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嘎吱——
韩烽推开审讯室的铁门走出去的时候,审讯室外的伪警们吓了一跳,连忙下意识的躲开。
韩烽的面色冷淡,“我的打完了,接下来的交给你们了。”
伪警们连忙应声,重新涌进审讯室,韩烽就在审讯室的主官座椅上静静地看着。
赵已经奄奄一息,把所有的事情向韩烽交代过之后,他最后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强撑着的意识也像是决了堤的堤岸,慢慢的松懈下去。
赵早已经满身遍布伤痕,是否被韩烽用皮鞭狠狠的抽,又抽在哪里,肉眼根本察觉不出来,伪警们甚至觉得这就是刚才韩烽动手的结果,这才造成赵如此的虚弱。
可是谁敢多说什么?
在韩烽的虎视眈眈下,一个负责审讯的伪警头子再次拿起了皮鞭,这是目前对付赵的最好的刑法,至于其他的刑法太重了,赵本身就已经重伤,奄奄一息,根本遭受不住。
那伪警头子咬了咬牙,皮鞭就准备再次向着赵挥打下去。
“够了。”
韩烽突然开口,已经扬在半空的皮鞭停顿下来,突然失去了力道软下来的皮鞭轻砸在赵的脸上。
“再打的,他就死了,不许再用刑。”
“可是太君,这家伙的骨头硬着呢,要是不用刑的话……”
“八嘎!”韩烽突然大步走了过去,毫无征兆地冲着那伪警头子左右开弓扇了两巴掌,这是曰本人打人的标准打法,两个巴掌印出现在左右两面脸庞上,那伪警头子捂着脸,敢怒而不敢言,周围的伪警们则是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开口,在曰本人不断灌输的阶级服从面前,这些家伙乖巧的令人惊叹。
赵微抬起脑袋望了韩烽一眼,嘴角挂上了一抹轻笑。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伪警们不敢再对赵用刑了,只是不断地大声逼问:
“抗联的其他人在哪里?”
“这附近一带有没有你们的人?”
然而回应他们的始终都是赵满是血痕的脸上那漫不经心的嘲讽,就像是永恒的凝固在了脸上似的。
前后审讯时间整整持续了八个小时。
赵突然佛光返照,圆瞪了已经迷糊的双眼,声嘶力竭道:
“麻痹的叛徒,迟早作茧自缚……抗联一定会重聚,杀光你们这些畜生,抗联必胜!中国必胜!”
继而瞳孔迅速放大,脑袋一歪,彻底没了呼吸。
嘶吼声戛然而止,赵毫无征兆的佛光返照,以及喊出的话语,令审讯室的伪警们震撼良久,不能自已。
过了好一阵子,伪警们见赵始终低着脑袋,再没有半点生命的迹象,一名伪警壮着胆子上前轻轻的推了推赵的脑袋,见没有任何反应,又探了探鼻息……“死了,司令死了……”
这伪警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就在审讯室内,瘫坐在地上冲着赵嚎啕起来。
“他以前是抗联的,听说还跟过这大匪首一段时间,后面为了活命,这才选择投降。”
有人解释,更多的伪警则是有些忧虑地望着韩烽,生怕这日本人再动怒,杀了这嚎啕的伪警。
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眼中的曰本人近卫次郎竟是满怀真挚地冲着赵深深地鞠了一躬,细心的人甚至能够发现韩烽的目光中闪烁着的泪花。
“尚志同志,你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的,重聚抗联,灭杀日寇,还我山河。”
韩烽以心为誓,再次冲着赵鞠了两躬,转身大步离开,审讯室的伪警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目光中尽是愕然,更多的却是由衷的敬佩。
将军之死,感天动地。
就连敌人也同样放下阶级对立,怀揣敬仰。
前后八个时辰,将军溘然长逝。
英雄不朽!
怀着沉痛之心返回旅馆的韩烽,顾不得将这份痛苦继续放大,而是立马拿出笔和纸,将赵交代给自己,自己强行记下来的情报迅速的还原在白纸上。
很快,几行内容出现:
汤原县边境小兴村,抗联支队,队长罗志同。
佛山静县兰村北山区,抗联游击队,队长沈鸿。
黑河省黑河一带的北安、庆城,抗联三支队,政委王文礼。
……
鹤立县县城中心“德医堂”中药大夫张文生。
县中心“老字号”面店老板周光武。
……
默默的将纸上的内容全部熟记在心里之后,韩烽转身又把这张白纸烧成了灰烬。
已经是次日上午八点多了,这一晚上韩烽经历的事情可不少,根本没有睡意。
敲门声紧接着响起。
韩烽皱眉,并没有开门,而是隔着木门用日语问道:“什么事?”
门外传来郑四的声音,“近卫太君,局长通知在县议厅举行消灭土匪头子的庆功宴,所长特意让我来请您。”
“什么时候?”
“今天中午十一点半正式开始。”
“知道了,你先去吧。”
“是。”
……
郑四走后,韩烽收拾了一番,将旅馆退掉之后,就带着行李直接前往鹤立县的公安局。
公安局局长陈宝林见了韩烽便是拱手称喜:
“近卫君果然是有大福分的人,您这一来,我们就顺利的把这抗联的土匪头子给消灭了。”
两人在局长办公室坐定,韩烽对于陈宝林拍自己的马屁自然不感冒,更何况陈宝林说的这番话令韩烽的心底颇为不爽。
想到赵之死,韩烽问道,“陈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抓捕到这匪首的?为何在抓捕之前咱们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陈宝林道:“近卫君,这事儿我也蒙在鼓里呢!抓捕计划是由特务处的主任东城政雄太君全权安排的,我也是事后才得知,东城太君想要安排一个特务混进赵所在的抗联队伍里去,他把这件事交给了警察张锡蔚,张锡蔚谋划之后把自己认识的一个枪法好,以前当过土匪的老乡刘德山安排进了抗联的队伍。
这次的匪首赵就是被刘德山给打伤的,一抢打中腰部,只是很可惜,那匪首倒是彪悍,扭过来又把他给杀了。”
“那张锡蔚何在?我想见见这个人。”
“就在局里,他还等着领赏呢,近卫君想见人,我这就把他叫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