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nha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醫路坦途笔趣-376 保不保鑒賞-8e3es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面对肿瘤的时候,说实话这二三十年来,医生们的进展不是特别大。并没有早些年的那种跨越式的发展。
简单的比喻一下,面对肿瘤,外科医生挖肉,内科医生防毒,放射科的医生电烤!对彪几十年前,其实变化不大。
也就是药物品种更多多了,手术的方式略微多了一点,放射的计量发生了变化罢了,大部分的结局都是肿瘤细胞没杀死,患者已经挂了。
所以华国的老先人,早几年就已经把这个治病的最重要的问题说的清清楚楚,韩结巴写的扁鹊见蔡大王就说明白了。
疾病的治疗,防大于治!
但是,骨肿瘤不一样,就如同它的材质和身体的其它大部分组织不一样,它生病的机制和其他大部分组织也不一样。
在医学中,当一个医生面对一个疾病的时候,往往脑海里面有这么4条,1,病因(这玩意怎么来的),2,症状(这玩意的表现),3治疗(该挖肉还是该吃药),4,结果(治好了,治不好)。
而到了骨肿瘤,医生们想的都是截肢?不截肢?
因为这个疾病到底怎么来的,目前能说清楚这个事情的机构,还没有!
如果说其他肿瘤的手术结果,患者或许不是特别清楚,最多也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摸着肚子寻思:“里面好像少了一块!”
但,骨肿瘤患者能明确的感觉的到。发现的越晚,治疗的越晚,感觉越明显!往往会摸着缺失的一个胳膊或者一个腿,发出问天般的疑问,“我的腿呢!”
手术室里,张凡主刀,骨二科的主任老王一助,老高二助,陈琦三助,这是能上台子的。几乎可以说,茶素市医院骨科水平最高的医生全都来了。
老高和老王就不说了,老牌子的主任,陈琦也没小瞧,别看他一天天就寻思RMB,可水平还不是许仙,王亚男她们能比的。
台子下面,薛飞准备着各样的器械。这种手术需要的器械特别多,从锤子到电钻,从咬骨钳到挖耳勺一样的骨匙,摆了一个器械台。
王亚男、许仙、周国富她们全部已经洗了手,时刻准备着支援。
麻醉科的阵容就不用谈了,从主任到夏医生带过的徒弟一个不差的都来了。
护士们,从总护到手术室的小护士全体待命。
需要这么多人吗?不需要!但,大家心里就好像憋着一个咽不下去,吐不出来的难受一样。
总想着为夏医生干点什么。
手术开始。
张凡拿着刀,沿着骨茬子突出来的伤口出,开始延伸。
刀锋划过,就如一条红线一样,在老太太的腿上划过。原本就没多少肉的腿上,就如同新潮的穿了一条红线紧身黄秋裤一样。
“切口尽量切大一点!”张凡也不知道是给自己说,还是给旁人说,或者给已经麻翻的夏医生说一眼。
刀锋滑过,鲜血凝珠般的从切口里慢慢溢了出来。
“电刀!”袅袅青烟下,夏医生的右侧下肢就如同拉开外衣的羽绒服一样,里面的内衣露了出来。
断裂的骨头都看不成。
正常的骨头,一般性的断裂,超过三块分散的骨块,就可以称之为粉碎性的骨折了。
而夏医生的骨头断端处,直接就如同豆腐渣一样散在包裹的肌肉中,骨头被肿瘤腐蚀的如同一片片薄薄的薯片一样,没有一丝丝的坚硬的感觉。
“镊子!”接过镊子,不光张凡拿着镊子,老王和老高甚至李琦都拿着镊子。
四个人如同小孩子吃席一样,不停的寻找着肉里面的芝麻。
一下,一下不停的在血肉模糊的肌肉中间把碎成渣渣的骨片夹持出来。
肿瘤手术讲究的就是一个彻底,一般清创割除的时候,往往都会远离肿瘤组织带着正常组织切除的。
这种碎成渣的骨头碎块,想都不用想绝对是带着肿瘤细胞的,这玩意就如同种子一样,一个不慎遗留在体内,不用多久,患者就会复发。
花不花四十八,老高、老王、陈琦都五十的人了,无影灯下,牙黄的碎片,真的就如同薯片的碎屑一样,不停的夹吖夹!
不光眼睛酸涩的厉害,就连拿着镊子的手指头都开始发酸。
“高院,我上吧!”王亚男轻轻的给老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小声的说道。
“不用了,这估计是我这辈子最后一台大手术了,而且还是给老夏做,我怎么都能站到底的!”
老高想笑一笑,可怎么都笑不出来。
差不多四十多分钟后,薯片碎渣般的骨头碴子终于清理的肉眼看不到了。张凡双手塞进肌肉中,闭着眼睛。
就如盲人摸象一样,从头到尾摸了一遍。
夹持干净碎块,还有艰难的事情。骨头的上肿瘤就如同多年不住的房子一样,四面的墙壁上全是潮气发霉的印记。
这种东西是最难处理的,有时候都刮到水泥面上了,好像还有。其实骨肿瘤和这种情况差不多。
真的和木匠一样,陈琦抱腿,张凡带着老高和老王,从镊子变成骨匙。一勺子,一勺子,不停的挖着肿瘤附着在骨面上的印记。
这种印记,非常的难处理。用劲小一点,你挖不动,用力气大一点,说不定能把腐蚀过的骨头给挖断了。
大面积的用骨匙,小面积的用电钻。
吱吱扭扭的,手术室中,血沫四溢。
……
手术室外,欧阳已经把围着的医生全都赶跑了。老太太现在看到谁都烦。
任丽协调着年轻的医生们开始抽血。谁身体素质好,谁最近可以休息,任丽不停的挑选着。
居院长带着肿瘤科和内科还有放射科的医生们已经开始讨论术后的放化疗了。
“夏老师年纪大了,这个放射量太大了!”
“前期必须量大一点,不然效果不好,请内科的想办法调节调节夏老师的身体,一定要让第一轮的放射完成!”
内科肿瘤科还有放射科的医生们吵成一团。
陈生已经在茶素飞机场里等待着夏老师的女儿。
因为茶素医院越来越厉害,飞机场这边和医院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当这边的领导听说陈生要接人,直接放开。
让陈生的120进了飞机场里,如果放在平日里,陈生绝对要在自己的qq群里吹嘘一下,可今天,老陈没这个心思。
也算沾了茶素医院的光,现在很多大城市都有直达茶素的航班。不像以前,明明坐飞机,有时候还要在其他城市过个夜。
飞机缓缓的下降,机舱门打开。夏医生的女儿带着老公,还有孩子小跑一样,跑下了飞机。
“陈叔,我妈,我妈妈怎么样了!”女人已经一脸的泪水。
看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姑娘,老陈心里也不好受,可他还是要说好听的,让她不要太担心。
“你放心,你放心,张院亲自上手术的,医院里的骨科主任们都上了手术台。一定会没事的,我们先回医院!
要不让你老公先回家?”
女人已经哭成了泪人,什么都做不了主,“叔叔,我们一起去医院,先看看我妈!我们去家里心里也担心!”女人的老公也随着自己老婆叫陈生叔叔。
120进了医院,世界不会少一个人就停止运转,虽然医院今天好像医生护士都带着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孔。
可医院看病的人还是不少,进进出出。
夏医生的女婿抱着孩子,一个手扶着自己的老婆,女人都快成了一堆泥了。
当他们到了手术室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想起自己小的时候跟着妈妈上班的日子,或者想起这几年自己妈妈给帮着在大城市买房子,她还因为妈妈没去帮她带孩子,还有点小意见。
“哇!”一声哭了出来,身边的小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哭的如此伤心,小手抓着爸爸,另外一个手不停的给妈妈擦眼泪。
“妈妈,妈妈,我回来了,你姑娘回来!妈妈啊!”
欧阳原本在手术室的休息室,听到哭声,她跑了出来。
原本想骂一声,可看到面前的情景,欧阳的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燕,别哭了,里面的医生在给你妈妈做手术呢,你不要影响到他们,你放心,里面的医生不会放弃你妈妈的!”
“欧阳阿姨!”女人扑在欧阳的怀里,哭的伤心裂肺,肝肠寸断。
癌症,当非医疗的人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心里估计都会颤抖一下,更何况是自己的妈妈呢。
夏医生的老伴也被接到了医院,老头子虽然没有哭出声音来,可胡须上沾染着泪珠,真的可以说老泪纵横。