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s2by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趙氏虎子 賤宗首席弟子-第471章:都尉曹索相伴-swtj4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PS:上一章序号错误,这里修正。』
————以下正文————
时隔约半个时辰,李郡守领着赵虞、荀异回到了正堂,结束了正堂里颍川郡郡丞宋撰与郡守长史陈朗二人与牛横大眼瞪小眼的诡异景象。
“大人。”
在李郡守回到正堂时,宋撰、陈朗二人当即起身相迎。
李郡守摆摆手道:“都坐吧。”
听到这话,赵虞也不客气,指着西侧首位的席位,对荀异说道:“督邮,请?”
『这位周首领也太心急了……』
荀异苦笑着摇了摇头。
明白他意思的赵虞也就不客气了,当即在西侧首位坐了下来,正对着那郡丞宋撰。
而荀异,在微微摇了摇头后,则坐在他的下首。
看到这一幕,李郡守愣了一下,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从旁,郡丞宋撰与长史陈朗见此亦是微微一愣,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李郡守。
没想到他二人却意外发现,李郡守对那周虎擅自在西侧首位坐下一事毫无反应。
『怎么回事?』
宋撰心下忍不住暗暗嘀咕。
且不论李郡守与荀异、与这周虎在偏厅里谈论了将近半个时辰之久,更有甚者,在三人出来之后,宋撰感觉李郡守对待这周虎的态度明显和蔼、宽容了许多。
『不知这周虎对郡守说了什么,使郡守对他态度大变?』
宋撰皱着眉头暗暗猜测,旋即开口试探道:“郡守大人,不知周上部都尉与您在偏厅谈了些什么?”
“没什么。”李郡守淡淡说道:“只是谈了些有关于叛军的事罢了。”
他当然不好将他与赵虞的谈话透露给宋撰,毕竟赵虞那一番话,除了表明忠诚,就是劝他放弃许昌、退守昆阳,这等同于放弃了许昌的军民,李郡守又怎么好意思提及呢?
除非已无选择,否则他并不想用这招计策,虽然他也觉得这招计策确实不错。
在搪塞了宋撰之后,李郡守开口唤入一名兵卒,吩咐道:“来人,去请都尉前来,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是!”
那兵卒应声而去。
看了眼那兵卒离去的背影,李郡守轻笑着对赵虞道:“周虎,你此番前来许昌,途中辛苦,我本应让你先歇息一番,然眼下局势危及,不得已要争分夺时,希望你莫要有什么怨言。”
赵虞当即抱拳笑道:“郡守大人言重了。……郡守待我不薄,区区途中的疲劳,又岂能阻我愿为郡守分忧?”
“哈哈。”
李郡守捋着胡须轻笑,心下暗暗点头:这周虎虽然是山贼出身,但确实懂得为人处世。
“……”
从旁,宋撰与陈朗面面相觑,着实有些搞不懂状况。
不多时,颍川都尉曹索便带着士吏田钦等一干人来到了堂内。
当一眼瞥见堂内坐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时,无论是曹索还是他身后几人,脸上神色都不觉有些不自然。
“都尉……”
田钦面色微变,低声对曹索说了一句。
『他就是周虎么?果然,来者不善呐……』
曹索抬手打断,深深看了一眼‘抢’了他座位的那个周虎。
要知道,在没有尊客的情况下,‘郡丞’作为郡守的辅佐,一般坐在东侧首位,而‘都尉’则坐在西侧首位。
而现如今,那个从昆阳来的周虎,‘抢’了他的座位,这可不是什么善意的表现。
不过曹索还算沉得住气,不动声色地走到堂中,朝着李郡守抱了抱拳:“大人。”
继他之后,他身后的田钦几人亦是纷纷抱拳行礼。
“唔。”
李郡守点了点头,在看了一眼坐在西侧首位的赵虞后,抬手指向东侧的席位,对曹索说道:“先坐吧,坐下再说。”
这举动,竟是默认了赵虞‘抢’了本应属于曹索的座位?
饶是曹索也有几分城府,此刻亦是面色微变。
而他身后的田钦等人,更是面朝赵虞露出了不悦之色。
见曹索一动一动,转头看着那赵虞,李郡守心中也有些为难,暗暗责怪赵虞不晓事。
但就像他方才对赵虞的举动视若不见那般,此时他亦不好叫赵虞起身给曹索让座,毕竟赵虞才刚刚向他表示效忠,更何况,赵虞的才能明显胜过曹索,李郡守还要仰仗此人为他击退叛军呢。
想到这里,李郡守咳嗽一声,指着赵虞介绍道:“这位便是去年在昆阳大败叛军的周虎,周虎,这位便是郡里的都尉曹索,你二人日后要多亲近啊。”
听到李郡守的介绍,赵虞遂站起身来,抱拳道:“原来是曹都尉。”
曹索深深看了几眼赵虞,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抱拳回礼道:“周上部都尉。”
就在二人相互行礼之际,曹索身后终于有人按捺不住,跳出来指责赵虞道:“周上部都尉何以抢坐都尉的位子?”
“哦?”赵虞看了看身后的座位,故作不知道:“这个位子原来是曹都尉专用么?”
『果然惹出了事。』
坐在赵虞下首的荀异暗自摇头。
他当然明白,这位周首领不是不懂规矩,而是‘明知故犯’——说得直白点,这位周首领此番前来许昌,非但要夺曹索的座位,还要夺后者的职位。
虽说荀异心中支持这位周首领,但他依旧感觉,这位周首领行事实在过于‘强势’。
然而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站在赵虞这边了。
他先以介绍的方式提醒赵虞对方的身份:“这位是韩和、韩尉史。”
与田钦担任的士吏之职不同,尉史偏向于文职,大抵就是辅佐都尉处理事务的官员,同时也负责传达都尉的命令。
寻常在一名都尉手下,会有两名士吏、两名尉史。
在解释了对方的身份后,荀异立刻又起身替赵虞圆场,解释,免得赵虞的‘强势’惹得李郡守不快:“周首领不知这些规矩,还望曹都尉莫怪。”
“……”
曹索与荀异本来就没多少交情,闻言一言不发。
而那名叫做韩和的尉史,此时则冷笑着说道:“既知犯了错,就该让出座位。”
听到这话,赵虞伸手拦下仍准备替他圆场的荀异,看着曹索似笑非笑地道:“曹都尉,一定要在下让出座位么?”
这一句反问,然而让曹索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从本心出发,他当然巴不得这个周虎让出座位,可问题是人家已经坐下了,再强行叫对方让出座位,这也未免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意思——对于一般人倒是没什么关系,可眼前这个周虎……那是一般人么?
没见连李郡守都默许了这件事么?
想到这里,曹索阻止了韩和,面无表情地说道:“够了,韩和,莫要让郡守大人难做。”
说着,他转头走向郡丞宋撰那一边,此时坐在宋撰下首的长史陈朗,赶紧起身将座位让给曹索。
这一幕,看得李郡守暗暗点头:这曹索,还是懂的进退的。
在暗自称赞曹索之余,他转头看向赵虞。
『这周虎野心勃勃,怕并非是不懂规矩,而是在觊觎曹索的都尉之职……』
久在官场的李郡守,一眼就看出了赵虞‘抢座’背后的深意。
不过,除了暗自责怪赵虞刚来就给他惹事之外,李郡守倒也没什么恶感,其中关键,自然还得赵虞方才向这位李郡守表明了效忠的心迹。
只要能确保这周虎对他的忠诚、对朝廷的忠诚,哪怕这周虎有取代曹索的野心,李郡守也不会干涉。
毕竟,曹索这位都尉,近两年面对叛军,实在是表现地太糟糕了,就算被那周虎取代,在李郡守看来亦无不可。
“咳。”
待曹索一行人坐下之后,李郡守轻咳一声,沉声说道:“今日召集你等,仍是为商议对抗叛军之事。……在这里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要宣布,或许你等早已听说。”
顿了顿,他沉声透露道:“坏消息是,河南都尉李蒙从长社县撤走后,叛将项宣便攻占了长社,长社县尉许圭、县尉吴毗,皆罹难殉国。……好消息,上部都尉周虎,于两日前攻陷颖阳,据我许昌仅隔一个颍阴。”
话音落下,屋内一片平静,显然屋内众人都早已听说了这两个消息。
见此,李郡守又开口道:“在今日会议开始之前,曹都尉,我希望你先如实讲述我许昌的现状,好让初来的周虎有个了解……”
听闻此言,曹索顿时感觉一阵强烈的危机感。
李郡守要他向周虎介绍他许昌当前的详细状况,这意味着那周虎要参与他许昌的‘对敌决策’,也意味着他将不可避免地逐步失权——至少在决策方面,他绝对要失去了。
但对此曹索毫无办法,毕竟以他与田钦、韩和等人为首的颍川郡军,无论是去年还是今年,都没有什么喜人的成绩,甚至于多次被项宣等人击败;反观那周虎,去年却在昆阳以少胜多,大败叛军。
在这种情况下,他曹索有什么借口能阻止那周虎来替他许昌作出决策?
『最起码要将兵权握在手中,绝不能被那周虎窃取,否则……』
在深深看了一眼赵虞后,曹索沉声开始讲述当前许昌的境况,比如他许昌还有多少兵卒、多少军备等等。
期间,赵虞静静地倾听着,将那些数字都记在心中。
毕竟,这支目前还归曹索统帅的颍川郡军,下一秒就是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