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ufk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 txt-第1946章 再見故人相伴-jzp30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46章再见故人
血灵山上并没什么建筑,临山开辟着一个个的洞府,鳞次栉比,众多低级弟子进进出出的,二人也懒得理会,在血雾中穿行,径直来到了后山。
姚泽的脸上怪异之色愈发,此时那种熟悉的感觉竟越来越清晰,等他站在了那道深渊面前,血雾翻滚,终于确定,那道熟悉的感觉就在这道深渊中。
百余道身影站立在深渊两侧,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模样,却丝毫没有察觉,距离他们不足丈许的地方,竟出现了两位修士。
血雾阻挡了神识,看不清下方的虚实,波遥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来到此地,可眼前的深渊和血灵山上其它地方极为不同,透着古怪。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朝着下方徐徐落去。
隐约的“轰隆”声从深处传来,两侧岩壁常年被血雾侵蚀,早已变得光滑如面铜镜,两人一口气下潜了千余丈,竟依旧没有到达底部,前方却出现了一道金色光幕。
又下潜了百余丈,下方的情形终于看的清楚,两人的神情同时变得凝重了。
八颗金色晶球分列四周,发出道道异芒,形成一座百丈方圆的金灿灿光阵,而隐约的梵唱从光幕中传来,一切看起来如此诡异。
而那些金色晶球的旁边各自端坐着一人,每一位竟都有着魔王修为,其中甚至还有三位圣真人初期修士,随着每一次手势扬起,道道法诀就飞到晶球之上,巨大的光阵愈发耀目。
光阵外,此时站立着两道身影,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光幕,似乎有所期待。
“飞陀!”
姚泽心中一动,那位银拐老者并没有听说过,而一旁的黑甲青年正是他们此行的目标,特别是诡异的五官,见过之人绝无法忘怀。
见此一幕,波遥的玉容大变,不说光幕四周盘坐着八位修士,就是那银拐老者同样是位后期圣真人修士,再去图谋灭杀飞陀,即便有符咒在手,也无法如愿的。
何况符咒激发有所限制,必须要在距离对方丈许内,所能禁锢的也只能是一人而已,那银拐老者如果阻拦,三息时间稍纵即逝,等行踪败露,转眼就陷入被围困的死局中。
“我们先退。”波遥红唇微动,传音道。
不料姚泽似乎没有听到般,双目精光闪动,紧紧盯住了下方那道金色光幕,“我们再靠近些。”
“什么?姚总管,那里有两位……”波遥以为自己听错了,神情大急,忙提醒。
姚泽单手一扬,不让她再说下去,光幕中传来的熟悉气息,根本不可能就此离开。
无奈之下,波遥只能随着他朝着下方降落,距离两位圣真人修士太近,一丝空间波动都可能引起他们的警觉,好在那些修士不住催动金色晶球,发出沉闷的“轰隆”声响,带起滚滚血雾,倒为他们提供了便利。
终于,距离光幕十丈左右,波遥停了下来,刚想提醒什么,扭头却看到姚泽虎躯巨震,双目中道道精芒急闪,似乎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事。
“姚总管,小心!”她的心中一急,连忙示警。
姚泽终于醒悟过来,脸上的震惊根本无法掩饰。
光幕中端坐着一道身影,手脚粗大,额宽鼻高,竟是分别许久的步震天!
在修真界时遇到的那位九元圣祖,因为某种缘故被砍下一具头颅,一直封印在东漠大陆,当初本体遇到时,还费尽周折从其脑袋上弄下来一根毛发,时至今日,那具如山的头颅依旧放在本体的识海空间中。
可能因为时间太久的原因,这具头颅自主意识占据了上风,主动逸出魂魄,眼前的这道肉 身正是和自己同样体质的赤凰晶所炼制,难怪还没靠近血灵山,就有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上次分别还是在修真界中,此人炼体重生,自名步震天,决意和九元圣祖斩断联系,没想到今天竟出现在这里,而且修为竟然也恢复到圣真人后期顶峰。
他怎么敢冒然回到魔界,难道不担心其本体九元圣祖感应到?无尽岁月过去,说不定那位九元圣祖已经成为圣尊,一旦被察觉,肯定会被抹去神智……
这些念头在姚泽心中一闪即逝,下方光幕中的步震天情况有些不妙,原本威严的面孔,此时竟变幻不定,偶尔还露出狰狞神色,猛一看竟如走火入魔的前兆般。
当初这位步大哥对自己还是照顾有加,今天对方有难,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他想到这里,打量了下方的金灿灿光阵,这才示意一旁的波遥离开。
见他如此,波遥终于神情一松,眼前的形势不明,如果出手,说不定要被反杀,离开是明智的选择。
两人悄无声息地缓缓升起,距离下方已经超过百丈,姚泽却停了下来。
“你在这里等待,我去灭杀目标。”
“什么?不可!姚总管,那里有两位后期圣真人,还有众多修士,一旦暴露,根本无法脱身……”波遥的俏脸上露出焦急,她不明白这么明显不利的局势,对方还要执意出手。
姚泽自然清楚对方担心什么,微微一笑,嘴皮微动,传音安慰道:“圣女放心,如果没有把握,我也不会胡乱出手的,看到光幕中被困的那位吗?那是在下的一位朋友,形势危急,我要出手解救他,只要他脱困,灭杀两位圣真人修士算不上什么。”
“啊,你朋友?”
波遥有些意外地眨动下长长睫毛,在这样的地方还可以遇到,见他态度坚决,知道无法阻拦,当即素手一翻,一枚巴掌大小的银色兽皮就递了过去。
姚泽一见,这兽皮上面符文密布,阵纹交错,看不出什么妖兽所有,不过方一出现,一股古老气息扑面而来,显然正是那枚至宝符咒。
这可是宝贝啊,姚泽毫不客气地一把抓过,展颜一笑,身形一晃下,就朝着下方悄然潜去。
事态紧急,就如他刚才所言,只要助步震天脱困,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是故他借着激荡的血雾掩护,朝着下方极速落去,距离光幕不足十丈,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右手疾探,食中二指异芒急闪,朝着下方按去,顿时一黑一金两道精光蓦地一闪下,黑金两块石碑呼啸而出,朝着站立的二人砸去。
而他的左手朝着身下光幕虚空一抓。
“轰隆隆”一声巨响!
无尽血雾朝两侧滚滚翻去,一只数丈大小的光手浮现而出,这片空间都跟着一颤下,狠狠地抓在了那座金色光幕上。
惊呼呵斥声骤起,在他方一出手的瞬间,两位后期圣真人就同时感应到,惊怒之下,各自出手。
“拦住他!”
银拐老者最先察觉,怒喝一声,手中的银色拐杖在手中一闪下就消失不见,下一刻,血色雾气一阵翻滚,一道数丈长的银蛟呼啸而出,獠牙狰狞,朝着上方激射而扑。
“轰”的一声闷响,一团黑芒当头砸落,黑光银芒暴闪交织,那头银蛟呜咽一声,骤然一颤下,竟倒射而回,似乎受到了重创。
银拐老者脸色一变,一把抓过,才发现一块漆黑石碑在血雾中浮现而出,并急速狂涨,转眼就化作百丈之巨,古朴气息散发,甚至幻化出各种妖禽猛兽虚影,徐徐落下,下方虚空都跟着猛地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上古异宝!”
老者大骇之下,再无暇理会其他,单手一翻,一个血色大印脱手飞出,四周的血色雾气滚滚而来,空间巨震下,一个同样庞大的血印浮现,急速旋转着,和黑碑剧烈地撞到了一起。
惊天动地的巨响后,这片空间都跟着扭曲折皱起来,砸落的黑碑终于停了下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旁的黑甲青年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上方激射而去,显然是阻止对方破坏法阵,波动一起,金芒耀目,一块丈许大小的金碑已然出现在头顶,带着呼啸风声砸落。
“找死!”
来人的修为一眼就被看穿,区区一位中期修士,竟然同时偷袭两位后期圣真人,黑甲青年狞笑一声,袍袖一抬,一只毛茸茸的利爪疾探而出。
刺耳的破空声中,利爪狂涨变大,转眼就幻化成丈许大小,油黑的尖甲散发着森然寒光,朝着金碑一把抓去。
二者方一接触,“轰隆”的巨响随即传出,无数异芒迸发!
黑甲青年脸上的狞笑蓦地一滞,面色狂变,嘶吼一声,身形倒射而回,漫天的血雨洒落。
此人一时不察,竟瞬间吃个大亏。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两块石碑阻止了两位后期圣真人,而姚泽已经出现在金色光幕上方,数丈大的巨手狠狠抓落。
端坐不动的高大身影缓缓地抬起头,双目赤红,脸上露出茫然神色,竟似看着陌生人一般的望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