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bnd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逆襲大清》-第四百二十八章 清緬之戰分享-ng9de

逆襲大清
小說推薦逆襲大清
乾隆二十三年初,在满清遣缅甸的使者被雍籍牙下令用狗笼囚困送后,清缅之战宣布正式打响。
因为缅甸率先发起的进攻,在时间差上打了满清一个措手不及,这也使缅甸军队在进入云南边境后,并没有受到云南地方上强而有力的抵抗。所以缅军一路上都是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随着时间的迁移,缅甸大军很快就围困了云南的临沧、普洱。
云南安危已经刻不容缓,满清如果不能快速地出兵抵御住缅甸的军队,致使这两地的城池有失。那缅甸的兵锋将会直指云南复地,大理、楚雄,乃至于玉溪以及省府昆明。
届时,满清要再处理起云南的局势,将会更加严峻。
军情如火,已容不得满清朝廷再继续按着流程慢慢地商议出兵事宜。
一接到了缅甸入侵军情,乾隆就立马下令从京城、陕西、四川、贵州等地抽调出六万的满、蒙、汉所组成的八旗军队,再冲各地集结了十余万的绿营兵跟地方乡勇组成征缅大军,钦定了富察.傅恒挂印南下,平定缅甸。
同时,为了保证大军的粮饷,乾隆还特许了户部可在对四川、云南、贵州等三个省进行强征一年的税粮。
年初刚过,满清征缅大军便也浩荡南下。可怜这三地的百姓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开始被地方酷吏的疯狂剥削了起来。
地方的苛捐杂税,没人敢不给,因为他们能有一千种办法弄死一个贱民。
而皇粮,也没有人敢不交。
因清有律例,要是有人敢抗皇粮不交,会被凌迟处死。而要是整个村子敢抗交皇粮,可屠村;有城池敢抗交皇粮,可屠城。
对热衷于屠城的满清兵来说,有可以屠城的理由,他们会放过才怪。
特别是如今满清朝廷的大军南下,谁又敢不交?
敢不交的人也就只有造反这条路,别无选择。可是,又有多少人有勇气去改变?
于是,哪怕今年是好年景,这两地的百姓也只能是吃糠咽草的过活着。要是往后一年的年景稍微差些,那他们是要鬻儿卖女还是典妻做奴就不得而知了。
乾隆二十三年,三月中
缅甸大军经过了长久围困,一举突破了云南临沧,普洱也已经是岌岌可危。云贵总督钮祜禄.善亲在有限的兵力下,依托着哀牢山在景东等地对缅甸大军进行延缓抗击。
缅甸大军自进入云南境内后,对所经过地区的平民进行疯狂的烧杀抢掠。
战火中,百姓是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当地一些还没有被图害的民众见状,只得是纷纷放弃春耕,拖儿带女的逃离这战火纷飞之地。
百姓受战火侵害,背井离乡,朝廷应该出台安抚。不过满清的官员此时都忙着征收征缅大军的税粮,生怕迟了粮饷被乾隆责罚,自然也就没有人去理会这样的“小事”,甚至一些地方吏胥还不忘在这些难民身上捞一把。
朝廷大肆的征粮,导致地方上的粮食是一天几个价的往上涨。过高的粮价即便是本地百姓都难以承受,更何况是哪些背井离乡的难民们?
然而,民以食为天。
如果处理不好这些难民的去处,定然会引发地方动乱。于是,在一些“有心人”的指引下,那些还想着留在云南观望战况的难民为了生存,也只有纷纷逃往广西、安南等地去了。
缅甸军队一路不断地胜利,让一些不愿意离开自己土地的土司们纷纷当起了墙头草。然而,就在他们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庆幸可以保存实力之际时,却被雍籍牙勒令要他们出兵对付满清,否则将示他们为敌人。
未免被缅甸军队围攻,不管这些土司愿不愿意,也都得出兵协助缅甸进攻清军。当然,付出也不是没有回报。
在雍籍牙允许他们瓜分那些敢抵抗缅甸的土司的土地以后,这也让那些“墙头草”们的怨气消散了不少。而原本对于进入云南还有所顾忌的缅甸军队,此刻在这些“墙头草”们的支持下,又获得了不少实力的补充。
此时,满清的征缅大军也在日夜兼程的急行军之下赶到了云南。
相比于年初,云南如今的形势已变得更加严峻了起来。征缅大军一抵达云南昆明后,富察.傅恒是完全顾不得身体疲惫,直接与到来迎接的云贵总督钮祜禄.善亲商量起了战事。
“善亲大人,以你跟缅甸人的交手的情况来看,你觉得他们的实力如何?”在与钮祜禄.善亲寒暄了几句后,富察.傅恒便开口问道。
“雍籍牙在统一缅甸后留下来军队是精锐的百战之兵,实力很强。而他们带过来的那数千头象军更是强悍,大象体型庞大不说,战场上还能来去自如,上山下坡如履平地。许多士兵没有见过这么体型巨大的东西,一开战便对它们恐惧了起来,也不知道如何下手。所以我军在面对缅甸的象兵时都是败阵。”
“这大象,我也有幸见过几次,的确是庞大吓人。底下的将士初见会感到恐惧也很正常。不过据我所知,大象这东西怕火,我们可以以火驱之,再加以大炮火枪等对其进行击杀驱赶也不是不可行。”富察.傅恒思索着说道。
“是的,以火炮击杀的确是好方法。不知道傅恒大人此次带来了多少门大炮?我之前也是考虑过用火炮轰炸它们,不过苦于没有几门大炮,只能用火箭驱赶,不过成效不大。”钮祜禄.善亲问道。
“这次带来了红衣大炮十三门,中型大将军炮八十多门,至于小型的虎蹲炮等等,共计有二百多门。小型炮在三天后基本上可以到位,至于中型炮应该会延后个十天左右吧,大型火炮预计最多延迟一个月也可以抵达。”富察.傅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