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荒原上分布的营地位置并不是固定的,营地会随时拔营转向下一个区域,这就会导致营地之间也会不时产生交集——通常来说并不会特别友善。
在看到那么多斑岩营地的人后,陆凝身边的两个人立刻就提高了警惕,甚至有了先撤退的打算。陆凝倒是还稳得住,毕竟她又不是必须要杀屠夫,作为外部巡逻的人只要有足够的情报就可以了。
那些人敢对上两只屠夫,就说明至少有着相应的水准,无论哪边胜利,陆凝都能得出一点结论来。
斑岩营地的人当中显然有一部分主攻的核心,他们身上穿着宽大的黑白色斑点斗篷,动作迅捷,两人牵制住了人形屠夫,另外一群人直接涌向了那只蜗牛。
这些黑刻全都是精于战斗的好手,一部分有重型武器的开始砸击蜗牛的硬壳,而另外一些则开始用兵器撕扯蜗牛的软体部分。尽管蜗牛那繁多的手足很有些麻烦,却还没高速到能抓住这些身手灵活的黑刻的地步。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蜗牛的脑袋就被他们给硬撕了下来。陆凝很快就发觉虽然脑袋开始化为黑色雾气消失,可蜗牛的身体依然还在乱动。
再生力?
她仔细观察,却忽然发现那些黑雾并没有消散在空中,而是悄然飘向了另外一边的人形屠夫。
果然有问题!屠夫这种存在通常很难两只同时出现,而一旦同时出现肯定有些古怪的配合,人形屠夫迄今为止表现出的还是普通的战斗方式,但接下来可就不一定了。
凄厉的哭嚎声从那被黄纸层层覆盖的脸庞中涌出,一些像是液体球般的黑色物质从纱裙渗透到了空气中,两名牵制的黑刻迅速拉开距离,在哭嚎结束的一瞬间,黑色的射线再次向四周乱击,而这次甚至波及到了附近的黑刻,那只蜗牛也猛地缩回了壳里面,任由射线击打在它的硬壳上。
陆凝听见那边的黑刻高声叫骂着什么,而这次在射线停止之后,人形屠夫也没有恢复正常的攻击模式,而是双手按在胸口,从心脏的位置慢慢抽出一把黑色的大剑,随着它将剑抽出,整个纱裙也开始慢慢褪色,最后化为了纯白的色泽。
这是狂化?不对,有点不像,反而是类似于连携的特殊机制?
那群黑刻显然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应对上开始有点忙乱起来,战斗素养让他们的队形还不至于崩溃,但是黑色大剑一挥之间阴气缭绕,那两个人已经是有些牵制不住了。
“那两个屠夫是怎么回事?”
“罕见的特殊战术型屠夫?”
陆凝身边两个人也低声议论了起来,看起来类似的屠夫确实很罕见。
就在这时,电子眼就出现了新的反馈,来自石林对面的方向,六个模糊的反应正在以一种均匀的速度向这个方向靠近,从数据上看,这个速度可并不慢。
这几个人在绕过石林的同时便分散了队形,一些人从正面直闯过来,而另外一些人则从侧翼包抄。当先出现的是一黄一紫两道璀璨的光弧,双人左右展开了弥漫于黑色大剑周围的阴气,紧接着是一支长箭穿透了人形屠夫的心脏,带出了一股黑色烟雾。蜗牛那边则有一名身材高壮的男子从石林上方跃下,手持鹰嘴尖锤猛击蜗牛的硬壳,一片火花在硬壳上炸开,男子的锤子虽然被弹开了,蜗牛显然也不太好过,重新舒展出了壳里的肢体——它又长出了脑袋。
陆凝眯起眼睛,即便距离遥远,她还是能认出这几个人身上的装束,和自己身上的一模一样。
是游客的队伍,看起来同样是黑刻身份,不过他们却统一选择了速度型。极端单一方向的队伍倒也不是那么令人意外,可是这群人的战斗力却着实让陆凝有点吃惊。
首先那些武器上附着的力量绝对不是集散地提供的,其次是这些人不止拥有一件武器。
斑岩营地的黑刻虽然不知道这几个突然杀出来的到底是哪里来的人,但大敌当前还是知道先携手作战的。那只蜗牛开始吐出一些焦黄的粘液,同时身上的那些手足也开始四处乱甩起来,然而就在此时,最让陆凝吃惊的一幕出现了——一个娇小的人从蜗牛的背后悄悄钻了出来,双手按住了最后面的一条软体手臂,张嘴一口咬了下去。
没人注意到她,甚至蜗牛本身都没注意到自己有一条手臂被后面的人吃下去了,它还在喷吐着粘液阻拦众人的围攻,那个娇小的人便开始顺着那条手臂啃食向它的躯体,直到开始钻进壳中的时候,才有人察觉到了她的存在。
“喂!那是怎么回事?”一名斑岩营地的黑刻嚷出了声。
“保持压制啊!这蜗牛马上就死了!”高壮男人大吼着压下了所有人的声音,他握着锤子以最勇猛的姿态冲锋在前,只要蜗牛片刻停止就会继续扑上,这番举动也让那些黑刻只能跟着他保持对蜗牛的压制,内心的疑惑却越来越重。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黄紫双刀也成功再次缠住了人形屠夫。这两人的路数都是轻灵飘逸的路线,但细看却完全不同。使用紫刀的人刀术守成,是稳定的防守反击战术,闪避只是防御的一种手段而已。而使用黄刀的人却刀刀凶狠,每一刀都务求在对面身上留下伤痕,高速的身手是为了在对方身上找到足够的破绽。
在陆凝的视角下,还有两个人在远方停下了,其中一人使用弓箭已经见到,另一人恐怕也是什么远程攻击手段。
这个队伍的构成已经到了相当完善的程度了。
很快,蜗牛的躯体就开始出现了异常,它喷吐粘液的动作一顿,转而开始从壳内拔出,这才是真正的狂化——软体动物逐渐开始融化,变成了一团宛如胶质的生物,也彻底脱离了蜗牛壳。然而那个娇小的身影也在同时从壳里面冲了出来,一只手抹了抹嘴,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厨刀。
“干得漂亮小静!”壮汉大吼一声,挥动锤子将周围带有粘液的土壤全部铲飞,狂奔着冲向了那团胶质,左手拳头提起,一圈肉眼可见的空间扭曲在拳头周围升起,伴随着一股白烟从手套内喷出,壮汉一拳砸向了胶质。
兹——
胶质的大部分被瞬间化为了焦炭的颜色,剩余的部分则涌向了壮汉。就在此时,厨刀闪过,无视了那些躯体的粘性直接将它们切成了段状,而后赶来的黑刻们马上掏出元素类武器开始焚毁这些被切割出来的胶质块,大蓬黑雾升起,与此同时,人形屠夫也发出了凄楚的嚎叫,手里的黑色大剑骤然一分,变成了两把直刀,左右架住了两名黑刻的攻击。
就在此时,一声枪响轰鸣,连陆凝这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尖锐的楔状弹头以无与伦比的螺旋冲刺撕裂了人形屠夫的头颅,在它黄纸覆盖的脸上穿出了一个螺旋状向内卷入的洞,哪怕子弹已经呼啸着消失,那个洞依然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向内卷入,将屠夫的每一寸都向内挤压。屠夫尖啸一声,反手一刀挥出了大量黑色射线打向子弹射出的方位,就在这一瞬间,紫色的刀从肋下斜向上切出,而黄刀则拦腰斩过,两名刀手的攻击从来不放过一丝破绽,屠夫仅仅是放出了一次远程攻击,便被瞬间劈成了三块。
那边已经烧毁大部分胶质的黑刻们也分出了几人冲了过来,拔出武器协助二人将人形屠夫大卸八块。这两个屠夫的生命力确实顽强许多,直到几乎被烧成灰切成碎末才终于化为黑雾消散在了空气中。
战斗结束了。
两名使用远程攻击的人也走了过来,那名黄刀刀客和斑岩营地的众人进行了一些交谈,之后这些人便捡起地上的战利品快速离开了。
“陆凝,他们走了,不过这样来看,斑岩营地一定搬到了这附近,我们得去汇报一下。”一名同伴对陆凝说道。
“嗯,刚刚发生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做好那几个人加入斑岩营地的打算,如实汇报。”
“呃……你不跟我们一起?”
“我调查一下战斗区域,多获得一些情报。”陆凝冲两人笑了笑,“别担心,我的本领你们知道,打架可能不行,跑路是一流的。”
那两人会意,向陆凝比了个拇指就转身快速离开了。陆凝等到人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站起身,走向了刚刚的战场区域。
黑色射线烧焦的部分还残留着,不过在荒原上也过不了多久就会因为狂风慢慢消失。地面上也残留着粘液,这倒是有点奇怪,毕竟屠夫和它产生的物质一般是同时消失的,那个大蜗牛壳就在屠夫死亡的时候一起化为黑烟了,这些粘液倒是有点特殊。
陆凝走进石林,随手扎死几个小鬼之后,便发现了两名屠夫曾经活动的地方。石林的中间居然有一片修得还算不错的坟茔,在石林的遮挡下除了刻上去的字被风化了以外整体的完整性还是保留了下来。坟茔附近的土掀开,也不知道是屠夫从里面出来的还是挖开了土钻进去过,总之从洞口大小上看来不像那只蜗牛能爬进爬出的样子。
此前陆凝就有过相关的想法,屠夫的诞生大概也有些原因,只不过要找这个答案可能会很麻烦。
她走出石林,拉动长袍,进入了影像记忆中的世界内。
只要陆凝真的见过的部分,这片“昨日记忆世界”就能将一切都显示出来。就像之前她本身对于石碑上流淌出血液这件事并没有印象,但是发生在了她的视野范围之内,于是她就可以通过回溯再次看到。
现在也一样。
陆凝漫步在无数重叠影像所包含的世界之中,两名远程攻击时她没能见到,也就无法还原,但是剩下四个人却都是在视野内进行的攻击。他们使用的武器非常特殊,如果不是去外城专门定制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他们先做了遗迹任务,并用那里的财宝武装了自己。
首先是两名刀客。
紫刀使用者皮肤略黑,是常年日晒的痕迹,而黄刀使用者面目白净,堪称英俊。陆凝定格在二人距离人形屠夫稍远的地方举起武器的时刻,靠近了他们。
果然,奥妙并不在武器上。
紫刀刀客的手上戴着一个手镯,在出刀的时候略微晃出了一点,陆凝也得以从这里看到手镯上的文字。同时,黄刀刀客则是腰带,比起手镯来说更加明显一些。
手镯上是【寻血而至——他们又来了,他们闻到了生鲜的血的味道,这些人的心智早已粉碎,余下的不过是一群饥饿的野兽而已,是时候放弃了。】
腰带上是【易子而食——那个母亲依然在抱着婴儿的白骨哭泣,她知道那并不是她的孩子吗?也许知道,也许没有区别。】
这个格式应该是财宝无误了,不过看上去仿佛比陆凝等人之前找到的多了一点关联。
同样的方法,她也找到了壮汉的手套和娇小女孩厨刀上的字。
【灼铁烹锅——我们找到这位厨师的时候,他还在努力将能找到的东西投入锅里,考虑到他所制成的那些“食材”,我们只能处理掉他。】这是手套的描述。
【饥荒摄入——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来,所有一切都被吃掉了,活着的吃掉死的,死者又吃掉了活着的,最后两个人互相啃食掉了对方,事情……解决了。】
陆凝看完这把刀的描述后,确信这一批游客是探索了一个和饥荒有关的遗迹后取得了相应的财宝。她回忆了一下之前让写出来的公开遗迹中并没有类似的,也就是说这属于非公开遗迹。
她倒是不怎么羡慕,毕竟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不过这样看来,每个遗迹其实都是有故事的,如果说主线和支线从来都是互相有些关联或者辅助作用的话,埋葬国王这个任务的完成或许就和这些遗迹里掩埋的过往有关。
想到这里,陆凝随手一会,就像扯掉幕布一般,周围定格的景物和无数虚影化为流质,然后汇集成一张张相片卷入她的手心,最后融入了“忽然昨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