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x92好看的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 ptt-第一百七十七章 女孩子打架(霧推薦-hnk0a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咦?”
在这阵突然安静,甚至显得有些诡异的气氛中,一直都是好奇而且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这一出插曲的蓬莱山辉夜,却是突然就轻轻的咦了一声。
这理所当然的吸引住了另外三人的目光,不过蓬莱山辉夜却是没有耽搁时间,而是非常果断的就发动能力,身形立即就消失在了原地……
不过并没有成功,或者应该说她的身形只消失了极其短暂的一瞬间,就再次重新出现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似乎只是身形淡化了一刹那的样子,又仿佛是在跃入虚空之中的时候,却被某种力量阻拦,不可避免的从虚冥之中跌出。
这个过程是如此的短暂,以至于完全超过了人类的视神经反应能力的极限,所以让两位雪之下小姐都并没有能够察觉到这个事实的发生。
因为严格来说,就连视觉残像都还没有消失,公主殿下就再次重新出现了,这当中的时间间隔委实是过于微小,仿若不存在一般,她们自然就察觉不到了。
“……现在才警觉过来,想着要逃跑,会不会太迟了一点儿啊?我的好妹妹……”
同一时间,有着幽幽的声音响起。
虽然是在说着这样的话,但是却一点儿都没有任何的姐妹情深的感觉,反而是有一种阴森森的意味在内,仿佛说着这种话的主人已经气急败坏到了极点。
这幽幽的声调,阴森的语气,在故作平静的背后压抑着巨大的波澜,饱含着的是那人的全部愤怒,那人的所有杀意。
蓬莱山辉夜挑了挑眉毛,转过头去看向了某个方向,同时听到了一种有些尖锐的摩擦声响起。
那是剑刃的尖端拖曳在平整光滑的地面上,所发出的奇特声音,倒提着长长的太刀,淡紫色单马尾的少女从远远的方向径直往着这边走来。
少女是如此灿烂地笑着,双眼死死的钉在蓬莱山辉夜的身上,然而从表情到眼神,都无比生动的表现出了气急败坏的这个词语的涵义,将其演绎到淋漓尽致的程度
“呵呵呵……”
这种笑声甚至隐隐带起了回音,让人不禁联想到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深夜徘徊的杀人狂所发出的那种神经质笑声。
“嗯?等等,这个是——!?”
雪之下阳乃的表情顿时也微微有种要凝固的感觉,她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威胁,下意识的伸手拉了拉边上的雪之下雪乃的手臂,将后者稍稍护在自己身后。
雪之下雪乃微微一愣,然后别过脸去看向另一个方向,稍稍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阳乃小姐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妹妹的小动作,她迅速而又高效的环顾四周一圈,打算寻找合适的撤退路线,发现周围有些安静得过分,围观的人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全部散去。
这是她之前就隐约觉得诧异的地方,只不过刚刚注意力完全没有在这一点上面,比起这些她更为关注自己妹妹的问题,所以自然就忽略了过去,显得并不上心。
然而现在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再忽略了,她又不是奥尔加团长,处于被全城通缉的情况下,对于大街上居然空无一人这种情况都愣是觉得只是很安静……
明明应该是诺大的一个购物中心,然而商场在此刻却是显得空旷无比,别说是周围没有人,就连远处都没有什么喧闹的声音传来,原本细微的奇妙感觉,变成了很明显的“异常”。
一个人都没有。
店铺区域就像便利商店架上的饮料般整齐排列的大型百货商场,竟然没有一个进出的人,空空如也。
“我们好像是有些麻烦了啊,雪乃,先报警吧……”
阳乃小姐的脑海里几乎是闪电般的掠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念头。
她看向那边的那个正在拖着锋利的太刀一步一步快步走来,整个人都显得气急败坏的淡紫长发的单马尾少女,又看向蓬莱山辉夜,目光都隐隐不对劲了。
毕竟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对方应该是冲着这个女孩子来的,听上去两人似乎还是姐妹关系,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会演变到这种程度?争夺家产还是情感纠纷之类的……
而且不知不觉的做到这个程度,很难想象她们背后的人家是何等庞大的势力……
再加上那种现实之中几乎不可能出现的气质,似乎本来就是难以想象的贵人,本来就让阳乃小姐有所怀疑猜测,现在更是成为了一条串联所有线索的关键线,同时是某种佐证。
一瞬间的工夫而已,就让她觉得自己把握住了真相的脉络。
黑长直的公主大人却是没有解释的意思,她只是看着绵月依姬的迅速接近,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抱怨道:
“居然选择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妾身购物,真是太没有礼貌了,而且还是用这种东西来针对妾身的能力,真是无耻……”
“……”
“……”
“……知足吧,至少不是我们刚刚回来,这位依姬殿下就立即杀过来了。”
夏冉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叹了口气。
“但那不是因为她迟钝,已经气昏头的缘故,只是因为她在针对性的布置陷阱,不打算让妾身跑掉而已。”
公主殿下不满的轻哼一声,一点儿都不知足,顺手将手中的瓜皮递给他:“不过算了,那你们先去找丰姬让她放你们出去吧,记得帮妾身扫货,妾身现在就和这家伙好好的较量一番……”
“……呃。”
夏冉先是下意识的接过来,然后看了看手中的瓜皮,反应过来之后才禁不住的扯了扯嘴角。不是,你直接去找个垃圾桶扔了啊,递给自己是要干什么?
不过他叹了口气,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公主殿下主动迎上前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位辉夜公主本来的打算应该是打游击战,刺激一下绵月依姬就跑,绝对不让后者有真正和她对决的机会。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只要多来几次,绵月依姬的意志也不可避免的会被消磨许多,也会很快的就接受辉夜才是主导谈判的事实。
然而,绵月依姬却并没有轻易的就让她耍得团团转,而是果断的悍然反击。
就像是现在这样,大概是某种特殊的“场域”什么的,已经在刚才悄无声息展开了,好像是专门针对这位公主殿下的能力的某种月球技术?
似乎是将这一片区域从现实之中剥离了出去,形成如同所谓的“封绝”一般的结界空间,那是由红世之徒和火雾战士施展的一种可以隔绝内外空间的自在法。
进入封绝后的人直到退出封绝之间的这段时间,在外界的普通人看来根本不存在。
不过与之相比,明显有所区别的就是——
雪之下等人也并没有因为被卷进其中,而陷入什么绝对静止的状态……
而作为神秘学方面的宗师巨匠级别的人物,夏冉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结合自己所看到的东西,就已经基本上搞清楚了这个悄无声息的展开的“场域”的原理以及主要作用。
应该是剥离了时间流,从这个层面入手,从而锁定了辉夜公主的能力,让她无法进入独属于自己的时间之中去,通过这种方式逃离制裁……否则的话,她总是能够在一瞬间慢条斯理的做完所有事情。
刹那即是永恒,对她而言,须臾就是永远。
她可以在须臾之中行动,也就意味着对于常人来说根本就属于感知不到的短暂瞬间,对于她来说却可以是永远都不会结束的正在进行时。
所以必须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限制住蓬莱山辉夜的行动,除非她的能力再做突破,不然的话,还是会被专门克制……不过说起来,这种技术不应该是无理由点亮的。
该不会是当初她触犯禁忌,然后被处刑的时候,月之都专门开发的新技术吧?真要是这样的话,未免就显得有些过于冷酷无情了,那位月神当时为了能够完美的处死自己的女儿,专门授意月之民们开发针对性的技术,用来防止辉夜公主逃跑什么的?
“喂,我们现在还是先离开比较好吧……”
阳乃小姐纠结的叫道,她觉得这两个人的神经未免太过粗大了一点儿,在这种情况下先跑路确保自身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吧,那个正在接近过来的女生分明有种神经质的感觉啊。
不断地发出奇怪的笑声,眼神却空洞的死死盯着那个黑长直少女,一步一步的接近过来,这一幕简直称得上是恐怖了……
还有就是自己的妹妹,竟然也好像是毫无危机感一样,接收到了自己的指令也没有挪动脚步,只是只能在原地很是头疼的捂住额头。
“也是呢,接下来的场景可能有些少儿不宜来着……”夏冉认真的点点头,转头看向雪之下阳乃的方向,“先让她们离开这里怎么样?丰姬殿下?”
“关于这个,我可以让你们先出去……”不声不响的就已经站在那里的绵月丰姬,对着他略显歉意的笑了笑,“不过我还是要在这里看着,不然的话,她们两个可能会闹得太过火……”
什么时候?
听到身后突然有声音响起,就连雪之下雪乃都是悚然一惊,吓了一跳,本能的回头。
绵月丰姬依然很是婉约,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一一对着两人打招呼:“你们好……”
“……你好……”沉默了数秒钟,雪之下阳乃才下意识的开口回应,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糨糊,她隐隐觉得好像事情不太对头。
“那么雪之下同学,你和你姐姐……”夏冉笑眯眯的看向了少女。
“你都不离开,我为什么要走?”雪之下平静的说道,用一种危险的眼神打量着他。
她知道这个闹剧没有什么危险,就是可能会有些血腥,毕竟她隐约知道了杂碎汤的来由,自然也觉得这两位公主接下来可能也是那种画风。
不过血腥不血腥先不说……看两个少女打得衣衫绽裂这件事,这么有意思吗?
“……”
“……”
“那还是算了吧,毕竟刚刚达成了合作关系,就这样子抛下公主殿下不管也太无情了一些,而且之后还有事情需要她帮忙来着的呢,要是她不高兴了也很麻烦……”
避让开少女狐疑锋利的视线,夏冉也好像是有些纠结,只不过说出来的话语却让绵月丰姬微微一愣。
“等等,你——”
话音未落,只是眨眼之间,世界颠覆。
绵月丰姬只觉眼前突然一花,下一刻便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漆黑死寂的太空之中,脚下是巨大而且美丽的蔚蓝色星球。
“咦?”刚刚不服气的准备动手的公主殿下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拉回到了夏冉的身旁,四周是一片虚空,仿佛所有人都被同时置换了位置。
“其实不用打打杀杀的啊,公主殿下你跑不出去,不代表我也拿那个剥离现实的场域没办法,在这方面的技术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少年对着她微微一笑。
“等等,那你为什么不刚刚就阻止妾身,难道是想要看女孩子打架吗?”辉夜公主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样子,反而是充满了怀疑的盯着他。
“……”
“……”
一片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