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qkk妙趣橫生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三百四十七章 高寒齊心保家國分享-si1wq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裕哈哈一笑,鼓起掌来:“穆之说得好啊,这世间的规则,道理,就是如此。所谓高寒之隔,无非是以前掌权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家族,为了永保权力在自己家族和子孙后代的手中,而编造出来的借口罢了,真正让高门贵族有优势的地方,还是在于这些知识,藏书,以及这些知识所带来的才能。”
刘穆之笑着退到了一边,而刘裕则站到了殿中,成为了众人眼中的主角,他的神色坚毅,沉声道:“要说对权力的世袭占有,无过于春秋战国时的诸候们,他们那才叫世袭罔替的权力,一国一姓,世代就是一个国君,一群大夫,看起来子子孙孙都能拥有权力,可为何就是这样的诸候天下,最后还是灭亡了呢?”
“就是因为权力太诱人,尤其是上面的权力,越是大权,越是只能少数人拥有,诸候都盯着天子的位置,大夫们盯着诸候的位子,而士人们盯着大夫的位置,如此一来,春秋时代开始就是战乱不断,有野心的诸候们打着各种旗号,你争我夺,最后就是八百诸候变成战国七雄,而周天子则失了仪,大权旁落,谁都想要去争。争到最后,本来只是奴隶部落的秦国,却取得了天下,建立起大一统的王朝,真正地结束了诸候天下的制度。”
“但各国的诸候,从此变成了帝国的王国贵族,自秦以来,王朝一次次地更替,而权贵们也一波波地换,但换来换去,都是换汤不换药,无论谁一开始打天下,最后坐天下时,一样要靠人用文才治国,而这个文才,就得是靠读书习字,学习治国理政的本事,就是刚才胖子说的,这些藏书,家学。”
王谧喝了一声彩:“说得好啊,我们都知道刘镇军打仗天下无敌,想不到对于这天下大势,也有如此高明的见解啊。”
刘裕微微一笑:“王尚书所说,就反映了一件事,那就是高高在上的世家贵族们,骨子里还是看不起我们这些下层武人的,觉得我们只会打仗,杀人,操弓矢之道,却无治国的才能。这也是几百年来,天下的文人,士子,多半看不起武夫,觉得他们低下粗俗,更不愿意自己家的子侄投身行伍的原因了。”
王谧的老脸一红,不再开口。
刘裕环视四周,说道:“可是世家贵族的诸公似乎忘了一句古训,那就是自古兵强马壮者为天子,天下的大权,天子的威仪,最后靠的不是那些文人礼仪,而是军队和刀剑。一切的礼仪,律法,都是要通过强大的武力来保证的,一方面世家高门不愿意子侄从军,另一方面只要有国家,就不可能没有军队,没有武夫,这样的结果就是武人从军,渐渐地掌握了军队。”
王愉冷笑道:“武夫从军是军队的主流,可是军中的将帅,却往往还是世家子弟的文人掌军,刘将军应该听说过儒帅这种说法,你当初投军时,也是谢玄谢幼度掌军吧,难道他带兵不好吗?”
庾悦也跟着沉声道:“就是,世家子弟里,读兵书战策的同样也不少,刘镇军你后来也是在军中跟着谢玄他们学的兵法,之前你虽然是京口三次格斗大赛的武魁首,可是并不精于这些战阵组织,我没记错的话,你第一次当队长时的演武还闹出了事故,指挥失误导致队友身亡,差点给赶出军中呢。这不正好说明了武夫还是不如儒将吗?”
刘裕微微一笑:“二位说得有道理,但现在的情况是,自玄帅之后,世家子弟连从军都不肯了,就好比玄帅,甚至是以前的谢安谢相公,他们在军中时,可是跟普通的士卒同吃同住,每天跟我们这些浑身臭气的军汉们一起操练,这才能得到我们的信任,如果连闻着我们身上的汗味就要退避几分,在军中还是成天涂脂抹粉,甚至听到马叫就能吓得半死,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真正地取得武夫们的尊敬,愿意为之效死呢?”
庾悦和王愉哑口无语,刘裕的声音继续响彻四周:“更何况,一边是高门子弟不愿意从军,甚至给他们参军,副将之类的高级职位都不肯来,要知道这些职位,可能大多数普通的寒门武人,一辈子奋斗,杀敌无数都未必能做得到。他们却是不当回事。请都请不来。另一边,象刘长史,徐参军这样的中下层士人子弟,为了能出人头地,却愿意从军建功,他们本身也读过很多书,甚至论真实的治国理军才能,要远远强过很多只会清谈吟诗的高门世家子弟,而本来文化不高的武人,成天和这些士人军吏为伍,也会慢慢地增长见识,至少兵法这些,学起来并不难,而战斗经验丰富的武人,更容易举一反三,有自己的体会,自古名将多数起于行伍,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庾悦咬了咬牙,不服气地说道:“可是现在的世家子弟们也意识到这点了,以前是因为衣食无忧,家产殷厚,不用从军也能享受荣华富贵,现在需要用功业来保自己的爵位了,正如前面陶渊明所说,是刘镇军上台以来,一系列新法新政,让世家子弟们要有所改变。这并不是坏事,世家子弟从军,象江氏兄弟这样也能有所作为,以后的事,谁能说得清楚呢?也许刘镇军自己会苦读诗书,变成我们高门世家的一员呢,毕竟,我们的先祖,不也都是通过军功而出头,福及子孙嘛。”
刘裕笑道:“这样当然最好了,国家是天下人的国家,不仅是陛下的,也是高门世家的,同样也是寒门百姓的,不思进取就会落伍,淘汰,奋发向上,哪怕是奴仆,庄客也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这才是世间的正道。我们大晋现在内有反贼,外有胡虏,又经历了多年的内战,好不容易才复国成功,正是诸位戮力同心,奋发有为的时候,不可再象过去那样,安逸享受,打压有为之士,最后争权夺利,弄得国破家亡。真到了大晋灭亡的那天,各位今天的富贵,又岂能保持?桓玄作乱,就是一年不到的事,想必那样的日子,没人想再过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