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qvw人氣都市小说 仙魔同修笔趣-第4077章 王可可當老師鑒賞-gdkfh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
今天徐夫子上课的时间有点晚,都快晌午了,还没有过来给这些孩子上课。
独孤长风就骑着追风,载着胡儿小美女,前去看看怎么回事。
看到正在徐夫子土洞前熬药。
独孤长风道:“先生,您在忙什么,大家都在等着你教我们读书啊!”
徐夫子道:“孙女今天发病了,下午再去教你们读书,你们别胡闹。”
独孤长风想下马看看能不能帮忙,却被身前的胡儿制止了。
胡儿低声道:“长风,咱们还是快些走吧,我听说夫子的孙女染了一种怪病,会传染的。”
独孤长风见胡儿惧怕的模样,也只好作罢。
他对徐夫子道:“先生,我叶叔今天就回来了,他是天下最厉害的人,他一定能治好您孙女的怪病,等叶叔回来,我就带他过来。”
说完,一提马缰绳,打马而去。
秦闺臣在厨房里忙碌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跑出来朝着天空张望三次了。
老顽童正勤劳的将昨晚被狂风吹落的骷髅头,一一又挂在了客栈门前的木架子上。
看到系着围裙的秦闺臣,不时的跑出来,心中觉得好笑。
当秦闺臣第四次跑出来的时候,老顽童不禁打趣道:“秦姑娘,别看了,宗主说他今天能回来,就一定能回来。你再看,就变成望夫石啦。”
秦闺臣脸颊一红,道:“我是看天上有没有黑云,会不会下雨,谁在看他啊!他回不回来,我才不关心呢!”
“呵呵呵,口是心非了不是。你啊,就是嘴硬,这些年你但凡嘴软一些,也不至于和宗主一点进展都没有……长风,你们今天怎么不读书啊,带着胡儿妹子瞎跑什么?”
长风与胡儿正从古城回来,骑马经过客栈门口,被王可可抓了个正着。
长风道:“爷爷,不是我们不读书,是先生的孙女发病了,先生给我们放了半天假。”
王可可眼珠子一转,道:“徐夫子有事啊,那爷爷就受点累,给你们代半天课。”
小美女胡儿道:“王爷爷,你行吗?”
王可可翻着白眼,道:“不就是三字经嘛,对爷爷来说是小菜一碟。”
长风道:“胡儿,爷爷也就只能教三字经。”
王可可道:“你瞎说,爷爷也能扯几句论语啊,什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啊,三人行,必有我妻啊,爷爷都懂的!”
独孤长风道:“爷爷,是三人行,必我有师吧?”
王可可道:“是吗?反正一个意思,你们先去把那些孩子喊到山脚下,爷爷把最后几个骷髅挂好,就去给你们上课!”
王可可当老师?他自己的德行都没有修好,还不将这些孩子的思想带沟里?
本来想教大家三字经的,觉得没趣儿,就开始乱扯,最后演变成了个人演讲吹牛大会。
“爷爷我当时被八千多个天兵天将团团围住,明晃晃的大刀泛着寒光,你们怕不怕,怕对就对了。说实在的,爷爷心里也怕啊。
但怕不能解决问题,爷爷我手提两把西瓜刀,从南天门一直杀到蓬莱东路,都杀成血葫芦啦……”
徐夫子赶到的时候,一百多个少男少女,正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的听着王可可在讲故事。
已经不是两把西瓜刀的故事了,而是一个一个姓潘女人,勾结奸夫毒杀亲夫的故事。
“西门大官人看到潘金莲,立刻就走不动道,非要占为己有。
经过王婆的撮合,总算将潘金莲约了过来,一见面啊,西门大官人就关上了门,猴急猴急的去撕扯潘金莲的衣裳。
潘金莲本就厌烦她的丑陋丈夫,半推半就下,就被西门大官人剥个精光丢到了床上……”
刚说到这里,就听一声爆喝。
只见徐夫子抓起独孤长风放在一旁的霸王枪,朝着老顽童气势汹汹的冲来。
口中还叫着:“有伤风化,误人子弟……老夫要杀了你!”之类的话。
王可可吓的是拔腿就跑,边跑边道:“干什么啊,我就给孩子们说一个故事而已……”
徐夫子叫道:“你说故事就说故事,干什么说这种有伤风化,伤风败俗的故事?他们都是一群刚刚启蒙的孩子啊!”
“也不全是孩子,有不少都是十几岁的大姑娘大少年啦!我这是提前给他们普及婚前性教育!”
徐夫子没有放过王可可意思,从山脚下,一路追杀到了龙门客栈门口。
听到叫喊声,秦闺臣跑出来看情况。
刚要开口,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顽童,你又在胡闹什么。”
秦闺臣听到声音,身子微微一颤,慢慢回头一看,只见叶小川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客栈之外。
在叶小川的身边,还有四个人,也一脸好奇的看着两个老头追逐的一幕。
“臭小子!你终于回来啦!哈哈哈!”
王可可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叶小川的身边。
徐夫子也不追杀了,拄着霸王枪,气喘吁吁,似乎很是疲惫。
不过,那双眼睛却是充满着睿智,不时的瞥向叶小川。
片刻后,他拎着霸王枪,转身离开了。
秦闺臣开心的要死,快步的走过来,道:“宗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小川看着面前的这个围着围裙,手上沾染着面粉的熟悉的女子。
他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我也是刚到。”
身后的龙天山,长孙无尘,小丑女,上官玉四人面面相觑。
此刻他们才知道,原来叶小川与“妻子”百花仙子唐闺臣,一直是隐居在这地方啊。
就在正道与魔教的眼皮底下,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任何人察觉。
龙天山看着王可可,抱拳道:“王前辈,多年不见,前辈风采依旧,可喜可贺。”
王可可事先就知道此次龙天山会随叶小川一起过来。
龙天山此刻易了容,但是眼前除了叶小川,就他一个男人。
王可可再傻也知道眼前的粗犷大汉是谁。
他立刻将龙天山拽到一边,低声道:“龙老弟啊,叶小子知道我们以前见过,还知道我们交过手,关于那次我们切磋的结果……你也知道,我是前辈啊,比较好面子……”
龙天山微笑道:“王前辈道法通神,修为深不可测,那次切磋,是龙某输了,并且龙某输的心服口服!”王可可大乐,拍着龙天山的肩膀,夸赞道:“孺子可教也,小子,你很有前途啊!我很中意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