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福德正神?
那不就是土地婆吗?
现在这样级别的神仙,八歧压根不放在眼里,但是考虑何奈子的实际情况,还真有点费劲。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智取不要强攻,还有大事需要你办呢,别在小河沟翻船。
抓紧回来,这边活儿急。”
就知道你不是真的关心我,还不是想要我办事,何奈子心里明镜似的,不过,谁也别说谁。
“哎呀,知道了,别墨迹了,耽误不了你的事。”
何奈子挂断了与八歧的意识流,再看萧萧的时候,心态就不一样了,无比放松。
自己虽然失利了,不是还有八歧呢吗?
有了八歧托底,自己有啥怂的?
总不会奢望,投降输一半吧?
已然这样了,何奈子也开始起范了,高傲的扬起了头,摆出了和萧萧同样的俯视目光,气场更足。
“歪了…”
恩?
萧萧没听懂,难道是什么暗语吗?
或者是灵异圈的什么黑话?
是自己立场歪了?
还是刚才的流程跑偏了?
此时再去问蔡根他们,明显来不及了。
勉强维持着气势,自顾自的嘴硬。
“哪里歪了,我的心坚如磐石。”
何奈子轻蔑的一笑。
“真的歪了。”
对方越放松,萧萧越紧张,真怕自己给蔡根丢脸,压力非常大。
“小婊砸,说清楚,哪里歪了?
胡言乱语,我一宝剑劈死你。”
萧萧由于太紧张,直接炸毛了,十多米高的法相都用了出来,高高举着大宝剑,只要何奈子说错一句,手起剑落,绝不迟疑。
何奈子看到那金光闪闪的大宝剑,心里还是非常突突的。
无论眼前的土地婆如何不堪,那法相是真的,大宝剑也是真的。
“你的眼线画歪了,不信你自己看。”
原来是在说自己的眼线啊,萧萧一下就放心了。
只是一个瞬间又紧张起来,比刚才更加紧张。
赶紧掏出了化妆镜,一看,懊恼的冲着小二的方向大喊。
“臭小二,都是你催啊催。
我好好画个妆来见恩公,能耽误你啥事?
好像你用赶路似的,还不是心里八卦想早点来看热闹。
现在好了,眼线都画歪,都怪你。”
小二无奈的蹲了下来,眼睛看着地面,缓解自己的尴尬。
蔡根好一些,只是觉得尴尬癌已经晚期了,抽烟没有任何作用,只能和小二蹲在一起。
“老板,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不,小二,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让你去喊她。”
小孙感同身受的蹲在了蔡根身边。
“三舅,要不,以后咱们就别带她出来了,行不?”
蔡根重重的点了点头,就差发誓了。
“行,除非有酒场,以后绝对不带她了。”
众人商量得挺好,不过那只是后话,眼前咋整呢?
硬是把萧萧叫回来,或者撵跑了,都不太合适,毕竟有外人在看着,显得不团结。
但是接续下去,萧萧不一定干出什么丢脸的事情啊?
果然,萧萧没有让他们失望。
“水姐,你带眉笔了吗?还有卸妆棉。
我出来的着急,忘带了。
都怪臭小二,催啊催的,化妆品都没带全。”
贞水茵真是不想答话啊,用尽全力,蹲在了蔡根旁边,把小孙挤到了一旁。
“蔡哥,是不是你让小二去叫的她啊?
你叫她来干啥啊?”
小二一脸难堪,蔡根一脸绝望,小孙赶紧开口解围。
“行了,你就别说了,三舅也没想到她这样啊?
赶紧给她,让她完事,回去上班吧。”
贞水茵白了小孙一眼,没好气的说。
“我特么像是随身带化妆包的女人吗?
我有水果刀,直接给她开个眼角啊?”
说着,贞水茵还真从小兜里掏出了一把盗版的军刀,正是小孙上次在下班割喉自杀的那一把。
原来这把刀,小水一直随身带着啊,蔡根不怀好意的一笑,啥也没说。
萧萧喊了一声,贞水茵没有回答,以为她没听见,又补充了一次。
“水姐,听见没啊,有眉笔吗?
什么牌子的?
算了,啥样的都行,凑合用吧。
臭小二,我这忙着战斗走不开,你给我送来。”
忙着战斗?
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旁边看热闹的众人,都不知道应该咋笑了。
有捂嘴的,有低头的,还有笑不露齿的,反正都被这萧萧的真性情给感动了。
贞水茵实在躲不过去,还是应声了,态度很不好。
“我没带,我也没有,我从来不化妆,也买不起化妆品,更没有人送我。
要什么化妆包?
你赶紧的,后面还有事呢!
行就痛快点,不行就赶紧回来。”
没有就没有呗,激恼啥啊?
萧萧对贞水茵的坏态度也没往心里去,自己还得给恩公露脸呢,怎么能回去呢?
只是这妆没化好,不完美啊,如鲠在喉的感觉呢。
回去拿?
不行,他们肯定不会等自己的。
要不就凑合了?
正在左右为难,何奈子摘下了随身的小包,递给了萧萧。
“我这有化妆包,里面的色号非常全。
你皮肤白,用深色系好,晚上看着对比明显。”
萧萧警惕的接过了小包,小心翼翼的打开,瞬间就惊呆了,全是大牌子化妆品,有很多她都交不上名字,绝对和自己早市买的不是一个路数。
尚存的理智,嘴硬的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这就算战利品了,你等着哈,我补完妆就收拾你。
用不了多久,这个怎么打开?”
“压一下,然后逆时针转动,就能打开了。”
“还得压一下啊,真是麻烦,我的直接拔开就能用。
哇,这颜色好漂亮。
这个也好漂亮…”
现在,萧萧的情况,不止是蔡根一伙难受了,何奈子都有点见汗了。
自己竟然被这样的货,给逼到这里,真是丢人啊。
趁着萧萧化妆,其他敌人都在难堪,何奈子双手握住了黑皮小鼓,一分为二,直接拉开了,变成了平衡车的样子。
往地上一放,何奈子悄悄的站了上去,不忘再次提醒萧萧。
“还是有点歪,左边再高点。”
萧萧全神贯注的看着小镜子,也没注意何奈子的异常举动。
“是吗?
是右边低了吧?
现在好点没?
你帮我看看…”
萧萧叫了两声,也没有收到何奈子的意见,很是不满。
抬头一看,哪里还有何奈子的踪影。
除了一片空地,啥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