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oxa人氣小說 永序之鱗 線上看-第652章 “寶貝兒”的魅力(求推薦票!求月票!)-kwtst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随船来的人陆续走下了码头,海员们用力地把一只包着铜皮的大箱子搬下跳板。一个看起来好像是船长模样的人和“码头皇帝”简单交涉了一下,然后便带着几个随从走向了防波堤。
这些人引起了蒜鼻头的注意,他是在码头区值早班的乞丐之一。他用胳膊捅了捅身边同伴的肋骨条,然后不动声色地向那边指了指。蒜鼻头这个人有个特别神奇的本领,即使五十步之外有一小堆质地不怎么纯的宝石币,他的神经都会为之颤动。
那批批海员,或者说他们的船长身上有某种东西,让他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兴奋起来,不断地向大脑发出最强烈的信号:一笔横财,近在眼前!果然,那个船长模样的人摸出钱袋,从里面掏出几个模样俊俏的宝石币,放在手里不断地盘玩着。
蒜鼻头的身体就像是探测到水源的榛子树枝似的,颤抖不已。他又捅了捅身边的同伴,让其赶紧抄附近的小道赶到市中心去。他则拿起了乞讨钵,一路小跑穿过街道,脸上还带着一副讨好的谄媚像,“你好啊,大人!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我可是软槭城里最靠谱的‘包打听’了。”
听到他的自我推销,那个船长的脸上先是露出一丝茫然,然后翻开揣在腰带上的一本黑色小册子,在上面梭巡了一下,然后这才开口说道:“你耗——!”
“什么?”这回轮到蒜鼻头一脸茫然。
“你耗,”那个人重复了一遍,声音没有什么必要地加大了好多倍,并且仔细地把每个元音和辅音都咬得很清楚。
“您自个跟自个‘耗’吧,”蒜鼻头还了一句,暗骂了一声晦气,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可是那人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其身后站出来一个壮汉,只是走到蒜鼻头身前伸出手抓住他的脖颈,就跟拎小鸡似地把他重新拎了回来。那位船长张开了手掌,露出里面一枚硕大的宝石币,比蒜鼻头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宝石币都要大上一圈。
虽然这枚宝石币上面雕刻的图案他没见过,但是算鼻头却仿佛听到这个“宝贝儿”在他脑子里开口了,用的语言再明白不过,“我现在的主人需要帮助,您要是愿意且能够提供这份帮助,那么我就能跟您走了,最好是一块去找点乐子去。”
乞丐蒜鼻头被放到了地面上,听了“宝贝儿”说的话,他的心里踏实了许多。那个看起来像是船长的、衣着华贵的家伙,又在手里的小册子上查了查。“我希望被带去一间酒店、客栈、公寓、酒馆、招待所、旅社……”
“啊?去这么些个地方啊?”算鼻先是头吓了一条,然后猛地智商上涨,这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那是个识字本,或者说是字典,他刚才说的其实是一个意思。”
蒜鼻头发觉到,周围有许多人正在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其中不乏他的竞争者。一想到那枚“宝贝儿”有可能从自己手里长翅膀飞走,他就紧张地全身直哆嗦。
“不行,就算是城里的贼头查伦把我所有财宝都收走,”他丝毫没有考虑自己那些财宝的实际价值,“我也得让这个‘宝贝儿’陪着我,况且那个人的还有一个大行李箱,里面说不定有更多的‘宝贝儿’。即便没法全都分到,我也得分到五个,不,我要十个!”
那个人没有理他,依旧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小册子,“我十分乐意被带往一间‘酒店’,意味‘付钱就能买到休息之地的场所’;‘客栈’,意为……”
“行了,明白了,跟我来!”蒜鼻头打断了这段不清不楚的说明,他在心里嘟囔了一句,“管他呢,反正到了查伦的地盘上,要啥都有。”
……
“奇怪。”查伦说。
“他们从一条老么大的船上下来,还带着老么大的箱子,箱子上面还包着铜皮。”蒜鼻头的同伴补充说明道。
“多半是做买卖的,要不就是侏儒们的代理人,”查伦自顾自地说道。他拿起刀子,从面前的炸猪肉排上面撕下一片肉,抛到半空,肉还没有触到房梁,顶棚角落阴暗处就窜出来一团黑影,凶恶地把肉叼走了。
“不是做买卖的,就是注入们的代理人。”查伦自顾自地念叨着,“我倒希望是后者。从他们身上赚到的钱是前者的两倍。按正常的情况,找他收一笔钱。然后把他送给城外的叛军,还能得到一份额外的报酬。你觉得如何,威瑟先生?”
软槭城第二大贼头站在查伦对面,独眼半闭半睁,耸耸肩膀却没有做声。谁让他只是第二大的贼头呢?自从“大佬中的大佬”、“扫把眉”的道尔顿消失之后,查伦就从原本的第二把交椅,爬上了老大才能坐的宝座。
窗口响起一阵翅膀扑打的声音,查伦拖着肥大身躯离开了椅子,走到了窗口的位置,带回来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他从那个和主人一样痴肥的丑鸟脚脖子上,解下一个密封着的信筒,然后那只乌鸦就飞到屋梁的阴暗角落,去找自己的同伴唠嗑。
威瑟一点也不喜欢它们。谁都知道,查伦的乌鸦对其主人忠心耿耿。查伦现在的得力助手威瑟当年曾经也试图染指老大的宝座,结果却被这些乌鸦叼走了一只眼珠。他没有丧命,还多亏了查伦的“广阔”心胸。现在的这位老大,一切都在像曾经的道尔顿学习,所以他不会因为谁有野心就忽略了对方拥有的能力。
“来自十二号观察点,”查伦说道。他把信筒打开,磕出里面的小纸条,展开看了一眼。
远处吧台附近,一个高壮的酒保闻声应道:“能让咱们做一笔好买卖的,都是好朋友。那些‘宝贝儿’向来魅力无穷,只有我们这样的男子汉才值得拥有。”
“哈哈哈!”
看着查伦剧变的情绪,威瑟什么也没有说。做这位现任第一贼头的助手,那感觉就像是被人用熏了香的鞋垫,一下子一下子地慢慢抽死,着实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