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lpe优美小說 終極小村醫-第2652章 落腳熱推-8fp2f

終極小村醫
小說推薦終極小村醫
闲聊间,眼前出现了一座城池,城池围绕一座巨大如剑的山峰,山峰直插云霄,未靠近,便感觉一道剑意似要刺破天穹般,令龙小山略看一眼。
“剑城到了。”
西门家主西门逍遥开口道。
剑形宝船划出一道弧线,直落入剑城之中。
剑城并不算大,但却也极繁华,满大街的背剑之人,剑气弥漫虚空,显然,这是一个剑修之城,在这里,你很难看到其他类型的修士。
而统御这座城池的就是西门氏。
剑形宝船畅通无阻的一直朝城中心划过,沿途,无数的剑修对着剑形宝船遥遥行礼,显然,西门氏在这里的地位很高,众人皆认识这是西门家主的宝船。
宝船速度如流星般,转眼间抵达了城中央,那座巨大的剑山。
只见那剑山四面光滑如镜,似不像天然形成。
抵近后,那种欲破苍穹般的剑意,更为明显了,龙小山显能感受到这剑意的古老庞大,玄妙至奥,绝非寻常人物能够留下。
见着龙小山似在感应剑山。
西门逍遥略带一丝自豪道:“前辈,这是我们西门家天君老祖西门飞雪当年成道之地,我西门家便是在此兴盛,可惜子孙不肖,西门家如今和老祖在时相比,已是天壤之别,惭愧。”
说至后面,西门逍遥语气里带上了一抹感慨和颓然。
毕竟,西门家曾经何等风光,如今却沦落如此,别说天君,他离金丹巅峰还有不小的距离。
龙小山平静道:“风水轮流转,修行界起起伏伏是正常之事,没有永远保持巅峰的势力,不过只要一直延续下去,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前辈所言甚是。”西门逍遥颔首。
他自也明白这个道理,宝船入山,西门家便在这剑山之上,很快,便抵达了一座极古老宏伟的府邸,宝船降下后,有不少人迎接上来。
其中一美妇站在人群前方,看到西门氏少了不少人,西门逍遥身上还挂了彩,一脸担心的上前来:“夫君,发生何事了,你怎么受伤了?”
西门逍遥道:“遗迹那里出了些意外,死了不少人,详细等稍后再说,这位的龙前辈,夫人快来拜见。”
那美妇见一年轻人站在西门逍遥边上,眼神意外,这也太年轻了,夫君居然喊着前辈,而且态度如此恭敬,就在她略有疑惑之时,耳朵里传进了西门逍遥的声音:“夫人,别怠慢,此人杀了玄斩。”
西门夫人心猛地一跳,玄斩,那不是玄兵宗宗主吗?
那可是和西门逍遥齐名之人。
玄兵宗宗主居然死在这个年轻人手里,西门夫人顿时明白夫君的态度了,既然对方能杀玄斩,那西门家怕也无人是其对手。
西门夫人连忙拜见道:“妾身段氏,拜见龙前辈。”
龙小山道:“客气了,夫人不用多礼。”
“夫人,你先带着龙前辈进去,好生招待着,我这边还要处理一下善后之事。”西门逍遥道,这次西门氏的精英也折损过半,许多都是家族同胞,西门逍遥这个家主自然需要去安抚族人。
西门夫人道:“没问题,夫君去忙吧,这里交给我。”
“前辈,怠慢了。”西门逍遥向龙小山告罪。
龙小山道:“无妨,家主请便,是我叨扰了。”
西门逍遥很快离去,这边,西门夫人连邀着龙小山道:“龙前辈,里面请。”
龙小山跟随着西门夫人踏入西门家主厅,西门夫人便要吩咐着下人们大摆宴席,宴请龙小山,龙小山立刻婉拒道:“夫人且慢,我是意外流落到此,初来乍到,便无需如此繁文缛节了,我到此只想清修些时日,请夫人原谅。”
西门夫人道:“这太怠慢贵客了。”
龙小山道:“我辈修行者,闲云野鹤,岂在乎这些世俗。”
西门夫人被龙小山的潇洒姿态感染:“是我俗气了,前辈这边请。”
西门夫人再次起身,请着龙小山入内,穿过了重重庭院,到了剑峰顶上,西门夫人道:“这是我西门氏的修行之地,极为幽静。”
龙小山看着四周,环境优美,有飞瀑从山间落下,此地更有一无形的大道剑意环绕,应该是西门家的天君老祖成道所留,虽然经过漫长岁月,已经消退了许多,但依然对剑修裨益不小。
在飞瀑之上,有两道身影在练剑,剑出,不断的斩向瀑布。
两人似感应到有人到来,回头看了一眼,掠出了瀑布。
是一男一女,两个容貌极相似的年轻人,应是龙凤双胞,和西门家主有几分相像,见着西门夫人,皆喊道:“娘。”
“风儿,雨儿,过来,见过龙前辈。”西门夫人道。
两人都瞧着龙小山,面露异色,那个青年乖乖喊了一声:“龙前辈。”
另一女孩脸上却有着几分娇蛮,哼道:“娘,他都比我大不了两岁吧,哪来的前辈?”
“放肆!”西门夫人连呵斥一声,又向龙小山弯腰致歉:“抱歉,龙前辈,小女刁蛮,非是有意,请前辈勿怪。”
龙小山微微一笑:“少年天性,何错之有,不用拘礼,说起来,我确实应比他们大不了多少。”
西门夫人略显异色道:“是吗,前辈贵庚?”
龙小山道:“没有细算,不过今年应该有四十了吧。”
西门夫人脸上露出震惊之色,龙小山居然才四十,这在修行界来说真的是非常非常年轻了,可西门逍遥说他杀了玄斩,那至少也得是金丹后期以上的修为吧,修真界有这样妖孽的人吗?
西门夫人心神震荡,她有些不太相信,但似乎龙小山没有必要撒这种谎吧。
“我就说他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吧,才四十也称其前辈来了。”西门雨叫道。
龙小山倒是不怎么生气,这西门雨应是平常极受宠,没在外吃过苦头,才有如此娇蛮心性,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坏事,他笑了笑,忽抬手,并指如剑一划,所有人瞬间有毛骨悚然之感,尤其是西门雨,那一刻浑身冰冷,仿佛被剑贯穿了肉身和灵魂。
下一刻,那奔流不息的瀑布,瞬间一分为二,凝固在那,仿佛静止掉的一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