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f6n超棒的玄幻小說 祕密的森林討論-9、何謂緣分?熱推-dh39k

祕密的森林
小說推薦祕密的森林
出生在同一家庭,裴褚琇身上有很多和姐姐相似的地方,可是姐妹俩在某些方面也存在着差异。
尽管年长,裴珠泫的心理年龄却不见得比妹妹要大多少,有时候裴褚琇甚至觉得她的这位亲姐姐心里面还藏着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仍然对梦幻的事情怀揣着想象。
年纪较小的裴褚琇则截然不同,同姐姐一样做过脸赞、虽然还没工作但也频频接触过社会的她看待事物的角度会显得现实得多。
裴珠泫和林深时的绯闻很早就传回大邱了,起初连裴母都没怎么在意,偏偏裴褚琇有些上心。
她倒不是从照片上看出了姐姐和对方的气氛有几分微妙,单纯是看过林深时的长相后,认为姐姐如果真和这人谈恋爱,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反而是之前裴珠泫因为主持《音乐银行》的缘故和搭档的男演员朴宝剑传出新闻时,裴褚琇在家庭内部一个劲儿地摇头否定。
这就是裴家姐妹的相同之处了,取向类似。
打小裴褚琇就知道,通常她能看顺眼的男生,放在姐姐那里,一般也是比较入眼的类型。
更别说……林深时的外形在她看来,还不是普通的合眼缘。
当然,毕竟当时是远在首尔的人和事,裴褚琇只是稍微留意就抛之脑后,没再挂心。
谁知道,这件事居然还有后续。
当裴母从首尔回来后,裴褚琇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母亲的异样,经过她有心的旁敲侧击,很快得知了内情。
说实话,若说不吃惊,完全就是假话。
裴褚琇没想到自身的想法会有成真的一天,她更没想到性格老实内向的姐姐会在出道还未满一年的时间里就为了别人而去试图触犯行内禁忌。
不过,等到回过神来,裴褚琇就发现这是一桩好事。
对,一桩大好事。
所谓的想要当艺人、当idol,除了享受那种在舞台之上万众瞩目的感觉以外,绝大多数的人仅仅是冲着这份职业的高薪与附带的社会影响力而去。
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梦想,更没有什么伟大的目标,几乎所有人藏在心底难以启齿的一句话就是,他们是为着钱而当明星。
裴珠泫一开始就是这样。
不能说是绝对,但至少韩国大部分的地方人参与工作后的念想就是搬到首尔生活,“除去首尔之外都是乡下”并不是一句毫无根据的空话。作为长女,家里又没男孩子,裴珠泫理所当然就主动担起了重担。
裴家的家境绝不算好,放在地方更是辛苦支撑的水平。
如若不是因此,裴褚琇很明白姐姐几年前不至于咬着牙孤身一人来到首尔这座城市寻求机会。
那是场赌博,无论是她参加SM公司的选秀,还是她决定以那样的“超格年龄”出道,这对于那时的裴珠泫而言都是件赌上人生的大事。
好在,裴珠泫赌赢了,但换个角度来说,裴褚琇也觉得姐姐未必选了一条多好的道路。
idol的生涯是有寿命的,女idol更甚。
在家人里面,曾经也有意向艺人方向发展的裴褚琇偶尔会非常担心姐姐的未来。
自家人知自家事,假如裴珠泫真有别的特长,当初也不必孤注一掷了。
说句不好听又的确是事实的话,裴珠泫整个人,也就只有脖子以上的部位能拿得出手。
关于这一点,裴褚琇心知肚明,但她从来不提,裴珠泫自己恐怕也很清楚。
论唱功、论舞蹈,裴珠泫的水准都不算差,可是也仅此而已,想要转型、想要在娱乐圈长久地扎根,裴珠泫估计也只能走一走万金油的演员路线。
问题是,出道时裴珠泫赌赢了,她以后还能赢吗?
裴褚琇的担忧就源于此。
所以她在听说姐姐可能找到了一位条件很不错的交往对象时,她的反应和为人父母的裴母不太相同,她内心竟然更多的是期待姐姐能抓住这段姻缘。
好男人不容易找,合适的好男人更难。
只要是头脑不笨的人都能猜到,林深时能当上SM公司的名誉理事,能力、背景,他总有一样出挑的,抑或二者兼有。
再加上,年岁相当、外貌合眼,又难得能这么快敲开向来很少接触异性的裴珠泫的心防,任裴褚琇再怎么研究,她也很难挑出林深时的缺点来。
既然如此,尝试交往一下又有何不可?
裴褚琇并不否认她心里隐藏着别的想法。
娱乐圈的女艺人在过了巅峰期后无非就两条出路,要么就另辟出路,寻找事业的第二春,要么就隐退嫁人,有的物欲旺盛又比较闹腾的,这两样来回折腾也是常有的事。
碍于不太看好姐姐在娱乐圈发展的前景,裴褚琇感觉裴珠泫若是在几年内挑个不错的对象结婚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总之,说一千道一万,对于林深时和裴珠泫的事,裴褚琇的看法和多数人并不一致。
她对姐姐这场萌动的爱情是持支持的态度的。
然而,不管事前脑子里转过了多少的弯弯绕绕,裴褚琇怎么也料不到会在此时就见到林深时。
裴珠泫耳朵好却是近视眼,裴褚琇耳朵好,眼神也好。
在来首尔之前她就看过好几遍林深时的照片了,所以她能够百分百地肯定,眼下她偶然遇见的这个人,正是林深时本人。
要说慌张吧,不算,要说意外吧,有一些,但总体来说就是有种难以形容的情绪在心中躁动。
轻轻地像在搔着痒,导致裴褚琇完全无法收回注意力,不去留心坐在角落里的那道身影。
“呀,你在发什么呆呢?”
一只白皙的手忽然在眼前晃动,心不在焉地叼着勺子的裴褚琇一晃神,转过头去瞧着身边这道戴着鸭舌帽、穿着衬衫和牛仔裤的娇小身影。
尽管没拉下口罩确认过面容,光是帽檐下露出的那双眼睛和刚才传到耳朵里的熟悉声音就足以令裴褚琇确认来人的身份。
她一下子张张嘴,抬起手想指向男人所在的方位,下意识又收住了声。
“你到底怎么了?”
在不太恰当的时机赶到这家咖啡店来的裴珠泫在妹妹对面拉开椅子坐下,然后冲着她眨动眼睛,目光里带着疑惑和笑意。
总算反应过来的裴褚琇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抿抿嘴,向姐姐扬起下巴,往旁边示意。
裴珠泫顺着妹妹的视线,不解地回头望去,这一看,动作就立时顿住了。
即便她看去时,男人正低着头喝咖啡,她也通过一眼看到的轮廓把他认了出来。
“怎么办?”裴褚琇手里抱着咖啡杯,凑近到姐姐跟前小声地问。
内心是怎么想是一回事,实际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
哪怕裴褚琇再觉得姐姐和这位林深时理事如何般配,说到底要嫁人的又不是她,她不会擅自替姐姐做主什么,顶多是在旁边提点意见而已。
在妹妹的注目中,头戴鸭舌帽的裴珠泫坐在位子上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就不说话地摇了摇头。
裴褚琇立即心领神会,内心略微遗憾地点点头,不再多说,也不再多问。
来首尔前,她从母亲那里听说了些事,现在再一看姐姐的模样,也明白了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可能更像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反正裴珠泫不乐意说,她也不会问。离她回大邱应该还有一段日子,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会想办法帮姐姐开解开解这份心事。
别人的感情,她能做的事也只有这么多了。
在裴珠泫到来之后,明明咖啡店里的客人依然不少,坐在其间的姐妹俩却都觉得气氛有点安静,安静到让人尴尬得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还好没过多久,裴褚琇用余光松了口气地留意到那道坐在角落里的身影终于推开杯子起身,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在他走过姐妹俩所在的桌子、拉开咖啡店的门走出去的整个过程当中,裴褚琇不由自主地留心着男人的一举一动。
令人失望的是,他没往她们这边瞟来哪怕一眼。
直到目送着那道背影消失在店门外面,裴褚琇才莫名叹了口气,喝完杯子里已经微凉的苦涩咖啡,伸出手去在姐姐面前的桌面敲了敲,说:“人走了。”
似乎在走神的裴珠泫抬起头来,她看了看妹妹,嘴里边冷不丁地说:“他……认出我了。”
本着不浪费食物的心态,刚拿起勺子想把盘中剩下的那小半块蛋糕吃完的裴褚琇一听这话诧异地看来。
“你脸上不是戴着口罩吗?”
裴珠泫轻轻摇头,语气却很执拗地重复说:“他认出我了。”
裴褚琇想了想,蹙着眉放下勺子:“我刚刚没发现他往我们这边看了。”
“他认出我了。”
“不是,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他如果认出欧捏你了,为什么连声招呼都不打?”
结果裴珠泫又抬眼和妹妹对视,脸上露出了一个说不清楚的笑来,旋而又低下头去,很小声地说:“正是因为认出来了,他才不跟我打招呼……”
裴褚琇像是呆了呆。
她思考了几秒,小心地问:“我怎么感觉欧尼你还挺开心的样子?”
“因为他认出我了啊。”
不明就里的裴褚琇有些卡壳,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这句出奇坦率又难以理解的话。
目视着妹妹的面容,裴珠泫嘴边含着笑,很认真地对她说:“因为他认出我了……所以我很高兴。哪怕他因此没有跟我打招呼。”
……
推开咖啡店的门走出去几步后,林深时突然顿足,回头望了望,之后垂下眼,一语不发地转身继续往前走。
过了一会儿,他接到通电话,接起后听对方说了一阵,忽然问:“如果在看不见脸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大街上依然能从人群里把另一个人认出来,这种情况应该怎么理解?”
“嗯?”对方愣了愣,旋即迅速会过意来,只是那副平静的口吻里多出了些怪异的意味,“如果你说的那个人是你,这就说明那个人已经被你铭记在脑子里了。”
男人皱眉说:“这个答案太暧昧了。”
“你是指含糊不清的暧昧,还是说感情上的暧昧?”对方难得地调侃他,紧跟着不等他发作,又说,“如果答案不是你已经记住她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什么解释?”
“你们很有缘分。”对方强调着说,“天生就有缘分!”
缘分?
林深时稍稍怔然,最后莫名露出苦笑地重新抬步往前走,拿着手机说:“这个答案太不现实了。”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认为这只是偶然。”
“偶然?”
“嗯。”
男人深吸气,然后对着手机说:“我认为这是偶然,所以这就是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