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38xi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笔趣-第一百二十六章 引薦之功 上屋之梯相伴-sx1y3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两道遁光纵出十余丈后,方才缓缓止歇。
辨其身形,正是钟弼、钟业爷孙二人。
钟弼面上含着笑意,原本不甚显眼的皱纹亦随之荡漾开来,高声言道:“你又有何说?”语气之中,竟然暗含两分迫切的期许。
比斗结束,云峒派孔长老立刻对他打了招呼。明火山供奉一如前例,云峒派并不会对之加收三成抽水。这显然是对于明火山正确站队的投桃报李了。
面见归无咎之后,这位归掌门更是邀钟弼去往云峒为客。钟弼心中甚是有意,只是其孙钟业,却使了个眼色,教他先行推拒。
不过今日事尽是由钟业做主,才下对了注。钟弼心中,对他这嫡孙愈加倚仗,自然言听计从。
钟业笑言道:“场面上的事,并不急在一时。眼下尚有一桩大机缘。只是……须先寻得一人。”
钟弼立刻道:“何人?”
钟业眼睛眨了一眨,似乎很是小心的望了一眼祖父神态变化,这才缓缓言道:“三叔爷。”
钟弼面色果然冷了下来,拂袖道:“寻他作甚?”
钟业所言之人名钟魁,本是钟弼嫡亲兄弟,此时正在下辖晋宁道的巨擘大宗——尘海宗任观风使一职,于今已有明月境的修为,堪称是尘海宗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按说此人当是明火山的大靠山才是。只可惜钟魁数百年前便与钟业兄弟反目,断绝了血脉缘分。正是在那时,其席卷了明火山宗内珍藏的许多好物后破门而出,使得本不宽裕的明火山雪上加霜;又机缘巧合,得了尘海宗内一位长老看重,这才鱼跃龙门。
这二三百载以来,钟魁对明火山明里暗里所下的绊子,着实不少;不为助力,反成牵累。
钟业一脸与外表并不相符的沉着,平静言道:“兹事体大。爷爷务必慎而待之,毋争一时之气。”
钟弼默然良久,终于冷静下来,言道:“你且说说看。”
钟业长吸了一口气,郑重道:“这位云峒派归掌门,前途远大,不可估量。似乎……是有望那等境界的人物。”
钟弼惕然一惊,喃喃道:“那等人物……似乎已有数万载不曾出现于草莽之中了。”
天下各道、洲、名门、世家、草莽之中,纵然有英杰人物,亦只得止步于明月境中。因为破得上境之道路,已然被十二家巨擘宗门所垄断。
然而,这道途中至关重要的一步,本来甚为艰难。十二巨宗门下弟子,若非资质强横到登临绝顶的层次,虽有良法在握,亦未必能够准能破境。
事实上也的确做不到——
十二巨宗执掌,并非人人皆是日曜武君境界。
历久以来,各宗有日耀武君坐镇时,便强势一些;若是无有,凭借一宗之底蕴,也不至于有存亡续绝之危,只不过话语权会略微降低,稍稍收敛锋芒罢了。
同时。草莽间若有极出色的人物,资质达到跃升上境的层次。若被恰好处于人才空窗期的巨擘宗门看中,便有可能被引荐入宗。在该宗秘宝护持之下,签订一份根本大契。
其助你成就上境,然后忝任该宗“名誉首座”之位,坐镇护持,自然也享受许多供奉;因有契约在先,所以并无鸠占鹊巢之虞。
不过,古今以来,此等杰出人物不过是寥寥数人,最近一位,便是二三万载之前了。
钟业又言道:“机不可失。若是成此大事,是一份天大的人情。我明火山由此一飞冲天,也不在话下。”
钟弼迟疑道:“话是如此说。只是与他早已隔断情分,连宗谱名录亦被除去了;他肯出手相帮么?”
钟业自信言道:“重利之下,何愁不许?”
这其中有一个关节。
每一家巨擘宗门,每代至多也只得成就一人。或许某一家宗门眼下虽无日曜武君坐镇,但后辈之中,已有良选,那么外人自然便难以觊觎。这时你靠了上去,非但无缘,反遭猜忌。甚而下手将你除去,又或是坏你道基,绝了上进之途。
是以摸清十二巨宗根底,找对了门路,甚是关键。
偏偏这方天地是个秩序森严之地,十二巨宗与底下星罗棋布的门派世家,判若云泥,少有瓜葛。钟弼之弟钟魁飞黄腾达之后,耻与钟弼同列,亦有这一层关系在内。想要做到这一点,异常困难。
若是果然能过说动钟魁,靠他这个深明内情之人摸清十二巨宗底细,将来归无咎真的成了哪一家巨擘宗门的“名誉首座”,这引荐之功,助人成道之德,说是“功德无量”也不为过。
钟业微不可察的一笑。
明火山中兴与否,他并无太大兴趣。若是此事真能做成,他与归无咎之间的联系,便再也难以割断。
……
云峒派后山,清绝峰峰顶。
归无咎静坐山巅。
此时距离比斗结束,已有一月之久。
未多时,山脚下一道轻盈转折,微光一闪,有一人趋至近前,恭恭敬敬的跪下行礼。
归无咎笑言道:“吾徒免礼。”
来人正是他关门弟子,甄蕊。
甄蕊前来拜见,并非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书简呈上,禀明将有道术修行中事,前来请教。
归无咎言道:“有甚疑难,不妨讲来。”
甄蕊靠前一步,低声道:“正是为恩师一月之前所赐功诀而来。”
归无咎讶然道:“哦?”
甄蕊此言,却略有些出乎意料。
虽然她天资极高。但是剥离了金丹运转、化丹成婴之过程,那法宝修炼之法,本当是繁难与玄虚兼具。若是“全珠”尚有一次动用的机会,或许尚有快速成就的可能;否则若是单凭人力领悟,至少须得三五载功夫,才能略窥门径。
甄蕊所言“请教”,归无咎下意识的以为是应在别处,而非武道中炼化本命真宝的手段。
略一思忖,归无咎缓缓言道:“你说说看。”
甄蕊低声道:“弟子驽钝。参悟此法之后,只觉其精致周密、彻上彻下,仿佛以一身道则精气,神思变化,皆为主宰。可是其成就之法,好似筑基于渺渺虚空之中,只消有一步踏错,再想回转,便是千难万难。所凝练者,似乎非是一件宝物,简直不亚于一身根本道术之所系。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庶可称之。”
归无咎心中一动,暗道原来是因为此法甚艰,甄蕊心中有了畏难情绪。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这徒儿。对于并未有培养金丹、元婴经验的武道修者而言,以内炼法锻炼本命法宝,本来就甚是离奇。
归无咎正拟出言宽慰这弟子两句。
不料甄蕊又跪下一叩首,续道:“弟子思前想后,似得一从权之法,寻得一上屋之梯。一时心思踊跃之下,未得恩师允准,擅改了一二法门试炼。还望恩师恕罪。”
归无咎又是微微一讶。今日他这弟子,还真是出人意表。便道:“道术辩证维新,本是常事,何罪之有。只未知你有何心得?”
甄蕊抬首望了一眼,终于鼓起勇气言道:“弟子斗胆,请当场演示一二。”
归无咎静静道:“可。”
甄蕊一挥手,纤葱玉指反手一扣。指尖一块四四方方、晶莹剔透的五彩石立刻浮现。寸许高下,明俨逼人。
此石乃是天地生成的一件奇珍,在云峒府库之中也是极罕见的上品异宝。观此情形,似乎被甄蕊用作炼制“本命法宝”的胚胎。
甄蕊深吸一口气,然后一张口将此石吞服腹中。
归无咎感其气机流动,清晰可辨——此石缓缓下沉,终是坠落于下丹田鼎炉温室之中。
数息之后,甄蕊告罪一声,解下上半身衣衫,缓缓转身。
甄蕊珠圆玉润、细腻如瓷的雪白肌肤上,一只约莫狸猫大小、纯白色的小熊活灵活现。鼻息宛然,双目微闭,一幅饱食之后懒洋洋的姿态。如果说姜敏仪的白虎武魂极能彰显武道特质,甄蕊的白熊武魂却恰好相反,只显得诙谐有趣,好似家养灵灵宠。
但是随着甄蕊缓缓运功,她背上小熊似乎逐渐困倦,进入一种类似于冬眠的奇妙状态,若沉若浮,似乎鼾声可闻。
归无咎精神一震。
甄蕊所为之事,既是在养炼武魂,亦是在养炼自家法宝。
武魂乃是武道修者成长之枢纽所在。若是能够将此与养炼本命法宝结合起来,以为镜鉴。的确可免法诀深奥不可捉摸、仿佛空中楼阁之弊。
只是武魂与丹婴,虽然有道理相通之处,但是差异也决计不少。这一条路若想走通,非得把归无咎所传成法大量改进不可。若无“全珠”一类的重宝,单单凭人力完成,实是一项极为艰巨的道路。
未想甄蕊竟是毅然踏了上去。
一刻钟之后,甄蕊自定中醒来。披上罗衣,羞涩一笑道:“这只是第一步的些许想法。借用武魂为渡河之筏锻炼真宝,也不知弟子这一步走对了没有。”
她此言一出,天象忽变。
天穹如盖,乌云斗聚,立刻暗淡下来。然后传来三十六声雷鸣,震穹宇而慑人心。
归无咎心中陡然生出警兆,这“真幻间”似乎要就此崩溃,一切梦幻泡影,悉数瓦解。
可是一息之后,“天地”又重新稳固了下来,似乎无事发生。
而甄蕊,却是一脸期许的望着归无咎,期待自家恩师对于她的构思做出品评,丝毫未曾察觉到方才的天象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