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ofu熱門連載小說 道長去哪了討論-第四十八章 前哨戰看書-aecfm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李宓的话,给了何履光不小的触动,他点头道:“将军放心,我会尽量保全军士性命,留待将来。”
李宓又道:“进入黑山诏后,立刻知会青城派,请源丹道长和余长老带青城修士前来相会,合围威远。”
何履光怔了怔:“源丹掌门会来么?不是说他们不方便明着出面?”
李宓道:“抱歉君孚,此事关系重大,为防罗浮派横生枝节,只能严守机密,知道此事的,只有鲜于节度和我,没有事前告诉你。”
何履光素来信服和敬佩李宓,见李宓向自己道歉,心中那丝不快立刻烟消云散,振奋道:“有青城派出手,咱们如虎添翼!”
李宓交待:“原本要和青城合攻黑山郡城,但如今方略已变,南吴贼主力汇聚威远,当请源丹掌门前往威远。待我拿下黑山郡城后,贼军若是溃散,合力围杀便是,贼军若负隅顽抗,破三元极真法阵一事,交给青城派,不要拿军士去硬拼。还有,三娘子斗法经验极丰,交给青城派应付,通海的苦桑也尽量如此,你是主将,能不出手就不出手。”
何履光点头:“明白了。”又问:“他们出兵,许的什么好处?”
李宓道:“他们要通海诏。”
何履光叹息:“胃口当真不小!”
李宓趁夜率三千精卒离营,何履光则继续催动大军沿原定路线进兵。
大军至石桑,何履光下令结寨,营寨规模保持不变。望着远处山头飞起的剑光,何履光下令:“从今日起,加大驱逐力度,不要让南吴贼窥探于三里之内!”
随着他的军令下达,益州军掠起一道道金光,金丹哨探尽出,将搜索范围向外又扩出去一圈,当即便引发多次交锋斗法,在夜空中绽放出团团光华。
益州军的驱逐行为,立刻引来了更多南吴金丹修士的窥探,大军前进的通道上,常常会忽然间爆发哨探之间的争斗。在个人修为和斗法实力上,益州金丹们显然落了下风,斗不过南吴金丹,几天过去,便有多名金丹受伤,如果不是何履光亲自出手,恐怕早就出现阵亡了。
在金丹修士之间提前爆发的零散战斗中,益州金丹的表现明显不如青城派金丹,青城派金丹的表现,又不如范阳来援的金丹。对于南吴金丹来说,打益州金丹最轻松,打青城派金丹就要难上许多了,最难打的是范阳金丹,邱大波的伤势,就是范阳金丹造成的,这也是南吴金丹们在这场前哨战中出现的第一个损伤。
由于南吴金丹的持续密集骚扰,益州军哨探范围被大大压缩,前出无法超过十里,但何履光并不着急,反而很欣慰,南吴贼那么多金丹修士都在这里出现,正好说明他们的目光被自己牢牢吸引,给李宓的轻兵突袭创造了极佳的条件。
邱大波受伤被抬回蒙乐山,顾佐前往探望,见他没有生死之险,这才安心。
邱大波刚在胸口处敷了药,恨恨道:“范阳来的狗贼,手段果然狠辣,等老子伤好了,非一个个杀了不可!”
洛君刚从前方回来,几步来到邱大波跟前,一伸手就将他的衣服掀开,在邱大波的伤口附近摁了半天,问:“疼不疼?”
邱大波咧着嘴嘶声道:“别乱摸,本来不疼,你摸起来就疼!”
洛君“嘁”了一声:“稀罕?”转头向顾佐道:“没毒。”
顾佐问:“照益州军的速度,还有一天才能到达,战场能保持遮断吗?”
洛君很有信心:“我还没放开打,如果不是担心被何履光偷袭,就凭咱们这几十个金丹道友,益州军这一路上有得苦头吃。”
顾佐道:“三娘子和苦桑道人还是不要露面,一切以蒙乐山战场为主,争取全歼。”
洛君问:“要不要想个办法诱李宓加快脚步,他们走得太慢了。”
顾佐想了想,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慢虽慢,但李宓、何履光的路线没有改变,若是诱敌,我担心起到反效果。杨鉴和顾佑都说过,李宓为人谨慎,别引起他的疑心。”
又过了一天,磨磨蹭蹭的益州军终于靠近了蒙乐山,洛君让金丹修士们暂缓袭扰,留出短暂的空窗期。
益州军的十几名金丹修士终于飞临蒙乐山,开始在空中巡山。各处藏兵的山洞中,南吴军都得了严令,不许露头,有违抗军令者,立斩!
益州金丹们在蒙乐山上转了几圈,立刻回报后方何履光:“我们击退了南吴贼的探子,占据蒙乐山。”
何履光向左右道:“我军哨探越打越勇,南吴贼江河日下,士气已挫。”
左右都笑道:“毕竟是逆贼,怎会是何将军对手?”
何履光捋须下令:“继续向前,扩大搜索范围。”
此时,前锋来报,大军已至蒙乐山,何履光举目向前眺望,有青城派修士指着前方远处层层群山道:“将军,前面如刃的群山便是蒙乐山,谷口位于左侧,谷道约十二里。”
何履光大致判断,离着谷口差不多也就是十里左右,但山道行进,差不多要走十五六里,于是道:“催动大军前进,令前锋加速通过山谷,在谷外安营扎寨,同时寻找设立粮台之所。让司马派出人手,在谷道两山顶端设立岗哨。”
又将青城派几名修士招来,道:“请诸位派人回报源丹掌门和余长老,我大军已入黑山诏,进占蒙乐山,请贵派速来汇合。”
一名青城派修士当即起飞报信。他先向北飞了十余里,出了大军视野之外,忽然折道向西,越过群山,进入青城诏,再飞三十余里,落在了巍山白云崖下。
源丹老道和余长老就在此间,距蒙乐山不到五十里!
听了弟子的禀告,余长老问:“这么说,顾佐的主力就在威远?”
那弟子道:“查探出来的军情,南吴军的确是往威远来的,何将军是这么判断的。”
余长老又问:“李宓想怎么打?”
那弟子道:“何将军只说请咱们去蒙乐山汇合,没说怎么打。”
余长老皱眉:“我问的是李宓。”
那弟子道:“两天前就没见到李将军,一直是何将军布置军务。”
余长老回头看了眼源丹老道:“掌门师兄,李宓去偷黑山郡城了。”
源丹老道点点头,正要答话,忽听天边云中传来一声长笑:“源丹掌门,你不在青城山,怎么忽然跑这里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