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xw優秀小說 人魔之路討論-第989章 要變天了推薦-ygbxi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在那婴儿一掌将北河给抓住之际,那万古门天尊激发的灰色雾气,又将婴儿的手掌给笼罩。
虽然北河并未直接承受法则之力的威力,但是强悍的挤压,还是让他身躯狂颤,喉咙间更是传来了一阵嘶吼。
这一刻他浑身遍布的伤口,五光十色大涨,不少更是瞬间裂开,当中有着五行法则之力在游走,看起来极为诡异。
但让他松一口气的是,下一息只听血色湖泊当中那婴儿一阵咿呀呓语,而后抓住北河的血色手掌红光大涨,并在着血色手掌一震之下,就听“嘭”的一声,笼罩在其表面的灰色雾气支离破碎。
就连覆盖在其上的一缕缕法则之力,也随之涣散开,在半空弥漫并消失。
那只看似稚嫩的血色手臂,将北河给拽住,猛然往下一拉。只听“轰隆”一声,北河的身形就被直接拽入了血色湖泊中。一时间整个湖面都炸开了,随之掀起了十余丈高的惊人海浪。
席卷的海浪中,还有一缕缕肉眼可见的法则光丝,波纹一般鼓荡着。
同时凶猛的生机,随着海浪的席卷向着四周扩散,冲击在了以那万古门天尊为首的众人身上后,将众人的衣衫还有发丝都吹拂了起来。
此刻的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下方那一汪血色湖泊。只见在落入其中后,那婴儿手掌便一路向北河拉拽着往下沉去,不消片刻,就到了血色湖泊中,那巨型婴儿虚影的怀抱内。
不止如此,巨型婴儿的虚影开始逐渐暗淡,并最终消失。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此刻又惊又怒。好不容易看到了洞心镜,但是现在却又从眼前飞走了。
而且还是在有天尊出手的情况下,都是这样。
只是下方的那一方血色湖泊,没有人敢踏足其中。因为血色湖泊,其实是一件至宝,即便是法元后期修士,也要掂量一下自己。
就在北河被拽入血色湖泊之际,只听一声声嘶吼,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而后诸多身中幻毒之人现身,向着万古门众人冲杀而去。
那十余丈之巨的人形烟雾,猛然一动,就像是一条灰色的长龙,一头扎进了血色湖泊中。霎时,整个湖面开始动荡,并翻滚了起来,其中更是有着浓烈的血光在闪烁。
与此同时,被婴儿手掌拽入湖泊的北河,落入湖泊的刹那,只觉得满眼都被一股血光给充斥,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传来。
这般的动静足足持续了数十个呼吸,而后他就觉得浑身一轻,双脚也落在了地上。
他身躯一晃,而后直接半跪在了地上,若非以手中法则之矛拄在地上,身躯都会直接栽倒。
这时的他,浑身上下遍布伤口,看起来无比的诡异和恐怖。
北河蓦然抬头,目光四下扫视,而后他就发现,他竟然处在一片红色的奇异空间内。虽然看不真切,但他却可以肯定,他的周围都是宛如血液的血色湖水。
而且这片奇异空间生机勃勃,让人有一种呼吸间仿佛寿元都在增长的错觉。
只是此刻北河的心中,被警惕给全部占据,可没有心情去感受这一点。
就在他目光四下扫视之际,他看到了在不远处,立着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长发披散,看起来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此人身量极高,而且后背微微驼着,消瘦给人一种宛如竹竿的感觉。
并且中年男子面目死板呆滞,双目遍布一缕缕血丝,这赫然是一个中了幻毒的人。
北河还注意到,在这中年男子的手中,竟然拿着一物。那是一只元婴。
这只元婴不是别人,正是当日胁迫着他还有黄又元,踏入禁魔阵的中年大汉。
当日北河还曾在迷宫阵跟对方撞见,用了一具泯灭铜人,才将对方给震退。
没想到这中年大汉,最终却落入了一个身中幻毒之人的手中。
尽管北河感受不到,那宛如竹竿的中年男子身上的气息,可是他却有一种直觉,此人深不可测。
不然也不可能将法元期的中年大汉,给看似随意的拿在手中了。
此刻只剩下元婴的中年大汉,双目紧闭,一副生死不知的样子。同时他的身躯上,还缠绕着一缕缕法则之力,将他给五花大绑。
北河看着中年男子的同时,对方也在看着他。
“嗡!”
并且就在这时,从他的头顶一股神识波动弥漫而至,刹那将他给笼罩在其中。
随之一道声音,凭空在北河的脑海中响起。
“你终于来了!”
北河有所感应一般抬起头,下一息他心中就微微一跳。
只见一个呈现蜷缩状态的婴儿,正悬浮在他头顶的半空。
勃勃生机的源头,正是从这个婴儿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止如此,一根脐带还连接着婴儿的肚脐,另外一端延伸没入了浓郁的血色深处。
脐带上不时有着红光闪烁,那是一缕缕法则之力,正融入这婴儿的体内。
北河心中震动,不知道头顶的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且他有一种预感,对方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或许是因为他手中有洞心镜,而并非真的是在此地等他。
沉吟间只听他道:“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只是对于他的话,这婴儿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并且就在这时,他周围的红色世界开始震动起来,隐隐还伴随着隆隆声响。这是因为万古门的那一位天尊,已经踏入血色湖泊所致。
突然间,北河手中洞心镜光芒大涨,照耀在了头顶的那个婴儿身上。
霎时,头顶婴儿亦是光芒大亮,二者遥相呼应一般闪烁着。而后让北河震动的一幕就出现了。
在他手中的洞心镜冲天而起悬浮着,半空的血色婴儿,则发出了一阵哇哇的啼哭之声,双手双脚下意识的踢踏挥舞。
紧接着,这血色婴儿化作了一道血光,向着北河手中的洞心镜照耀而来,尽数没入了镜面中。
这幅情形持续了七八个呼吸,待得血光消散之后,原本悬浮在他头顶的婴儿,已经消失不见了,唯有半空一根脐带在不断的飘飞,并隐隐暗淡消失。
洞心镜缓缓落了下来,北河下意识伸手接过,并向着镜面上看去,而后他就发现在镜面中,果然多出了一个血色婴儿。
并且这一刻,这婴儿还睁开了双眼,眼中露出了一抹诡异之色。
“咕噜咕噜……”
与此同时,北河头顶的血色湖泊,猛然搅动了起来。凶猛的幻毒烟雾翻滚,而后呼呲一声,竟然被直接点燃成了血色火焰,就连其中的法则之力也在狂暴的乱跳,劈啪作响。
在此地的诸多万古门法元期修士,脸色陡然大变,惊惧之余纷纷向着头顶冲天而起。
北河周围的红色世界,开始向着他收缩挤压,最终将他给笼罩。这一刻的他,清晰的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头顶整个血池搅动了起来,形成了一枚巨大的圆形符文。
从这枚圆形符文上,更是散发出来了一股惊人的空间波动。
而北河正好就处在圆形符文的正中。
在血色湖泊的搅动之下,一股灰色烟雾随波而动,并在狂暴法则之力的吸扯之下,这股灰色烟雾一冲而起,在半空凝聚成了一个十余丈之巨的人形烟雾。
不止如此,在他身侧的空间,撕啦一声裂开,一朵白云闪身而出,来到了人形烟雾的身侧。
“它活了!”
与此同时,只听人形烟雾开口道。听声音,这竟然是一个女子。
闻言,刚刚出现的白色云朵颤了颤。
随即从中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又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