
她们闭上眼睛,不想让自己被这负面的情绪左右。
而这个时候,慕雪轻声道:
“如果能从这负面情绪中醒来,对你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只是很少有人可以从这种情况中醒过来。
那就如同一场梦,梦中的自己可以随心随意,然而却丑陋不堪。
看不到自己就醒不过来。
随后慕雪打了个响指。
这一刻所有陷入负面情绪影响的人,都瞬间倒在地上。
唯独剩下天女宗一些人还在挣扎着。
对于其他人,不管能不能醒来,她都不打算让他们捣乱。
能醒来是他们的造化,醒不过来这里的事情结束后也会醒来。
顶多做了场噩梦。
而天女宗的人,慕雪要看着她们醒来,醒不过来她也会适当的引导一下。
此时慕雪看着前方,黑暗区域的后面,有一些比较有趣的东西。
她看到有个小女孩在不停的往这边而来,而这个空间的核心正在追逐着她。
核心是个人影,还是个女性。
“看来对面空间有个女的被困在那里,不过即将迎来灭亡吧?
嗯,也有一定可能是男的。”
负面气息不一定对应源头的性别。
有些人明明是男的,却有一颗少女心,这也很常见。
“嗯!”突然的声音传到了慕雪耳中。
慕雪收回目光看向了过去,发现第一个挣扎醒来的,居然是南长老。
“大概是跟天女掌门太久的缘故吧。”慕雪心中有些猜想。
那位掌门一门心思的下跪,也算天纵奇才。
而且也有一个当掌门的当担,虽然经营能力不行,不过也勉强算及格吧,好歹天女宗一直在她手中延续。
随后慕雪想到了茶茶,她在想如果是茶茶承受了这样的负面气息,会怎么样了。
“嗯,大概会直接倒在地上呼呼大睡吧?”慕雪心里得出了这微妙的答案。
这时候慕雪又一次抬头,她发现那个小女孩跑过来了。
彩发小女孩这个时候终于感觉自己到了地方。
只是当她穿过漆黑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群人倒在地上,他们大部分人一脸的痛苦。
“一群普通的人类?”彩发小女孩停住了。
随后转身往其他方向而去。
身为真神有真神的尊严,一群普通人没资格为她解决身后的坏蛋。
一转身彩发小女孩就有些难受,要动用神力了,好像她又惹祸了,再想外出就难了。
只是她刚刚打算飞走,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当她再看的时,才看到有道紫气缠住了她的身体。
接着她感觉到了这紫气的拉力,接着嗖的一声,她直接被拉飞。
反抗不了。
就好像那些人丢她一样。
那个人来了?
完了,被抓回去,又不能出神域。
念头刚刚闪过,她就突然停住了。
“好像没有被抓回去?”
彩发小女孩有些疑惑。
反应过来之后,彩发小女孩开始散发出真神的气息。
她要看看是谁抓了她。
很快她就看到了一个女的,这个女的带着面纱正看着她。
“人类,你知道你冒犯的是谁吗?”彩发小女孩一脸的威严,仿佛无上的存在。
她看着慕雪,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明,而慕雪则是普通凡人。
是的,抓彩发小女孩过来的,自然是慕雪。
看到这个小女孩的瞬间,她就有了猜测,而看她要离开,她只能出手抓回来。
毕竟她要解决核心,让核心离开可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不过当这个彩发小女孩力量散开的时候,她发周围本在痛苦的天女宗弟子居然开始平稳了下来。
一个个甚至都在开始苏醒。
而南长老最快,她就在苏醒边缘。
北长老跟素染也很快。
真神的力量吗?慕雪有些意外,随后她看向小女孩,开口道:
“我冒犯的是唯一真神?”
听到慕雪说的,彩发小女孩愣了下,名字被别人报了,她最喜欢报的名字被别人报了。
可恶的人类。
“人类,你没有成神的资格。”彩发小女孩居高临下道。
慕雪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抓向彩发小女孩,彩发小女孩大惊,转身就要逃离。
她逃跑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只是这次还没等她跑,那只好看的手就抓到了她。
“人类,你在亵渎神。”
彩发小女孩带着怒意道。
这个时候她的脸被对方捏住了。
奇耻大辱。
慕雪捏着彩发小女孩的脸,不由得道:
“确实很可爱,不过头发颜色这么多,虽然好看,但是跟不良少女一样。”
“愚蠢的人类怎么会知道颜色多才好看?”彩发小女孩说道。
河底下颜色不多,她头发是颜色最多,最耀眼的。
好多鱼虾都羡慕她。
“你住在风霜河下?”慕雪问道。
听到慕雪问的话,彩发小女孩愣了下:
“你怎么知道神域在风霜河下?”
“听说抬头望不到蓝天,低头看不到草地。”慕雪又道。
“胡说,现在我可以经常外出了,抬头可以望到蓝天,低头也能看到草地,成神才没那么惨。”彩发小女孩立即道。
她眼中还有些许委屈,仿佛成神被贬低了,特别难受。
慕雪点点头,看来这个真的是陆家那位唯一真神,也就是茶茶看到的那位。
“上一世是因为我嫁的晚,所以没机会遇到吗?”
如果这位真神在她跟陆水变强之前离开,那么他们确实无法遇见这位唯一真神。
这时候慕雪把彩发小女孩放在身边,道:
“好了,别闹了,她过来了。”
是的,漆黑人影已经在前面不远处,她在注视着这边。
彩发小女孩看着慕雪,一时间没有说话。
好久没有人跟她这样说话了。
有人跟她说话真好。
而就是这个时候南长老呼的一声醒了过来。
刚刚醒过来的瞬间,她就大口的呼吸,仿佛刚刚差点被溺死。
在南长老醒过来的瞬间,北长老跟素染也醒了过来。
她们同样蹲着大口呼吸。
接着其他天女宗弟子也醒了过来,每一个都在不停的呼吸,。
慕雪看着她们没有说话,这些人运气不错,遇到了真神显灵。
不然没那么容易苏醒过来。
很快南长老她们就站了起来,她们恢复的很快。
只是很快她们就看到了最前方的人影,看到对方的瞬间,一种恐惧就在她们心中滋生。
对方的强大根本不是她们可以比拟。
“南北长老你们先带人退到别处,我来帮你们挡一段时间。”素染驱动了阵旗说道。
北长老直接站到前方,道:
“我留下帮素染前辈。”
在天女宗还弱的时候,北长老都是负责打架的。
南长老自然也没有逃的想法,这样多没脸见她们掌门。
这时候漆黑的人影挥了挥手,巨浪般的力量直接冲击了天女宗所有人。
轰的一声,所有人都后退了一些距离。
每个人都被力量贯穿,最后半跪在地上无法起身。
慕雪站在最后面,没人注意到她,也就那个核心人影在关注她。
这时候那个人影一步步往前,她的靠近让素染等人愈发的惊恐。
她们有一种感觉,只要被这个可怕的人吞噬,必然会死在这里。
面对死亡她们做不到坦然。
很快漆黑的区域近在眼前。
天女宗所有人都绝望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股气息突然在她们身后升起,在感知到这个气息的瞬间,所有人心中都是安定,仿佛恐惧正在被驱散。
天女宗一个个大惊,她们下意识往后面望去。
这个时候她们才想起来她们这里还有一个名为雪霁的仙子。
她站在那里仿佛一道光在扩散,她身上气息所过之处,所有的负面气息都在退避惊恐。
素染难以置信的看着慕雪,她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这个人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很快她们就看到慕雪动了,当慕雪迈出步伐的时候。
一道紫气开始出现。
这道紫气如同从天而降,紫气出现负面气息直接开始往外翻滚,仿佛无法承受这一道紫气的出现。
慕雪迈出了第二步,这个时候紫气将慕雪环绕,她的头发沾染了紫色。
接着慕雪迈出了第三步,第四步,她一步步往前,一步步走越过所有人。
这个时候的她,浑身被紫气环绕,身上的衣饰,头发面纱全都是紫色的。
南北长老看着这一切,整个人都愣住了。
素染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神,神女大人?”
所有人的脑中都闪过这个念头。
原来神女大人就在她们身边?
难怪她们会觉得这突然出现的人,在指点她们。
难怪这个人有办法净化负面气息。
这是她们天女宗的神女大人。
慕雪没有理会天女宗那些人,她走到了人群最前方,她看着高空的那道人影,那人影自然也是看着慕雪。
此时的核心人影看着慕雪一脸的忌惮。
要知道慕雪站在那里,她身后的负面气息直接被她的混元紫气灭杀,仿佛一处空间,一方紫色,一方黑色。
彩发小女孩跟着慕雪身后,她发现慕雪的力量一点都不比她的神力差劲。
可是她都没见过这种力量。
好厉害。
而且还不凶。
“人类,为什么要阻止我?”核心人影看着慕雪说道。
她是有灵智的,就算是初生的灵智,也足够她正常对话。
大概吧。
慕雪摇了摇头:
“我们意外跌入这里,只是想离开。”
“让我杀了真神。”那女子继续道。
慕雪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女孩,随后望着那女子道:
“你为什么要杀她?”
“她答应过我的,我等了她无数年,她答应过我的,答应过的,为什么要食言,为什么要食言?
真神是欺诈之神,杀了她,杀了她。”说着核心女子直接选择了攻击。
她要杀了真神。
慕雪皱眉,不说对方的逻辑有没有问题,主要是对方完全不把事说清楚。
不过一个负面气息凝聚出来的灵智,要求也不能太高。
为此,慕雪只能先打一顿对方,然后再看看能不能说清楚,不能的话,就直接灭了吧。
时间过去了很久了,没有必要继续浪费下去。
这般想着,慕雪伸手一划。
一瞬间一道紫气呼啸而过。
在核心女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道紫气瞬间从她身体中划过。
轰!!
巨大的爆炸声直接响起。
那女子一下被一分为二,强大的力量瞬间抹掉了无数负面气息。
此时后面的涌来了滔天巨浪,如同海洋的负面气息。
负面气息还在,那个核心就几乎不死。
“有些麻烦。”慕雪无奈的摇头。
随后混元紫气直接跟负面气息碰撞在了一切。
混元气息如同无尽山脉直接压了下去,可怕的混元气息,压的负面气息无处逃窜。
身在混元气息之下的所有人都无法抬头。
天女宗一个个惊恐的看着这一切,神女大人太强了,比她们预想的还要强无数倍。
或者说她们的认知中,根本无法衡量神女大人的实力。
没有多久,混元气息直接占据了上风。
砰!!!
核心女子仿佛承受不住这可怕的气息,直接从高空落下,更是落在慕雪跟前。
慕雪看着她,问道:
“真神答应过你什么?
她怎么欺诈你了?”
核心女子漂浮站立,她看着慕雪道:
“玖告诉我,她会来救我,她会带我出去。
可是这么多年了,我等待了无数年,玖都没有出现,她根本没有来救我。
她骗我,她陷害了我,她把我困在这里就是为了杀掉我。
独一真神她欺诈了我,她利用了我,她不该死吗?
这无数年她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孤独,寂寞,悔恨,懊悔。
我不应该杀她吗?”
核心女子怒吼道,仿佛要宣泄她的愤怒,她的仇恨。
慕雪看向一边的小女孩,小女孩一脸的无辜。
“我,我不知道,我是唯一真神,不是独一真神。”小女孩说道。
慕雪也是皱眉,她记得独一真神是神众最高体系的名称。
但是那个人应该不是叫玖。
所以玖是跟这个唯一真神一样的存在?
或者说是真正的真神?
这个小女孩的气息不完整她能感觉出来,如果完整了那真的足够特殊,称之为真神绝不为过。
至于神众的那个独一真神,陆水说他们只是神经病,慕雪表示赞同。
在慕雪还在思考的时候,突然感觉有气息锁定了她,是很强的攻击。
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躲避的攻击。
“哈哈哈,没想到人类居然也这么傻,我可是独立的存在,我达成新生没多久,就要死了,不拖着你们一起死,我怎么会甘心?
去死吧,统统去死吧。
让一切都毁灭去吧。
你们统统都该死。
凭什么我刚刚诞生就要死?凭什么?
我不仅仅要杀你们,我连隔壁的那个都要杀。
杀光一切。”
慕雪叹息一声,负面气息所诞生的灵智,真的有点不可理喻。
她还一度觉得可以交流。
这时候慕雪看到无尽负面气息锁定了她,她面对的是所有的负面气息,对方要跟她同归于尽,所以的人都将死在这一招下。
“你以为这一招能对我产生伤害?”
“不,这一招能杀了你,还能杀了我,还能杀了真神,厉害吧?
颤抖吧!人类。”
“你知道天有多大吗?”
“什么意思?”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杀戮气息开始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