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5ot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匠心 ptt-713 雅與俗相伴-xt5sv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与此同时,石厅那边,何章此时的想法与这边的大师傅们有些微妙的相似。
许问这究竟是忽悠人的,还是认真的?
如果是前者,他忽悠人的水平真的不低,有点离谱;如果是后者……那就更离谱了。
何章将信将疑地跟着他,旁边两个小的倒是讨论得很热烈,非常相信许问的样子。
何章又看了看荣显穿的衣服,全部都很不起眼,但他却看得出来,全部都是昂贵的大牌子。
这种出身,他家里人应该不会让他跟着一个骗子吧?
连天青虽然那样说了,但明显也并没有打算直接给许问开挂。
他没有直接把自己的结论告诉许问,而是左顾右盼,看到“有意思”的东西,就提醒许问去看。
“这个挺有意思。”
“那个也不错。”
他这样一提示,许问就会关注。他现在石木两科俱已大成,泥水学了一大半,而这三科的内容,他几乎全部都是在班门世界学的,也就是所谓的“古代”。
这些技艺放到现在,就是真正的传统技艺,其中相当一部分都已经失传了,另一部分就算流传到今天,名称也完全不同。
但许问没有在意这个,在一个信息封闭的年代,这种事情太正常了。
于是何章看见的就是,许问几乎每走一步,就会停下来,拿起手机拍照,然后一边给旁边两个小孩讲解,一边把同样的内容往手机上登记。
他动作很快,每提交成功,就会发出“叮”的声音。一路上,叮叮叮的声音响个不停,几乎就没停过。
然而渐渐的,何章却又想不到这么多了。
探古活动需要的只有技术的简介,许问提交的内容也不需要太细,只是一些简介。
这里面没有枯燥的细节,只有最富于想象力、最巧妙的那些部分。
古代工具匮乏、人力有限,这带给工匠们极大的限制。
在这样的限制下,工匠们被逼着需要用自己的人力与脑力去解决大量的问题,有很多东西都是不可为而为之。
而极限与极端,常常能爆发出最强烈的光芒。
那是人的美,人的心与思想之美。
走着走着,何章在许问的引导下,沉浸到了这种美里。
很多人走在种宅子里会产生代入感,通常是代入成生活在这里的人,想象自己穿行其间,宁静安祥的样子。
但何章的沉浸,却是让自己代入成了当年建筑这幢宅子的工匠,他们绞尽脑汁、螺蛳壳里做道场,怎样在有限的条件下竭尽全力地发挥。
每一次突破、每一次成功的应用,都会给他带来无以伦比的成就感,而当看见一座新宅、一座大宅拔地而起,那种满足感,会是像神一样吧?
神会造物,人也会造物。
而这时,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连天青皱起了眉。
“庸俗。”他环视四周,非常不满。
许问没有回答,嘴角却是微微一翘,听得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荣显马上留意到了,赶紧问,一边问还一边东张西望,生怕有什么自己错过了的笑点。
“这宅子建于两百年前,清乾隆时期。时代相对来说比较晚,技术进一步发展,相对比较成熟。所以就技术而言,这宅子是比较成熟的,很多地方都值得看看。后面修复它的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尽可能地还原了这些技术。”许问说。
“那它什么不行?”荣显非常机灵,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言外之意。
“你觉得呢?”许问反问。
“嗯……”荣显思考了起来。
“你也可以想一想。”许问对高小树说。
两个少年一起冥思苦想,何章也跟着一起想。
环视了一阵四周,他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真实的想法:“这宅子的风格和装饰太俗气了点吧?”
他设计师出身,有自己的审美,其实早就想说了,这宅子真是建得有点俗气。
它整体以黑色和金色为主,这两种颜色搭配起来其实并不坏,设计好的话可以显得庄重富丽,优雅大方。
但是这里,随处可见的都是铜钱和招财意味的装饰,正厅旁边还有一棵摇钱树,后面木雕屏风上金字写着石巨富的生平事迹。
这里的整体元素都显得非常满,各色雕刻花样非常繁多,但也不免挤得满满的,看上去感觉有点胀眼睛。
“我们接活的时候有时候会碰到那种暴发户,跟这个真的很像。上来就要全套红木,有啥上啥。分不清好赖,还容易被忽悠,总之就是用料越多、雕花越多的就越好。你费心思给他设计吧,他还嫌这里那里没给他填满不好看。”何章说到这种客户就是一肚子气,“然后你发现,所有东西按最贵最大最重的给他填满就行了,根本不用费心思!”
何章说着有点来气,一时间忘了控制好音量,声音有点大。
荣显在旁边大力赞同:“对对,我也去过这种人的家里,我靠,有没有一点审美了,满屋写着一个钱字,丑爆!”
许问听得好笑,但他也不算太认同。他顶着连天青的目光摇了摇头:“每个人的审美都不一样,你觉得好的,人家并不一定,更何况是人家自己的房子。”
“胡说。”连天青不赞同地道,“美的就是美的,丑的就是丑的。有些物事不知其美,只是不懂而已。”
许问只能出声跟连天青对话,这时候当然不方便。
结果没想到何章先开了口。
“哎,也对。审美受到多种因素影响,有先天也有后天。本来就是商人,要他们有跟正经文化人一样的审美,也是太强求了。而且这是人家自己的私宅,当然是就着人家自己喜欢的样子来,开放给咱们参观,咱们已经是占了后世人的便宜了。”
“何谓先天,何谓后天?”连天青认真听着何章说话,问许问道。
他问得很认真,是想许问现在就回答的。
恰好初中生高小树一脸迷茫,看上去像是什么也没听懂的样子,许问于是就着这个机会对他解释:“你会不会经常觉得,一样东西你觉得好看,别人都不这么觉得?”
“有!”这是很多人都会有的经历,高小树也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中间的原因很多,有基因方面的,基因是生物学概念,是生命的基本信息……”
许问说到一半,被高小树打断:“我知道基因是什么,生物课上学过的!”
“嗯,是的,有一部分审美的喜好刻在你的基因里,天生就注定了你会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另一部分是后天培养的,你以前见过的、让你哭过或者笑过的、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都有可能改变它。它会不断改变,甚至被欺骗、被驯化。”
荣显深思,何章意外地看了许问一眼,高小树则有些恍然。
而连天青,他一脸的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基因……”
许问听见了,他觉得有点好笑。
看来连天青又要给自己加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